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民主批判 - 宋鲁郑首页
特朗普执政满百日前 我去了趟华盛顿
2017-05-01
字号:
    西方一位领导人上台之后,各界往往聚焦其百日施政,以此作为衡量、评判其未来四年任期的主要参照。特朗普自然也不例外。虽然特朗普以体制外的身份入主白宫,能够一定程度地摆脱利益集团的操纵,而且尽管已是古稀之年,却依旧干劲十足,效率颇高,据说每天只睡四个小时。但其表现仍然算不上成功,说是失败也不算过。

    执政百日前夕,法国最大的日报《费加罗》用了两个整版加封面来分析特朗普的一百天,两大标题分别是:混乱的一百天、不稳定的一百天。这也是为什么民调显示,特朗普是过去十一届总统中,在上任百天这个时间点支持率最低的新总统。

    虽然衡量一个国家领导人作为的角度很多,但作为一名国家最高领导人,最关键的是要有战略:既要有战略眼光,也要有战略布署。对于正处于相对衰落期的美国,最高战略自然是如何维持其现在的世界地位,并对其最具威胁的挑战者进行遏制。仅从二战以后的历史来看,先是苏联后是日本,都被美国成功地打压下去。

    进入21世纪以后,无论是共和党小布什政府还是民主党奥巴马政府,都把中国视为下一个苏联或者日本,全力围堵。只不过后来发生“9·11”,乱了方寸、失了定力的小布什才出现重大战略失误,从而给了中国十年的机遇期。

    香港科技大学丁学良教授在《中国模式:赞成与反对》一书中曾这样写道:“二十一世纪前期,除非发生意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将是世界上头号强国美国的头号敌人。大概只需要十五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会被拖垮”(156页)。“9·11”的发生,他的评论是(中国)“实在是太幸运了”,“特大幸运”。

    奥巴马上台后,虽然很多政策和小布什大相迥异,但对中国的判断则高度一致。他整个八年任期都围绕遏制中国搞亚太转移。经济上推出TPP,军事上加强和日本的同盟,并积极拉笼印度、越南、缅甸、菲律宾,在东海、南海全方位牵制中国。

    特朗普竞选时也把中国作为主要攻击目标,虽然仅局限于经济问题上,但战略目标选择还是符合美国利益的。特别是他一直称赞俄罗斯领导人普京,表示要改善双边关系,颇有联俄制中之势——这也是部分美国保守派一贯的主张。但百日新政下来,中国不但成了特朗普备受尊敬和赞许的座上宾——多次公开称赞习近平是“非常好的人,爱中国,爱中国的人民”,俄罗斯反而成了他口中无法合作的对象:“我和俄罗斯一点都不好,或许是史上最差”。

    到目前为止,在外交上特朗普就做了三件大事:友中、打击叙利亚挑战俄罗斯、针对朝鲜大做文章。打击叙利亚不仅有再度卷入中东泥潭的风险,更重要的是彻底断了和俄罗斯关系改善的可能性。至于对远在万里、并不能对美国构成直接威胁的小国朝鲜步步紧逼,更是战略错误,要说朝鲜的“核威胁”首先也是日本、韩国,其次是中国和俄罗斯,毕竟这都是邻国。韩国正在竞选总统的两大候选人均反对动武,何以美国非要在并非核心利益的问题耗费如此之多的资源?而且为了得到中国的支持,他公开表示将从贸易上进行补偿。不管怎么样,朝鲜目前并不是美国的主要挑战,朝鲜也不是中国的核心利益。

    确切地说,我们实在无法想像,特朗普何以在外交一出手就把高风险的中东、依然强大的俄罗斯以及远在天边的朝鲜作为攻击对象,并且不惜牺牲自己的经济利益来取得中国的支持。所以当特朗普袭击叙利亚之后,法国主流媒体《费加罗》报发表评论,称“中国处于(中美俄)战略三角的巅峰”。

    尽管特朗普作了这么多全球震惊的外交举动,可是我们仍然看不出他究竟是为了什么?他的核心目的何在?美国的利益何在?到底是何种原因令他从孤立主义的“美国优先”突然再变身“世界警察”。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也可以看出不仅特朗普缺乏战略思维,他的执政团队也同样。至于华盛顿的智库、专业人士想必不可能不清楚,但考虑到华盛顿是一个90%以上支持希拉里的地方,刚愎自用的特朗普对他们并不信任,也不想听取他们的建议。当然另一方面,智库学者们也同样不愿意贡献自己的观点和智慧。

    特朗普执政接近百日之时,我代表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专门到华盛顿调研。一个知名智库的学者告诉我,选举前他们曾为希拉里——大家认为她肯定胜选——准备了一本献计献策的书,但特朗普获胜后,此书就束之高阁。

    除了战略上的问题,特朗普在战术上也强烈显示了其内政和外交上的缺乏经验和不成熟。他执政三个月,禁穆令两度失败。第一次由于缺乏可操作性,还引发了执行上的混乱。而且首度禁穆令失败后,特朗普仍然没有接受教训,以为改头换面就可过关,结果再度以失败告终。

    另一个重大的挫败就是废除奥巴马医改。他在没有提出替代方案的情况下就要在国会闯关,结果还未投票就不得不撤回。

    类似的打击还有旧金山法官禁止执行他针对不遵守联邦移民要求、保护无证移民的所谓庇护城市扣留资金的行政命令。

    朝鲜事务更是在全球面前出了派遣航母的大乌龙事件:他宣布航母驶向朝鲜,实际上却反方向远离!其内部协调之混乱可想而知。(来源:观察者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美国国内各大利益集团没有能够就整体的战略目标达成一致,特别是金融科技集团代表的自由派的牵制,造成了貌似美国外交政策的混乱与特朗普的国内政策的暂时失败。现在前面的路还很难说。毕竟民粹主义的崛起是一股强大的潮流。传统力量包括军工石油集团也不能完全压制。但美国的民粹主义又分成两派,一派是中高层民粹,即在产业上以华尔街与硅谷为代表,地理上以加州为代表;而另一派则是底层民粹,产业上以汽车钢铁业为代表,地理上以密歇根等州为代表。在这两股民粹势力中,特朗普代表后者,而实际上这股势力虽然在地理上广大,但在产业与人口上却不占优势,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在上层政治圈中居于劣势,不得不屈从于所谓建制派的原因。

    可以说,如果未来美国走向衰落,它的自由民主制度与思潮就是其主要原因。当然这对中国与世界来说是件好事。因为西方人的习惯思维是零和游戏,赢者通吃,我的成功是建立在你的失败甚至毁灭的基础上。所以它衰落了,世界反而走向了均衡。特朗普代表的民粹力量是促成其走各衰落的一个重大因素。因为从直观上看,高层民粹把矛盾直指中国,而特朗普任职则正好抵消了这股黑暗势力,呵呵,美国所有的远见都被其民主给毁了,可谓:成也民主,败也民主。
    2017/5/1 13:44:46
  • 特朗普先生的上台有他的偶然性。就是说无论是美国的保守派还是自由派,都没完全料到他的异军突起。但在政策契合性上,他与保守派有更多的一些交集。不过问题是,保守派的核心,即美国军工石油集团现在对美国的政治操作前台也没有了完全的掌控力,这是越战后美国内自由民主力量的生长所导致。

    对美国来说,中国才是最大的战略对手,美俄联手制中才是“正道”。因为实际上不仅美国有这样的需要,俄罗期潜在也有这种需要。俄对中国这个巨大的近邻的崛起也是心里犯怵的,除了历史上的过节,还有其思维上的称霸、迷信实力为王,弱肉强食的惯性。但是中国自上世纪80年初伊始的对美的开放与低姿态,造成了美国内思想界的困惑。9.11后中国对美国反恐的支持,更坚定了美国内相当部分学者与政治家将中国定位为中间派,经济奴仆,未来对手的思想。而俄的坚决顶美反美抗美,则坚定了美国把俄罗斯作为当前头号战略敌人的看法。这种判断造成了中国的战略机遇期。不经意间中国的经济总量与军事实力已经逼近美国。特朗普先生出于商人的算计,是想和中国较量一下,但主要是通过军事威慑下的经济贸易得利,而不是象奥巴马团队那样要移师亚太针对中国。也就是说,美国军工石油集团,美国科技金融集团,特朗普为代表的美国本土财阀集团,在战略思维上是很有些不一致的。而这其中,军工石油集团与特朗普集团的交集更多。其最大的共同战略目标应该是继续高举反恐大旗,从而控制中东与挤压俄罗斯,收刮中国。不同之处在于军工集团不太在乎美国内本土企业与财阀的利益,而特朗普则更多关注后者,尽管他是以人民的名义。
    2017/5/1 13:44:2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9年7月14日出生于河南郑州。1991年至2000年工作于山东省滨州市发改委,负责宏观经济分析与研究。2000年11月赴法国留学,获法国里尔高商物流专业硕士文凭。现定居法国。2003年起担任旅法山东同乡会副会长。2003年至2007年任某大型企业驻法国办事处主任。2007年从事时事评论。现为《人民网》专栏作家、《欧洲时报网》专栏作家。文章主要刊于《红旗文稿》、《参考消息》、《北京日报》、《广州日报》、《欧洲时报》(法)、《侨报》(美)、《联合早报网》(新加坡)等。曾四次应邀访问台湾,三次观摩台湾选举。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