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模式 - 郑永年首页
特朗普与美国的国际撤退
2017-12-20
字号:

    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以来,在内政外交各个领域开始了一系列变化,令人眼花缭乱。在内政方面,在废除了被视为具有明显社会主义色彩的奥巴马医改之后,最近又推出了被视为30年以来最大规模的、由大资本主导的减税方案。

    在外交上,特朗普迅速地从美国人多年来信奉的多边主义转型到了单边主义,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巴黎气候协定和联合国多个委员会,减少甚至结束美国对国际社会的诸多方面的承诺等等。

    所有这些变化,都预示着国际秩序的急剧变化,因为美国任何重大的变化,无论是其内政还是外交,都会对现存国际秩序产生重大而深刻的影响。

    国际秩序的本质决定了美国在现存国际秩序中的作用和角色。经验地看,自从美国在一战期间结束了往日的孤立主义,卷入世界体系以来,这个世界体系的构建和发展一直和美国分不开。这是因为国际体系基本上都是因为大国而产生,因为大国而发展和变化。

    没有大国就不会有强有力的区域秩序和国际秩序。传统帝国时代是这样,现代主权国家时代也是这样。在后冷战时代,尽管各国在多极化作出巨大努力,但在现实层面,美国仍然起着主导作用。尽管美国这一帝国早已经扩张过度,但特朗普之前的历任美国总统一直在苦苦支撑着这个体系。不过,现在人们预期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从一个角度来说,特朗普是个现实主义者,并且这种现实主义是为美国利益服务,值得肯定。至少特朗普本人是这么看,因为他的口号一直是“使美国再次伟大”。无论是内政和外交,特朗普着眼的是解决多年来积累起来的国内问题。例如他废除了奥巴马医改,认为这个医改会促成美国发展成为欧洲类型的福利国家,“养懒人”,拖垮美国经济。又如最近推出的税改是为了吸引美国资本回流,并通过国际资本流入来复兴美国经济,“拯救”美国的中产阶层。

    美国正释放出巨大外部影响力

    不过,正是因为美国在现存国际秩序中的位置,美国的这些内部变化会释放出巨大的外部影响力。就经济来说,这典型地表现在税改和货币政策等方面上。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开放经济体,已经和其他经济体形成互相关联的关系,其他经济体都在不同程度上依赖美国经济体。当然,这绝对不是说,这些其他经济体单方面地从美国那里获得了大量的经济利益。

    事实是,尽管这些经济体也的确从美国市场获得了很多好处,但美国从这些经济体所获得的好处更多。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推动了全球化进程,从中获得了最大的好处。美国的问题是内部问题,主要是因为全球化导致了美国收入差异的扩大和社会的高度分化。美国政府的确需要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因为这种情况持续下去,美国内部就会面临严峻的不稳定。

    这里的关键是美国处理问题所使用的方法。因为有那么多经济体高度依赖美国,美国的方法可以成为这些国家的公共品(public goods),即对这些国家产生正面影响,也可以成为公共害(public bads),即对这些国家产生负面的影响。

    也就是说,既然美国和这些国家的经济存在高度依赖性,形成了一个以美国为中心的“经济秩序”,那么美国在寻找意在解决内部问题的方法时,必须考虑到其外部性,即对其他国家经济的影响。过去,美国在很多方面的确这样做了。例如在货币政策上,尽管美国主要的考量是美国利益,但也会在不同程度上考量到国际影响。但这次特朗普的税改则显示出美国的极端自私性。

    不过,从一个侧面来说,这种极端自私性也象征着美国帝国的衰退,因为这表明美国已经不能为自己主导的国际经济体系提供公共品了。激进的税改完全是“单边主义”的举动。对商人特朗普来说,其中的合理性无可置疑。然而,国际秩序,无论是经济秩序还是安全秩序,都具多边性。一旦多边性遭到破坏,那么秩序就无从谈起了。

    人们可以把这种现象称为美国的“国际撤退主义”,而这也是很多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同盟所深刻担忧的。美国在国际社会的撤退有其深刻的内部原因,因为内部力量已经不容许美国支撑其绝对的领导地位了。但美国的撤退必然影响到现存秩序,因为作为秩序主体的美国动摇了,这个秩序本身也必然动摇。

    这也就是这些年来国际社会所争论不休的问题。一些人希望美国能够支撑下去(霸权理论),一些人希望其他国家,例如中国来接替美国的位置(权力转移理论),也有人把美国地位动摇的根源归诸于中国的崛起,因而主张遏制中国(争霸理论)。

    美国的国际撤退对其盟国的影响更甚。美国的同盟不仅在经济上高度依赖美国,在安全上更是美国安全体系的内在一部分。或者说,因为长期以来对美国的高度依赖,这些同盟国并没有自身独立的安全体系。

    一些国家也预见到了美国的国际撤退,已经开始构造自己独立的安全体系(例如日本),但是要构建这样一个独立的体系,不仅要花费巨量的财力,更需要时间。更严峻的是,对一些较小国家来说,构建这样一个体系几乎是“不可能的使命”。小国家无论何时何地都需要大国的保护。很容易理解,很多美国盟国对特朗普的国际撤退已经大为不满。

    进一步而言,美国的国际撤退并不意味着国际秩序的消失。就其本质来说,国际社会需要一个秩序,一个无政府状态下的国际社会是无法生存下去的。历史上类似的国际“无政府状态”经常出现,包括中国的战国时代、欧洲一战和二战时期等,这些时期都充满着血腥、暴力、战争和杀戮。

    在一定程度上,今天世界的一些地区已经出现这样的情况,例如中东地区的战争、伊斯兰国和全球性恐怖主义。对战争和死亡的恐惧表明各国对国际秩序的刚性“需求”。

    也就是说,美国国际撤退所腾出来的空间,很快就会被其他大国或者政治力量所填补。这里所包含的不确定性同样巨大,很多问题有待回答。例如,会出现另外一个与美国同样强大的国家吗?如果有,那个国家有意愿替代美国吗?尽管很多人相信“国大必霸”,但经验地看,并非这样。

    美国从国际撤退留下的空间

    一个大国之所以被视为大国,不仅仅是因为其各方面的实力(包括经济、军事等方面),更是因为其有强大的意愿提供区域和国际公共品。区域和国际秩序本身就是公共品,而大国必须比小国提供更多的公共品。

    历史地看,并非每一个大国愿意做这样的大国,即使有能力,也未必有意愿提供这种公共品。例如一战之前的美国并没有这种意愿,而数千年的中华帝国尽管强大,但根本没有发展出这种秩序概念。这也就是今天各国密切关切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一举一动的原因,因为中国被视为唯一有可能替代美国,提供国际公共品的国家。

    如果没有另外一个像美国那样的国家出现,那么是否会出现权力多极的现象?这些权力极之间的关系又是怎样的呢?它们之间是否可以和平共处,还是群雄争霸?历史地看,尽管也有很多时期存在各个帝国并存的情况,各帝国内部维持着秩序,但帝国之间的冲突和战争(争霸)也是不断的。近代主权国家产生之后,更是战争连绵不断,尤其是一战和二战,直到一个有效的国际秩序的出现。

    美国减少对国际社会的安全承诺,还不至于产生即刻而巨大的负面影响,因为人们相信美国在今后很长的历史时间里,还仍然会是世界上最大的军事强国。只要美国的军事仍然是最强大的,美国的军事威慑力仍在。而美国在国际社会的经济撤退则可能是致命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经济利益是美国在世界各地军事安全卷入的基础。也就是说,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军事卷入、当“国际警察”,并非来自美国的“国际主义”道德,而是来自于其所获取的巨大经济利益。那么,如果一个地区没有了美国的经济利益,那么美国还会继续当这个区域的警察吗?

    这个趋势是更多国家所担忧的。美国会不会再次走向国际孤立主义?美国是有这个传统的。1890年代,尽管美国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上的最大经济体,但其并无意愿卷入世界事务。美国地大物博,有足够的条件再次实行孤立主义。用美国一些提倡孤立主义政策者的话来说就是,美国完全可以依靠自己活得好好的。

    今天的美国一方面进行国际撤退,另一方面加速开发国内能源、吸引美国资本回国、再工业化等等,这是否意味着美国正在走向一种新型的孤立主义呢?

    除了上述这些不确定性外,还有两个同样重要的不确定性。第一,美国的国际撤退是临时现象,还是长期趋势?一些人认为美国没有衰落,仍然会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今天美国的国际撤退主义完全是特朗普个人的“错误”决策,因此是暂时的,等特朗普时代结束了,美国会回归正常国家。另一些人则认为这是一个大趋势,是美国衰落的必然结果,国家的兴衰犹如潮起潮落。不过,一个比较符合经验的观察是,美国的确在相对衰落,但衰落既是美国所不愿的,更是长期的。

    这又引向另外一个不确定性,即美国的相对衰落会不会导向战争。这就是这些年来,美国一直在讨论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命题,或者“修昔底德陷阱”。一个衰落中的大国恐惧于另一个国家的崛起,这个深陷恐惧的大国,要在另一个变得足够强大的时候来遏制甚至消灭它,因此发生了战争。

    这个不确定性远远甚于其他所有的不确定性,因为历史上毕竟曾多次发生过。根据哈佛大学一个研究团队的计算,从1500年以来,一共有16次所谓的权力转移(从现存大国转移到另一个新兴大国),但12次发生了战争,只有四次没有发生战争。

    今天人们可以观察到两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一方面,美国不愿看到中国的崛起,不愿意看到自己的衰落,更不愿去寻找自己衰落的原因,而是把衰落归于其他国家的崛起,即中国。另一方面,人们也看到中国的确崛起了,看到了中国继续崛起和成为世界强国的决心。

    尽管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形成了自己和平崛起的国际话语,各种政策目标,从“韬光养晦”到“和平崛起”,再到“新型大国关系”,其内核就是和平。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中国领导层更是明确提出了要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的命题。

    但美国和西方似乎并没有因为这样而放松对中国的警惕。在过去短短两百年间通过“暴发户”式崛起的西方,显然很难接受一个被西方打得落花流水的中国,再次在这么短的时间崛起了。

    看来,今天的国际秩序已经进入衰败、分化、重组的过程,这无疑是一个充满巨大风险的时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美国之所以能够坐上地球的头把交椅,主要原因是:美国的经济是世界性的,美国的政治是世界性的,美国的军事是世界性的,美国的文化是世界性的。何谓“世界性”?也可理解为“多元性”、“包容性”、“开放性”,并且具有强大的辐射影响力。中国与美国相比,除了经济已具有“世界性”的特征外,其它的如政治、文化、军事等方面,仍是非常封闭、自成一体,不具备投射能力。美国即使不想做一把手,其它国家做不了,中国也做不了。想当年,美国独守美洲大陆,闷着发财、发展,压根儿就没想当老大,后来两次世界大战,使英、法、日等老牌强国元气大伤;再者,为了对付战后苏联的强势崛起,美国在西方国家的强力推举下,理直气壮地当了地球的一把手,这时美国环顾四周,一把手的位子,“舍我其谁?”,除了我来坐,谁还有能耐坐这个位子?!我想说什么呢?想做地球的一把手,除了实力外,时运也很重要!至于中国有没有那种运气,那真的就不好说了。也许有,但要等很多年;也许没有,只能当个多极之一的强国。好比在社会里,能上去的不一定本事有多大;上不去,也不一定没真能耐。能上去,是个人努力、性格、甚至阴差阳错的运气综合作用的结果。不服,又有何用?
    2017/12/21 16:05:29
  • 一个大国之所以被视为大国,不仅仅是因为其各方面的实力(包括经济、军事等方面),更是因为其有强大的意愿提供区域和国际公共品。区域和国际秩序本身就是公共品,而大国必须比小国提供更多的公共品。
    2017/12/21 8:37:36
  • 美国众议院通过了税改法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就成为法令。
    刚刚听英国广播电台的评论,相对于“G7”的发达国家来说,减税了的美国税率仍然没有什么竞争力。
    但相对于中国复杂的征税法,和高额的养老基金和医疗基金的供款,对中国的压力是相当大。
    而中国各地方政府的重要收入来源,卖地收入未来是难以保证。中国有减税的空间吗?
    香港政府现在是依靠地产极度好景保证政府的税收收入很高,足以应付公务员加薪,各种教育、医疗、福利经费也有保证。
    香港的小公司可以说是不用纳税的,因为可以选择用个人免税额来评税,妻子子女父母都有免税额,因此政府也懒得去查小公司的账。
    但以后如果地产不景气呢?香港1998-2003地产不景气,连大学医疗系毕业生的医院实习费也大幅减少,有的学生毕业后无法安排实习。
    还有香港的大学教授虽然薪水世界最高(有说是美国大学的三倍),但对大学教授减一点薪水,他们还上街示威游行呢。
    所以经济学是很有趣的学科,我玩一下打发最后的生命吧。反正已经难走路,眼睛模糊,只能用手机写文章,用手机查看资料。
    2017/12/21 8:14:42
  • 任何撤退都有可能被替代,或者短期的过渡性政策变成长期依赖,至少相当长一段时间撒退转向回归的愿望不被接纳。我不相信中国政府会提供类似全面的公共品,但是我相信宗教和资本能够提供足够高效的社会秩序,从前依靠国家概念实现的功能,会以组建联盟和实力互动的方式再现,并且后来居上。
    2017/12/20 22:40:29
  • 必须看清,美国是以退为进,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撤退。
    美国为了保住霸主地位,必须打败三股挑战力量,这就是中国、俄罗斯、统一的欧洲。怎么打?让这三股势力自乱阵脚是最好的办法。
    对付中国,只要在朝鲜半岛、台湾、中印边界、南海、东南亚的任何一个地方引爆战争即可。
    2017/12/20 16:45:31
  • 美国现在是调整重心部署新的攻势,俄罗斯只剩下核武器,因此美国发展核武器镇住俄罗斯。
    美国将全力对付中国这个主要的对手,中国如果有所准备应付美国的攻势,反而会增强中国内部的团结,一致对外应付美国的攻势。
    但如果美国这个对手已经攻上来了,我们自己还是说中美关系只有共赢,应该共赢没有别的,那对中国是不利的。
    最重要的,是不可以被美国以台湾问题激怒而兴师动众。
    《孙子兵法》曰:
    主不可以怒而興師,將不可以慍而致戰;合於利而動,不合於利而止。
    2017/12/20 14:08:01
  • 9楼

    你的这种方法不适合目前中美斗争,抗日战争的“有理有利有节”才适合。有时间我写一篇关于近一时期,中国和西方国家斗争的看法。
    2017/12/20 13:34:08
  •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2017/12/20 13:30:31
  • 4楼

    辛亥革命和孙中山没有关系,只是孙中山帮助了共产党,共产党采用国民党的说法。采用错误的历史让我们认为辛亥革命是孙中山领导的。其实辛亥革命孙中山就是一个酱油党
    2017/12/20 13:29:41
  • 美国并没有从国际撤退,现在是全球化时代,而领导全世界的硬件和软件力量,仍然是非美国莫属。微电脑和智能手机的微处理器和操作系统,互联网的智能型多语言搜索,语言翻译,共享视频等,世界所有的国家都用美国谷歌公司的。社交平台也都是美国的。
    郑永年你这个文科生懂得这些吗?你在新加坡这个小小国,眼光越来越小,你知道现在全世界的小孩还不会讲话时,就已经看美国谷歌Youtube的游戏视频吗。我在印尼的4岁小侄女到中国游玩,因为无法看到Youtube视频而混身不自在。新加坡的小孩应该也都看Youtube视频吧。
    2017/12/20 12:47:06
  • 美国撤退,中国接上就是了,中国不当头不称霸,引领一下就可以,四两拨千斤。
    2017/12/20 11:23:27
  • 中国朝代兴替表明,只要中国人奋发图强,一般都能在短短几十年时间中创造出新的辉煌。
    2017/12/20 11:19:3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国际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任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和研究主任。主要从事中国内部转型及其外部关系研究。先后出版专著14部,主编学术著作12部。此外,经常在报刊及其他媒体发表评论,是香港《信报》1997年至2006年的专栏作家,2004年始在新加坡《联合早报》撰写专栏。多年来,其独立而深入的中国研究以及视角独到的专栏文章,在海内外产生了重大广泛的影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