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连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大势 - 高连奎首页
你了解的经济学可能都是过时的经济学
2017-05-01
字号:
    社会科学的魅力在于他能够对社会进行解释,如果解释不了社会,说明这门科学的理论发展的还不够成熟,还需要创新和完善。笔者主要研究经济学,就发现现在经济学理论很多已经过时了,很多经济问题都解释不了。

    在现有的经济学中,投资是不可持续的,房地产是不可能成为支柱的,电商是伤害实体经济的,互联网和金融都是虚拟经济,政府发展经济好像除了放任市场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那些支撑我们经济的最重要的部分好像对经济都是没有好处的,好像都是应该被批判的,也只有实体制造业一样子是好的,这显然是不对的。

    其实错的不是经济,而是经济学,确切的说是我们所了解的经济学已经过时了,现在的经济学不能将社会的创新纳入经济学框架,甚至被经济学家们说成是有害的,这是非常危险的,这不仅不能促进经济发展,还可能把好的批判掉,破坏经济的发展。

    对于经济发展,笔者曾经提出过一个模型框架,那就是“经济增长=生产效率*交易效率*商品丰富性”,也就是对于整个经济,市场中产品生产的越快,生产后交易的越快而且市场上的商品越来越多,经济就会成长,就会发展,按照笔者这个研究模型,我们所常见的经济现象都可以得到解释。

    比如在传统经济学中马云,刘强东们从事的电商属于虚拟经济,是不应该大力发展的,但在我的经济模型中,电商则是市场经济的“交易环节”,电子商务开辟了网上商品交易市场,可以极大的提高商品交易效率,从而提高整个经济的效率,比如当我们想买我们需要的商品时不需要去跑到商城去选,直接呆在房间,躺在床上就可以做好了,我们只需要浪费几分钟,轻轻点击鼠标就可以买到我们需要的商品,网上商品市场的交易效率比线下市场的交易效率提高了数倍,而且通过电商每个人的消费需求都被充分挖掘出来,整个社会的需求也会变的非常大,从我的经济模型看,一切有利于提高市场交易效率的要素都是对经济有利的。

    另外电商不仅可以提高商品交易的效率,还可以提高商品交易的丰富性,任何实体商城可以容纳的商品种类都是有限的,而互联网可以容纳的商品则是非常多的,很多在线下很难买到的商品到了网上就可以轻易买到,这种对商品丰富性的提升也是可以扩大人们的消费广度,而且电商的存在还扩大了很多小众商品的市场规模,在单一区域购买量很小的商品到了覆盖全国范围的网上市场购买量就会变的很大,让这些因市场规模不够而无法生产的产品也可以继续存在于市场,因此电商就是从提高市场交易效率和提高商品丰富性两方面促进经济发展的。

    基础设施的作用在传统经济学中也被肯定的不够,仅仅是被看做拉动经济增长的一种工具,很少被正面看待与解释,甚至发达国家很少提到基础设施重要性,只有中国才比较注重基础设施,而在我的经济学中,基础设施对经济的作用也可以被归结到提高市场经济的交易效率上,基础设施越完善的国家市场经济的交易效率就越高,我们修那么多的高铁,那么多的高速公路都可以让我们市场经济的效率得到极大的提高,比如在我们国家的北方一年四季我们都可以吃到来自海南的蔬菜,来自台湾的水果,而南方人则可以一年四季吃到来自北方的苹果、大枣、来自新疆的哈密瓜等,这都是基础设施提高了市场交易效率的表现,中国如果没有基础设施的改善,这些基本没有可能,基础设施提高经济效率最明显的就是“春运”问题,在高铁时代之前,春运一直就是中国的“老大难”,但有了高铁之后,春运再也不是难事,因此我们可以从提高市场经济交易效率的角度对基础设施的重大作用进行解释,当我们开通或拓宽一条新的城市道路时,当我们不断有新的地铁线路、高铁线路开通时,我们都应该马上意识到我们的经济效率又要提高了,而且这些都会很快的反映到经济增长上。

    当然交易效率不仅仅包括交通基础设施方面,也包括信息交换的效率,比如互联网的出现,4G时代的到来都极大的提高了信息交换的效率,让我们的生活变的无比便捷,比如滴滴出行、摩拜单车、百度外卖等新服务业态的出现都是信息交易效率得到巨大提高之后才出现的商业模式,这些新商业模式又进一步提高了人们的生活效率。

    房地产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贡献也是有目共睹,但是在传统经济学中,也得不到很好的解释,其实从我的经济来看,房地产对经济发展的作用是可以提高居民购买商品的丰富性,一个拥有自己的住房的人所需要购买的商品品种数量可能是一个租房住的人的十倍,而且有房的人购买的商品的品质会高于没有住房的人,一个有自己房子的人需要买自己的电视、冰箱、洗衣机、厨房灶具、健身器材等,如果没有房子的人,人们是没有心思消费的,如果整个国家的人都租房住或是住在非常狭小破旧的房子里,这个国家的消费肯定是大受影响的。

    我们再说互联网,在中国经济学界互联网一直被当做虚拟经济加以批判,人们常说互联网只是个工具,互联网只有“”落地“”才有用,但是问题是互联网落地只有落到实体经济上才算落地吗?互联网落到服务业上照样是落地,现代经济,特别是一个国家发达之后,实体制造业所占的比重是很小的,服务业将是市场经济的主体,如果互联网能够能让服务业变的更高效,那互联网也算落地了,比如新闻门户、网络支付、网络约车,网络外卖等都是用互联网提升服务业经济效率的良好案例,都是对经济发展具有极大推动作用的。

    长期以来,人们往往重生产,轻交易,甚至商业都被否定过,但是市场上生产出来的产品只有交易出去才可以继续再生产,对于整个经济效率来说,交易效率的提高与生产效率的提高是同等重要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同样大的,如果能把市场经济交易这一环节的效率提高一倍的话,那么经济整体效率也就会提高一倍,而且根据我的进一步分析,交易效率的提高往往比生产效率的提高更重要,因为交易效率的提高则可以带动生产效率的提高,因为任何企业的产能都是存在一定程度的闲置的,没有任何一个企业在每时每刻产能利用率可以达到百分百,当交易效率提高后,企业的闲置产能就可以马上可以投入,甚至投入新的产能,生产环节也被带动起来,交通基础设施、互联网信息行业都是通过提高市场经济交易环节的效率促进经济发展的。

    另外商品丰富性也是非常重要的,互联网电商的出现和居民拥有自己的住房都可以极大的提升商品交易的丰富性,从而可以极大的促进经济总量的提升,因此电商和房地产行业都是对经济有重要作用的,都是可以直接推动经济增长的。

    经济看似复杂,经济学看似神秘,维持经济增长似乎难于登天,但是只要掌握了这些规律其实一切都会变得非常透明而简单,经济总量是如何增长的,企业家的市场是如何扩大的,老百姓的生活是如何变得丰富而便利的,这些在我的经济学模型中都可以对应找到对应的答案,而政府要让经济增长的更快也不再是什么难事,只要对照着做就可以了,我这个经济学模型比传统的宏观经济学投资、消费、净出口“三驾马车”模型对经济的解释有更有力。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草原新雨,刚刚发现您被关闭评论功能。

    佛家有一句话说的很好:因应众生根性。

    故,弘扬佛法,需要看对象、分时机,不该说的时候说了没有任何益处,反而有害。

    望深思,并盼望早日华丽转身归来~~
    2017/5/17 16:48:21
  • @草原新雨,因在草根网大肆宣传邪教邪说,从今天起关闭其评论功能。其涉及到邪教部分评论被全部删除。草根网不会为歪理邪说提供平台。同时也欢迎大家及时提醒。谢谢
    2017/5/2 8:48:45
  • 我的年龄比高先生大得多,我还记得美国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建基础设施的时期,配合美国汽车工业的大发展,城市郊区的花园洋房的普及,成为全世界都羡慕的“美国生活方式”,而美国政府也大肆宣扬。小的方面,连台湾也有“十大建设”时期,日本、欧洲发达国家哪一个没有大建基础设施的时期呢?
    一个知识分子不能无原则大赞政府大官“永远正确”,对祖国、对人民没有好处。
    我们必须及时批评政府的施政,现在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很大了,而资源不足,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建是GDP,拆也是GDP”,大建大拆浪费资源和人力,还污染环境。
    现在中国正在大规模去产能,难道高先生不知道吗?
    2017/5/2 8:10:03
  • 高先生的经济学公式使用了两个乘法符号,不得了,那是爆炸性的经济增长,适用于中国房地产爆炸性增长,但空房很多,中国年轻人要结婚组织家庭,却租不起房子。
    勉强结婚了,生活费高涨,女的不可能做专职家庭主妇,但没有廉价的托儿服务,也没有廉价的幼儿教育。
    中国提前出现发达社会的现象,绝大部分民众却没有发达社会的收入,还提前成为老人社会,未来的经济动力在那里?
    2017/5/2 7:26:02
  • 【哲理思辨/管中窥豹---政治与经济和政治经济学与经济学】高占奎《你了解的经济学可能是过时的经济学》附议与感言:

        管理国家或国家管理就是政治。经济仅是国家政治的一个方面,换言之,经济管理仅是国家管理的一个方面,经济是政治的组成部分,并且服从也服务于于政治;当然,政治也必须为经济服务,并引导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所以,政治与经济也是互为依存的命运共同体。

        有什么样的政治倾向,就会产生什么样的经济走向;什么样的经济结构也会产生什么样的政治形态;政治经济学就是经济与政治的前沿科学。可惜,中国的经济学家为了突出自己、强化自己,把政治当做经济的附庸,连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也删去领先“挂帅”的政治二字,变成是非莫辨、颠来倒去的的“纯经济学”了-----就像高占奎所言,是拾人牙慧的“过时经济学”了.......
          朱正阳   2017.5.1-23:46
    2017/5/1 23:41:15
  • “我这个经济学模型比传统的宏观经济学投资、消费、净出口“三驾马车”模型对经济的解释有更有力。”
    你的这个发现其实很有意思,三驾马车的逻辑基础是货币外生,为什么需要出口呢?因为在那种货币理论体系下,外部的资金注入是gdp增长的原因,因为过去的理论说gdp可以等效于货币增量。
    你的理论其实可以归结为货币流通速度增量对gdp的增长贡献,这两种观点都不过是费雪公式微分形式的直观应用而已,不存在是与非的问题,但是存在更宏观层面上究竟经济应该为谁增长,为什么需要增长的问题。
    2017/5/1 22:50:45
  • 不错,只是需要统计下合适值,过犹不及。出现问题是度的不合适问题。我现在也开始倾向一般性的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合作发展的度。比如,中国的高端机床由于软件跟不上,机床的精度也跟上。另外网络和金融经济的回报率太高,社会资本就不会愿意进入高体力,高风险,搞产业链的传统经济。国家需要从投资回报率入手引导分流
    2017/5/1 9:53:0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现担任英国牛津大学东西方战略研究中心顾问,中国新财税主义三十人论坛发起人,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栏目嘉宾或评论员,同时兼任美中经济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北大青鸟金融学院名誉院长,中国股市意见领袖三十人成员,《现代国企研究》杂志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镇江市京口区政府经济顾问等社会职务,同时也是新华社高端访谈嘉宾,中国ted大会演讲嘉宾等。高连奎研究成果多次得到包括政治局常委在内的高层领导重视,其代表作《中国大形势》在凤凰卫视《问答神州》栏目中得到了中国出版业最高领导国家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的特别推荐。其作品《中国大趋势4:中国经济未来十年》得到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局长李连仲高度赞誉,成为国家部署未来十年的重要参考,近著《反误导》和《美国政经通史》也得到高层领导重视。 高连奎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多次受邀为国内外机构或人士提供咨询或授课,国内如北京市委讲师团,云南省委省政府,国外如华尔街顶级对冲基金公司,世界最大主权基金挪威中央银行,新加坡驻华大使馆,英国剑桥大学等,也曾为美联储货币委员讲解货币政策,并多次受邀与包括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加拿大前总理克雷蒂安,世贸组织总干事拉米等世界级政要一起参加活动。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