tec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社科院是最有中国特色的组织了。
它名义上是研究部门,实质是为中宣服务的。社科院的院长们,就是政治家们,文化程度可能连一般学历都没有哟,或者仅仅是当过某某的秘书,或者是部长宣传干事过来的。
这个部门看似弱,其实质比中科院还牛。与中央党校是表里合一,与党的各项政策表里合一。当然,内部的斗也是复杂的,仅学术是不够的,得靠背景。
出书、报告、电影等是获利手段之一。只要有名,就好办,什么样的都做得出。至于有没有人看,有没有人买,就无所谓了。
搞社科的,实在混不下去的。就有上街游行,然后打人的了。也有搞活动,搞串联的,吹捧的,唯恐天下不乱。
即使是搞经济的,也不好搞。经济是联肉的。你搞经济,对一个老总说错了。老总要调整投资方向,也是伤动筋骨的,弄不好,死得更快。搞经济的,上战场,有几个有底气。在民间,说一大堆,真上了位,也不敢轻易动作了。搞法律的,更不好办法。法律是局部的,因为法律是为经济服务的,立法的人,往往是搞经济的,法律又是为政治服务的,立法的人,又是搞政治的,所以法律是打工的。搞历史的,考古还好说,有实证。如果搞猜想,想得再准,争议都是跟随一辈子,无法走往下一步。研究宗教的,只能是说故事,搞修炼了,世界是怎么样的,他也搞不清了:见了如来,不必在乎世界,未见如来,万般都是虚,不知自己是陷了,还是未陷进去。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国家鼓励私立大学。
不为别的,不要国家拔工资啊。但私立大学,只能靠办学招生来成长。这一点国家也支持它收费高——反正不是政府的钱,政府只要出一张批文。在私立大学在申报科研经费就难了。这些老师只能去加人正规大学的团队,喝点汤,或者得个名。
前面说了政教的无可耐何。但政教的地位却低。为什么,一是学生不喜欢,二是科研经费少。一个教授研究马列,不需要买什么设备,材料吧,只要查资料,这个开支大不到哪里去。再者,重大科题,其实国家暗中指定了人——舆论导向,这是党的统战法则之一,也不允许广泛研究——你是一位拿财政钱吃饭的人,如果研究结果是反马列的,国家会允许吗。国家在讲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相结合,你拿国家的钱得出结论:不可能结合。你这个课题还能结题吗。所以这是社科的悲。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95
校长比书记大的情形多,但这不是权力结构决定的。我前面说了。如果这个校长,在业内威望高,学术成就大,连国家总书记都要让三分,党委书记能不让吗?校长还可能拍屁股去国外呢?
这也不限于校长。名教授,院士都有可能比书记牛。这是学术的特征。

学术有很强的关系性。如果是我主持的项目,我接受一些有能力的人之外,安一个我喜欢的人,也是很正常的。或者我喜欢某某,把相关的成果给某某的情况也有。父亲给儿子的情况就多。
大的项目,都要组团队。一个人可以参加无数个团队。领导也可以参与。但如果这个领导是院士,项目到上级单位(科技部,教育部,或者相关部门)审批就容易一些,个个团队都喜欢。这个与职务无关。如果书记,是地方官员调过来的,没有一点学术成就,当然也想搞个职称,不得不加入某团队,这个时候就要求校长了……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还有一些有趣的现象。一些大学里,分院的院长是挂名的,是某个院士兼的,他不过是推却不了,只好一年来两次。这个时候,分院的书记实质是掌一切权力了。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书记比院长弱的情况有很多,但这并不是权力带来的。因为院长很多是院士,他有自己的科研团队,有一个小世界在运作,他申报课题,能得一大批经费。这是个人能力带来的,不是组织带来的。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课题经费,一般与学校无关。是申报到国家相关部门。批了就有。这个权,不在学校。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当然具体情况,可以有些差别。
准确的说法是党委负责制。由于校长,也是党内高层成员,与书记也有得一拼。但具体分工上,组织人事,宣传,人武是铁定归书记的。务虚的人是谁呢?是副书记。党委书记才不是务虚的哟。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说好听,是校长负责制。说实话是,书记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书记是不要担责任的董事长。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书记才管实物呢
人事,财务,这两个大头一定。其余算什么哟。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问题是你政教老师都不知马列为何物,偏偏要学生搞他的标准答案。我读书时,从不参与什么复习课,一般都是好成绩。偏偏政教搞个68分。至今尚记得政教老师前言不搭后语,胡扯一篇的情形。谈哲学谈不出,胡扯就会。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大学里难道不是党委书记大于校长吗?政教大于天吗?他娘的,还好意思说:大学里谈马列要偷偷谈呢。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政教老师进一大批。前一个当官去了,后一个又进来了。再一个又当官去了,又进一个。所有班级都要上,多大的工作量哟。还好意思说“谈马列要偷偷谈”呢,党员们开会不是谈这个,还是谈什么呢?政教不谈这个,还谈什么呢?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政教的题都有标准答案,你不上,你就是哲学再好,一旦偏一点,就不及格。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现在哪个大学不要上政教课?而且这是全国最易上的课之一了,什么2B都可以上,什么学生都要上。
2014-07-06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领先层次的研究人员有时紧张到什么程度呢?有时怀疑身边的所有人都是偷技术的人。
2014-07-06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某些军用芯片走私价格达几十万美元。还且还得靠偷。
2014-07-06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23
偷技术,国家有大量的人在做,科研单位,不论是国内之间,还是国外内部,国际之间相互之间一直在进行。但某些东西,就是拿到眼前,也是没有用的。甚至一些单位的垃圾都有人研究。
你以为偷是新招,其实一直在用,但效果还是很有限。象芯片这类技术,太复杂,要的基础经验与知识太多。只要具备了相当长的研究经验,拿来主义才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2014-07-06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国家不解决人才管理战略,是不要其技术能占稳世界一流的位子。
如举一个例子,职称如何评。
1、任何读书人,到时间就自然获得职称,不需参评。这个策略叫作“养”,这样研究人员才能静下来。这会不会浪费一些资金呢?不会,因为评与聘是两回事。
2、特评政策。有些人,一直无闻,不参与庸俗重复项目的研究,这些人才是真正的人才。他们一旦成功,可以直评到院士级。有些人,是天才,也许是学生,就出了成果——毕业证,学位证,高级职称,重奖可以一次性给他们。
3、允许跨行评职称。跨行评职称,当然要考核一下。就是相应研究、爱好、工作时间在半年以上(本科四年,核心课也只有那么多,想学的人,半年够了),然后出一篇象样的论文就可以。这样就有很多人获得多职称——人的爱好本来就是变的,这是正常的,政策就是要适应,而不是限制。
2014-07-06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我的观点是潜心研究,紧跟国际,获得大量的数据与经验——
什么时候突破呢?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这技术永远也不能发展,这种情况下,人才的流动,技术的传播,差距自然会减少。
还有一种情况。芯片技术大突破方向出现,甚至改变了原来的模式。这个时候,全世界一起去挑战新的技术,我们的人才可以紧紧跟上,往后成果的话,不是一流,也是二流,不至于成为三流。标准的制订,也至少能参与。华为集团,就是在通讯开始发展的时候跟上的。这种情况有风险,这是必然承受的。如,纳米材料,超导曾经很热,全世界都投入了不少,但最终是失败了——反过来思考,即使没有成功,我们也与世界先进之间没有大的差距。

到底能否成功呢?我只能说种瓜可能不得瓜,但不种,肯定没有。与这文的观点一致,一是在一些小的行业,如电源模块上,如存储模块上,如IO模块上一个个做好,占一席之地,直接挑战通用在型CPU是不现实的。二是慢慢付出,改革行政管理模式(职称评定,论文写作方式,如果不改,也休想出天才),不求回报,奋斗二十年再说。
2014-07-06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芯片只能识别简单的指令。也就是说,只能识别0、1代码。汇编语言,只是助记符,用来编程,编完后,要转换成0、1代码。
能不能留一个特殊的代码呢?不能。因为8位线,总代码不会超过255.全世界的实验室足以了解各个输入的动态反映。无法留后门。
芯片之上,如固化的BIOS,带有储存器之间,或者如电脑,就可以留后门。但我们谈的是芯片——你说二级管能留一个后门吗?
2014-07-06
评论员简介

d
 

统计信息
创建: 2013/12/7 11:51:40
评论: 0

访问: 42933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