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l555888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民主的斤两

卢麒元,你好,你在左派中很有名望,这多缘于你的一片忧国忧民之心和真性情感动了许多人。而且由于你处于香港那样的学术思想开明开放的地方,并不受太多“约束”的好条件,也没有什么名学者的大驾子,使你比草根网的其它任何知名博主都肯于时不时地“下到凡间”与网友对一对话,虽然话不多、贴不多,但总让人感觉你是真实存在的人,并且也有些亲切,而不是象王绍光等的只会板着面孔、胡胡说八道地教化别人的人。

但对于你谈的诸多问题,俺是不敢苟同的。你的智商是不应该让人怀疑的,但在香港的那个小地方,对于你的眼界和知识面也许影响很大。

俺是一个开诚布公的人,因为你对左派的影响力和切实的相对进步性,俺很想跟你讨论一下有关的学术问题。也许跟你这样的知识相对丰富且智商够用的人谈点问题更容易顺通一些。
2014-06-11
评论对象: 研究制度成本,西方经济学也在拳头捣蒜
续:



这两大经济学派的“鲜明阶级性”是非常明显的。当然,这两大经济学派中的那些没有“阶级性”的工具性理论是可以互相借鉴的。

比如:西方的GDP这种国民经济总量的核心方法,就是工具性理论。比如:三次产业理论也是一样,都是没有阶级性的工具性经济应用理论,是可以为社会主义经济学借鉴的。

而从德国到苏联再到中国的社会主义财富共享的“社会公共福利保障制度体系”的经济理论,也是一直被西方资本主义所借鉴,并使西方传统的资本主义过渡到相对文明进步的“社会资本主义”社会。

然而,事到如今,中国已私有化到如此惨不忍睹的境况,再提这些也已是昨日黄花的故事了,还能有多少意义和价值呢?领袖再英明,还能板回来多少呢?除了能做为自欺欺人的心理安慰和意淫外,真想不出还有什么用?
2014-06-08
评论对象: 研究制度成本,西方经济学也在拳头捣蒜
续:



人们通常叫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虽然在许多情况下是约定俗成而包含“列斯毛”的经济思想理论的。但这样叫是往往会让许多不了解情况的人误解成只有“马克思一人”的功劳呢。

更准确的叫法应该是:马列毛主义政治经济学。因为马克思的《(私有)资本论》主要谈的就是四个字:造反有理。然后提出“建立公有制”的理想社会发展方向。但如何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马克思不仅理论上的论证不充分和理论指导的不具体,而且根本就没有任何实践。

所以这个“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要想独立成为有理论和实践说服力的经济思想理论体系,那么只有把“列斯毛的理论和实践经验”加进去才有丰富多彩的内容,才具有理论和实践的说服力,才能自成一派,否则靠“马克思自身”是根本成不了一大经济学派的。毕竟《(私有)资本论》是谈资本主义经济的运行规律的,与社会主义经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就当今世界的这两大即有理论,又有实践的经济学派而言,各有其成功的理论和实践。不能说谁真谁假的,只不过是为不同的群体服务而已。

马列毛主义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为的是建立“财富由广大人民群体共享”的社会;后者是为资本家服务的,是要建立“财富由资本家等少数人独享”的社会。
2014-06-08
评论对象: 研究制度成本,西方经济学也在拳头捣蒜

TO:[5楼] 评论人: dream216249

经济学只分为两派,都是西方来的,比较系统化的。一个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一个是非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非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人就多了,也就是以中外自由派经济学家。真正科学的确只有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其余的都只是为了混口饭吃,给资本家辩护经济学家,其核心思想,都是假设不成立的。

=========

经济学分为两派是正确的,但不能以“都是西方来的”做为划分标准。如果这样没有“立论基础”的划分,而只以“方向”做为划分标准,那就只能是西方一派了。

听婵释禅先生的划分是比较科学的:即以“立论基础”做为划分“经济学派别”的标准。

听婵释禅认为:凡是“以公有制为立论基础”的经济学派,就叫“马列毛主义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派”;凡是“以私有制为立论基础”的经济学派,就叫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学派。

前者的经济思想理论是为“以公有制为经济基础”的社会主义经济服务的;后者的经济思想理论是为“以私有制为经济基础”的资本主义经济服务的。
2014-06-08
评论对象: 研究制度成本,西方经济学也在拳头捣蒜
续:



我们对西方经济学的研究,需要的是把对西方经济学中那些具有对各种社会制度“普遍适用性”的东西找出来,并放到他应该适用的位置去为我们服务。而不是拿过一个中微的具体对策模型的东西,就用其解释大宏观经济问题,解释不通,就说没用或错误。这是不对的。

象有人拿凯恩斯的那什么“利息、利率。。”等的金融方面的小KS,到处应用,就有点不懂宏观经济的全局了。

宏观经是由多方面组成的,任何一个单纯的方面都无法解释所有的经济现象,更无法指导之了。正象“北安”网友所说:“单纯套用经济术语的“成本核算”来评价社会或制度,其实己落入“见物不见人(丢了西瓜拣芝麻)”的俗套。

毕竟“成本核算”是一项具体性微观小算盘,应用到国家宏观财政核算,应用到企业成本核算,应用到家庭记账本等是适用的,但其只是经济问题的一个方面而已,不是整个经济运行体的全部内容。
2014-06-08
评论对象: 研究制度成本,西方经济学也在拳头捣蒜

对西方经济学的研究,中国学人因为多不懂分类学,而采用的研究方法多是“胡子眉毛一起抓”。结果拿出个中微层面的小东西,就想用之解释宏观经济的大东西,一解释不通,就说人家怎么怎么地不行和错误的。这是极为荒诞不经的研究和应用方法。

从总体而言,西方经济学不仅“立论基础”是以私有制为基础和前提的,而且凯恩斯之前也多数针对“短缺经济”进行的理论和应用对策研究。

特别是绝大多数都是条块分割的对某一个方面的“中微观经济”的应用理论和对策、模型研究。

也就是说,西方经济学的许多应用理论和对策模型,一旦脱离其研究的“前提条件”,其不仅不再成立,而且更没有在各种社会制度都能的普遍适用性。

所以,对西方经济学的研究,一定不要脱离当时某个国家的具体经济制度环境和实践所设置的前提条件。
2014-06-08
评论对象: 培育农业经营主体不能“喜新厌旧”

人多地少,都得有活干、都得有生计,只能采取自然而然的方式进行过渡。

“农村集体经营的方式与企业化的方式(私有化地主经营)”区别主要在分配上。俄罗斯之所以现在仍然有80%的农村集体公社制(集体农场),主要也在于集体的力量在购买大规模农业机械方面财力更大。因为苏联的农场都是经营的成千上万顷农田。一条垅从早到晚联合播种机开不到头。需要大钱买农业机械和农资,一家一户财力有限。而且这种集体农场能共同富裕。

再加上城市里的近一万家大中型国有企业(俄罗斯人口少,有这么多大国企,其公有制占的比例就很大了),再加上具有公有制性质的财政收入对国人的均等化福利分配,俄罗斯总体上讲是社主义的成份占的更多。至少能达到60--70%。

这也证明,只要是采用公有制为主体或基础,不管是什么党执政,都是社会主义。跟叫什么党关系并不大,即党的宗旨变了,叫什么党,已是毫无一点意义了。即俄罗斯的私有制做为经济基础的补充地位更浓厚。其社会的分配差距也是有限的。

所以说,俄罗斯还是人类的希望所在。而不是别的已完全私有化的国家。因为你私有化后形成的贫富两极分化,多数人的消费力上不去,经济迟早是要垮掉的。

比如:中国的房地产业过剩至少得有一亿套,但因贫富分化,还是有许多人买不起房,这样下去,房地产因过剩太多而没有后劲是自然而然的。而投入房地产的大钱不能继续循环了,你这个国家的经济也就停滞了。
2014-05-16
评论对象: 2014年中国急需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
续:



当然,在此基础上,大家计较的唯一的东西就是:你多我少的分配公不公平的问题了。用意识形态的话说就是:“财富共享的社会主义与财富独享的资本主义”之间的分歧和争斗,或是“社会资本主义初级阶段”对“社会资本主义中、高级阶段”的比学赶帮超,或是停滞不前的羡慕嫉妒恨。

也就是说,882还用一百五十多年以前马克思的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古董理论来解释当代世界主流已经进入“过剩经济”并全都“社会主义一半”的崭新的“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时代,确实是很有点“桃花源人”的古董作派。

你拿那些过时的理论来解释“当代高效率并引发过剩”的经济运行体,不觉得不能自圆其说吗?不觉得毫无说服力吗?不觉得一点意义和价值都没有吗?当然,你愿意象其它古董那样厚着脸皮到处“大战风车”地丢人现眼,那谁也没办法。

2014-04-21
评论对象: 2014年中国急需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
续:




所谓的“说明它们的实体产业经济正在不断地衰退中”,这显然是一个伪命题。

可以这样说,由于科学技术的跨越式发展,带动实体经济的“商品生产效率”正在几何级地提高。比如:一亿多人的日本,其钢铁厂就那么两家,就够日本用不了地用。再多发展和生产就是多余和过剩。在这种“饱和基数”的情况下,无论用GDP,还是用别的什么经济指标,过多的增长就是很困难的。甚至出现“增长衰退”,也毫不奇怪。

“需求饱和”就是“需求饱和”,这有什么好说的呢?出现“增长停滞,或增长衰退”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实在就不了业的,那就由国家养起来呗?难道说全世界各国的“社会公共福利保障制度体系”没正养着全世界将近一半的人口吗?只不过待遇稍微低一些罢了。这就是这个科技发达时代给人民带来的福利和福祉。想不享受、享福都不行。
2014-04-21
评论对象: 2014年中国急需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

TO:[333楼] 评论人: 349606882
  
cpi下降不奇怪,只是说明它们的商品价格指数下降,说明它们的实体产业经济正在不断地衰退中,就像中国的ppi是负的,而cpi是正的一样。

    欧美存在大量的失业人口,他们的消费能力在下降,所以他们的cpi不断下降是很正常的,没什么奇怪,不过是经济衰退的现象而已。

=========

叭叭二,你说这些想说明什么呢?又有什么意义呢?可以这样说,在“过剩经济和建立健全的社会公共福利保障制度体系”这两大“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前提条件下,就算欧美,包括中国的经济衰退了,又能怎么样呢?

当代世界各国的GDP基数已很大了,而这个“GDP基数”就是代表或表示可以充分养活世界各国人民,并提供丰富多采的“衣食住行用娱乐安全”等的根本生存生活需要的经济总量之底线,只要经济不衰退地倒退出这个底线,基本上就什么大事也不会发生。你说美欧2008年所谓的金融危机,把人家怎么地了?

2014-04-21
评论对象: 2014年中国急需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

[227楼] 的349606882 ,你不能所问非所答呀?我说的是〈宏观政治经济学〉的“立论基础和提前”这个决定本学科能不能成立的大是大非问题,你却给我整微观的鸡毛蒜皮细节问题,看来你的宏观思维能力很成问题,你除了会背书,能不能开阔点思路呀?

我开题时的提问是非常明确的呀?除非你脑袋让门夹了,就正常人而言,是能看懂的,那你为什么不顺着我的提问去回答呢?你看不懂我说的是什么吗?

看来你是不喜欢认真看别人提出的问题呀?如果你想背上“混子、书呆子”的坏名声,那你就这样自说自话,而不正经回答别人的问题吧。

唉,在草根网上真是找不到一块能跟我过上两招的料呢?
2014-04-19
评论对象: 2014年中国急需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
续:



大家想一下,用一百五十多年前马克思以批判的视角揭示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运行规律的《(私有)资本论》,也即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也好;还是用“列斯毛”之“以公有制为基础、短缺经济、虚拟经济很弱小”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也罢;或是用一百五十年以后的“以私有制为基础、短缺经济、虚拟经济很弱小”的《西方经济学》也可,能“准确合理地解释和正确有效地指导”当今世界的“公有私有混合所有制为基础、过剩经济、虚拟经济很强大”的“社会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所有经济现象和运行实践活动吗?

所以说,对于那些愚腐守旧,冥顽不化的教条主义偏执狂们,真可以说其是“桃花源中人,不仅不知魏晋,而且连过去和现实都分辨不清楚”了。

而在中国,就到处都有这样一帮愚蠢至极,并整天拿着“犁镐锄耙、车马行担”等原始商品生产和交换工具(好比是运用落后的政经理论),而异想天开地想搞现代化的“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好比是运用先进的政经理论)的人在前赴后继并自以为是、自作聪明地在到处丢人现眼。
2014-04-19
评论对象: 2014年中国急需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
续:



也就是说,现在的学人们,当你们在谈论马克思的《(私有)资本论》的时候,切不要忘了马克思在一百五十前的那个“立论基础”的前提条件:

一是在“以私有制为基础”为立论基础的前提下,以批判的视角推演和揭示的“纯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运行规律性。

二是在“短缺的经济运行体”的前提下,对经济运行体的运行规律进行的揭示。

三是在当时虚拟经济还很弱小,并对“实体经济”的投资和消费影响不是很大的情况下,对经济运行体的运行规律进行的揭示。

而当今世界的经济运行体的“立论基础”之前提条件与以前是完全不一样了,现在的“立论基础”之前提条件是:

一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立论基础,或是“社会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以公有、私有混合所有制为基础”的立论基础。

二是现在是“过剩的市场经济运行体”。

三是虚拟经济很强大,对“实体经济”的投资和消费影响巨大。
2014-04-19
评论对象: 2014年中国急需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
续:



同时,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马克思由于历史的局限性,当时还没有提出成熟的关于“社会主义经济的思想理论”,是列斯毛探索建立并实践了在“以公有制为基础”之上的“社会主义经济的思想理论”。而现在又基本上算是抛弃了列斯毛的“社会主义经济的思想理论”了。

于是,我们现在教科书上写的,或是倡导学习原文原著的马克思主义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都是与当代现实和实践基本上属于风马牛不相及的经济思想理论。然而我们的一些垃圾学人却还在不遗余力地推销这些事过境迁的东西。如果说你是在研究世界经济史,这是可以的,但用以解释和指导当今已经有巨大变化的经济实践,就差的太远了。

而有的人以一百五十多前马克思的那个《(私有)资本论》为自豪地拉大旗做虎皮的技俩,很显然是找错了依靠。请问那东西还能“准确合理地解释和正确有效地指导”当今现实之“混合所有制的经济基础、过剩经济运行体、虚拟经济挺强大”之所有经济现象和实践吗?
2014-04-19
评论对象: 2014年中国急需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
续:



二是现在是“过剩的经济运行体”,马克思的那个时代是“短缺的经济运行体”。即“过剩经济”可以一俊遮百丑;而“短缺经济”可以随时随地地发生“贫富两极分化”等四大类九个类别的金融经济社会危机。

三是现在“虚拟经济”很发达、很强大,马克思时代的“虚拟经济”不发达、很弱小。即这种合法的印钱消费模式,为贫富分化抵制多数人没钱消费的经济运行体时不时地在打着强心剂,并推动经济发展保持不间断的投资和消费的亢奋。

即马克思的《(私有)资本论》的“立论基础”是建立在“以私有制为基础”的经济基础之上的思想理论,并以批判的视角来审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运行发展规律的。而现在的人们却去掉了马克思的批判因素,舍近求远地把马克思揭示的“纯种资本主义经济的运行规律”当成经典地解释和指导当今与之有很大不同的“社会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运行实践了。
2014-04-19
评论对象: 2014年中国急需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
续:



大家必须得认识到这样一个客观事实。比如:马克思的《资本论》,也可以叫《私有资本论》,也是现在我们教科书上的《政治经济学(资本主义部分)》,其所讨论和研究的经济思想理论是一百五十多年以前的那个“相对纯种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运行规律”。虽然许多基本理论和知识常识还没有过时,但那时的经济状况毕竟与现代发达的市场经济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也就是说,马克思的《(私有)资本论》所讨论的前提条件与当代社会已有三大不同之前提条件了:

一是虽然现在“以私有制为基础或主体”的立论基础与马克思时代相差无几,但毕竟还残留大量的列斯毛之社会主义的“政府对经济体的宏观组织管理、规划计划、调节调控、监督约束”之“有计划、有管制”,以及起主导作用的公有制国有大企业经济成分。即“经济基础”和“政府对经济运行体的有计划、有管制”是与马克思时代有很大不同的。
2014-04-19
评论对象: 2014年中国急需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

TO:[210楼] 评论人: 349606882  

    今天,不谈政治经济学,只说下哲学问题。

==============

882,你似乎挺愿意背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的,但却有点教条主义的书呆子的特质,谈哲学显然超出了你的智商能力所及。 下面我给你写一段我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评论,不知你能否认同?如果你不认同,能说出理由吗?或是提出有力度的批驳吗?

开唱:中国传统《政治经济学》理论,特别是“资本主义”部分,多是从马克思的《(私有)资本论》中集大成而来,并是能够比较准确合理地解释马克思那个时代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运行规律性的。

然而,如果用马克思揭示当时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运行规律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去指导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运行,就会风马牛不相及了。因为其与“以公有制为基础或主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立论基础”是完全不同的。

即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立论基础”是“以私有制为基础”;而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立论基础”是“以公有制为基础”。这就是马克思的某些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思想理论,不管是原文原著,还是集大成到教科书上的,在“准确合理地解释”当代现实政治经济实际问题时变得力不从心了。
2014-04-19
评论对象: 2014年中国急需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
续:



16、“这10年里不仅没有废除任何一项专事制造不公的双轨制政策,没有切实有效地解决全民的住房、医疗、教育、养老、失业保障、殡葬等关乎国民福利的问题”。

这基本上就是开始睁眼说瞎话了。问题是不少,但比猪头造成的全部产业化和市场化时期,不知要强多少倍。你以为猪头弄的一屁股屎尿那么好擦吗?

17、“这30年来,贪官和富人出国定居、钱移外国,并不鲜见,但不成主流,而这10年里,特别是近几年,简直到了疯狂的地步,可以说中国被弄得 “人财两空”了,难道不是下一届的一大麻烦事吗? ”

要走谁也挡不住,走一个少一个祸害,钱拿走了,省了中国通货膨胀了。。

18、是那些唠叨话又重复一遍。简直就是祥林嫂子他二舅。反正就是胡温好事一个没干,坏事全是他们的。真是懒得再批驳了。

总之,真不知这些狗人是怎么想的。这些大活给你干你又能干的怎么样呢?这类人只配“玩尿和泥”的游戏,哪有资格评论国家大事呢。
2014-04-18
评论对象: 2014年中国急需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
续:



14、关于“这10年从不改变的“韬光养晦”外交政策”问题,这都是吃粮不管穿的二流子嘴上会气的主。你妈的,你国家里有什么顶用的东西敢到处叫板。这样一个大国连一艘航母都没有,敢去跟谁叫板,好歹弄一个,还是个二手货改装的。国防如此贫穷落后,你们以为光靠玩嘴地说硬话就能打胜战争吗?纯种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二百五。

15、“这10年完全有条件废除实在早就应该废除的、万恶的城乡二元化户籍制度”。

这是最扯蛋的事,就算你把农村人都变成城市户口了,但到城里没法生存,这有没有城市户口又有多大意义。正是由于这样的宽松户籍政策,才造成了今天大中城市人满为患的不良状况。

就北京那机动车尾气你怎么解决吧,象你们这样的二B不用雾霾把你们埋死,真是天理不容。这要是放开户籍了,城市还能生存了吗?倒是把钱多花在中小城市建设上,让其比大城市有生活质量地吸引人去住,才是真格的。
2014-04-18
评论对象: 2014年中国急需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
续:



13、“面子思想,政绩取向,眼前利益,短期行为,使得全国城建都顾上不管下,这10年连连发生的城市内涝,向亿万市民的生活质量和生命安全敲响了警钟,同时为治理大面积的已修好的建筑排涝病患,留下了普遍性的难题。”

这就有点胡搅蛮缠了,前面还批评好大喜功地超前城市建设呢,这又批评起“政府短期行为,使得全国城建都顾上不管下”了。真是他妈的就你们这帮吃粮不管穿的狗人总有理。

一个城市的建设是几十年,甚至上百的功夫,以前的技术没那么先进,城市人口也不是很多,设计也就表现了当时的水准,而且这改造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这是纯粹的吹毛求疵。

北京清朝王宫的排水技术能与现代相比吗?三十年前的城建技术能与现在相比吗?以前盖个十几层楼都是惊天动地的事,现在盖上百层楼都是小菜一碟。

这种栽赃实在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这样的问题,你说哪朝哪代没有吧?就胡温遇上了是罪过了,有这么不讲理的吗?
2014-04-18
评论员简介

理论工作者,超级评论员。
 

统计信息
创建: 2012/1/30 14:20:38
评论: 0

访问: 517167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