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胆大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我现在不担心股市,只担心制造业
在先救哪个行业的问题上,现在考虑得不是解决根本问题,而是解决急所、讲究救市效率的问题。
2008-11-05
评论对象: 我现在不担心股市,只担心制造业
过冬天的最好办法是猫起来,像大狗熊,冬眠;非得出来活动,动作的幅度不能大,要尽量节省体力。
我赞成现金为王的说法和做法,这个时候不能有太多的想法,否则死得快。
2008-11-05
评论对象: 国际金融新秩序会导致中国外汇储备破产吗?
美元本位制以何种方式、什么时候结束,确实是一个需要权衡的问题,尤其是相关各方的要付出的代价是否可以承受,或者忍受。也许中国只能适应这个趋势,充其量只能是施加一种影响。
我相信,欧洲比我们看得清楚,也早得多。他们从布雷顿森林体系构建的时候就已经看清楚了,并积极地准备着,但他们着力解决的是建立一套自己的统一货币体系。亚洲是不是也可以按照这个思路走下去,事实上已经有不少人开始着手考虑这个问题了。我们应该想像一下,当这个世界上有若干个统一货币区的时候,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现在的欧元区的日子并不比美国好过,是不是与自己的货币体系有关,本人目前还没有想清楚,我希望有人能看清楚,并着手对策。
2008-11-05
评论对象: 全球次贷危机的根源在中国
这场风暴,根子在市场经济激发出来对巨大利益的贪婪和不劳而获的懒散。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这两种东西会恃机而出。由于前者,美国人把欲望当需求,继续用举债的办法来解决(玩弄复杂的创新名词,制造信息,加剧信息不对称);由于懒散,总想用最小的劳动去获得巨大利益,利令智昏而难以和疏于管制。
谁能将他的这两种东西加以引导,谁就能帮助他尽快地走出贪婪和懒散迷局。这是在帮他。
2008-11-01
评论对象: 全球次贷危机的根源在中国
美国是不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回答应当是。美国是不是一个好的市场经济国家?回答是什么?不知道。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美国怎么来标傍自己,他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而且出现了市场经济国家必然要出现的问题。
那么,他现在用的是市场经济的办法去解决问题的吗?我认为,应当不是市场经济的办法。
这场风暴,根子在市场经济激发出来对巨大利益的贪婪和不劳而获的懒散,这两种东西会恃机而出。由于前者,美国人把欲望当需求,继续用举债的办法来解决(玩弄复杂的创新名词,制造信息,加剧信息不对称);由于懒散,总想用最小的劳动去获得巨大利益,利令智昏,疏于管制)。谁能将他的这两种东西加以引导,谁就能帮助他尽快地走出贪婪和懒散迷局。
2008-11-01
评论对象: 美朝最新互动和交易内幕
欢迎到浪子胆大的博客去座客.
2008-10-24
评论对象: 美朝最新互动和交易内幕
对欠世界所有人钱的人,又是不讲理的,总会有些办法的!
2008-10-24
评论对象: 工商链无硝烟战争已悄然打响
    既然处在这样的境地,我们就得认,不能有过高的期望值,比如想从中捞一把的想法,想从此能改变什么大的局面(包括国际金融体规则重写问题)等等,都是不现实和极其错误的.
那么我们目前能坐什么?一些主流经济学家开出的“蠢蠢欲动”的工作计划表,不能做;郎咸平给出的“坐以待毙”的答案,当然不能令人满意(郎的很多观点我是赞成的),太消极。
我的建议有两条:
一是理出我们自己的正确思路。在我们改革开放三十年里已经导入足够多的“新理念”、引进许多“先进管理办法”之后,迅速组织一帮子人来疏理一下,对于这些“外来的东西”中有效的、没有效的、有危害的、危害较轻的做个政策分类管理,进一步理一下我们的思路,让改革真正成为改进,让开放真正成为更大范围整合资源的手段。提到反思改革开放,往往会被推到否定改革的一边,这不合适,很多时候,反思和检讨是进步成长所必需的,不要太上纲上线。
二是把咱们的国情搞清楚。目前我们的内部矛盾很多,咱得理一理,有的东西要高度重视起来,比如分配不公,这就是一个大问题,再比方劳资关系紧张,这个问题不小,等等。这才是研究国情的要务。把工作的切入点找好,工作才能更加有效。要用平常心对待当前的金融危机,把自己的问题解决好,把当前的事情做好。
2008-10-24
评论对象: 工商链无硝烟战争已悄然打响
   用平常心对待美国这样的借债人 !  
    通常情况下,我们怕两种借债人,一是借债已经很多的人,二是不讲理而且“强大”的人。其中的道理就不用多讲了。但最让人头疼的是,借债多的人,往往是不讲理而且“强大”的人,否则债务不会借到很多。
    而美国现在正是这样兼具两者的借债人,欠债已经多的不得了,同时他不大遵循有借有还再借不难的原则,因为借的多了,他告诉你你还得借给他。也许有那么一天,他欠了你的钱,他从别人那里借钱给你还上或还一部分来暂堵你的嘴(你遇到这种情况的机率通常在千分之一以下,那需要很多条件,比如给他当忠诚的帮凶,但这样的人越来越难找了),但无论如何还得找你借钱。借的多了,很自然地,他就拥有了还款规则制订权,把债权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解决的办法是两结合,一是把自己弄强大,二是用不太讲理的办法去讨债。这种办法,在生活中很有效,通常能够收到保全债权的效果。
    如果自己足够强大,那就用不讲理的办法去把债讨回来。如果自己不够强大,那就向比你弱的借钱,以弥补自己把钱借出去造成的亏空,然后用周旋,试图把他制定的还款规则改一改,除了在他的规则下讨回一点外,按照自己的利益要求改进规则,争取再多讨回一点。如果比你弱的人的钱已经被他借了,再也没有钱借给你了,那就有一点难办了。我们现在就处在这样的境地。
2008-10-24
评论对象: 再谈五万亿经济保全计划
信心当然是第一位,增加购买力才是硬道理。
似乎已经看出了点门道,但现实的办法中最有效和最快的,可能就是保投资和保出口,这当然是权宜之计,这样下去是一条不可持续的发展道路。
重点是在分配上做文章,这个办法我们并不陌生——社会主义分配方法——很容易做到。还是那句话,当财富集中到一部分人手中后,市场就不会太繁荣了,产品过剩的问题就会突出出来。当前最重要的是正确处理国家、投资者、经营者、产业工人和农民的利益关系,使之与劳动大体相当,实行按劳分配,要把调动投资者、经营者、职工和农民的积极有机统一起来,不要只调动一个人的积极性,比如只调动经营者的积极性。
2008-10-23
评论对象: 内需究竟该怎样启动并扩大
扩大内需的办法实际上没有这么复杂,也许有很多人不同意,认为没有那么容易。
我认为简单,是因为只要把分配环节解决好就行了,道理是:
当一个拿年薪100万的人拿到收入后,他会消费掉的20万,有80万元会沉淀下来形不成购买力。
如果把这100万分配给包括他本人在内和另外9个人,每人10万,结果消费的比例会达到60%,甚至更高,保守一点的测算应在60万左右,仅沉淀下来40万的购买力。
如果把这些钱分配给包括他本人在内的20人,每人5万元,结果是这100万购买力全部进入了市场,形成了现实的购买力。
与此相对应的是三种经济发展态势:即走在萧条的路上、逐步在向下走和市场需求旺盛经济繁荣。宏观上如何取舍,应该不难。
分配政策是关键,用社会主义分配原则来制定政策就能解决问题,这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一点也不陌生。
2008-10-22
评论对象: 中国核心是解决地方政府财政问题
稳定的标志是什么?我认为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要再出台一个对某一类职业或者什么群体的政策,那都会造成不稳定。
保持的切入点是解决不稳定的问题,扯得太远会把人脑绕残的,是帮倒忙。
离开上述两条原则,都是属于闲扯淡的范畴。少说两句,就会少误事。
2008-10-19
评论对象: 论发展国家经济的七大原则(7)
当然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可能生活生产在作者所说的岛上,及故事中所描绘的情景中,但确实也透着道理。
我们今天难找到,有哪一个发达国家是建立在靠买外国人的技术而强大起来的,也没有靠外国资本发达起来的国家。
自力更生,当然是最高原则。
我还是强调,改革要讲人民的利益,开放要讲祖国的利益,把这个账算清楚了,我们改革开放的思路就明确了,也才能对头。
2008-10-19
评论对象: 不仅仅是华尔街时代的结束
创新学把一个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金融业给硬生生地忽悠坏了,结果金融创新得离谱、让当事人都无法想见的骗钱功效。
我们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做好自己的事情上,但千万不要被这个狗屁创新学给忽悠喽。
聪明人总会找更省劲的办法赚钱,但得用劲。现在国内经济政策上的创新,得要把握一个度,不能全社会各行各业都要创新、都得创新,防止创新变成懒人的托辞,……
美国能认识到该文中提到的,回到实体经济,我们应该欢迎,毕竟人类还是有“劳动光荣”共识的,毕竟人类要靠各自生产出不同的劳动产品的交换,丰富自己的生活的。
发展实体经济是硬道理。好好地把市场治一治,对靠投机取巧的东西该关的关,该取缔的取缔,该打击的打击,让全社会都树立起劳动致富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2008-10-19
评论对象: 不仅仅是华尔街时代的结束
把自己的事情办好,这才是最重要的,不要被忽悠,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不要太认真,也不要太生气。
把国内的消费扩大了,把市场的毛病好好治一治,我们搞实体经济的就会好起来。
要有信心!
2008-10-18
评论对象: 电价调整揭示潜在通货膨胀压力
一保一控是适当的
2008-10-14
评论对象: 我们不可颠倒了美国次贷危机的原因
符合房地产商利益的政策建议来自于两种人,一种是从房地产超额利润中能分到红的人,一种是不知道说什么正确胡乱说一通的人。
2008-10-13
评论员简介

胆大浪子
浪子胆大的草根博客
 

统计信息
创建: 2008/10/13 11:44:22
评论: 0

访问: 268767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