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知识劳动 - 张文木首页
管子论经济过度金融化对国家安全的危害
2018-03-05
字号:

    ——读史札记

    经济过度金融化是造成国家和地区分裂的重要原因之一。罗马时期,金融活动和宗教活动都被管制得很严。年青时读这段时不理解,认为罗马专制。但随着年纪增大,阅历多了才有理解,那是为了国家的统一。战国时期为什么那么破碎,就是金融过度扩张,走在实体经济前面了,加上周王朝后期的分封导致地方力量增强,为金融势力的活动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当时吕不韦(公元前292年~公元前235年)是大金融商,如放在美国就是今天的华尔街大佬。用手中掌握着巨大的金融力量操纵各国君王并从各国的冲突中得到巨额回报。齐相管子对金融资本的危害性有极为深刻的认识,他说:

    故万乘之国有万金之贾,千乘之国有千金之贾,然者何也?国多失利,则臣不尽其忠,士不尽其死矣。岁有凶穰,故谷有贵贱;令有缓急,故物有轻重。然而人君不能治,故使蓄贾游市,乘民之不给,百倍其本。分地若一,强者能守;分财若一,智者能收。智者有什倍人之功,愚者有不赓本之事。然而人君不能调,故民有相百倍之生也。夫民富则不可以禄使也,贫则不可以罚威也。法令之不行,万民之不治,贫富之不齐也。

    (译文:一个万乘之国如果出现了万金的大商贾,一个千乘之国如果出现了千金的大商贾,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国家大量流失财利的结果,臣子就不肯尽忠,战士也不肯效死了。年景有丰有歉,故粮价有贵有贱;号令有缓有急,故物价有高有低。如果人君不能及时治理,富商就进出于市场,利用人民的困难,牟取百倍的厚利。相同的土地,强者善于掌握;相同的财产,智者善于收罗。往往是智者可以攫取十倍的高利,而愚者连本钱都捞不回来。如果人君不能及时调剂,民间财产就会出现百倍的差距。人太富了,利禄就驱使不动;太穷了,刑罚就威慑不住。法令的不能贯彻,万民的不能治理,是由于社会上贫富不均的缘故。《管子·轻重甲篇》,黎祥凤:《管子校注》(下),中华书局2004年版,第1264页。)

    这样,吕不韦等金融大佬的地位是与战国分裂程度呈正比存在;也就是说,只有君权的众分,金权才会享有万乘之尊。管子在与齐桓公对话时说得明白:

    管子曰:“万乘之国必有万金之贾。千乘之国必有千金之贾。百乘之国必有百金之贾。非君之所赖也,君之所与。故为人君而不审其号令,则中一国而二君二王也。”桓公问:“何谓一国而二君二王?管子对曰:“今君籍取以正,万物之贾轻去之分,皆入于商贾,此中一国而二君二王也。故贾人乘其弊,以守民之时。贫者失其财,是重贫也。农夫失其五谷,是重竭也。故为人君而不能谨守其山林苴泽草莱,不可以立为天下王。”

    (译文:管仲说:“万乘之国如有万金的大商人,千乘之国如有千金的大商人,百乘之国如有百金的大商人,他们都不是君主所依靠的,而是君主所应剥夺的对象。所以,为人君而不严格注意号令的运用,那就等于一个国家存在两个君主或两个国王了。”桓公说:“何谓一国而存在两个君主或两个国王呢?”管仲回答说:“现在国君收税采用直接征收正税的形式,老百姓的产品为交税而急于抛售,往往降价一半,落入商人手中。这就相当于一国而二君二王了。所以,商人乘民之危来控制百姓销售产品的时机,使贫者丧失财物,等于双重的贫困;使农夫失掉粮食,等于加倍的枯竭。故为人君主而不能严格控制其山林、沼泽和草地,也是不能成就天下王业的。”《管子·轻重甲篇》,黎祥凤:《管子校注》(下),中华书局2004年版,第1425~1426页。)

    这段引文的核心意思是君王不能依赖那些与君王争利的“万金之贾”,而要直接控制国家金融和财富,控制金融就要控制实体经济,没有实体经济的人,“不可以立为天下王”。

    为了消除这种“中一国而二君王”的政治困局,秦王赢政向吕不韦不惜痛下杀手及随后果断采取的国家统一货币并配之于“书同文、车同轨”和统一度量衡的政策的目的就是将金融牢牢掌握在国家手里并由此彻底杜绝吕不韦金融势力复辟的任何可能。由于中国较早地经历了商业资本一家坐大造成的灾难,中国古代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节制商业资本的政策。“重农抑商”就是产生于这样的背景并贯彻于中国封建社会始终的重要措施,这些政策保证了秦以后的中国避免了欧洲式的破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以公有制为体,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精髓,这一点在中国有深厚的思想基础。个人体会,国企的作用很大,若当初不搞国企,而搞私有化,中国不可能崛起。
    2018/5/2 17:20:30
  • 如果, 张文木先生仍然无法彻底理解这个关系,建议了解一下【信用价值论】。
    2018/3/6 0:15:07
  • 4、不是说实体经济不重要,是极端重要的,金融本身是建立在实体经济基础之上的。
    ----这个毫无疑问。
    ----但,信用货币条件下的垄断金融,本质是:来自实体,却高于实体。
    2018/3/6 0:12:04
  • 这段引文的核心意思是君王不能依赖那些与君王争利的“万金之贾”,而要直接控制国家金融和财富,控制金融就要控制实体经济,没有实体经济的人,“不可以立为天下王”。
    ===========
    1、金属货币时代,这个结论,是可以成立的。
    ----实体经济主导金属货币。
    2、但,我们不可刻舟求剑,需要具体分析具体问题。
    3、国家信用货币时代,高度金融化的条件下,情况起了变化。
    ----是垄断金融主导实体经济。
    ----看不到这个关键问题,就是机械的理解了中国古代的经济智慧。
    2018/3/6 0:09:05
  • 管子所讲的,是垄断粮食价格的大商人,并不是过度金融。
    说到当时的金融,管子是有关于借债者的文章,还有社会调查呢。例如:
    问邑之贫人,债而食者几何家?
    问人之贷粟米有别券者几何家?
    别券是借据。
    现在是到了我们对自己的古人做系统性研究的时候了。
    2018/3/5 23:48:12
  • 利用权力贪腐国家能等于是“经济金融化”?--------几千年前就有“金融化”?!
    2018/3/5 16:28:45
  • 管子即是管仲

    现代顶层设计师--管仲是谁呢? 历史典故之一, 买鹿制楚, 管仲用计消灭了敌国 ;历史典故之二,买缟灭鲁,  管仲用计消灭了敌国 ;历史典故之三, 买房灭?  管仲用计消灭了敌国。。。

    历史典故之一: 买鹿制楚 管仲用计消灭了敌国

      楚国强大,是齐国的劲敌。管仲就让齐王养鹿,从楚国大量高价收购楚鹿,同时低价在楚国倾销粮食。在齐国的价格哄抬下,鹿价飙升,楚人纷纷进山猎鹿,捉一只鹿相当于种几亩地的收入,于是楚国农民弃田捉鹿。看着时机成熟,管仲忽然禁止粮食出口,同时禁止养鹿,己有的鹿大量出口低价转卖。这样一来,鹿价大跌无人再要,粮价却飙升,楚国人无钱买粮,纷纷逃亡。齐王出兵攻击楚国,挨饥受饿的楚兵临阵脱逃,楚王只好认输讲和了。这次战争,奠定了齐国的霸主之位。


        历史典故之二: 买缟灭鲁  管仲用计消灭了敌国

     齐鲁是邻国,本来封地差不多大,一个是周公的子孙,一个是姜子牙的后代。鲁国就成为管仲的第一个战胜目标。鲁国的纺织技术发达,织出的缟又薄又细,天下闻名。管仲就让齐王穿鲁缟做的衣服,同时鼓励齐国人都穿鲁缟,同时鼓励商人大量进口鲁缟。这样鲁国人看织缟有利可图,慢慢发展成为支柱产业,田地种桑养蚕,大量的农人从事鲁缟的生产,农业生产就荒废起来。管仲看着时机成熟,让齐王一声令下,齐国人禁止穿鲁缟。这样一来,鲁国经济大坏,出口拉动型经济一落千丈,粮价大涨,鲁国迫于经济崩溃,不战而屈于齐国。


        历史典故之三: 买房灭?  管仲用计消灭了敌国
    2018/3/5 11:37:18
  • 超过了为生产生活服务必要的限制,就是泡沫。
    2018/3/5 11:05:1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7年生于陕西,1975年中学毕业后下乡插队锻炼,自1979年起,相继在西北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山东大学学习。1997年获法学博士学位,2000-2001年年度国家公派赴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政治系访问学者,现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Beijing University of Aeronautics &Astronautics Centre for Strategic Studies)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著有 《中国新世纪安全战略》(山东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世界地缘政治中的中国国家安全利益分析》(山东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印度国家发展潜力及其评估——与中国比较》(科技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全球视野中的中国国家安全战略》(上卷、中卷,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2010年版)、《论中国海权》(海洋出版社2009年、2010年版)。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