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模式 - 郑永年首页
检视中国的制度进步
2017-02-15
字号:
    就制度建设而言,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和四中全会出台的改革文件,无疑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具有方向性的。无论就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还是政治上的法治建设,两个文件不仅明确了制度发展的方向,也勾画出制度建设的具体轮廓。但一到执行领域,情况并不令人满意,而且在有些领域似乎正在失去方向。

    很多年来,中国各级政府习惯于抓工程建设、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意识形态工作,而对制度建设缺少经验。对一些党政官员来说,衡量他们成绩的,是诸如GDP增长那样可以加以量化的指标,而非制度建设。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中国也一直没有确立以制度建设来衡量进步的标准。这或许是因为制度建设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看到结果,不能以急功近利方式来进行。一些党政干部因此对制度建设没有多大的积极性。

    实际上,制度是人类文明的积累。对任何国家尤其是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制度建设是一切,所有其他方面的进步必须以制度的进步来衡量。尽管制度是人确立的,但制度比人更可靠;从历史上看,制度更是衡量政治人物政治遗产的最重要标准。制度化因此也是社会科学和政策研究界的永恒课题。

    制度建设永远不会终结,包括民主制度。美籍日裔学者法兰西斯·福山曾言,美国制度高度制度化,甚至是过度制度化,导致没有伸缩性。但其实不然,制度很容易遭人忽视甚至破坏。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福山不再持这样的观点,他甚至认为美国的制度正在失败或已经失败。

    特朗普基本上把整个建制搁在一边,自己搞一套制度来运作。其后果正在显现出来,给整个社会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再者,如果类似于特朗普那样的黑天鹅,飞进一个制度化不高或没有制度的国家,那么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福山也曾经拿中国和美国作比较,认为如果说美国过度制度化,那么中国制度化则远远不足。制度化不足也一直是西方担忧中国的不确定性的主要根源。但实践上并非如此,正是被西方视为是具有最大不确定性的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呈现出高度的确定性,而中国所具有的这种确定性,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制度建设作保障的。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最主要的进步是制度上的进步。西方说中国制度建设低水平,不确定性高。这不仅仅是因为西方人对中国制度进步的认识不足,也是因为中国方面的原因。如上所述,中国本身也忽视了以制度建设来衡量国家的进步。

    自从中国近代传统王朝国家被西方一而再、再而三打败之后,中国的数代精英一直在寻找合适中国现实的制度建设。从晚清到孙中山再到国民党,期间因为内外部因素,制度建设经历了诸多失败。直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中国才开始了没有外力干预的内部制度建设。

    毛泽东制度建设有功

    毛泽东一代的政治功劳,不仅仅在于他们统一了国家,更是确立了中国政治制度的基本构架。今天中国运作的政治体制是毛泽东一代确立起来的。毛泽东的功劳是制度建设,而不是今天左派或极左派所说的,诸如“阶级斗争”“文革”“取消市场经济”“消灭资产阶级”等。

    这些作为理想,毛泽东努力追求过,但没有在当时得到好的结果,也没有留下好的遗产。或者说,毛泽东思想中那些被左派追捧的部分,从来就没有在实践过程中实现过,而只是作为理想而存在。因此,只有到了困难时期,人们才会去怀念毛泽东;形势一好,人们(不管左派还是右派)就忘了他。

    邓小平时代的制度进步尤其显著。毛泽东时代,各种社会政治运动对毛泽东自己确立起来的制度,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和破坏。邓小平一代经历了那个动荡的时代,因此把制度建设置于头等重要的位置。修改宪法、法制建设、领导干部任期制、年龄限制、集体领导体制、干部任用制度、基层治理等,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制度,都是在邓小平时代确立起来的。

    这也是邓小平的遗产持久影响力的制度保障。直到现在为止,人们可以讨论如何进一步改革或改进这些制度,但没有人可以轻易否定和取消这些制度。这些制度一旦被党政官员和大众所接受,便具有了自我生存能力。

    邓小平之后,上世纪90年代,中国在制度建设上又有很大的进步。为了加入诸如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组织,中国实行了“接轨”政策,即通过改革自身的制度,在制度层面和国际标准接轨。进步尤其表现在经济方面,整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制度构架,就是这个时期所确立的。同时,在政治上,1997年中共十五大把当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力主的“法治”写入党和政府的文件,并把“法治”确立为政治制度建设的目标。

    就经济发展而言,胡锦涛和温家宝时代成就很大。在这期间,中国的GDP翻了一倍。这个时期的经济增长,可以说是前一个时期制度建设的红利。同时,胡温时代也继续进行前一个时期已经开始的制度建设。不过,这个时期最具有意义的制度建设发生在社会领域。这是必然。1990年代主要议程是经济发展,社会领域不仅建设不足,而且遭到很大的破坏。

    社会体制建设和社会政策是胡温时期开始的,包括普惠性的低保、社会保障等。不过,在政治方面,这个时期制度建设不足。法治建设不仅没有进步,反而被新出现的“维稳系统”的阴影所笼罩。2008年世界性金融危机发生后,政府更是把精力投入到对付危机,而非制度改革。如果没有“维稳系统”的出现和2008年金融危机这两件事情,这会是个非常令人怀念的时代。

    对制度建设的规划,中共十八大是一个重要的转折时期。十八大之后高层所提出的“四个全面”,即“全面实现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和“全面从严治党”,除了第一个“全面”是关于经济发展之外,都是关乎制度建设的。

    1980年代中期,中共曾经设想全面的改革计划,协调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的关系。但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改革不再具有全面性,而是有重点的局部突破。也就是说,十八大之前的诸多制度改革大都是局部和零星的,没有系统性。

    正如“四个全面”所示,十八大以来改革的最主要特点就是“全面”,“全面”就是“系统”。十八大三中全会所通过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是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制度细化,四中全会所通过的《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可以说是系统的政治改革计划(尽管没有使用政治改革的概念),而六中全会所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两个文件,则是对执政党本身的系统改革计划。

    为制度建设提供条件

    尽管外界关切的焦点在于中国轰轰烈烈的反腐败运动和经济的新常态,但如果站在未来的立场来看,十八大以来最主要的进步也在制度。甚至可以说,无论是大规模的反腐败运动还是经济新常态,都是为其他方面的制度建设提供环境和条件。当GDP主义盛行的时候,制度建设很难提上议事日程;同样,当腐败盛行的时候,政治体制和执政党本身的体制建设,很难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就拿最为棘手和敏感的法治领域来说,制度进步也是明显的。正如前面所说,中共十五大就正式提出了“法治”的概念,但在此后的很长时间里,并没有转化成为制度建设。在有些时候,出现停顿甚至倒退现象(例如维稳系统的正式确立)。在中国的政治背景中,法治的困难在于党和法之间的关联。

    西方和中国本身的很多人认为法治必然和多党制联系起来,或者说,一党统治下很难实现法治。当然,这个假设并不符合经验,因为很多一党独大的体制,例如日本和新加坡都发展出了健全的法治体制。

    十八大之后,中国也开始从制度层面积极探索法治建设。在司法层面,这些努力包括建立跨区域法院、巡回法庭、司法专业主义、领导干部干预司法终身问责制等。这些制度设计至少要达到两个目标,即领导人不得随意干预司法和司法的相对独立,尤其是要消除历史上一直盛行的司法地方主义。

    在反腐败方面,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已经从制度层面消除了机构和权力过于分散、部门主义和地方主义(自己的腐败自己反)丛生等现象,把权力集中在中纪委手中,中央各部委、省政府的腐败案件由中纪委直接来处理。在这一步完成之后,又开始了第二步,即建立国家监察委员会。

    监察委建设至少有几个主要目的。第一,通过整合和协调中纪委和监察委,把党的政治权力转化成为国家权力。第二,有效制衡政府的行政权力。从前监察部分是政府的一个部分,这就为反政府部门的腐败制造了困难,如果不是使得反腐败成为不可能的话。现在监察委的权力来自于全国人大,而非政府。这使得监察委具有了独立于行政部门的权力。实际上,监察权的设计类似于早期孙中山所设想的“五权宪法”中的监察权。

    第三,反腐败的效率。监察委整合了从前分散于各个部门的相关权力(即行政监察、预防腐败和监察机关查处贪污贿赂、失职渎职以及预防职务犯罪等机构),这减少了部门主义和地方主义,使得监察和反腐败更加有效。

    制度进步并不表明中国的制度建设已经完成。在很多方面,例如如何处理核心与党内民主、核心与集体领导之间的制度关系、党内民主与社会民主之间的关系、党的领导和法治之间的关系等,都存在着巨大的空间,需要进一步的探索。同时,任何一项制度建设也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

    在制度建设过程中,也会有反复。在一些领域,制度建设往往迁就于意识形态和政治上的考量。制度建设是人来执行的,在执行过程中,执行者往往失去制度建设的大局观,而让局部利益观占据主导地位。

    不管如何,制度建设的大方向是明确的。中国人常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制度就是营盘,而官员和老百姓都是生活在制度之下的兵。一个政权的生命力之所在,就在于不断的制度建设和更新。由此而言,任何一个领导人或领导层的历史遗产,就是他们所塑造的制度。没有制度建设,就没有持久的遗产。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今天傍晚听新闻联播,我最激动 与记忆深刻的是习主席的一句话:我们要把我们的问题列出来,一件件的解决。解决好。
    这让我想到了当年我看尼克松回忆录时最收益的一个 我现在仍坚持的处事 做事办法:备忘录!
    今天要上县城,干嘛?把许多事条理一下,排个序。
    生活 做事就要这样。有条不紊,看似多番手续,其实很有效率,不走弯路,抓住了主次,干了最想干的 最应该干的事情。
    治国一个样,太多事,私事,公事,大事,小事,要紧的事情,目标性事情,必须做的事情,等等 等等,要读书,要健身,要吃喝拉撒睡,那个都得办,如果没有个备忘录,那真会糊涂,顾此失彼,被事务缠住,最后碌碌无为,被事务埋没,被人 内行 世人 后人见笑 ,甚至唾骂。
    所以,我特地在此为我们的国家领袖就此点个赞!
    也把这个自己的办法推出来。以为借鉴之用。
    2017/2/16 21:06:53
  • 制度还有普适和特殊之分,不能一概而论。
    平心而论,反腐制度是好制度,可就是制止不了腐败,终究是没用的制度,究其原因就他脱离了普罗大众的精英政治的必然结果。
    2017/2/15 18:39:57
  • 制度是人定的,好人定的制度,和坏人定的制度,不仔细推敲还真分不出好坏!
    我只能从他是有利于哪个人群中才能分清楚好坏!
    2017/2/15 18:28:45
  • 上亿资产富豪中92%是高干子弟。中国最富的群体,是官员,特别是太子党。官方报告也承认,广东省干部几乎全部是千万富翁;而中国的亿万富翁当中,太子党超过90%。中央电视台“我们”栏目,邀请了一批戴着民营企业家桂冠的,走资派培养前起来的剥削阶层到中央电视台来作秀,还有洋奴买办和一些年青学生作陪衬。说什么“我们挣钱办了工厂、企业,解决了那么多人就业,解决了他们的生活问题,我们也是很辛苦很努力的。”“我们为国家缴了那么多税,养活了那么多公务员,使国家机器正常运转,我们要求少缴一点税都不行,竞遭到网民和社会民众的愤怒谴责,是我们养活你们明白吗。” 好大的口气。三十年前如果有人敢讲是我们资本家养活了你们工人这样的话,大家一定以为这个人神经有问题,是个精神病人。三十年前根本不存在你养活我还是我养活你的话题,大家和谐共处,都为社会的繁荣稳定做好自己份内工作。这就是生产资料国家化的好处,也是进入人类理想社会共产主义的必要条件。
    2017/2/15 18:20:32
  • 毛主席向干部做报告时说:“治国就是治吏,如果一个个都寡廉鲜耻,贪污无度,胡作非为,国家还没办法治理他们,那么天下一定大乱!国民党是这样,共产党也是这样!谁要搞腐败那一套,我毛泽东就割谁的脑袋,我毛泽东若是搞腐败,人民就割我毛泽东的脑袋!”1952年处决党内大贪污份子张子善,刘青山后(若按新币结算,张子善贪污仅1.94万元人民币,刘青山贪污仅1.84万元人民币,因当年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确实是全世界最廉洁奉公的政党和政府,所以贪污一万多元就成了轰动全国的大要案!) 1956年制定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工资标准,一共分为30个等级。一级工资为579.5元,而最低的勤杂人员30级的工资是23元,之间的差距为25.2倍。据说毛主席的工资是三级:465.5元,1958年降为四级:414元,毛主席的四级工资与勤杂人员30级的最低工资相差整整18倍,这里就体现了社会主义的按劳分配的原则。中国人民大学的调查报告说:“约60%以上的中国人相信暴发户的财富是通过非法手段攫取的。”权力资本化和权力私有化的直接结果,一是官员乱政。二是利益集团围困中央。三是堵塞中央与下层的互动渠道,打压破除利益集团的意见或建议。权力开始变成资本,并按照资本逻辑,在推动市场经济过程中,培育出一个个新的利益主体。靠诚实劳动赚钱越来越困难,用资本赚钱越来越容易。贫富差距已趋向固定和制度化。由于富者的子女与穷人的子女不一样,可以受到好的教育,就业不成问题等等,父辈的贫富差别与社会地位会传递给后代,出现代际转移。
    2017/2/15 17:57:12
  • 制度是人类在从事社会生产和社会活动中形成的各种正式或非正式规则,表现为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项事业上的制度的产生和发展。凡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都存在贫富两极分化。从毛泽东领导共产党开始,就实行“双首长制”——起着政治监督评价领导作用的党委书记,与负责行政实施的首长。在战争年代,这套体系运转的相当有效。但在和平年代,“书记”变异成为“最高主官”,变异为旧社会官文化。出现官僚主义化的严重问题。这时,他试图通过唤醒体制外的群众力量,来遏制党的官僚主义化问题。
    随着“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被取消,恢复了国家的检察、政府的审计和监察、党的纪律检查机构,颁布了大量的法律制度。其中核心基础,就是“一长制”。市场经济的发展,经济成分的变化,目前社会已分化为四个阶层:国家管理层、资本家、中产阶级、劳动者。劳动者阶层已成为弱势群体。而执政党的理论上劳动者中的工人阶级属于领导阶级、农民则是工农联盟的主要组成部分。工人、农民在人大代表中由建国头三十年中的约占三分之一,降至在十届人大2900多名代表中,只有34名。目前,这样一个弱势群体很难真正实现其阶级对国家的领导权,和对社会的监督作用。中国的腐败,主要原因是制度性的,是制度的缺陷和人性的贪婪相互交织的结果。
    2017/2/15 17:44:04
  • 其实,在中国,不论怎样的制度建设,均要牢固地树立起人民当家做主的体系,坚持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有利于人民大众的福利获得;有利于执政党自身的稳定与中流砥柱的作用;有利于创新与包容文化的成长与建设。
    2017/2/15 16:30:26
  • 【哲理思辨/管中窥豹--制度的阶级性与社会矛盾由来】

       资产阶级期望一整套制度都对自己有利,美之名曰  “制度保障”;他们确实可以通过资本政客制定这些制度来维护本阶级根本利益;

        无产阶级与工农大众也期望一整套社会制度不要侵害自己的公民权益,获得应有的尊严和社会保障;可他们没职没权,只能把这种希望寄托在有社会良知和良心的决策与执政精英身上,这就具有很大很多的不确定性。

         社会矛盾就是在这样“确定与“不确定”中产生,或通过制度改良调和,或继续深化引发冲突与动乱。

          制度不仅有阶级性、社会性,还有时段性、滞后性,尤其“滞后性”是“制度漏洞”的主要渊源。
         制度是以物的形式存在,而制度的贯彻与执行靠人的自觉与自悟;有制度比没制度要好,但有法不依、执法不严、执法者违法犯法比没有法律还糟糕透顶!
          2017.2.15-13:49
    2017/2/15 13:47:00
  • 【哲理思辨/管中窥豹---制度的”进步“”与“退步”】

        社会制度总体上是朝进步方向发展,但有些时候,不少方面会有反复,或曰“退步”,比如,有的国家废除死刑曰进步,而后来又恢复了死刑,很多人不认为是“退步”,是适应社会发展变化或革命需要,这只能用“以退为进”作注释。

         不同社会、不同阶级与阶层,对制度的“标的”认识、理解和感觉也不一样。所谓进步、退步评价有时都要打引号,剥削阶级认为是好的,进步的,被剥削阶级则大呼反动;相反也然。

         中国精英也跟着美媒体天天在批判特朗普特立独行打破美国传统制度,是“退步”,而特朗普真的那么傻逼吗?起码是“以退为进”吧!

            2017.2.15-13:16
    2017/2/15 13:14:01
  • 【管中窥豹----制度,没有统一的“标本”】读郑永年《检视中国的制度进步》感言:(2楼)

          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有着根本性与原则性区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毛泽东公有制计划经济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也有很多不同,甚至有原则性区别。
          中国精英与官员和老百姓期望的制度不一样;中国左翼与右翼对此评价也很不一样;外国政客和美分党期望中国的经济政治制度又不一样;
        
         制度犹如建筑物的基础与框架。基础如何,大体决定了框架结构样式,通过外表装修,就形成了各自不同或差异化的特色风格。所以,制度既是“标本”,又不是人人认可的统一性“标本”。制度不同,引导社会观念价值与效果也不同;立场与观点不同,评价也不一样。
          2017.2.15-12:37
    2017/2/15 12:35:00
  • 所谓“制度”,不过是比法律手段稍软一点的,关于人的社会行为的规范。在私有制社会里,它与法律一道,主要地,共同起到调节人类生产分配各环节行为的作用。把它们用于对权力的制约,本质上也是发挥它在生产分配延展方面的制约作用,制约着决定生产分配的权力。制度是人类必须的东西,但未必是个好东西,更多地是对人的自由的制约。新制度的建立不过是制造新矛盾的起点。科举制度建立,使劳动人民同知识分子由此开始矛盾;准入制度的建立,使大资产阶级与小资产阶级产生分化;共和国官僚制度的建立,产生了人民群众与官僚阶级新的对立即新的阶级斗争;反腐制度的建立,使腐败更加集中,更加诡异,更加公开化合法化;法制社会的确立,不过是使剥削阶级对劳动人民的剥削压迫更加心安理得,得心应手,使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加速发展。等等。总之,制度使矛盾积聚起来并发展起来。人们在一定社会时期需要一定的制度,但革命才是社会进步的真正原因和动力。毛主席继续革命创造了人类文明的巅峰。“再也不用看群众眼色行事了”的官僚制度到今天法制社会,使原来的文明高度不再,整个社会文明在加速堕落。“政权的生命力”在于适应社会进步的革命和不断革命;制度的进步意味着社会的堕落,制度建设不过是通过矛盾的积累,一步步将自己置于死地的最伟大的战略。一切私有制的拥趸者会欢呼新制度的建立,因为,他们只有在制度中,不仅能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而且还可以获得更大利益。而革命,是对他们超乎寻常利益的剥夺。
    2017/2/15 12:27:26
  • 在你的意识中,复辟资本主义和建立资产阶级政治制度,就是进步。
    2017/2/15 11:29:2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草根的天下你不懂   kemoii1   小先生1   kemoii   汽水设计   linhao5757   yuanshikai26   燕尾河豚   付坤551   yjlwfm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国际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任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和研究主任。主要从事中国内部转型及其外部关系研究。先后出版专著14部,主编学术著作12部。此外,经常在报刊及其他媒体发表评论,是香港《信报》1997年至2006年的专栏作家,2004年始在新加坡《联合早报》撰写专栏。多年来,其独立而深入的中国研究以及视角独到的专栏文章,在海内外产生了重大广泛的影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