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山野闲人 - 夏季里首页
官话、套话、空话和假话
2017-02-17
字号:
    中国的官场里是要讲官话的,当年孙中山去见李鸿章,他本是美籍华人,住在檀香山,只会英语和广东话,蓝青官话他却不会,李大人中堂事后说:“此人连官话都不会讲,不能用”。当年告诉我这段历史的一位很有幽默感的台湾同学还说,以官话为标准来做为用人,是个大错误,使清朝失去了最后的机会,如果孙逸仙被当了清朝的官了,那就是招安了,哪里来辛亥革命先驱?没有了辛亥革命,我们自然就像英国人一样了,君主立宪了,多年的动乱也没有了,国家早就繁荣昌盛了。本人当然是不能同意,只是把此作为戏言。

    官话不是戏言,而套话却可能是用官话讲出来的,因为当今最会讲套话的就是当官的。我们从小就听惯了那种官套话,比如,开个什么群众大会,总有领导从百忙中来给我们一个重要讲话。 他总是从讲形势开始的,尽管当年天灾人祸内外交困,按人头定的粮食和布料都够低的;蔬菜,食油,糖和肉也都匮乏,我们都面黄肌瘦的,可我们每次听到的都是:“当前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我们的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那样千篇一律的陈词烂调,我们斗升小民都厌烦了为什么领导还要反复说呢?就不能换一种方式说一点同样的事?换汤不换药?那不是党八股吗? 我曾经不解,但是到了后来我理解了,因为怕犯错误。当年曾经政治运动一个接一个,一句话可以将自己打落到万劫不复的地步,讲话只讲套话那是经验老到,因为那不出差错。我在文革中得到的印象是只有最高层的有资格讲有新意的东西,其他人只能重复上级的话语,不能创新,因为那是极端危险的。即使你文笔出众也最好收敛一点,不要卖弄,一旦被人指责是篡改最高指示,或者与伟大领袖唱对台戏你就万死不辞,会被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永不得翻身了。

    套话自然就是空话,言而无物的空话是世界上最好的催眠曲。当母亲们给临睡的孩子讲故事原本是应该用官套话的,而不是讲童话,因为有的童话可能使孩子变得兴奋,完全不想睡觉,而一再重复的官套话不会。我能保证空话的催眠效果因为我实践过。记得当年一旦有最高指示下达,我们在8小时的夜班之后还是要开会及时传达,前面那几句最高最新的能模糊听到,后面的陈词烂调就完全不知道了,我们见过周公后又到苏州走过一圈,醒来正好是会议结束。

    别以为营养不良的我们当年容易犯困,现在脑肥肠满的官员们也犯困,我曾经看到几张大会的照片,打瞌睡的大有人在。本人曾经教过那么几年书,如果我的课堂里有打瞌睡的,责任在我,不在学生。

    中文里有个三联词,假大空,指的是假话,大话和空话。官套话自然也有大话和空话的内涵,那是毫无疑义的。问题是当官的是否可以说假话骗人,比如骗上级和下级,和骗平级的同事?那就是所谓的欺上瞒下。年幼的我觉得是不可以的,只有坏人才那么干,后来的我觉得是必须的,和好人坏人无关。记得当年林副统帅飞机失事死了,在批判死人时涉及林先生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我当年就觉得有点别扭,总觉得他可是讲了大真话,我们怎能批他鼓吹说假话?那么批像是在指责他怎么能那么说真话,把官场的大秘密给暴露出来了?难道我们就是不准人说真话?而事实上还真的是说真话的挨批,说假话的升官发财。中国的历届总理历来有被骗的传统,记得亩产万斤吗?记得反对放卫星的人被指责为阻挡历史地步伐?记得温总理问食堂吃饭的吃瓜群众,你们是被安排的吧?官场就是骗场,骗你没商量!

    最近川普总统在被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爆了点新闻,主持人说到俄罗斯总统为屠夫时,总统突然爆出一句,我们美国就那么无辜吗?那可是真话,大真话。美国对外战争波及无辜,往往使战争国百姓死伤惨重。结果美国的新闻界纷纷指责他把美国放到和俄国一个地位上,我们应该是高尚的国度,哪能和俄国这样的罪恶之国相提并论?

    我曾经说川普为真小人,可是他就不说假话了?他说得恐怕比伪君子的政客更多,只是喜欢偶尔爆句真话,惊世亥俗一下而已。他是个三流的演员,运气爆天得以演美国总统,总得追求一点舞台效果吧?而美国的新闻界才是一伙真正伪君子。记得曾有一次,一个被邀嘉宾突然有说真话的欲望,他脱口就说外交与政治就是要说一套,做一套。那个主持人就是不搭理,装作没有听见。美国的新闻界历来不允许说假话,可他们却不完全说真话,他们有意说片面的话,把事情弄偏了,也就是有意误导观众,事后就说那是你们的理解有问题,你把我们的话翻出来,哪一句是假话?有点思维能力的人都知道左派电视台误导,右派电视台也误导,所谓中间派电视台也误导,偏向不同而已。当年中国收回香港,各个电视台,左派和右派都在报道中通过各类暗示使观众觉得香港百姓是不愿意回归的,只有ABC晚上新闻上主持人提及香港人的大多数是要回归的,算是说了真话。一旦涉及南海,美国的电视台故事只讲半截,理由只讲一边,中国的论点绝对被忽略。所以川普总统指责新闻界不公正是有几分道理的。

    不说真话理由可以非常复杂,安徒生童话里皇帝的新衣就是一个例子,所有的成年人都说皇帝的新衣真漂亮,只有一个无知的孩子说皇帝是光着身子的。安徒生拿中国的皇帝开玩笑,当年的中国确实有被嘲笑的理由,但是安徒生真正指的恐怕是整个世界。

    我们的世界不是一个诚实的世界,我们的时代不是一个诚实的时代。诚实不被看作是一种美德,而是一种缺陷,如果一个人绝对的诚实,各种形容词都会被人用上,在英文里最常见的是什么brutal honesty。 简单的翻译就是野蛮的诚实。brutal 就是野蛮的,残忍的,不讲理的,无情的。诚实的人走不远,骗子不但全球招摇而且可以爬得很高。为了淡化欺骗,忽悠一词被发明了。

    我们有国际骗子利用电子技术带来的通讯方便进行各类诈骗,从尼日利亚骗子针对美国到台湾骗子针对大陆,时间上跨越了近二十年。如果把职业骗子放在一个极端,把野蛮的诚实放在另一端,世界上的人介于中间。而各国的政客们并不在正中间,而是在靠近职业骗子那一边的,正如林彪先生说的,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而政客就是办大事的人,他们不得不说假话。换句话说,他们比须要忽悠老百姓,而其责任有一部分是在百姓自己身上,他们自讨的。

    什么是大事?比如美国的国家退休金计划就是大事。竞选人川普曾经说过,美国的国家退休金计划就是庞氏骗局。从理论上看,他是对的,一旦年轻人减少和老年人增加,来源紧缩和支出增加,就会有问题,除非有国家税收作为支撑。而作为总统他不得不改口,因为许多的生活依赖于它,如果取消了,天下会大乱。

    除了退休金还有救济金的问题, 那就是欺诈,比如美国就有外国来的“啃美族”,西方国家福利比较好一点的都被啃,而啃者多是来自第三世界国家,包括中国。他们领一点退休金也就罢了,说明还是工作过的。可还有人一天的活都没有干过,到了美国就找个福利好的州住下,开始申请救济金,谎称自己是穷人,在中国没有退休金。把积蓄和不定产都转到子女名下,而后还申请低房租的老年人公寓,潇洒地当起了空手套白狼的寓公。据说川普总统要杜绝这样一类的漏洞,本人举双手赞成。他要把领救济的绿卡持有人驱逐出境,本人以为还应该查他们子女的账号,一旦发现财产转移,要罚款和驱逐并举,连子女也驱逐了,当然要证据确凿。美国的纳税人没有义务替你们当孝子孝女,你们作为骗局的受益人逃不了干系,也应该受罚。

    欺诈造成的社会代价非常大,为了保证没有欺诈就要花人力和财力去查证,那个不容易, 代价太大。老话说那有千日防贼,因为防不胜防。而诚实的人却也跟着受累,也要配合查证。看到那些个自以为得计还不知羞耻夸夸其谈的老贼们,我有点悲哀,总觉得共产主义越发变得渺茫了,希望没了。

    说真话还是说假话,不是只在一念之中,而是往往由特定的环境决定的,和时间,地点,听众有关, 和前因后果有关。假话也分主动假话和被动假话,主动假话,选择一定的时间,地点,听众;有一个或者几个特定的目的。被动假话就比较惨了,往往是为了掩饰以前的假话,不得不制造新的假话。无怪乎马克吐温曾说,说真话的话,你不用记得所有的曾经说过的话。

    当个官员是必须要有好的言语能力的,官话,套话,空话,和假话都得会,还得能在多种话语之间切换自如;而当个骗子不但要有足够的语言能力,还需要有足够好的记忆能力的。都不容易。而我们草根不难当,即使言语能力和记忆能力差点还是可以胜任的。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当个官员是必须要有好的言语能力的,官话,套话,空话,和假话都得会,还得能在多种话语之间切换自如;而当个骗子不但要有足够的语言能力,还需要有足够好的记忆能力的。都不容易。而我们草根不难当,即使言语能力和记忆能力差点还是可以胜任的。

    楼主说的真是实话。
    中国共产党最大的“官”毛泽东主席倡导共产党的领导干部“说老实话办老实事”。他自始而终对人民言而有信,所以他能凝聚天下绝大多数人的力量,能战胜“所有穷凶极恶的霸国”,无人能敌。现在没有这样的官,却有的是拼国力,拼民力,四处争风吃醋,争霸、称王的“阴官”,所以天下乱象无人奈何。
    2017/2/17 14:53:05
  • 草根的语言大约是不需要讲官话,套话的,但空话,和假话是否有的,只有自己知道矣。然则,除了草根者外,此四者大约均具备了,一是为了生存,二是为了发展,三是为了壮大,四是为掩盖,如此等等。
    2017/2/17 14:50:4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蜂卵阋|詫颠E渎雁襹詫颠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字朽木,号山野闲人。从来没有上过正规经济学的课程,也没有读过任何经济学的著作。经过多年努力,在国外混了个高等学位,一直在工业界服务, 借以养家糊口。因为有了中国和西方对比的有利角度,有时看问题有点出格。本人愿意和草根大众一起,讲真话,追求真理。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