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外师造化 - 苗实首页
现代达摩独自悟(五十八)
2017-02-15
字号:
    571.读书研究创作,我走进来已经有三十多年了,在未来需要走出去,行万里路,调查研究,把多年所思所学与实际与时代很好地结合起来,进而在理论联系实际的过程中,增加新的知识,新的见解和新的智慧,以丰富改进完善提高自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也就是说,读万卷书,仅仅读书,思想容易封闭僵化,陷入一根筋,不知变通。那么,为了解放思想,与时俱进,就必须走出书堆,出门吸吸新鲜空气,大脑变换变换,有了源头活水,那渠才能清如许。而且,进进出出,良性循环,才能健康有创新可持续发展,避免成为一潭死水,臭不可闻,以致于停滞落后,贻笑天下。正如陕西西安金乾生先生所言,无论多么美妙的风景,既要能进去,也要能出来;无论多么智慧的头脑,既要能进去,也要能出来;无论多么丰富的思想,既要能进去,也要能出来;无论多么伟大的时代,既要能进去,也要能出来。进去是为了观览、学习、汲取、研究,出来是为了生活、建设、创新、发展。出而不入,是无关者,犹如孤魂野鬼;入而不出,是同流者,会被裹挟、湮没甚至愚弄、合污。可怜的人永远无法进入,平庸的人进去了却沉溺其中走不出来,只有极少数人,能入能出,既吸收先哲的精髓,又不囿于前人的窠臼,面向未知与未来,以冒险者的勇气,独行者的人格,先驱者的精神,探幽索微,锐意进取,才使人类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有所前进!

    572.说起传统文化,涉及的内容其实相当庞杂,除了文史哲,还有宗教,建筑,书画,音乐,歌舞等等。可以说,就是文史哲中任何一块,学人毕生精力于此,才有可能略知一二,更不要说囊括所有了。上大学以前,我对传统文化的了解粗浅至极,老实讲就是语文课本中那一点内容。到了大学阶段及其以后,接触的面才广泛起来,但主要还是文史哲,而且没有很深入,就是懂一些皮毛,尽管自己喜欢传统文化,在研究经济学与中国经济之余,一有机会,就翻阅相关书籍。最近几年,我对书法的兴趣逐渐浓厚起来,越是阅读前人的书法作品,越是对前人崇拜。当然,自己毕竟是独立经济学家,不可能分出太多精力致力于此,甚至是成为书法家。但是,学无止境,通过书法这个窗口可以学习了解前人,包括前人所处的时代背景和精神世界。譬如,民国书法界,叶恭绰(1881年-1968年)字裕甫(玉甫、玉虎、玉父),又字誉虎,号遐庵,晚年别署矩园,室名“宣室”,中国广东番禺人。书画家、收藏家、政治活动家。出身书香门第,早年毕业于京师大学堂仕学馆,祖父叶衍兰(兰台)金石、书、画均闻名于时。父叶佩含诗、书、文俱佳。他性格正直豪爽,曾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孙中山广州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南京国民政府铁道部长。1927年出任北京大学国学馆馆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他曾任中央文史馆副馆长;第二届中国政协常委。1968年8月6日病逝于北京,享年八十八岁。他的骨灰运到南京中山陵“仰止亭”埋葬,实现了他生前的夙愿!

    573.南怀瑾先生在《易经杂说》中说,《易经》思想最主要的中心作用,便是“利用安身”四个字。所以《易经》也是讲利,而且告诉我们趋吉避凶,也就是如何求得有利于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的道德因果律,也是告诉人们以积善的因,可以得到余庆的果。相反地,积不善因,便得余殃之果。所以,积善是“利用安身”最有利的行为。我苗实认为,此言甚好,本人是专门学习研究经济学这门学科的,事实上也是如此。也就是说,经济学同样讲治理国家如何趋利避害,那么治理国家同样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当然,纠正制度缺陷,消除市场扭曲,就是积善。否则,恶化制度缺陷,增加市场扭曲,就是积不善。所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关键是做对了,才能趋利避害,这个不是那么容易,甚至是相当难,需要深入研究,找出规律,顺应规律。南怀瑾先生在《金刚经说什么》中说,人生真正体会到事如春梦了无痕,就不须要再研究《金刚经》了。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这个心无所谓降,不需要降。烦恼的自性本来是空的,所有的喜怒哀乐,忧悲苦恼,当我们在这个位置上坐下来的时侯,一切都没有了,永远拉不回来了。我苗实认为,有缘惜缘,无缘随缘,万事如行云流水,顺其自然也就可以安心了!

    574.一个特殊的时代,一个特殊的国度,一个特殊的家庭,一个特殊的学校,一个特殊的网络,一个特殊的人,一个特殊的梦,一个特殊的经历,一本本特殊的书,一批批特殊的网友,一篇篇特殊的文章,一个个特殊的质疑批评,等等,所有的特殊加起来,就是一个特殊的思想。所以,思想没有选择,又有所选择,各种影响,各种反应,看似简单,错综复杂!

    575.新结构经济学有各种糅合,错综复杂,不符合大道至简的科学原则。也就是说,正因为它有点千头万绪,层次太多,几乎无法成为一个简单命题,所以证明上颇费周折,甚至是难以系统证明。可以猜测,林毅夫老师,在构建新结构经济学的过程中,可能有马克思的影子,也可能有萨缪尔森的痕迹,从整体看。当然,仔细分解看,就有各种各样的影子或痕迹。所以,林毅夫老师,作为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学家,思想上还是和大家一样,都是“博采众长,为我所用”。当然,林毅夫老师,与大家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善于糅合,将来成功不成功先不说,但是这种“大胆尝试,敢于突破”的精神,着实难能可贵,值得学习借鉴!

    576.善于做梦的人,一生就是如此,一个梦接着一个梦,甚至没有梦就无法生活。当然,不善于做梦的人不理解这个,每当等到实在看不过去的时候,老是想打断善于做梦的人去那样梦想。其实,根本没有必要,个性使然,何必强求?再说了,大家都一样的面孔或思想,真的有那么好吗?新中国,改革开放前那段非常的折腾,就是想搞得大家都一样的面孔或思想,结果还是失败了。可以说,我是有梦想的人,林老师也是有梦想的人,当然习总书记更是有梦想的人。为什么有梦想?无他,为了登高望远。马克思说,你们赞美大自然令人赏心悦目的千姿百态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散发出和紫罗兰一样的芳香,但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恩格斯说:“我们的目的是要建立社会主义制度,这种制度将给所有的人提供健康而有益的工作,给所有的人提供充裕的物质生活和闲暇时间,给所有的人提供真正的充分的自由。”

    577.作为有定力的研究人士,不论身在何处,遭遇怎样的评价,该怎样读书研究创作就怎样读书研究创作,踏踏实实,认认真真,做出成果,就是好样的。也就是说,即便不在高校,不在体制内,不在国外研究机构,也可以读书研究创作。当然,会有人评价说,这个垃圾,那个无意义,什么的。但是,如果你是静心做学问的人,肯定不会因为类似的评价而有所动摇,甚至是放弃读书研究创作。更进一步讲,如果你是学界名人,相当红,众星捧月,诽谤攻击造谣就更是此起彼伏,没完没了,剪不断,理还乱,怎么办,只能是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话又说回来,凡事必有利弊,没有全好,没有全坏。譬如,我作为独立经济学家,就更独立自由,更接地气,更有担当,这就是比较优势,当然也是我在体制外基层做研究的最大资本。说白了,独立经济学家这个群体,只要他们像其他人一样勤学苦练,靠真才实学取得成就,那就是无可厚非的,而且是值得赞许的。显然,没有滴水穿石,就不可能久久为功,撰写一部作品是如此,撰写多部作品更是如此,数十年甘坐冷板凳是因,撰写多部作品是果。毕竟,万物皆空,因果不空!

    578.据百度百科介绍,1993年秋天,孙皓晖动笔写《大秦帝国》。身为学者,他却首先摒弃了学术著作的形式。“我说秦是中华文明的正源,没用。得老百姓都这么说了,才算做到了。那最好的形式,就是电视剧。”所以一开始,孙皓晖写的,是一个《大秦帝国》的电视剧本。当时,孙皓晖在法学领域,算是功成名就。他是西北大学法律系的教学科研副主任、经济法学的学术带头人,还是第一批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学者。第一卷《大秦帝国》剧本写完后,打印本在文化圈里流传,引起陕西省委宣传部的重视。1996年春节,主管文化教育的副省长到西北大学给教授们拜年,亲自登门看望了孙皓晖。在他家里,副省长、校领导和他谈了很久,最后拍板:“给你两年的创作假期,就专门把这个事做完!”1997年冬天,约定的两年期限就快到了,孙皓晖的剧本写到第五卷。但他发现,“自己根本完成不了,剧本就写了5年,如果要继续写成小说,别说两年,只怕4年、8年都不够”。1998年春天,孙皓晖带着妻子,在海口一个僻静的小区居住下来。他有一间30多平方米的书房,里面凡能落脚之处,皆是书山。史籍典册、诸子百家、先秦文学,就连一般秦史研究者不太关注的古代科普类书籍,如《水经注》、《齐民要术》、《农政全书》、《梦溪笔谈》等等,孙皓晖都统统看过。“商鞅变法,鼓励农耕,老秦人当时都种什么,收成怎么样,收上来做成什么吃,这些都得认真查实啊。”十几年中,孙皓晖始终保持着不疾不徐的淡泊心态。每天写一个故事段落,万余字到寥寥几百字不等。但也有焦虑的时候,这些年,清朝热、明朝热、汉唐热,在电视屏幕和图书市场上,你方唱罢我登场。唯独孙皓晖立志要呼吁的“中华文明正源”——秦,还是沉默的。书一日没写完,他就一日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焦躁起来,在和朋友吃饭喝酒的时候,他会痛心疾首地喊:“明清时期是中华文明的衰落期啊!当下中国最需要的,是和中华文明源头上最有创造力、生命力的秦时期对接!”2008年春天,当孙皓晖在遥远的海岛上,敲下小说《大秦帝国》的最后一个句号时,他满头黑发已经灰白。从43岁到59岁,他人生中最美好、最年富力强的16年,都义无反顾地献给了《大秦帝国》。我苗实认为,孙皓晖先生写长篇历史小说《大秦帝国》,集中文学创作16年,有500多万字,相当不容易。可以说,文学创作是发散的,一个人物情节连着一个人物情节,铺展开来,精彩纷呈。但是,经济学创作不一样,它是收敛的,在一大堆经济现象背后找寻一般性规律,然后顺应规律,指导现实。还有,文学创作是滚雪球,越滚越大,而经济学创作是铁杵磨成针,越磨越小。当下,我才创作了200多万字,再有十几年,极有可能也可以达到500多万字,如果条件许可的话。其实,创作,真才实学是一方面,适宜的环境同样至关重要,不可或缺。老实讲,我没有读过孙先生的任何文字,只是对他个人深耕文学创作的事迹有兴趣而已。当然,特别希望从中得到学习借鉴。毕竟,自己也有多年闭门读书的经历!

    579.天津日报记者何玉新在新浪微博有言,孙犁从不主动结交官场人物,远离人事纠葛,不参加文学圈子里的各种会议、活动,也不欢迎作者到自己家里来,愿意保持一种单纯的文字之交为好。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我的一生,曾提出过两次‘离得远些’。一次是离政治远一些,有人批这是小资产阶级论点。但我的作品,赖此,得存活至今。这一次是说离文坛远一点。”网友三月不插秧2评论道,说实话,权力就像空气,不是一个人关门上锁就可以拒之于门外的,一个人洁身自好,对权力敬而远之,有没有用?有一点用,但不大。你总是能从一个人写的东西里看出他的时代,作家受到权力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但有程度之分。这就是权力之所以危险,之所以可怕,之所以引天下英雄折腰的原因。另外,作家莫言:“按照孙犁的革命资历,他如果稍能入世一点,早就是个大文官了;不,他后半生偏偏远离官场,恪守文人的清高与清贫。这是文坛上的一声绝响,让我们后来人高山仰止。”我苗实认为,真正的读书人,当然热衷自由创作,那么深居简出,远离人事,就成为必然的了。否则,门庭若市,觥筹交错,坐不了冷板凳,胸无点墨,何以创作?当然,万事不能绝对,具体讲就是一方面强调独立性不变,“与权力保持距离,与资本保持距离,与媒体保持距离,与群众保持距离,与权威保持距离,以及与我见保持距离”;另一方面,积极从中学习,“与权力加强正常往来联系,与资本加强正常往来联系,与媒体加强正常往来联系,与群众加强正常往来联系,与权威加强正常往来联系,与我见加强正常往来联系”。说白了,保持距离就是远离,但是远离不等于一点都不接触,即不走极端,一方面可以远离,另一方面也可以接触一点!

    580.现代达摩独自悟,这本书到今天,就算讲解结束了,这是最后一条。在这里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网络研究与学院研究一样,都有三个层次,学术无禁区,宣讲有纪律,执行有政策。展开来讲,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也好,经济学与中国经济创作也好,本质上讲都是学术活动。那么,既然是学术活动,探讨应该是自由的,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不能人为设置禁区,即这个不能说,那个不能说,障碍重重,思想禁锢。可以说,这是第一个层次,学术无禁区。第二个层次,宣讲有纪律。也就是说,理论上启迪社会大众,应该注意分寸,不越雷池一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第三个层次,执行有政策。也就是说,实践上落实的话,要遵照党的政策,在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下,踏踏实实,认认真真,干好具体工作。另外,这本书,甚至是所有创作,内容庞杂,千头万绪,必然存在纰漏,希望大家擦亮眼睛,明辨是非,多多指正!

    581.原计划,大学毕业后,再沉潜20年,创作8到10本书。但是,最近考虑到,主要是家庭原因,计划只能完成一部分,也就是说现在必须停止,只能沉潜16年完成6本书创作,剩下《奇人苗实聊财经》《西北书痴聊社会》《西府傻子聊人生》,如果以后有机会,再进行创作。2017年1月13日,蔡洪滨先生因为家庭原因,辞去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一职。当时,第一时间看到这个消息,就觉得我苗实自己也应该有所行动,更多承担起家庭责任了。可以说,这么多年读书研究创作,对家庭亏欠太多了,时不时内心深处愧疚不已。说实在话,我未来的打算,就是在后半生开始的这一二十年里,把亏欠家庭的,尽最大可能,还给家庭。毕竟,整个家庭为我做出的牺牲,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不是感激不尽可以完全表达的。好了,不多说了,希望自己以后踏实工作,安排好生活,就可以了!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封圯哈哈   maoss1959@163.com   snowing   Dota-SK   荒漠主人   类比思维   如家zen   周成康1968   p4e51   njmawei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苗实(原名张春田,字苗实,号道邻),陕西之西府眉县人,著名学者,独立经济学家,国家转型研究院(筹)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被誉为中国最富争议的民间经济学家之一,著有《中国经济如是说》《学术人生沉思录》《林毅夫学术批评》《学者苗实自选集》和《苗大师真话实说》,编有《苗实现象争论》和《中国经济指南》一至十六册,皆可免费下载,欢迎阅读指点。1996年9月—2001年7月,在宝鸡文理学院,攻读物理学专业,大二开始利用闲暇进行经济学学习研究;2001年8月—2013年9月,在苗实研究室,私淑京城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从事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尤其专注于经济转型中的制度宏观与三农问题;2013年10月—2014年4月,在西北大学,师从著名经济学家白永秀教授,就区域经济问题进行专门研究,并担任陕西永秀经济管理研究院兼职研究员;2014年5月至今,在民间智库国家转型研究院(筹),继续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2009年9月以来,在经管之家(原人大经济论坛),草根网,天涯财经论坛,凯迪社区,新浪微博,易汇网,新浪杂谈,中华论坛,新浪博客,博客中国,中经论坛,凤凰博客,天涯博客,价值中国,经济学家论坛,精英博客,北美博客,和讯博客等多家网站发表大量文章,深受广大网民喜爱,名声大噪,轰动不断,在经济学界或财经评论界享有广泛声誉,在中国网络媒体具有较高知名度。经相关统计,苗实自发表文章以来的多部系列作品目前为止已经有12856人次下载,各种文章累计点击2000多万人次,收到回复6万多人次,专门评论文章41人次。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