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l555888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对某评论员徘徊于开博的感想
续:



前者,是专门针对国家管理者对社会财富采取的:一是极端独享(如: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二是有限独享(如:封建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三是有限共享(如: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社会);四是均等共享(社会共产主义、共产主义)等的“不同的分配方式的组合形态”。

后者,是专门针对“统治者和民众”在管理国家、企业和家庭等各层级组织体,特别是在管理国家的过程中,所采取的“不同参与度”的管理方式。

即“这两种分类方式”所凝结出的不同概念所针对的“政治经济学”的问题是完全不一样的。因此,是不能混同为一锅粥后去看问题的。
2014-07-13
评论对象: 对某评论员徘徊于开博的感想

TO:[30楼] 评论人: 球人灯塔
      
lcl555888老哥, 这两天看来挺忙嘛。提一个问题,供您闲暇时思考、研究: 有人说,秦汉之后,中国就不再是封建社会,而是平民社会,相反,欧洲到启蒙运动后,才逐渐进入平民社会。 即,用什么代替西方话语下的“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更准确、正确地划分中国的历史阶段,从而破除西方中心论,恢复我们的自信?

===========

球人老弟,这几天有点事,才看到这贴。下面试着回答一下你的问题。

首先,是要明确“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等这样的依据财富分配归属于不同利益集团的含有“明确阶级性”的分类,是与“平民社会、民主社会、专制社会、独裁社会”等的分类,在所依据的分类角度上是大不相同的。即他们是想分别说明不同的“政治经济学”问题的。
2014-07-13
评论对象: 对某评论员徘徊于开博的感想
续:



所以,拥护或反对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最近,闲来无事,看点仙道佛之类的故事书,其中的关于“三维以上时空”的事理确实挺耐人寻味的。

这显然是一个很严肃的哲学问题。但对现在的人类来说,又不是特别急需的。这似乎也超出了普通大众的智力范畴。因为现在的普罗大众连“二维时空”的这么点屁事都还纠缠不清呢,去探索你所提出的那些“三维以上时空”的问题,确实难为了普罗大众。

你最好还是回到现实,去帮助人类解决一下急需解决的现实理论和实践问题吧?毕竟人类现有的危机也是很多的。
2014-07-09
评论对象: 对某评论员徘徊于开博的感想
续:



而到宇宙之“四维以上时空”,人家爱因斯坦还说时间静止了呢?你现在的一切哲学全用不上了。

所以说,哲学的应用也是有其前提条件的。看放在什么“维度空间”应用之有效性。

但你是不应该就否定了“在一定前提条件下可以成立的哲学原理”的。比如:鬼神灵魂之说,你用“物质与意识”的“二维空间”哲学就解释不了。但“三维以上空间”的哲学之佛道或阴阳五行宇宙大法,就开始能有所解释了。

但毕竟人类的正常生存生活离“虚拟精神界面”还较远,即在“二维时空”也能活的好好的。破不破解“另一个世界的运行规律”,都不会影响现在人类即有的生存生活。
2014-07-09
评论对象: 对某评论员徘徊于开博的感想
续:



也就上说,最好你能整点“三界”之内并人类的最高智慧能解决的问题。而别一下子升腾到只有外星人才能解决的问题上好吗?

当然,这样回答你的问题,你一定不会满意,但你问其他全世界的人,也未见得会比我回答的高明多少。

这显然是一个在什么“维度空间”谈什么哲学问题的事情。比如:你在“二维时空”谈“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反作用于物质”的辩证关系原理,那是没什么错的。

但如果你进入“三维时空”,就复杂一些了,就得说,不仅“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反作用于物质”,而且还得承认“意识决定物质,物质反作用于意识”,或是“物质与意识的合二为一”呢?即得谈有如什么“阴阳五行宇宙大法了。
2014-07-09
评论对象: 对某评论员徘徊于开博的感想

TO:[20楼] 评论人: 球人灯塔

人类对宇宙的意义是什么? 人类从何而来?人类将往何处去?宇宙有边吗?

============

呵呵,球人你提的问题确实是有点太哲学化了。而且也基本都是“三界”外的事理了。

其实,这样的问题在不同的哲人和宗教等那里是会有很多不同的答案。 既然我们人类想这样生存生活下去,那么回答不回答这些问题又有多大的意义和价值呢?如果我说“人从来处来,将到去处去”,你肯定会说俺玩禅。

但从自然宇宙科学的角度去探讨之,总是会有科学答案的。但无论“人类与宇宙”以前干了什么,将来要干什么?在人类无可奈何地要受制于他的情况下,你只能听天由命地被安排。

然而就我们人类自身的问题,却是能通过人类自身的努力去克服许多有如战争、纠纷争斗、贫富分化而共享美好生活的问题的。这就引出了那些叫“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等的解决类似问题的信仰、理论和实践方案的办法,并把这个权力赋予给了代表世界、代表国家的联合国和各国执政党和政府。
2014-07-09
评论对象: 对某评论员徘徊于开博的感想

球人灯塔,这个网名大气磅礴,很有气魄气势,也充满救世济民的伟大情怀和理想,我很喜欢。想必用这个网名人的内心也充满这种胸怀天下、指点江山的激情和伟大追求吧?

但不管怎么样,有这样的理想总是好的。这也是年轻人中少见的志向。

可现实又是残酷的。实现这样的“地球人的指路明灯”之“思想家和理论家”的理想,确实需要足够丰富的知识、理论修养、智商和超强悟性的。

从总体意义上讲,我虽然断断续续,但在这两年里,已基本将“婵论”的理论体系大致讲解的差不多了,虽然不是很系统,但达到的面已足够让一个智慧之人开窍并登堂入室了。

我懒得去重复反复重复的话,那样让人觉得这话太不值钱,也太罗嗦唠叨。表现比较好的有如“老非”这样的悟性高的人,就是连吃带喝带玩外加带孩子也悟明白“婵论”中的许多道理。

但对于其他一些人,估计再给其说十遍也不见得能理解。俺说政治局的人,那都是知识丰富,理论修养较高,高智商并悟性很好的人,否则能上升到那个位置吗?很显然与他们说话,是肯定不会象在草根网里这么费劲的。

对于你们,这个在俺看来只需要几个问答就是能看出来的。当然,也有个认不认真想学习和认不认理的问题。

球人灯塔,如果你确实想“得道”的话,那你就随便提几个你心中最疑惑的问题吧?我试着解答一下。看看的你理解力和智商有多大器量?也试着看俺能不能说服一点你吧?
2014-07-09
评论对象: 对某评论员徘徊于开博的感想

非常感谢大家的高看一眼。但所谓的扭转乾坤使命,确实有点太夸张了。一个领袖最大努力也就能在一、两届内改变现状的10%左右,更何况俺一个无名小卒了。

虽说理念理论的影响是延绵不断的,但那确实需要很长时间去浸润,是需要有一两代人的学习认同过程的。当然,最快捷的方式是做为政治局的教科书,但毕竟是遥不可能及的事情,否则通过草根网的缓慢散播,可能就要等到驴年马月了。

现在的问题,就拿球人灯塔你来说,通过这两年的反复熏染,你又信了多少呢?固然,开博后,只要你们能虚心学习,用不了太长时间,你们都会有资格站在北大、清华、哈佛的讲台上(只是资格)。但现实这个逆淘汰社会会给你我这样的机会吗?要知道这是一个无钱无关系寸步难行的坠落社会。我们能救得了吗?

当然,若大的一个草根网之几百博主和上万读者,能够与俺对话的,毕竟是凤毛麟角。就算俺说服了这几个聪明人,又能怎么样呢?这几个人要是政治局的也许还有点用。

所以,开不开博,就感觉很没劲。即我费心费力地说服了几位,又与国家的私有化并走向乱局之大趋势于事何补呢?这就是俺的困惑。

开博未尝可喜,不开博也亦未尝可悲。
2014-07-08
评论对象: 国企:中国人民共享幸福生活的坚强靠山

TO:[3楼] 评论人: 奇正相生    

LCL,怎么了?开博忘了?

==========

奇正,谢谢你和老非、球人灯塔、老夏等朋友们的美意。这个事,我一直在纠结。我周围的朋友们都不同意(他们可能考虑的是一些其他风险,我必须得适当尊重一下他们的意见)。呵呵,名我都起好了,可是要比你起的那个“齐天大圣”狠多了。

而我自己也感觉到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我宣传两年的“婵论”(开博也只能以其为理论依据说事),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全面接受和认可(你和老非只能算是接受认可一点点),所以我觉得“开博”又能怎么样呢?连你们这类悟性很好的人都这样,开博也不见得会有什么更大的收获。

我的原意是想在小的范围内,通过“真理越辩越明“的方式,来让一些高手品评一下这个“婵论”是不是真的是真理的化身。现在看是失望了。

草根网已算是群英荟萃的地方了,开博与不开博,也就是这些人,草根网这些精英都认同不了,别地方的学人学者就更让人没信心了。开博,能呼唤来高手吗?

名利对我倒是无所谓的,只是为“社会主义回归事业”的理论说服力忧虑。因为毕竟“婵论”宣传开来,确实能为“社会主义”在强大的“说理上”有所作为的。

可惜的是知音太少,也极大地影响了我对“婵论”的深入研究和开拓、丰富和发展。也许当今社会的“理论社会需要”还不是很强烈吧?也许社会的理论环境还不太理想吧?

“独孤求败”,一直是我难以摆脱的精神痛苦。不知怎么办好,还是这样混一段时间再说吧!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

也许通过先说服你和老非等这样的智慧之人,能让我增强信心吧?
2014-07-04
评论对象: 微刺激把我们的未来引向何方

微刺激把我们的未来引向何方

=======

此人特能无病呻吟。无聊之极。
2014-07-04
评论对象: 国企:中国人民共享幸福生活的坚强靠山

中国国企:人民大众利益最大化与民生幸福生活的坚强靠山

===========

赞,顶!加油!

2014-07-04
评论对象: 腾讯获央企混合制首单一举多得
续:



中国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的复杂性再次显现。

  6月8日出版的《经济日报》发表了对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楚序平的采访。在采访中,楚序平表示,社会上确实有人提出国企应退出竞争性领域,这是对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的曲解和误读,是完全错误的。竞争性领域国有企业的进和退,原则是“公平竞争、优胜劣汰”8个字,这一点尤其需要高度重视。

  楚序平提出,这次改革的难点是利益分化的桎梏,改革的障碍是思维定势的桎梏。“一些人拿着西方的尺子丈量中国改革的步伐,要求中国快速发展的大脚必须适应西方鞋的尺寸,这只能是削足适履、邯郸学步,最终误国误民。”

  而财政部企业司相关负责人近日在接受《中国财经报》记者采访时表达的观点则和楚序平大不相同。

  该负责人认为,国有企业除分布在国民经济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外,可以说无所不在。与十八大提出的国有资本更多投向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的要求相去甚远。煤炭、有色金属、钢材、建材、化工、水运、造船等,多陷于产能严重过剩困境,短期内很难改变增产不增收、增收不增利的格局。

  该财政部企业司负责人还认为,“省级国企可参照中央模式进行改革。地县级国企应当逐步退出市场。”(注:财政部、银行、证券等重要领域基本上是由猪头余孽把持,这样做是必然的)

此外,混合所有制企业中,由原企业集团母公司投资所属的各级次经营实体,无论上市与否,均应取消行政级别,按照混合所有制要求进行扁平化改革。

(国资企业亏损了,有所谓经济学家说公有制计划经济生产效率低;国资挣钱了,所谓经济学家又说公有制计划经济靠垄断赚钱。这些人就是靠嘴巴忽悠的带路党,还是鲁迅说得好,资本家的乏走狗。)
2014-06-11
评论对象: 腾讯获央企混合制首单一举多得

张宏良评:国资委、财政部、私人老板三方对国企改革的看法

国资委是站在中国国家利益的立场上来看待国企改革;财政部是站在西方国家的立场上来看待中国国企改革;最有意思的是富豪看待国企改革。在那位姓祝(波善)的富豪代表看来,国家对国企怎么样,就应该对富豪怎么样,由此才叫公平。

按照他们的逻辑,国家对富豪怎么样,同样应该对穷人怎么样。既然允许富豪瓜分国有资产,那么同样应该允许穷人瓜分富豪资产。否则就是对穷人不公平。可是这位富豪代表却只要求富豪公平地瓜分国有资产,而拒绝穷人公平地瓜分富豪资产。

这就是中国资本集团的流氓逻辑。中国资本集团的这个流氓逻辑,决定了他们不仅不能够成为民族复兴的领导力量,而且与中国人民形成了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所以中国人民要想活下去,就必须消灭这个罪恶的流氓集团。
2014-06-11
评论对象: 不能用“混杂所有制”鱼目混珠(一)

老夏写的好,我顶你。总得有人出来说话,就是要从理论到实践痛批“混合所有制”这种变相私有化,大家都要象老夏这样为维护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做贡献。
2014-06-11
评论对象: 民主的斤两
续:




这些事关国家全局、大局的事情,显然一般的屁民是想不到的,也是没什么好主意的,更多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但为什么明明就业压力极大,还要搞延迟退休呢?

根本原因就是因为财政负担不起了,而且除了现在已经退休的,其他人都逃脱不了被剥夺这样的福利的命运。所以说,国家的命运就是与我们每个人的命运连在一起的。从来都是没有免费午餐的。

我们反对私有化,就是在保护我们自己的福利和利益,保护我们自己的安全和安宁。不要以为这些国家大事与已无关。除非你是富豪贪官移民他国去享清福去了,否则哪个能脱了干系呢?想私有化的人是能捞到好处,然后移民出国溜之大吉,你们都能溜之大吉吗?
2014-06-11
评论对象: 民主的斤两
续:



没有了国企,就没有了物价稳定且丰富多彩的大宗生产生活的日常用品的供应,没有了提供“社会主义财富共享”的全民全覆盖之福利的基石支撑,更没有了保障国家安全的军队国防建设的巨大投入。

一切的一切,都会随着国企的全面崩溃而彻底瓦解。回到袁世凯民国时期的殖民封建资本主义还会遥远吗?

而一些家伙,还在做什么白日梦地等着“复兴”呢?别说回归社会主义是扯蛋了,就是能保持现有国民福利都是难上加难的。

是能复兴,是能恢复到袁世凯的那个时期的惺惺相惜吧。

老卢重视税政,如果想的是这些,那么他也没白叫财经专家。如果想的不是这些,那么基本上就是白混了。

老卢说:“民主的落脚点是议税权”,那么现在就给你这个议税权力,你说一下这些两难问题怎么解决呀?是继续减税让利呢?还是通过增加税种转换不可持续的卖地财政呢?
2014-06-11
评论对象: 民主的斤两
续:




而地方政府今天所尝到的苦果,就是随着大国企的不断消失,中央财政明天需要品尝的苦果。而这样的苦果,有猪头余孽把持,基本上是没什么回旋余地了。结果那就是:“被殖民化地亡国”。这绝不是什么危言耸听。而是中国历朝历代都是因为国家财政到了连军队国防都养不起的时候而战火纷飞地灭亡的。

远的不说了,近代的中华民国,那就是因为国家没有任何税收来源,袁世凯只要一想强军增强国防力量和修铁路、建矿山地搞经济建设,除了向外国借债之外,就是寸步难行。

为什么?就是因为没有强大的国有企业为国家提供税收和利润保障。然而,目前的中国离这种尴尬局面又有多远呢?

国企,不仅是保障了大宗生产生活的日常用品的供应,而且也是国家军队国防建设和“社会公共福利保障体系”最强大和根本的支柱和后盾。
2014-06-11
评论对象: 民主的斤两
续:



3、如果继续按厉红利的“减税让利”办法来,那么连现有的财政支出盘子都维持不了,就别提什么涨工资、给教育、医疗、养老等涨福利费用了?

而大家的普遍想法就是“即让马儿跑得快,又希望马儿不吃草”地继续“减税让利”,又得不断增加国民的各项福利。这样的能人上帝造没造出来呀?至少地球人是没一个能做到的。

原来是希望用“房产税等税种代替卖地收入”,但又怕把眼前的房地产搞崩溃了,所以现在连提也不敢提了。但不出台房产税,随着商品房的大量日益增加的空置,也是会早晚崩溃的。只不过是硬着陆,还是软着陆的区别而已。

现在实现这种“税种转变”才是头等大事和当务之急,而厉红利整天是竟扯毛蛋地搞什么国企私有化和放权让利。现在地方政府已因为国企全部私有化普遍尝到税源枯竭的苦头了。私有制企业,不管大小,哪一个肯正经交税?使劲偷漏税赚了大钱就知道全家移民到国外享福,国家是根本指望不上的,老百姓就更别想指望他们了。
2014-06-11
评论对象: 民主的斤两

老卢说:税政是民主的基础,离开基础谈别的都是空谈。

=========

现在中国面临一个最大的税政问题,也是最大的危机就是地方政府基本上50-60%靠卖地和房地产取得税收(即财政收入)。因为地方政府已把国有企业95%私有化了(私企能有几个正经交税的?),而且中小私有制企业也基本上免税了,农业也免税了。但硬性的民生之教育、医疗、养老、各种城乡补贴、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建设这大头、机关事业单位工资和办公费用等等的开资又都是硬性支出。而且现在地方政府做的很多公共项目都是靠借债支撑。

问题这就来了,看看那些所谓“税政民主”怎么解决以下问题吧:

1、地方政府不靠卖地和不靠房地产收税,那这硬性支出的财政收入怎么解决?或是用什么其它的税种替换?

2、如果减少财政支出,那么请问大家可以取消或减少“教育、医疗、养老、各种补贴、城市公共基础设施建设这大头、机关事业单位工资和办公费用”等的哪样支出呢?估计99%的人会选择与已无关的取消和减少“机关事业单位工资和办公费用”等的支出。但这不仅是玩笑,而且取消政府的管理,天下大乱来的更快。
2014-06-11
评论对象: 民主的斤两
续:




就人的认识过程而言,是一个不断深化的过程。而你谈的多是宏观的政治经济文化等的大问题,而且谈的问题还非常广泛。所以这个“根本理论问题”能否搞清楚就非常重要。毕竟谈这类大问题,“立论基础”的正确与否是非常重要的。

你也会象许多人那样认为:我写的东西够明确清晰的呀,怎么你们就不理解呢?但象你谈的“民主、社会主义”等的问题,还是真是让人明确不了。

昨天郭松民发表了一篇《谈谈当代中国左翼的两大学术任务》的文章,很有见识(但只在红歌会网保留几分钟就被和谐了),好在我的“超级评论员的博客”转了这篇文章。其实,郭松民说的问题确实是左翼面临的重大问题。你不断地尝试探索这类问题确实很好。虽然离真理还远,但你确实努力了。

你这篇文章谈的“民主问题”,显然是针对某个具体事情如何实施“民主议政权和民主监督权”的问题。如何不是在严格分类条件下去谈,就给人一种“拉大旗做虎皮”的表象。

难道“民主”就是这么点事吗?即使是“民主”中最重要的事,那也是应该设置一些前提条件的,否则就会让人认为“民主”就这点庸俗顼事呢?

而做为一个左翼的旗手,你确实应该在理论上把其说清楚了,然后用于指导实践。
2014-06-11
评论员简介

理论工作者,超级评论员。
 

统计信息
创建: 2012/1/30 14:20:38
评论: 0

访问: 518792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