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清道人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主流精英的“七不在乎”
中国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把金钱两个大字作为伦理旗帜的唯一国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生产力是根本标准,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为了赚钱不惜采取一切手段。这个伦理大旗一举,所有的道德伦理就都摧毁了,人类所有崇高追求统统被看作是虚假不实的东西,所有理想主义要素统统被斥之为极左,支撑社会的道德大厦轰然倒塌,所有神圣信仰都被踩在了脚下。人类数千年形成的超越政治立场的善恶观念完全颠倒了,大家可以翻看一下历史,看看哪朝哪代有过把武大郎卖炊饼列为打击对象的,哪朝哪代有过专门打击武大郎的执法大队。保安和武警等暴力工具的出现,在中国政治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重要意义,它标志着人民武装力量开始变成了对付人民的武装力量。保安等机构的出现,完全是中国历史上狗腿子制度的现代化翻版。
2012-10-14
评论对象: 主流精英的“七不在乎”
恢复社会的政治伦理是当今中国最大的问题。政治伦理,与政治路线、政治立场和政治制度等不同,它是所有政治制度都必须设立的道德底线。 中国政治伦理的丧失,主要是根源于改革教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全面清算。改革教要全面清算社会主义制度,又不敢公开其真正目的,便采取了模糊事物基本性质的欺诈手法。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打左灯向右拐”,“目标是天津谎说去廊坊”,一开始就堕入了下三道,在堕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以至于一发难收,最终不再敢于正视和承认任何是非对错善恶美丑。恢复政治伦理的首要条件就是要明确认定事物的基本性质,如同恢复正常婚姻的首要条件就是要明确男女性别一样。社会主义就是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就是资本主义,无论有多少特色,其基本性质必须确定。
2012-10-14
评论对象: “巴厘岛十周年”与韩教授
老百姓一句“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只这一句,中国人民就从此团结起来,从此站了起来,直到现在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中国人民懂得这一点,中国人民的敌人也懂得这一点,所以要千方百计打掉中国人民意志统一的偶像毛泽东,要把中国重新变成一盘散沙。对方所使用的方法,就是否定统一的价值观,否定终极真理,用实用主义代替一切,把中国犬儒化为一个太监国家。到目前为止对方在这方面做得相当成功,八十年代以前几乎所有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那首诗“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爬出来吧,给你自由!我渴望自由,但我深深知道,人的身躯怎能从狗洞子里爬出。”诗中那可歌可泣的伟大精神,而今已成为一种嘲笑对象。嘲笑伟大,蔑视崇高,践踏英雄,倭化祖先,已经成为当今中国一大潮流,这一潮流如同毒素般在共和国体内迅速蔓延,使中华民族有可能再次落入不堪一击的衰弱地步。
2012-10-14
评论对象: 关于2013年房价问题的一个分析
加大征收房产税,到所有人都自觉愿意放弃私有房产为止。
2012-10-12
评论对象: 我们的思想为什么会变?
从一九八○年代开始,最信奉补课论的群体是大学生们,他们一进大学门,就在关在教室里头,从社会“红尘”中走开,被期许为作为统治阶级的候补梯队来培养的,他们在讲台下聆听西方如何好、西方好是因为制度好,告诫他们到社会上去之后唯一的努力方向就是要争取西方那样的好制度。应该说,这样的输灌确实起了作用,并且还继续在起作用,这从网络上反应可以看到。
2012-10-11
评论对象: 也谈“重建共产主义信仰”
西方似乎并不相信人天生自私。有一部美国电影《地火危城》,在毁掉一切的地下熔浆涌来时,官员、专家(男女主人公)、医生、司机、工人、警察、消防人员、新闻主持人等等,乃至孩子都没有“首选”自己的利益而掉头逃跑。他们何止是尽职尽守,对于不少人来说,首先考虑的是整体的利益,别人的利益。在安装好了爆破的炸药后,一个队员受伤走不动了,他的一个同事,如再背着他走,时间已来不及,于是,后者自己也不再走了,而是陪着自己的朋友去死。当指挥员通过电话询问他们准备好了没有时,为了不拖延时间而延误整体的利益,他们平静的回答:“完毕”……尤其是那位地铁负责人,多少人喊着要他丢下、他背着的那个奄奄一息,还不知能否救活的司机,那么他完全可以以自己高大的身躯跳过刚刚流到车边的熔浆,但是他却奋力把他背上的人抛过去了——对那个人来说、那是他自己已经不知道的极小的一点生存希望,而这位头头却把自己完全清楚的希望牺牲在他更清楚的熔浆中。看!美国也要宣传“大公无私”、“舍己救人”这些在今日中国被用作调侃嘲弄的精神,而且这类片子并不在少数(例如《铁达尼号》)。
2012-10-10
评论对象: 也谈“重建共产主义信仰”
共产主义只能产生于生产力内在的发展需求中,而不是产生于道德要求或者某些人的良好愿意里。在人民民主专政的初期阶段,还不能使每个人“各尽所能”,就是说尽他能力所及的和他愿意的去做工;也还不能使每个人“各取所需”,而不问他做了多少工作。为了增加生产力,必须采取向来的工资支付方法,即按照个人劳动所生产的数量与品质来分配生活品。也就是说还必须容忍资产阶级法权,但要限制它。这个新社会的第一阶段“社会主义”,以别于“共产主义高级阶段”。共产主义之物质的前提,是要人类经济能力的发展,达到一种高度。这种高度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而言的。只需要跑赢资本主义就行了,在高级阶段里,贫乏的最后阴影消失了,跟着物质的不平等也消失了。生产劳动不再成为一种重担,不再需要任何刺激,而经常保持十分丰富的生活品的分配,不需要任何监督,它只需要教育、习惯和社会舆论来维持。毛主席说得对,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现在应当说: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世界!
2012-10-10
评论对象: 也谈“重建共产主义信仰”
坚持西化的人一直歪曲事实,隐瞒造成当年中国落后的真相,把当年中国落后的原因,硬加到社会主义制度头上,把穷与社会主义挂上等号,以穷吓唬年轻一代,让他们觉得只要搞社会主义就是穷。还为美国为首的西方围追堵截、战争威胁中国,倒打一耙。说是中国的那代领导人闭关锁国,造成中国落后。说那时侯的中国穷,那实实在在是美国为首的西方一手造成。反过来,借此来攻击社会主义制度,否定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的领导,既不符和事实,也是很不公平的。要不是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为中国选择社会主义制度,用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打破美国为首的西方封锁,中国不可能有今天的强大。今天的强大是由于打破封锁后,中国有机会发展现代科技术,加上中国人民的勤劳本性,共同爆发出来的生产力的结果。这一切都应归功于为打破封锁而努力的人们。 西方不想看到,世界上有一个富强的中国。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不择手段否定社会主义,攻击计划经济。他们知道只有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才是他们最大的威胁。特别是那些主张西化的经济学者,揣着明白,装糊涂。对扛着锄头的农民,就引导它们分开单干,对那些大财团就叫他们联合起来,共同对付市场,成立集团公司,这还不够还要上市。想一想,扛着锄头的农民单干到什么时候,才能跟他们一样富起来?他们可都是经济学家啊!是他们想方设法要建立,他们少数人富来多数人的穷资本主义。为了哄着大家搞资本主义,有的还扮出拥护社会主义的样子。说社会主义是好,但要先建立资本主义,要补资本主义的课,补好了资本主义的课,有了资本主义才能搞社会主义。难道资本主义搞起来,资本家就会把财富交给工人和农民,把它变为社会主义?
2012-10-10
评论对象: 也谈“重建共产主义信仰”
坚持西化的人,天天在那里攻击计划经济。中国这么大,人口那么多,没有计划行吗?一个小家庭,还要有计划才能过好日子,何况一个国家十几亿人口,没有计划行吗!一切由市场来决定,就像一只船没有舵手,没有目标,在大海中漂流,漂到哪是哪。就像猪肉价涨上去了,什么时候能掉下来,谁也不知道。还有什么要涨,谁也说不清。人们能这样生活吗?为什么说计划经济比市场经济好?它的依据是什么?计划经济,它是根据具体情况,社会需要多少,就安排生产多少。它对社会的需要,是有备地生产,所以,不会大起大落。它不会在需要的时候不生产,而生产出来的时候,又不会不知道要送到哪里去。 拿猪肉来说,整个中国需要多少?生产周期是多长?必须要一一根据需要和可能做好安排。它根据需要生产,价格能番几番吗?又会让养猪的农民亏本吗?计划经济就是科学管理社会,社会精英来管理社会。而市场经济是无章可循,是谁有钱谁说了算,一切处于不可知状态。特别是在垄断集团的操控下,使一些小企业和个人更是难生存。猪肉就是这样,很多农民不敢养,价格就上去了。市埸经济就是这样有利于少数富人,而不利于广大劳动人民。当然,这和它的资本主义社会财富,必然要集中到少数人手中本性有关。
2012-10-10
评论对象: 也谈“重建共产主义信仰”
在社会主义国家,发展市场经济的的结果,就是广大劳动者破产,沦为受资本压迫,靠出卖劳力为生,而少数人由于广大人民的破产,积累起财富而爆富,成为资本家。有一些是利用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把公有财产占为私有,成为巨富。市场经济发展的结果,是必然两极分化,少数人富来多数人穷。没有多数人穷,就不可能有少数人富。市场经济发展的结果,必然是社会财富大部分集中到少数人手里,这是资本主义标准。如达不到这个水平,就不是彻底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加大贫富两极分化,这是必然,没有两极分化就不是市场经济。认为资本家富了,会带动穷人一起致富,那实在是一种无知,根本就不知道资本主义的本性是什么。市场经济是发展私有经济为目标的社会,必然是少数人致富的不合里的社会。由于社会分配的不合理,不断产生的社会矛盾,加上它对社会发展的破坏性,这就必然会被计划经济所取代。是必然规律,不是任何人能阻止得了。  
在社会主义国家,把社会主义经济,改制为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是很危险的,会产生出大量的不公平,在社会主义公有财产私有化中,把大量的社会主义公有财产沦落到少数人手中,这种对大多数人的不公平的后果是很危险的。对大多数人的不公平,爆发出来的反抗力量是不可阻挡的,特别是像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有牢靠的社会主义思想基础,还有毛泽东思想的长期教育,特别是很多人享受过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他们的亲身经历不是几句谎言能说服的。
2012-10-10
评论对象: 也谈“重建共产主义信仰”
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下,社会主义的企业,是属于全社会的人所有,它生产的目标与资本主义不同,有利润,但不是为利润而生产,是为人们的共同生活再生产存在。是为人们的生活需要生产,人们不可能为自己制造伪劣产品,这也是社会主义的本质所结定的。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时代,人们没办法买到假货,更喝不到假酒,吃不到打水肉。吃东西要上国营饭店,觉得国营质量、卫生好,买东西也要到国营商店才放心。特别是毛泽东时代,根本就不可能有假农药、假化肥、假种子的坑农民的事情。更不可能有在牛奶中下毒,毒害一代儿童。那个时代人民利益高于一切,没人敢做伤害人民的事情。特别是坑农的那种事情,那可是性命不保,人头落地的事。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时代,价格是公平的,所以也叫公价。市场经济就不一样,可以当面提价,或因为你需要或者急需,他就当面提价你也没办法,这就是市场经济。这些在市场经济下生活的人都感觉得到,就不需做任何说服。资本主义是靠挖掘人性丑恶的一面来生存,利用自私的特性来维持和发展社会,没有自私,资本主义就没有发展的动力,与社会主义的那种奉献精神决然相反。社会主义挖掘的是人性善良的一面,社会主义靠的,就如中国传统道德中的仁爱观念,用人类善良的一面来联结社会,使人人关心别人,享受先人后己,团结起来共同奋斗使社会发展,生活在那种公平、平等中。社会主义社会的财富,是大家共同拥有、共同享受。而不是像资本主义那样,在相互竞争中求生存,在别人的灭亡中获得自己的发展。资本主义社会人人都想,从别人那里索取得更多,以获得别人的财富作为荣耀。而社会主义,是在为别人中,获得自己的生存。社会主义的观念,是因为社会财富共有所决定,没有别人就没有自己,所以,为人类奉献自己是一种光荣。
2012-10-10
评论对象: 也谈“重建共产主义信仰”
市场经济,是发展私有经济为目标的社会,它不存在共同致富。是大多数人付出劳动,少数人获得收益。房地产就是最好的例子,资金是从银行来的,汗水是民工流的,产生的财富是房地产商的。所以私有经济必然是少数人致富的社会,也只有少数富人,才能成为资本家。市场经济社会,人的社会观念,与社会主义也是不相同的。物质存在决定精神意识,两种经济模式,必然产生两种不同的观念。  
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社会财富是共有的,全社会人的利益是一致的。为了共同利益必然要团结共同奋斗。于是就产生那种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团结友爱的社会风气。社会主义是共同投资,共同承担风险,共同享受成果的社会。而市场经济是个人私有为目标的社会,它们之间相互关系是相互竞争,说是优胜劣汰,实际上是你死我活,企业生存风险就大得多,根本无法与社会主义比。市场经济的这种竞争倒闭,给社会造成很大的资源、劳动的浪费,它的浪费是破坏性的。而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刚好又是克服这种弊病的最好办法。特别是它的共同承担风险,资本主义是无法具备的。共同承担风险,也就是社会主义企业生存的优越性。为什么社会主义企业不容易倒闭?就是因为具有这个共同承担风险的优越性。这个优越性也是西方资本主义,不可能有,又最没办法对付,又是最威胁资本主义的生产模式。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它们企业之间的关系存在竞争,必然是你死我活。社会主义人与人之间的利益是一致的,产生团结互相合作也是必然的。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很多人感到工作轻松,不会存在失业和生存的威胁。人们不会担心那一天单位没了,工作没着落。就算有的单位没有存在的必要,其职工也用不着担心,因为是国家职工由国家安排,那只是由组织调到哪个单位的问题,绝对没有失业,更没有国家主人下岗的问题。资本主义生产模式,必然是工人难企业有风险。
2012-10-10
评论对象: 也谈“重建共产主义信仰”
中国传统文化中有“成德”之说,孟子早讲过“人人皆可以为尧舜”,中国佛教也有“普度众生”的情怀和“立地成佛”的期盼,这都是毛泽东决心改造人性和培育新人的精神土壤。毛泽东的“老三篇”,可以视为共产主义“新人”的纲领。他很早就要求他的部下成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即张思德、白求恩那样的人。劳动是人类作用于自然的活动,是人类创造力与自觉精神的体现,被马克思主义认为是人的本质需要,是人的创造过程。在阶级社会中,特别是在资本主义大工业文明中,劳动却发生了意义的扭曲,即异化。人不是他劳动的主人,反成为了机器的奴隶,成为了可以在市场上流通的劳动力商品,而丧失了他为人的尊严。劳动要重新回复到它本身的“正常”意义,应成为人类伟大创造力的体现,也就是人的体现。一旦使用“物质刺激”,就有使人堕落回旧世界中“幸福的猪”的龌龊处境上的危险,所谓的用“物质刺激”这种旧世界的方式来对抗旧世界的做法,是十分可笑的。也许有人相信,新人将不会在这个时代出现了,新世界不会在这个时代出现了。但即使是这样,也必定会在未来出现。
2012-10-10
评论对象: 也谈“重建共产主义信仰”
消灭物质的私只算革了一半命,只有把精神中的私也消灭,革命才能算成功。这是毛泽东为马克思主义增添的至为关键的一环——对实现共产主义,仅仅进行社会革命是不够的,必须还要造就新人,通向共产主义的链条才会从逻辑上完整和贯通。否则,纵然建设起“流着奶和蜜”的共产主义天堂,也会为人的无限的欲望所炸毁。  
面前的敌人不再是拿枪的敌人,那种敌人可以从肉体上消灭,杀一个少一个,不在话下,现在的敌人是汪洋人群头脑里和内心中存在的私欲,而且已经存在了千万年,化作与生俱来的本能。这种造就新人可不是造就几个,也不是几万几百万,而是全体社会成员都要成为新人。毛泽东写过一句诗——“六亿神州尽舜尧”,典型地反映了他这种思想。舜和尧是远古传说中有大德的贤人,他却要让六亿中国人——那是他做此诗时全中国人口的总数——人人都成为舜和尧。  
看起来匪夷所思,然而,在人类的孩提时期,人人不都是舜和尧吗?恩格斯说,在氏族制度下,“没有大兵、宪兵和警察,没有贵族、国王、总督、地方官和法官,没有监狱,没有诉讼,而一切都是有条有理的。一切争端和纠纷,都由当事人的全体即氏族或部落来解决,或者由各个氏族相互解决;血族复仇仅仅当作一种极端的、很少应用的威胁手段;我们今日的死刑,只是这种复仇的文明形式,而带有文明的一切好处与弊害。虽然当时的公共事务比今日多得多,——家户经济是由一组家庭按照共产制共同经营的,土地是全部落的财产,仅有小小的园圃归家户经济暂时使用,——可是,丝毫没有今日这样臃肿复杂的管理机关。一切问题,都由当事人自己解决,在大多数情况下,历来的习俗就把一切调整好了。不会有贫穷困苦的人,因为共产制的家户经济和氏族都知道它们对于老年人、病人和战争残废者所负的义务。大家都是平等、自由的,包括妇女在内。他们还不曾有奴隶;奴役异族部落的事情,照例也是没有的。凡与未被腐蚀的印第安人接触过的白种人,都称赞这种野蛮人的自尊心、公正、刚强和勇敢,这些称赞证明了,这样的社会能够产生怎样的男子,怎样的妇女。”说明共产主义不过是人性的复归而已。
2012-10-10
评论对象: 也谈“重建共产主义信仰”
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强调的都是经济增长目标,而共产主义的人道主义目标却被人们遗忘了。不是超越资本主义,而是被资本主义精神所吸引。企业国有化本身并不等于社会主义的实现,由官方委派的官僚来管理的社会主义,从根本上是不同于由不受官僚管理的工人来管理的社会主义的。这些国家的统治集团把自己的体制叫做共产主义,而实际的体制却彻底否定的共产主义的根本特征——对个体性的肯定和人的全面发展。  
这些所谓社会主义国家,官僚的道德观念如此之低,以至他们毫不脸地接受腐蚀,而且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个人内心空虚,没有个性,完全靠外界来支撑。思想相信共产主义学说,可是又表现出政客的奸诈和野心。个人同党的思想联结在一起,把党的指导思想当作高于个人的原则。他们经常说的话是:我的一切都归功于党。他们甚至能够以党的意识形态的名义却干罪恶的勾当而不认为是犯罪。在苏联随时都会遇到的官僚们,同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提到的设想毫无共同之处,倒是很像果戈里的钦差大臣中的人物。他们高高在上,他们对排着队领取证书的愚民们傲慢,他们愚蠢无能,自命不凡。 所谓新苏维埃人,大部分把政治和私人生活分开。他们形式主义地按照程序完成公共事务方面的任务,表明自己的政治态度,然后他们便致力于自己的生活问题。对多数苏联学生来说,马列主义只是习以为常的表达方式,同自己的信念毫无关系。他们往往根本就没有自己的观点。
2012-10-10
评论对象: 也谈“重建共产主义信仰”
在资本主义社会,资本支配着劳动,即物支配生活——社会主义要颠倒这种关系。共产主义的目标是实现人的解放,实现人的复归。共产主义的目标是实现人的个性而不是同一性,是把人类从经济束缚中解放出来,而不是使物质目标成为生活的主要的关注对象,是使人体验到整体的和谐性,而不是使一个人受另一个人的操纵和支配。马克思虽然谈到共产主义革命“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却没有对具体如何决裂进行探讨,给人的感觉是只要公有制取代私有制,决裂就会自然而然地完成。  
列宁在管理国家的过程中认识到“小私有者的旧习惯、旧习气……真是太多了”,因此而提出“十分艰巨的工作是重新教育群众”,他提倡劳动竞赛和“星期六义务劳动”,也提出了“新人”概念和为造就“新人”而进行“文化革命”,但是却没有(或是没来得及)在理论与实践上深入展开。斯大林则是“技术决定一切”、“干部决定一切”,把社会交给了官僚和专家治理。只有到了毛泽东,才把以社会为规模的全面塑造“新人”提上日程,并且成为一场依靠人民全力推行的大革命。
2012-10-10
评论对象: 也谈“重建共产主义信仰”
还有另外一种选择:在世界范围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人的和谐,民族与民族的和谐,文化与文化的和谐,不再有尖锐的社会分化,利用现代科技的力量,消灭体力劳动和雇佣劳动;消灭社会分工,最终使全人类普遍中产阶级化。我把这条路称为共产主义。 仅仅靠市场或者自由民主不能解决新时代摆到人类面前的新问题,甚至光是改变所有形式也不行。还应该改造人——把人的私心转变成公心。很多人不了解,各尽所能,按需分配,这个需,不是按照需要来分配,即,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而是按照实际需求分配。
2012-10-10
评论对象: 也谈“重建共产主义信仰”
赫鲁晓夫说,共产主义就是“土豆加牛肉”!大跃进期间,中国的农村干部往往说:我们要奔向共产主义社会,要过“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这些已经成了事实,但远不是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认为,共产主义的理论前提是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产品的极大丰富。今天的发展水平已经不是马克思所能想象的,那要发展到什么地步才能实现共产主义呢?地球的资源是有限的,而人类的欲求是无限的,产品的极大丰富是永远不可能的。那么,共产主义不就成了幻想吗?当前中国有四“最”。口世界最多。国土面积虽然不小,但大半是高原﹑戈壁和沙漠,被最多的人口一平均,人均占有资源就最少。中国的传统道德在不断的革命和外来文化冲击中被摧毁贻净,新的道德体系却毫无建树,形成全社会的道德真空。道德水准最低下。当代改革家们认识到以信仰为杠杆﹑鼓励无私奉献的共产主义道路已经走绝,便把刺激和纵容个人欲望当成改革的核心。欲望一时能推动经济增长,但穷怕了的中国人一旦瞄准了美国式生活,那种不可能弥补的差距便激发出第四个最──欲望最贪婪。  
如果说全人类终将被自身欲望所毁的话,拥有这四个最的中国就将第一个毁灭。很简单: 最多的人口与最贪婪的欲望之乘积怎么用最少的资源满足?
2012-10-10
评论对象: 也谈“重建共产主义信仰”
毛泽东说过,社会主义也有商品经济,共产主义也有矛盾和斗争。“社会主义制度下,虽然没有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革命,但是还有革命。技术革命、文化革命,也是革命。从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是革命,从共产主义的这一个阶段过渡到另一个阶段,也是革命。共产主义一定会有很多的阶段,因此也一定会有很多的革命”。任何事物本身都包含着自我否定的因素,亦即矛盾,因为矛盾而发展。在历史上,用以解决问题的手段,到头来总会变成问题本身。封建社会是这样,资本主义也是这样,很难想象共产主义会是个例外。如果说共产主义没有矛盾,那么事物就会停止发展了,这是不可能的。  
毛泽东在批判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的文章中加写了两段话,是揭露《修养》一书描绘的假共产主义社会的。其中一段是:“这种对于共产主义社会的描绘,不是什么新东西,是古已有之的。在中国,有《礼运•;大同篇》,有陶潜的《桃花源记》,有康有为的《大同书》,在外国,有法国和英国空想社会主义者的大批著作,都是这一路货色。”另一段是:“照作者(刘少奇)的意见,共产主义社会里,一切都是美好的,一点黑暗也没有,一点矛盾也没有,一切都好了,没有对立物了。社会从此停止发展,不但社会的质永远不变化,连社会的量似乎也永远不变化了,社会的发展就此终结,永远一个样子。在这里,作者把马克思主义一个基本规律抛掉了——任何事物,任何一个人类社会,都是由对立斗争,由矛盾而推动发展的。作者在这里宣扬了形而上学,抛弃了伟大的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
2012-10-10
评论对象: 我的国防观:空军是未来战争中的最大赢家
五个手指各有个的功能。
2012-10-10
评论员简介

道自德然 因果关系是或然性的,或然性中存在着必然性,必然性是由事物本质关系所决定的。规律的规律是自然。自然是自然而然。生存发展不能违反自然。人生存要顺应规律。
 

统计信息
创建: 2012/4/27 7:48:55
评论: 0

访问: 226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