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知识劳动 - 张文木首页
读毛主席的书
2017-12-27
字号:

    ——《重温毛泽东战略思想》自序

    我们这一代人是从读毛主席的书开始起步人生的。读小学时,社会上就“乱”了起来。学校基本没课上,图书馆多被贴上封条。除了背诵毛主席语录和雷打不动的“天天读”外,学校基 本就没了其他教育。在这样的大背景中,毛主席就成了我们这一代人的启蒙老师。毛主席的书,我读得早,记得也熟。

    入中学后,学校已复了课,图书馆也解禁,但毛主席对教育的影响还是第一位的。这时毛主席鼓励大家“认真看书学习”,学历史、学哲学、学马列主义。当时我“响应号召”,按当时 流传的毛主席为青年人开的书目,读起书来。先读马列的书,后读范文澜的《中国通史》。范老的文章绝无八股气,极通俗,我从此受益于他的文风──当然,这也是毛主席在延安倡导的那 种文风。那时学校课堂上考勤不严格,更没考大学这回事,我因此有幸脱了如今学生那么大的负担和压力。大量的阅读时间允许我有计划地读了几年书,由此我便结了书缘。

    今忆起,觉得当时对我影响最大最深刻,同时让我最受益的就是毛主席的书。毛主席的书使我在人生的启蒙阶段生发了理想和做人的主义;有了理想和主义──尽管当时还很朦胧,就有 了做人的根底和方向。我当教师的时候,常有学生请我向他们推荐好书,每逢此,我都告诉他们:毛主席的书会使每个中国青年终身受益。

    中学毕业后,面临人生的选择。我听毛主席的话到农村插队锻炼。乡下生活苦,但至今都觉得它是我一生收获最丰的年份。初到农村,我抱着“改造中国与世界”的宏愿,为改变农村落 后面貌,用仅有的一点积蓄为农民搞科学试验、办夜校,其间有成有败,有快乐也有痛苦。与农民的交往使我知道了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知道了知识人还应向劳动人民学习。四年的苦辣酸 甜,特别是那迎着刺骨寒风、披星戴月与千百万农民会战黄河大坝的经历,使我了解中国的农村和农民;了解农村与农民,从某种意义上说,就了解了中国。现在看来,我们那一代人的下乡 经历是今天有些青年人无论如何也理解不出其珍贵的无形财富。正是这一时期的坎坷,使我能够对后来的读书和工作,乃至爱情、婚姻中出现的挫折泰然处之;正是这一时期农村生活的天然 陶铸,使我养就了朴素的品质,朴素让我的人生过得很充实;是这四年农村的磨砺,使我了解了国情,这种只有从生活,特别是从基层生活学到的知识使我得以在后来的社会动荡中保持冷静 ,冷静又使我在无常的生活变化中得以为人无愧,为己无悔,始终保持着做人的本分。

    没有经验的知识是书本知识构成中的边缘部分。好的教育是书本知识和经验的同时提升。现代应试教育的缺陷是受教育者与社会隔离并使之失去应对社会矛盾和斗争,特别是残酷无斗争 的经验:为了顺利升入初中、高中和大学,孩子在其成长阶段与社会脱离,面对孩子在与社会交往中表现出的以自我为中心的幼稚,家长亦不敢对其有力矫正,因为这将打乱孩子的应试环节 并由此影响孩子的“前途”。结果是大学考上了,孩子因其日益滋长的自我中心意识没有得到矫正反倒在社会上有了严重的挫折感——严重的话,还导致一些已上了著名大学的孩子轻生。马 克思、毛泽东的教育思想——比如他们主张的“教育要与生产劳动相结合”[1]的价值在于它在学校教育中加大经验成分并以此避免上述恶果。今已入“耳顺”年,回首往事,如今自己取得的 一些成绩得益于当年毛泽东提倡的那次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

    我是考上大学后才离开农村的,当时毛主席刚去世不久。随着年纪和阅历的增长,我对毛泽东同志的认识也从感性升华为理性,对毛泽东思想的研究从一般的认识论层面深入到更具实践 性质的战略层面。这本小册子可以说是这些年我学习毛泽东战略思想完成的学生作业。作业是否及格,这得由中国人民的伟大实践来检验,但这篇作业能够完成,首功当归于中学时每天课前 那雷打不动的“天天读”和中学毕业后那几年的下乡经历:前者使我一步到位地接受到了真理性知识——这让我在少年阶段的知识选择中少走了许多弯路,后者使我学到的知识以最直截了当 的方式受到实践的检验。有了基层生活经验检验并被证明是正确的知识做基础,我就有了有了扬弃能力。这是一种积极的和真正的学习能力,有了这种能力,我们就能够将毛泽东的战略思想 创造性地运用于未来中国人民的伟大实践并由此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事业。

    我生逢其时,有幸经历了毛泽东时代。今忆毛主席在世时的音容笑貌,回味毛主席的书带给我的有益于我整个人生的教育,总觉得对毛主席有不尽的谢意和怀念。

    这是一篇于20世纪90年代初写的怀念毛主席的文章,二十多年过去了,文中所思所想,依然如故。今略加改动,代为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少年得志,晚年必败。早年经历曲折,有利于充分锻炼,这是一笔财富。
    2018/5/7 11:54:25
  • 我上学,高中的时候,有这么几句话我还一直记得:“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
    “学习与实践相结合”,“抓革命,促生产”,这些都是毛主席语录。“实现四个现代化,为把我国建设成为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而风斗”这是四届人大周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政府工作报告的标题(可能不太准确,记不太清楚了),你要说这标题没有毛主席的授意和同意,总理会这样提吗?毛主席其实是在矫正中国的方向,怕国家政治方向错了,老人家就搞搞文化运动,害怕运动搞偏了,就又号召大力建设。
          不然,哪来的中国政府在毛主席去世之前,中国政府一直是世界上最廉洁的政府?没有之一,这是史无前例的。
         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一是从思想上彻底搬掉封建社会的三座大山(这对于几千年生活在封建社会的中华民族,要想扭转人们的思维习惯谈何容易)进而解放思想;第二个方面,就是怕千万烈士用生命换来的江山永不变色,永远是人民大众当家做主的江山。
    毛主席做的对与否?其实,习总反腐败之前的社会风气之颓靡、之腐败之烈可以说空前绝后不是已经用事实证明了过去的对错了吗?没有习总的铁腕反腐,中国可能在和外部颠覆势力的斗争中,不几年就亡国亡党了。
          当然,矫枉过正有时候是有的,但是没有矫枉过正的过程,往往就是反弹后使先前的努力功败垂成。
          但是没有矫枉过正的过程,往往就是反弹后使先前的努力功败垂成。很多事情都证明了这一点。
    2017/12/27 19:38:34
  • 毛泽东思想的根基来自于实践,来自于实践中的总结提炼,如何运用就是理解、认识上的大问题了。他做的第二件事原本来自于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需要,但是离题、离线的教条、形式和别有用心之作将他的本意篡改变样。
    2017/12/27 19:30:10
  • 毛泽东强调批判性地继承中国的古代文化,对毛泽东的书和思想,我认为也要批判性地继承,以应付中华民族未来的挑战。
    以毛泽东的阶级斗争思想来说,现在时代已经变了,工人阶级的人数越来越少,也没有夺取政权的意志和实力。毛泽东在文革的时候强调“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现在是不适用了。
    至于毛泽东反对的资产阶级,现在世界上最大的美国资产阶级,已经被美国的知识精英夺了权,大型的上市金融公司内资本家已经无影无踪了,现在是知识精英掌握管理大权。
    美国金融精英培植的互联网大公司,似乎有无穷无尽的金融资源来烧钱,正在扫荡传统的商业公司,使城市和民众的生活单调化。使美国工人阶级失去工作的,就是美国的金融精英。
    而最近提出的人工智能更是险恶得很,以前地主阶级需要大量的佃农,工厂资本家阶级需要大量的工人,而人工智能精英宣扬不再需要体力劳动者,也不需要文职职员,用心实在险恶。
    因此我们要强化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精神,以对抗最险恶的美国金融精英。
    2017/12/27 14:53:09
  • 能与伟人一世同人,已是上天对我们的莫大眷顾。更有幸的是能沐浴哪开悟醒世的光辉思想,有幸做毛主席的好学生,当毛主席的好战士!尽管好是有所水分,那是能力与天分,勇气与魄力的原因,但能坚定不移的做个好人,已经是受益匪浅。
    2017/12/27 12:15:45
  • 读懂毛主席的书,就是观清天下风云的航向灯。
    2017/12/27 12:05:52
  • 赞同作者,与伟人同一时代,并有十年的交集,是我们的幸运。
    2017/12/27 10:27:39
  • 听毛主席的话,做毛主席的好战士。
    2017/12/27 9:53:3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7年生于陕西,1975年中学毕业后下乡插队锻炼,自1979年起,相继在西北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山东大学学习。1997年获法学博士学位,2000-2001年年度国家公派赴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政治系访问学者,现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Beijing University of Aeronautics &Astronautics Centre for Strategic Studies)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著有 《中国新世纪安全战略》(山东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世界地缘政治中的中国国家安全利益分析》(山东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印度国家发展潜力及其评估——与中国比较》(科技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全球视野中的中国国家安全战略》(上卷、中卷,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2010年版)、《论中国海权》(海洋出版社2009年、2010年版)。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