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农民代言 - 李昌平首页
解决三农问题,时不待我
2017-03-14
字号:
    三农问题是中国的最大问题,三农工作是重中之重。中国和政府很努力,但……

    中国党和政府为解决三农问题非常非常努力了,不仅重视、且投入是巨大的,这是有目共睹的。解决三农问题的成效?,实事求是的说,有些方面确确实实是成效显著的,如:基础设施建设和基本公共服务等;但有些方面是倒退的,如:党的基层组织建设、乡村治理、社会两极分化、生态环境、文化和道德水平、老人生存状况……

    为什么会这样呢?据我的观察,主要原因是:重视程度有余,实事求是不够。

    在三农领域,有些重大问题已经很明确了,但总是不愿意面对:

    第一,制定三农政策的假设已经不成立了,但依然以错误的假设制定政策。有一个很重要的假设是:通过参与全球化,通过工业化促进农民城市化,按照亚洲四小龙等先发国家和地区的经验,当人均GDP达到4500美元的时候,农民问题就基本解决了(85%的农村人口市民化)。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解决三农问题的政策体系的制定,首要的就是基于上述假设。现在,中国的人均GDP已经超过9000美元了,农民户籍人口数量依然还有9亿多,比改革开放初期还增加了两亿。工业化并没有促进农民同步城市化。中国的参与全球一般性制造业的工业化已经进入尾声,农民通过工业化实现市民化(85%的人口市民化)的目标不可能实现了。几十年的改革实践早就证明90年代初期的“参与全球化——工业化带动城市化”之假设,错了!但中国的学界和顶层设计者们都一直视而不见,依然假装很努力的在“深水区潜水摸石头”,中国精英阶层普遍的“鸵鸟”化了。笔者曾经提出全球一般性制造业的“中国拐点”,以解释为何世界先发国家和地区的工业化带动农民城市化的“普遍经验”在中国参与全球化之后“不灵了”——一般性制造业严重过剩了,工业化带给农民工的收益不能支持农民工市民化。也算是我的一家之言吧,算是一种解释吧。不管怎么说:制定政策的假设已经证明错了,视而不见,依然以错误的假设制定政策,是悲哀的!当然,也有另外一种解释:改革不彻底——国企没有私有化、土地没有私有化。

    第二,三十多年来,民间确确实实有很多成功的实践,但都被主流视而不见。首先是大寨等村的实践。官方树立的改革样本是小岗村,小岗村几十年下来,确确实实证明是一个只有“四年先进、三十六年落后”的典型。四十年来,学小岗村的数十万个村子也和小岗村一样在挣扎。而大寨等一万多个村子,不学小岗村,四十年来发展的很好。四十年对比下来,谁走对了,谁走错了,明摆着的,但一直被主流视而不见,硬是要一条路走到黑。当然,不得不承认,大寨等一万多个村子的发展成就是改革开放背景下的成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成功。其次,各级政府都在中央的安排下搞农村改革试验区,几十年下来真的看不到什么有意义的实验成果。而民间自发的发展实践,成果累累,就是难被承认。譬如:尧治河等村的依靠村级集体经济组织自主“精准扶贫”的经验,没有一个穷人掉队,不让一个弱势者失去关爱,还不花政府一分钱。譬如:山西永济的综合性农民合作社。当然,不少政府主持的改革试验区的经验被推出了,譬如:三权分置、三变、集体资产股份制改革等,好像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弱化土地集体所有制和强化土地私有性质的改革、弱化集体经济和农民组织能力的改革似乎容易受到重视。我的理解:因为这些符合90年代以来顶层设计的“假设”和战略方向及目标要求。

    第三,不得不承认,几十年改革开放的一个基本事实是:推动农民组织解体、推动土地私有化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有几位“国师”级的人物一直是鼓吹土地私有化并亲自参与推动的——林权改革就是一例。林权改革真的好吗?我非常好奇,土地私有化好不好,越南、柬埔寨等原社会主义国家都搞土地私有化三十年了,到底好不好,为何视而不见。为什么不派人去调查研究一下。原农业部农村杂志社康进昌先生退休后被邀请到柬埔寨办中文杂志——高棉经济杂志,他说:柬埔寨土地私有化后,“万年不能实现现代化、城市化”。这些年,中央在不断强调要守住集体所有制和壮大集体经济,但实际的具体政策就是“三权分置”、“集体经济和集体资产股份制改革”——为实践中的变相私有化大开方便之门。这些年,读中央关于三农的文件和决议,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因为一个文件、一个决议,其内容前后矛盾、左右矛盾。甚至往往出现一个领导几百个字的一段讲话,也前后矛盾对立。令人非常痛苦、让我们这些做实践的人痛苦不堪!

    第四,几十年来,部门权利越来越大,基层政府治权越来越小,村社自治组织基本没治权。问题堆积如上,几乎靠花钱或非常规手段“摆平”,实践证明这个改革方向错了!首先是财政制度错了!但是,改革还在进一步弱化基层政府的治权和村社自治组织的治权。相信上级政府和部门比下级政府及组织好,这个假设是错的!要在党的大政方针指引下,依法放权、分权,依法行政,依法行使治权!这个问题必须讨论,大讨论!

    我82年参加工作,一直从事与三农相关的工作。中央对三农工作的重视程度和耗费的资金与日俱增,这是值得高兴的。但千金拨不动四两的现象非常普遍,非常普遍、非常普遍!这不是个别的问题,是全局性的问题。真的要实事求是,检讨、检讨、再检讨,再次解放思想来一次大讨论,以确定中国梦时代解决三农问题的方向、道路、战略、策略……时不待我,机会一旦失去,后悔莫及!财政现在钱多,经济发展速度还行,找到四两拨千斤之法是可以解决很多问题的,将来的财政会永远有钱吗?等将来经济增长速度下降到2%了,三农问题就永远没有机会解决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在观察我们国家什么时候开征资产税 遗产税 开征了就标志着我们走向了现代国家。
    2017/3/24 21:13:55
  • 唉 博主不太懂经济 出发点好有什么用?
    我不赞成土地私有制 但是 如果一定要搞土地私有制也可以 那就要配套措施 社会科学很妙的 规则一定要匹配成体系 土地公有制就要有公有制的匹配体系 土地私有制就要有私有制的匹配体系 。土地私有制一定要匹配资产税 让他拥有土地去好了。

    一个现代国家一定要资产产权实名制 配合资产税 这样 一代人有一代恒产有恒心 但不会造成财产固化 阶级固化 整个社会有活力 有流动 谁创新谁得利润 拿利润买土地等资产去买就是 要按资产交税给公共财政全民共享 死了后遗产过程再交税

    重点不在私有还是公有制 重点是财税政策!
    2017/3/24 21:11:53
  • 回27楼宫德顺:   贵州省委书记亲自到贵州重走集体化道路,全村二年脱贫的“塘约村”调研。这说明是中央的精神。邓的“先富帮后富理论”小岗村承包实践被习抛弃了!
      ==========================
       只是贵州省委书记自己的事,中央没有看到任何动静。中央的报纸、电视台没有看到任何宣传的东西。本来土地承包制30年已经到期了。但是,中央仍然在搞什么确权,土地流转,没有任何要结束的意思。深化改革是什么意思,应该是继续坚持农村现在的承包制。
    2017/3/24 2:30:56
  • 回26楼gz3hua:  “集体所有,各自耕种”,不管是不是属于集体所有制,那都是说法问题。-------无需叉开话题,!!!
       ==========================
    毛主席说:“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在中国,集体所有的意义就在于能够在于能够共同耕种,把小片的土地,连成大片,能够用拖拉机耕种,实现农业机械化。 而如果还是各自耕种,只能是小片的耕种,那样,集体所有又有什么意义。
    2017/3/24 2:24:54
  • 改革几十年,基层买官卖官的现象造就许多村支书是由地痞流氓担任,村霸和家族势力横行乡里,使党的优秀基层干部来源几乎断层。我的家乡这种现象的确比较普遍,基层政治生态的确该花大力气治理治理。
    2017/3/23 21:54:09
  • 有一个很重要的假设是:通过参与全球化,通过工业化促进农民城市化,按照亚洲四小龙等先发国家和地区的经验,当人均GDP达到4500美元的时候,农民问题就基本解决了(85%的农村人口市民化)。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解决三农问题的政策体系的制定,首要的就是基于上述假设。
    现在,中国的人均GDP已经超过9000美元了,农民户籍人口数量依然还有9亿多,比改革开放初期还增加了两亿。工业化并没有促进农民同步城市化。中国的参与全球一般性制造业的工业化已经进入尾声,农民通过工业化实现市民化(85%的人口市民化)的目标不可能实现了
    ——————
    工资供养市民构成城市
    3亿农民工工资供养9亿农民百分之多少?
    3亿农民工工资是 GDP 总量百分之多少?
    2017/3/23 20:45:41
  • 贵州省委书记亲自到贵州重走集体化道路,全村二年脱贫的“塘约村”调研。这说明是中央的精神。邓的“先富帮后富理论”小岗村承包实践被习抛弃了!
    2017/3/23 19:59:20
  • “集体所有,各自耕种”,不管是不是属于集体所有制,那都是说法问题。-------无需叉开话题,!!!
    2017/3/23 6:13:17
  • 回23楼gz3hua:  只要任何一个村落的绝大多数农民愿意实施人民公社化,上级只有欢迎,根本不会阻止!②,当今,许多农村都依然有“村经济发展总公司”与“村委会”两个牌子,一套人马,--------等于在一定意义上,人民公社斌没有解散。③把耕地交给“种粮大户”,这也是一种“集体化”!
       ====================
      你可真的会歪曲。集体经济是共同所有,共同耕种。把耕地交给种粮大户,只能是变相的私有制,而绝不是集体化。
      前几天看到一个消息。有人采访小岗村的一个当年摁血手印的人,叫严俊昌。问他对承包制的看法,他说:“看到现在农村这个样,就是脑袋搬家也不能摁这个手印。”可见,就是小岗村的人,都承包制也反对了。
      还有现在农村,南街村,华西村,等一万多集体经济的村庄的那么成功的经验,不可思议的是中央到现在为止,仍然在装聋作哑。本来承包制30年已经到期了。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结束这个可恶的体制。而中央仍然实行什么“确权”。坚持这个失败的政策。
      总之,中央坚持承包制,坚持不搞集体经济的态度是坚定的。
    2017/3/23 3:04:26
  • 说的太对了!现在我们村里的现状就是:谁抓得到项目,谁就一手遮天;原来村干部管这管那,现在是发这发那;村里没有集体经济,村民自私自利。好像都在挖国家的墙角!
    2017/3/16 9:22:32
  • 楼下的红卫兵:哪有你所说的这回事?!---------①只要任何一个村落的绝大多数农民愿意实施人民公社化,上级只有欢迎,根本不会阻止!②,当今,许多农村都依然有“村经济发展总公司”与“村委会”两个牌子,一套人马,--------等于在一定意义上,人民公社斌没有解散。③把耕地交给“种粮大户”,这也是一种“集体化”!
    2017/3/16 5:59:12
  • 现在,中央坚持“坚决不搞集体经济这个底线”。所以,三农问题永远解决不了。
    2017/3/16 3:27:2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4月生于湖北省监利县先后就读于湖北省机电学校,华中农业大学农经学院,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1983年1月—2000年9月,先后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县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 2000年3月,致信朱镕基总理,反映当地面临的突出问题。此信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10月,首次公开在国内媒体呼吁:给农民以同等国民待遇;12月当选《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0年9月辞去乡党委书记职务,任《中国改革》、《改革内参》记者、编辑。2002年1月,李昌平专著《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由光明日报社出版。现在就职于乐施会。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 Lcp163cn@yahoo.com.cn
通讯地址:北京朝外北街蓝筹名座E-2-802室(100020)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