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寅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宏智库 - 张二寅首页
新宏观周期论之一:经济学的皇冠
2018-02-24
字号:

    在一个完整经济周期中,人们饱受普遍性的商品过剩、巨型企业的倒闭、大规模的工人失业、资产泡沫破裂、储蓄消灭、滞胀、债务危机、两极分化、环境恶化、资源枯竭之苦,它给人类带来无法抚平的伤痛。

    一方面是大量的厂房、机器空置,频发的牛奶倒河与鬼城爆破,另一面是饥肠辘辘,满面愁容的失业人群。

    作为国家希望经济能够持续增长,不要大起大落。

    作为百姓渴望保住自己节俭储蓄,不被通胀吞噬。

    这就决定了经济研究者的天然使命--以经济周期为核心。因为只有正确地解释经济周期,才能保证系统稳定,实现经济增长,从这个意义上讲,宏观经济学的皇冠属于经济周期。

    经济周期光芒万丈,引得无数英雄竞折腰。

    西斯蒙第是第一个系统阐述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经济学家,他指出消费先于生产,它决定生产,生产决定收入,收入又决定再生产,无疑,这是非常完备的系统论。即这里他潜在地运用了实物循环的思想,且把消费需求视为最终需求,遗憾的是,他忽视货币,更不用提关注货币性质的变化,无法推出债务累积的形成机制,最终不能解释周期性。

    农业收获论则认为太阳黑子的周期性运动导致了农业产量的波动,进而冲击经济实体。但经济周期是1788年才开始出现的,并且,农业在整个市场经济中,已不占据重要地位。

    霍特里秉持纯货币理论,即经济周期是完全的货币现象,他认为通过加大货币供应量就能克服,显然失之简陋。

    费雪观察到企业过度负债下的清债行为会引发资产价格暴跌以及通货紧缩,但对为什么会出现过度负债却语焉不详,这就是明斯基讲的费雪不能识别从可承受债务到过度负债的系统性因素或内在机制。

    门格尔的财货分层理论强调不同财货的生产由于预期局限性而导致比例失调,这就将全面过剩弱化为行业过剩了。该错误的原因为分析工具的缺陷,即停留在实物循环层面上,尚未发展至货币循环层面,这是由于他所处的时代与国别环境造成的,毕竟当时奥地利是主观效用、边际革命的发源地,而其财货分层思想具有可取之处。

    哈耶克坚持投资过度论,他认为市场经济是迂回生产,在繁荣期的产业链条过长,容易诱发过度投资,必须通过萧条加以缩短,但并没有给出适度区间,缺乏可操作性。该学说需要思考,资本品与消费品能否并列为最终产品?

    基德兰德和普雷斯科特为代表的真实周期论者强调周期由于技术等外在因素导致的冲击,市场可以逐步回复至均衡状态,无需政府干预,他们与熊彼得的创造性破坏、弗里德曼的货币主义、卢卡斯的预期主义一脉相承,主张自由放任,在现实中产生重要影响。自由放任主义主张结构调整、产业转型、提高自身竞争力。即所谓要素生产力,通过优化资源、劳动力、技术等提高产出质量和效率,然后掠夺市场份额,将其它企业挤垮,变成僵尸,乃至倒闭,抢占其消费需求。然而,市场中总有末位,于是顺序变成僵尸而退出,市场主体越来越少,直至最后一家,此刻,它找不到可以侵占的额外消费需求了,销售收入抵不上债务本息,于是它也无可奈何的垮掉了。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宣告了经济自由主义的破产。另外,将周期弱化为波动是对经济灾难的轻描淡写;视大萧条为政府货币当局应对失措,则违背经济理性,因为政府面对股市、物价上涨紧缩货币并无错误。

    重商主义者发现了这一问题,于是他们主张对外贸易顺差,实施贸易保护与货币贬值。当一个后进的经济体规模尚小时,可以从产业溢出国获得顺差而获得高速增长,然而,一旦物价相当,并且规模接近时,则不再可持续,于是发生转向。战后日本、德国、亚洲四小龙、今天的中国莫不如此。

    凯恩斯发现在利率极低的情形下,企业家拒绝投资,而劳动力、机器、资源、资本却大量过剩,实际产出低于所谓潜在产出,即所谓流动性陷阱。他主张让政府实施赤字财政以扩大投资,然而,该行为实质是一种替代行为,政府必然要承担带头亏损的后果,这就是日积月累的国债。另外,政府扩大支出还带来了滞胀。

    费歇尔的债务周期理论将国家参与国际贸易过程中的收支变动情况加以考察,即刻画了从债务国转变为债权国的路径。但该债务周期论并没有从经济系统角度出发,视角还是增强微观竞争力,无助于去除整个经济系统的周期。

    后来,人们发现了借贷消费,按揭贷款,于是信用卡满天飞,然而,这种以借贷来的消费需求来补偿投资需求注定了是不可靠的,结果次贷危机爆发了。伯南克秉承弗里德曼的教诲,迅速量宽,购买国债与证券,弥补了债务大坝的裂缝,但他没有根除危机,次贷后的复苏速度远低于大萧条。

    尽管经济周期照耀下百花香艳无比,但霜降过后一片凋零,时代需要参天大树。

    对西方经济学一向推崇的张维迎在其新书《经济学原理》中认为,现在的主流经济学仍然是新古典主义,但它的假设与结论都是值得怀疑的,需要重新思考经济学的范式。

    正如杰弗里·M·霍奇逊所说:“或许20世纪后50年代主流经济学最大的总体成就,就是证实了这样一个猜疑,即在经济学中,真正的一般性理论总是会带来高度有限的和不充分的结果。在复杂体系中,所有真正的一般性理论都是以存在缺点为特征的。”

    芝加哥大学的罗伯特·卢卡斯在2003年美国经济学会的主席致辞中宣称,“防止经济衰退的核心课题已经攻克。”这一代表主流经济学的自负论断被次贷危机打脸,那么,主流经济周期理论的问题在哪呢?敬请期待新宏观周期论之二——主流周期论的问题。

    本文首发于第一经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此博文较系统地简评了传统周期研究结果,可以当成综述文献参考!
    2018/2/24 9:55:5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山东宁阳人,现居天津。1992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自动化专业,中国社会科学院MBA,国际财务管理师(IFM),第一经济首席经济学家。当代宏观经济学者,主要从事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控制论等跨学科领域的研究,新宏观主义创建者,储备需求倡导者,指出储备需求为第二大最终需求,它实现了对消费需求不足的价值补偿,是摆脱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根本路径。著有《新宏观主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