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农民代言 - 李昌平首页
为何高度重视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体系建设二
2017-05-21
字号:
    ——村社内置金融是中国避免陷入“日本式衰退”的有效途径

    我在2000年离开体制后,去了深圳珠海等地打工。2001年因出版《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去了北京,辗转到了中国改革杂志社工作。在温铁军领导的中国改革杂志社工作,可以接触到很多学术精英和决策精英。十几年前的北京精英们,就在思考一个重大的问题:当工业化基本完成(人均GDP实现6000美元)时(2015年),城市化也会基本完成,经济增长速度会慢下来,到时防止中国经济陷入“日本式衰退”将是中国经济的头等大事之一。当时北京主流精英们的共识是“农村集体土地和农民房屋等财产的市场化”是最佳应对之策,他们认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推动经济增长的动力实际就是市场化,能够市场化的都市场化了,到时(2015年)还没有市场化的可能就是农村集体土地和农民房屋了,逐步让农民房屋和集体土地私有化,其价值大概100万亿,100万亿价值逐步市场化,就可以避免中国陷入“日本式衰退”。但北京精英圈子的共识并不是铁板一块的,譬如温铁军教授等少数“左派”虽不反对深化市场化改革,但明确反对土地私有化。如果集体土地不私有化,如何深化市场化改革?如何避免“日本式衰退”?这是温铁军教授等也必须回答的难题。

    主张集体土地私有化的主流派,只是从经济发展速度考虑问题,只把土地当成财产或市场要素考虑,要避免陷入“日本式衰退”,就必须土地私有化。土地私有化派属于科斯主义者。反对土地私有化的是非主流派,精英中的极少数派,他们认为土地不仅仅是财产和市场要素,土地功能是多元的,地权制度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性质高度关联,在土地制度改革上,不仅仅只考虑经济发展速度,要把国家治理和社会发展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反对土地私有化派属于马克思主义者。

    不管温铁军等人如何反对土地私有化,土地私有化改革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土地私有化派主导了改革权,他们公开的说法是为了经济发展,必须“深化市场化改革”,私底下的说法就是集体土地私有化。在发展是硬道理、和不改革死路一条的改革发展话语下,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到户、地权三权分置、农地在金融机构抵押贷款试点、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制改造等“深化市场化改革”的组合拳一套接一套的打,但只字不提土地“私有化”三个字。

    2003年我离开中国改革杂志社去了一个国际机构工作,有机会去了台湾和日本做访学,有了深入研究日本农协和台湾农会的机会。我发现日本农协和台湾农民的农地并不能在正规金融机构抵押贷款(正规金融机构不接受小农农地抵押贷款),而只是在农协或农会内部信用部实现抵押贷款,这让我很意外。我在和台湾“农业部长”陈羲皇先生深度交流的时候,陈先生说:东亚原住民小农的农地是不可能在正规金融机构获得抵押贷款权的,因为农户农地规模太小、且分散。所以,日本/韩国和台湾的农地只能在农协或农会内部的农信部获得抵押贷款。我向陈羲皇先生请教大陆和台湾的土地制度谁有谁劣时,陈先生说台湾(或日本韩国)的农地农户所有制制度肯定不如中国大陆的农地村民集体所有制制度先进,陈先生见我满脸疑惑的表情,特别强调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观点,在日本和台湾研究土地制度的学者圈中有一定的共识。当我向陈羲皇先生请教大陆如何在坚持土地集体所有制下让村民的承包地或集体成员权实现抵押贷款时,陈先生说:如果大陆在村社组织内部建立“信用部”,农户土地承包权和村集体成员权等可能就可以在其内部“信用部”实现抵押贷款,如果真能这样,大陆的土地集体所有制和村社制度的优势就更明显了。陈羲皇先生还认为,大陆土地村民集体所有制是民有制,也是一种土地私有制实现形式,是特殊的土地私有制,或许这个观点不一定得到多数人认同,但土地村民集体所有制绝对不是公有制是不容置疑的。陈羲皇先生以忠告的语气说:大陆的土地集体所有制制度基本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农村金融制度。大陆的土地制度改革,千万不要学日本、学台湾,那样做就是历史性倒退了。和陈羲皇先生交流后不久,我又去了越南等原实行过土地村民集体所有制的社会主义国家,越南土地实施私有化改革后,农户私有的农地照样不能在正规金融机构抵押贷款,并且党在农村的领导权名存实亡、村社组织土崩瓦解、农田水利等基本建设寸步难行、农村社会治理越来越难。越南土地私有化改革后的现实状况,活生生的验证了陈羲皇先生的忠告。我从此站在了反对土地私有化的阵营中,并成为土地集体所有制和村社制度的坚定扞卫者。

    反对土地私有化喊口号是没有用的,主导改革的私有化派是不会理睬的。一方面,要拿越南、老挝等原土地集体所有制国家搞了土地私有化改革后的恶果警告私有化派,这样不仅不能让国家避免“日本式衰退”,还会把农村改得乱七八糟,把共产党领导改得名存实亡;另一方面,要想办法用事实证明:通过农村金融改革,在坚持土地集体所有制下农户土地承包权和村集体成员权也能实现抵押贷款或有偿退出,也可以让农村土地百万亿价值市场化,也可以避免“日本式衰退”在中国发生。

    2005年,我从课题费中出资10万元,引导我的村庄集体经济组织拿出25万元,以这35万元作为创建我村(监利县王垸村)的“养老资金互助社”--村社内置金融的“种子资金”,“资金互助粗发展、利息收入敬老人”。老人们(60岁以上)为了获得种子资金的利息收益,积极响应,每人出资2000元加入养老资金互助社。年轻人想得到贷款,先要存款再贷款,存1万可以贷4万,但要用承包地或村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这样做一举五得:一是村民重新组织起来了,重新组织进入村社了;二是解决了村民发展建设的贷款难;三是农户承包地和集体成员权可以抵押贷款了,农民的财产权或成员权等可以变成活钱了;四是党支部领导下的村级组织可以为村民提供金融、统购统销等多种服务了,服务能力获得了极大提升,壮大集体经济有了新的实现形式,村庄有凝聚力了,村民自治也做实了;五是把乡贤文化、孝道等找回了,农村有礼了,和谐了。

    后来,我把王垸村的经验带到信阳郝堂村,创建了以村社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综合发展模式--郝堂模式。郝堂村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成为了国家级示范村。2011年我和孙君等人创建了中国乡建院,把郝堂经验推广到全国16个省市区的一百多个村庄。2015年以前,我们一个村一个村的做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新农村建设及综合发展;2015年后,我们在县域范围内做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体系建设推广,全方位推动农村改革深化及综合发展,深受基层干部和广大农民的欢迎。

    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体系建设,既守住了习主席设定的土地集体所有制、党的领导、共同富裕等改革底线和目标要求,又最大化的回应了左派和右派的主要合理改革主张和关切;既回应了农村(微观层面的)内在的改革发展要求,又回应了中国经济(宏观层面)可持续发展--避免陷入“日本式衰退”的要求。

    在我看来,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体系建设,是开启中国乡村社会复兴之门的钥匙,是中国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定海神针和发动机!未来30年,中国农村改革发展的中心任务之一就是--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体系建设和不断完善。

    这是中国乡建院和李昌平等人的使命!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治妇女不孕:二月的丁亥日,取杏花、桃花阴干捣成末,然后在戊子日调井华水服方寸匕,每日服三次。
    2017/5/25 13:10:57
  • 男子带1200万存款当村主任 3年后花完所有存款
    2017-05-25 07:23:24重庆晨报
    龚志荣在剪去一棵核桃树上多余的树枝,让树木更好地生长。 新华社发
    "我有不少身家千万的朋友,经常在世界各地旅游,但这不是我要的生活,我想把荒山穷沟变成青山绿水,让乡亲父老早点摆脱苦日子。"说这句话的,是曾白手起家身家千万的创业者,现任甘肃省定西市临洮县太石镇三益村村委会主任龚志荣。
    早上6点刚过,记者从炕上爬起来时,发现身旁的龚志荣已出门了。在这梁峁起伏的黄土高原上,他有自己放不下的坛场(临洮方言:意为事业、命运等)。
    馍馍配白水,就是这个黢黑的脸上透着高原红的44岁西北汉子的早饭。年迈的老母亲端上一盘炒鸡蛋,他不吃,让记者吃。吃过早饭,发动起那辆2年跑了13万公里的越野车,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他带1200万元赴任村主任
    "益国、益党、益民就是我心中的三益村。"龚志荣说,言语之中透着豪情。他想通过自己打造的合作社带动村民增收,将三益村打造成集现代农林业、观光旅游、休闲运动为一体的现代农业示范园区。
    "我心里泼烦(临洮方言:烦、压力大),而我泼烦的事情太多了。"闲下来时,龚志荣经常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在一次夜谈中,他向记者吐露了烦恼。这个坚强的汉子,说着说着眼里竟泛起了泪花。
    龚志荣14岁独自去兰州打拼,20多年下来,身家超过千万,成为远近闻名的"能人"。但帮助家乡摆脱贫困的想法,从来都没在龚志荣心底消失。
    2014年初,龚志荣被选举为三益村村委会主任。他带着超过1200万元的存款一同赴任。为村里打井、修蓄水池、铺设管道,绿化荒山、买树苗、雇人种树,投资养羊场、养鸡场、温室大棚,甚至自掏腰包带80多位村民到西安考察现代农业……
    3年过去了,龚志荣不但把所有存款花完,还贷款800多万元,目前靠妻子在兰州经营的饭店和自己在镇上的三益"净菜"公司勉强支持三益村的投资。"压力太大,贷款的利息都快把我压垮了。帮助大家脱贫,帮助他们打造村级产业、稳定增收,这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龚志荣说。
    他也有自己的烦恼、困惑
    谈到自己的妻子,龚志荣满是愧疚。"我这个岁数已经折腾不起了!我怎么就花钱买不到愉快呢?"龚志荣给记者看妻子杨林霞发给他的短信。"我们一般是一周才见一面,有时一见面还会吵几句。"龚志荣说。
    杨林霞对记者说:"嘴上说不支持,实际也没有办法。"来自妻子和父母的抱怨,也让这个上有老、下有小的西北汉子心怀愧疚,他没有把钱用来给家人创造优越的生活条件。
    肩负压力,心怀烦恼,每当要宣泄的时候,龚志荣会爬上山头,看一看已经种好的杏树,唱几首山歌。"兄弟,你有坚韧不拔的吃苦精神和善良豁达的高贵品质,你一定会实现梦想!我会一直支持你!"朋友们发来的类似短信和各级领导干部的关怀也鼓舞着龚志荣砥砺向前。
    "农业发展就是见效慢,再有个几千万你再看!我相信,只要坚持就能成功,不怕困难,坚持就没有干不成的!一定要把农业搞下去!"龚志荣把这些话说给记者,也说给每一个招商引资来考察的企业老板。
    "每当看到自己栽下的树苗、种下的苜蓿吐出绿叶,我都感叹种子力量的强大。我也坚信,这些树苗终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种下的苜蓿也会绿遍整个山野。"龚志荣说。
    据新华社电
    2017/5/25 12:38:15
  • 当前种植粮食作物很多地区需要在风调雨顺的情况下,才能纯收入1000元多一点点,面对很多地区人均不到2亩耕地!靠你的内置金融去发展多数地区的农业生产?有用?
    还存1万贷4万,先把利息提现出来哈!与某些放高利贷的有啥区别!
    2017/5/21 11:48:32
  • 说了一堆没有实际意义是理由,关键问题是贷款4万去做什么?从事农业生产?有那么大的经济效益?
    2017/5/21 11:38:5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世界王振今   澳龙华潘   banmu   bbb162   abcgao123   ophthalmotomy   桃李不言   民间思想者   wuchenliu   gjz0377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4月生于湖北省监利县先后就读于湖北省机电学校,华中农业大学农经学院,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1983年1月—2000年9月,先后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县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 2000年3月,致信朱镕基总理,反映当地面临的突出问题。此信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10月,首次公开在国内媒体呼吁:给农民以同等国民待遇;12月当选《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0年9月辞去乡党委书记职务,任《中国改革》、《改革内参》记者、编辑。2002年1月,李昌平专著《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由光明日报社出版。现在就职于乐施会。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 Lcp163cn@yahoo.com.cn
通讯地址:北京朝外北街蓝筹名座E-2-802室(100020)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