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模式 - 郑永年首页
“经史”断裂与中国历史的未来
2017-07-06
字号:
    在社会层面,今天的中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意识形态乱象,各种社会意识形态,无论是进口的还是本土的,纷纷涌现。尽管意识形态的多元是常态,但各种意识形态之间互相争吵和敌视,并没有一点点共识。同时,官方本身更缺少能够让多数老百姓接受和相信的有效意识形态。官方也有自己的意识形态,但因为这是一种极其精英的意识形态,并不为老百姓所理解。尽管近年来官方也试图拓展其意识形态的社会性,但并没有显著的效果。

    这绝非好现象。有效的意识形态为治国理政所需,社会稳定所需,国家发展方向所需。这里首先要厘清什么是意识形态。为什么说中国充满意识形态,但又缺少有效的意识形态?有人说,就治国理政而言,有效的意识形态就是没有意识形态。这种说法很有道理。治国理政所需要的是经验,不是外国的经验,而是本国的经验。外国的经验可以借鉴,因为大家都是人类社会,可以共享经验,尤其是在近代以来,一波又一波的全球化把世界各国都连接在一起,并且互相影响,治国理政更需要考量到国际因素。但外国的经验必须融合本国的经验才会有效;如果不能有机融合或消化不良,将适得其反。治国理政的意识形态和学界所讨论的意识形态,并非同一件事情。实际上,学界所说的意识形态只是对一个国家治国理政经验的总结,即概念化和理论化。

    从历史经验寻找意识形态的源泉,这是中国的传统,主要表现在经史的传承上。在世界各个民族和国家中,很难找到像中国那样重视历史经验在治国理政方面的作用的。所以古人说,“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这句话也不断被当代人所重复强调。历史更是最重要的政权合法性来源,这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变化。

    “经”是写“史”的理论

    中国有《二十四史》,但这里的“史”并非今天一般人所理解的历史。在中国政治传统上,如何写史是最为重要的。写史必须以“经”为原则和指导思想,所以孔子有“吾道一以贯之”的说法,这不仅仅指孔子思想中有一个内核,而且可以指数千年历史中的内核。在不同时代,人们对“经”有不同的解读,所以就有“七经”“九经”“十一经”“十二经”“十三经”和“十四经”之说。但不管如何变化,大家是有共识的,所包括的都是经典。放到“经史”的内容中,如果用今天的话来说,“经”就是写“史”的“理论”“原则”和“指导思想”。

    不难理解,许氏在《说文解字》中解释,“‘史’,记事者也。从又,持中;‘中’,正也”。尽管史官为帝王“掌书”“记事”,但其所记的事情,应当处处以“中正公平”为原则。“史”当然不好写,尤其是当代历史,因为皇帝都是有“私心”的,都想把“历史”拉到自己的一边。不过,中国人又发明了本朝写前朝的历史的方法,从本朝看前朝,既可以比较客观公正,又可以吸取前朝治国理政的经验。

    只有对历史“公正”,才能吸取有效的经验。中国《二十四史》很明显体现这一点。例如,清朝修的《明史》就有《阉党传》,记载宦官作恶之事。尽管汉唐以来都有宦官作恶,但明朝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清朝就很注意宦官问题。《明史》又有《流贼传》,记载李自成、张献忠两位农民起义领袖的事情,他们的起义如何促成明朝的灭亡。这里除了立场问题,对“史”的论述还是很公正的。

    “经”指导写“史”,但“史”对“经”的贡献更重要。中国人重实践经验,不喜欢谈论抽象的哲学与理论,人们所说的理论大都是经验性理论,就是基于经验之上的理论。这和今天西方社会科学中的“理论”概念相似,就是实证性的理论。从这个视角看,历史上,“经史”是分不开的,“经”便是“史”。因此,清代史学家和思想家章学诚说“六经皆史”。中国到先秦时期没有大家公认的“经”,到汉唐之间,经与史的分类才开始变得比较清楚。到了宋代,儒家哲人尽管非常重视经典,但仍没有能够决定到底有多少种“经”。王赓武教授认为,在早期,与“经”相比,“史”的用途比较明确,从华夏各民族有记录开始,就已经有整理史料的想法和做法。之后每个朝代的法政典章、食货、国防、地理形势等主要的条例,都成为治国理政的构架。“六经皆史”的概念就是说明,“经”并非抽象的、玄妙的伦理道德,而是国家从历史教训集成的结晶。到了宋朝之后,思想家们坚持用儒家的经书作为主导思想,形成社会各阶层的共同价值观。他们编启蒙读物《三字经》,教导儿童,“经子通,读诸史”,即先掌握“经”和“子”的学问,之后才能领会诸史的深层意义。

    回到今天中国的意识形态问题,缺少有效意识形态的一个重要根源在于“经”“史”断裂。这里的“断裂”有两层含义,第一是传统经史和现代经史之间的断裂,第二是经和史之间的断裂。

    《清史》至今写不出来

    就第一方面来说,《明史》为《二十四史》的最后一部,《明史》之后就无中国历史,到今天《清史》还都没有写出来,更不用说是《民国史》了。当然,这不是说《清史》之后没有历史书了。今天有太多学者写的历史书,但都是学术论述,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史”。这就造成了传统历史和近现代史之间的断裂。

    问题在于,为什么就写不出《清史》和《民国史》?这里可能涉及修史本身所遇到的困难。自晚清以来,中国开始受西方影响,不仅表现在思想上,也表现在实践上。西方对中国的影响改变了中国历史数千年来的发展轨迹。此前,从秦始皇到清代早期,尽管期间有很大的变化,但都是同一个政治构架内部的变化,也就是说,都是皇朝政治。随着西方力量的深入,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方方面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形成一种新的历史发展轨迹。

    不过,写不出来的主要原因还是“经”的问题,就是修史的主导思想和原则问题,大家对之没有共识。就清史来说,之前出版的《清史稿》为中华民国北京政府所设清史馆编纂清史未定稿,体例依照之前的正史,分“记、志、表、传”四个部分。再者,因为时间仓促,《清史稿》事实错误很多。不过,事实错误容易纠正,属于技术原因。《清史稿》不能成为《清史》主要是政治原因。由于编纂者多为晚清遗老,对清朝歌功颂德,贬低辛亥革命。

    这里所说的政治问题也就是“经”的问题。这不是简单的方法论问题,例如史料收集方法,而是分析和评估的问题。分析和评估就必然涉及到“经”的问题。从前的做法不可行了,现代的做法又如何呢?从晚清尤其是“五四运动”开始,中国学者使用不同的从西方进口的政治观念(也就是“经”)来写历史,包括马克思主义方法论。不过,在这样做的时候,人们忘记了,世界上并没有单纯的理论,理论就是历史;没有历史就没有理论。结果,简单地照抄照搬西方的理论来写中国历史,最终都是对中国历史的曲解。近代以来的很多史学著作已经完全改变了传统的“史”,而是“以史适经”,就是用中国的历史去适合西方进口的“经”。这很难说是“史”,而是政治。很多历史概念和论述,直到今天很难理解。例如,有关中国传统社会的封建性、有关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有关皇权等。“阶级”概念也是如此,人们试图通过用“农民革命”来论述历史的发展。尽管农民造反的确扮演了一些的作用,但如何能决定中国历史呢?因为往往是曲解历史,人们很难看到真实的历史。没有真实的历史,哪会有有效的意识形态?

    这里必须强调“史”在社会科学方面的作用。西方的社会科学理论就是建立在西方的历史经验上的,而历史是可验证的。西方的社会科学之所以是西方的软力量,就是因为它是基于经验材料之上的,而不是简单的道德说教和空泛的意识形态。中国无法建立自己的社会科学,而只能照抄照搬西方社会科学,主要是因为中国经史的断裂。如果没有“史”,哪有中国社会科学?没有社会科学,哪有意识形态?

    就写“史”的方法论而言,中国自己具有很优良的传统。很多方法和今天西方的历史史料收集和分析方法并没有什么矛盾。也就是说,人们有很多方法论可以使用。同时,晚清以来的实践变化是实实在在的,也不是单纯的旧史学观可以解释的。但这些都不能是写不出《清史》和《民国史》的借口。人们必须看看清朝是如何修明朝史的?清朝是“外族”,但也修了高质量的《明史》。当然,清朝也是立国100多年之后才修成《明史》的,但毕竟修成了。今天离清朝灭亡100多年了,但《清史》还没有修出来。对中国的知识界来说,这应当是个说不过去的事情。

    因为自晚清以来,意识形态一直主导着史学甚至整个社会科学,要续“史”或者建设社会科学,首先必须有一个“去意识形态化”的过程。同时,写“史”的过程也是再次确定有效的国家意识形态的过程。如前面所讨论的,在中国传统中,意识形态并不是抽象的理论和教条,而是隐含于一个国家的历史论述之中的。没有历史,就没有意识形态。今天各种意识形态,无论是西方进口的还是官方所拥有的,之所以无效,主要是带有太多的道德说教和价值提倡,空洞无物,既不能在历史的经验中找到证据,更不能被现实生活所验证。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叫老百姓相信?

    说到底,有效的意识形态建设取决于“史”的论述。没有“史”,如何解释今天从何而来?如何论述今天执政的合法性?又如何通向未来呢?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学经习史,是传统文化人的基本功课。如今的义务教育关于这方面的内容,也是挺多的,但要达到预想的效果,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老百性的心受到腐败的惨重打击,所以,很难相信主流意识形态所提倡的观念。
    2017/7/19 15:32:12
  • 西方的社会科学理论就是建立在西方的历史经验上的,而历史是可验证的。西方的社会科学之所以是西方的软力量,就是因为它是基于经验材料之上的,而不是简单的道德说教和空泛的意识形态。中国无法建立自己的社会科学,而只能照抄照搬西方社会科学,主要是因为中国经史的断裂。
    ————
    西方历史经验是【金权货币资本统驭全球化商品经济】的真实过程。其社科理论资本主义启蒙运动也是意识形态说教。

    历史无法重复,博主说可以验证,那么博文【中国经史断裂】之错说,则必然以【颠覆西方社科理论的纸币时代增币民享人本商品经济方式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的最终完善】去验证,历史必然性的验证。
    2017/7/7 22:44:20
  • 我想(国民党)正面战场占了95%,敌后战场最多只有5%”。
    五万人,二个军的军备,两个两万五,五万人的杂牌军军械。能怎么打?
    上去,三天就打没了。反正吹牛是振奋人心的爱国宣传,彼此彼此。
    2017/7/7 20:59:51
  • 利益牵扯太重。
    比如说,我立了一个人当教主,或者某人就是某教派的山门教主,
    这是促进民族团结,国家和平的好事。
    是否可以讲这教主的传位根本的先辈是极端宗教份子和地区种族灭绝事件的刽子手?
    只能说,此人前辈是反抗暴政的起义领袖。
    知假而行难。
    2017/7/7 20:48:44
  • 有人说历史就像一个人,可以把它打扮成绝色美女,也可以把它弄成面目可憎的小丑,就看写史、宣贯的人站在什么角度、出于何种目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历史事实真相只有一种,数百年后,与该政权无任何瓜葛的人,自然会竭尽全力给出史实和真相,给出公正的评价,至少比较公正吧。正如那句话,“千秋功过,后人评说。”
    2017/7/7 17:48:12
  • 各位,本人认为,郑永年是在夸大情况,甚至是罔顾事实!-------明明一直有各种各样版本的“清史”!!!-------只不过,也许,象《二十四史》那样正式全面国家颁布的清史没有而已!!!但,在文化如此发达的今日,还有没有必要搞泛大的官史,是有疑问的。
    2017/7/7 6:00:33
  • 回过头来看新加坡郑永年教授的文章,我要看有什么评论。
    评论者是中国人,文章的作者是新加坡人,可大家还把郑永年教授当作是中国人。
    新加坡的《联合早报》有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印边界或爆发新战争?”虽然作者的名字是三个汉字,但他是不是中国人呢?很难讲。
    作者是偏袒印度一方。
    再看其他的文章,有一篇文章的题目是“抨击中国经济贡献乏善可陈 张维迎北大演讲刊后遭删除”。我才知道,原来北京大学教授张维迎是如此描述中国:”中国经济过去30多年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但这一成就是建立在西方世界过去300年发明创造所积累的技术的基础上;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每一项重要技术和产品,都是他国发明的,不是中国自己发明的。“
    还有一篇文章,题目是:“郝柏村大陆发声:研究抗战应有学术良知”,他说:大陆方面说中共和国民党是抗战共同的“中流砥柱”,并不是很公道的说法,“我想(国民党)正面战场占了95%,敌后战场最多只有5%”。
    对照郑永年的文章:”没有历史,就没有意识形态。今天各种意识形态,无论是西方进口的还是官方所拥有的,之所以无效,主要是带有太多的道德说教和价值提倡,空洞无物,既不能在历史的经验中找到证据,更不能被现实生活所验证。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叫老百姓相信?“
    2017/7/7 4:37:34
  • 要补写,问题也不大。主要是PKU的人,有太多贬低自己民族与国家的人了。可以批评,但不是贬低自己,主动让自己的文化低人一等。如果,这就是我们国家的一流人文大学,不要也罢。
    2017/7/7 0:57:42
  • 说起民国历史,记得我读李宗仁回忆录时,李宗仁提到北伐时没有间谍,没有情报,“不旋踵“打到山海关,自己想起来都后怕!当时就觉得很奇怪:怎么旧军阀那么不经打?后来多看了几本民国军政人物的回忆录,发现:哪个军阀不是'一时豪杰'?军阀混战那么多年,一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乱世枭雄啊,为什么李宗仁他们能摧枯拉朽的把他们打飞了?后来看了袁腾飞說好像直奉战争还是什么的,双方军队遭遇,打了半天只死了几个人,感觉看出了点门道-军阀混战多年,各自的士兵老早就变成了“职业军人“,就是当兵就是为了点钱,估计那个军阀发的薪水多就跳槽过去也不一定,这些人打仗都不是为了杀人的,互相碰到就打友谊战,因为双方说不定都有很多熟人啊,大家都朝天放枪,你好我好大家好,这是乱世生存的一种办法.军阀之间的战争,就像黑社会把人拉出来“讲数“,到了地头,发现对方人多,或被“伏击“就跑,对方人少就追,人数差不多就四四六六讲掂它,大家只讲“气势“不伤人,地盘要争,但没必要拼命.哪知世易时移,到了李宗仁那一伙北伐军,两广一带的兵,说不定满嘴粤语,跟你北方的三不识七,上来就是往死里真打,一时间什么谋略都失效了,这确实是可以势如破竹.大概日本人马上要来真的了,中国大地要先预演,来迎接那残酷的岁月,,, ,,,
    2017/7/6 21:14:01
  • 作者的高论有点诡谲。一部清史到现在还没有写出来,这是对整个历史或至少对整个清朝史的割裂。清朝史也就是晚清史不太好写,但前期史到乾隆期间与明史的状况并无二异的。至于民国史,只好秉承马克思历史观,其实是可以写好的,明朝以前的历史也不是一个完全的体系,也是要具体分析研究的。
    2017/7/6 20:21:50
  • 危言耸听。比五四比民国初年呢?
    2017/7/6 17:11:59
  • 很快就会有的。
    2017/7/6 16:27:1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封圯哈哈   maoss1959@163.com   snowing   Dota-SK   荒漠主人   类比思维   如家zen   周成康1968   p4e51   njmawei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国际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任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和研究主任。主要从事中国内部转型及其外部关系研究。先后出版专著14部,主编学术著作12部。此外,经常在报刊及其他媒体发表评论,是香港《信报》1997年至2006年的专栏作家,2004年始在新加坡《联合早报》撰写专栏。多年来,其独立而深入的中国研究以及视角独到的专栏文章,在海内外产生了重大广泛的影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