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外师造化 - 苗实首页
现代达摩独自悟(五十五)
2017-02-12
字号:
    541.有热心网友问,苗老师,有人说您为了出名,才一直搞网络创作,我觉得这种认识过于简单,站不住脚,那么究竟有没有更为深层次的目的呢?我苗实回复道,客观上出名的方式很多很多,网络创作极有可能是不太巧妙的方式,吃力不说,效果微乎其微。毕竟,经济学界相对大社会,还是个小圈子,就是出名了,影响也极其有限。当然,我坚持搞网络创作,自有更为深层次的目的,那就是做独立经济学家,传播经济学与中国经济常识,支持改革开放事业发展壮大。其一,从事经济研究这么多年,我感觉改革开放对中国太重要了。而且,改革开放的推进太难了。那么,如果不大力支持,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太可惜了。当然,改革开放如果半途而废,中国崛起显然就根本不可能了。譬如,我2001年大学毕业的时候,认为铁饭碗未来就不存在了。但是,十几年过去了,现在体制的高墙还在,铁饭碗依旧。再譬如,国企产权改革喊了也有十几年了,现在问题依旧,毫无进展,良可浩叹。由此可见,改革有多难。其二,一个人支持改革开放,力量毕竟太单薄。这样一来,我就必须传播经济学与中国经济常识,呼吁更多的人,来支持改革开放。譬如,支持改革开放,如果我一个人的力量是100的话,那么网络上铁杆粉丝有1万的话,总体力量就可以达到100万,这样一来,改革开放至少不会倒退了。其三,如果我再做独立经济学家,三十年左右的话,随着中国社会更为自由更为开放更为多元,身后的粉丝会更多,支持改革开放的力量会更大。而且,不论在体制内,还在体制外,都有一批又一批像我这样的人在大力支持改革开放,集体的力量是无穷的,显然中国会解放思想,与时俱进,不断深化改革开放,变得越来越好!

    542.有热心网友问,苗老师,有不少人想知道,您是怎样做学问的,请讲一讲?我苗实回复道,首先要有一定的积淀,譬如二十年经济研究,三十多年读书经历。然后,深挖下去,进行概括提炼,不断创作。最后,传播出去,为天下知,开卷有益。当然,在这个过程中,积淀不够不行,不会概括提炼也不行,当然没有网络平台更不行。那么,我究竟是怎样做学问的呢?第一,必须有足够丰富的读书学习经历和经济研究经历,这是基础,否则就是无源之水。譬如,我从事经济研究已经有二十年,读书学习已经有三十多年。第二,以我自身为参照系进行学术与社会人生分析,代表作有《学术人生沉思录(32万字)》和《现代达摩独自悟(25万字)》;以经济学为参照系进行经济学与中国经济分析,代表作有《中国经济如是说(47万字)》《林毅夫学术批评(18万字)》 。坦白讲,对我自身经历知根知底, 才能扎扎实实去进行学术与社会人生分析 。同理,对经济学知根知底,才能扎扎实实进行经济学与中国经济分析。更进一步讲,没有其他途径,只有通过这两个参照系,才能把我前半生所学所思所经历的种种资源盘活,充分进行概括提炼,利用网络平台传播出去,成为芸芸众生的资粮。当然,我希望自己的四部代表作,是一面面镜子,知读书人之酸甜苦辣和起起落落,知中国经济之前因后果和曲曲折折。古人云,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知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什么意思呢?一个人用铜当镜子,可以照见衣帽是不是穿戴得端正;用人当镜子,可以发现自己的对错;用历史当镜子,可以知道国家兴亡的原因!

    543.有句话,说得非常好:人的身体永远要比灵魂坚强的多,往往最先败北的是灵魂而非自己的躯壳,在面对重重困境与瓶颈时,身体健康无恙,而自己的灵魂早已不见了踪影。我苗实认为,一个人,在前半生都是在强壮自己的身体,当然在后半生都是在强壮自己的灵魂。而且,身体的强壮至少需要二十年,灵魂的强壮同样至少需要二十年。这样一来,人才会更成熟,值得为社会大众所学习借鉴。老实讲,我经历过重大挫折,完全被打垮的那种。而且,当时我的身体似乎没有多大变化,看上去挺健康,但是灵魂服输了,逃跑了,以致于整个人就倒下了,雪上加霜,大病一场。可以说,打那以后,我的灵魂才得以真正成长。而且,经历了十几年再磨炼后,真正才变得强大了。所以,身体需要锻炼,而灵魂更需要锻炼,只有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人的灵魂才会如同大山那样坚强,如同大海那样深广。正如拿破仑所言,灵魂比剑更强,不是每个人的灵魂都这么强大,不曾努力的灵魂更加难以强大!

    544.过去,在坛子里,某些人对我很愤怒,这样诽谤攻击造谣,那样诽谤攻击造谣,苛责到无以复加,好像我有什么大罪似的。其实,我就是热衷做学问,独立进行经济研究,更没有做过伤风败俗甚至是违法乱纪的事情,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更进一步讲,我个人的事情再大,也是小事情,多理解包容,也就过去了,而且我已经是心智成熟的人了,会积极处理好自己的一切事情,即便有些艰难困苦,也会逐渐加以克服的,希望你们放宽心,如果真有过剩的精力,请你们多关注公共事务,坚持真理,真话实说,支持改革开放,捍卫市场经济,促进民主法治,共建和谐中国。正如苏小和先生所言,行公义,就是在公共事务上坚持真理,实话实说;好怜悯,就是针对具体的个人,具体的生命,去宽容,去怜悯,去爱。千万不要在公共问题上胆小如鼠,在具体的个人身上怒目金刚。当然,目前看,令人欣慰的是,坛子里理解包容我苗实的人越来越多了,随之读书研究创作的环境越来越宽松了。说句公道话,我做独立经济研究,于人于家于国皆有益,绝无危害社会。其一,读书研究创作,提升个人境界,有利于修养。而且,家有书香,人人受教,家和万事兴。其二,著书立说,教化大众,有利于精神文明。而且,活跃思想市场,贡献中国智慧。其三,唤起更多的人,支持改革开放,有利于中国崛起。而且,落实深化改革开放后,整个社会会更为自由开放多元!

    545.金乾生先生说过,如果把逐利摆在第一位,把追求美好放在第二位,也许你能满足胜利者和成功者的快感,但是却永远享受不到生活的快乐与幸福。因为生活的真谛不是获取与拥有,而是付出与创造;快乐幸福的真谛不是利益的富足与消费,而是精神的愉悦与升华。我苗实认为,这种情况挺适合一直以来的自己,把追求美好放在第一位,把逐利放在第二位,所以乐意在独立经济研究方面不断付出与创造,并得到精神的愉悦与升华。其实,一个人在世间,要想拥有实质的成就感,就得拼命追求。而且,要不满足现状,趁年轻狠狠折腾一下。譬如,四十五岁以前,豁出去,撸起袖子加油干,成就一番事业。当然,上了岁数,精力已经不济,也不敢折腾了,就满足现状,按部就班,查漏补缺,把具体事情,或枝节问题,或琐碎环节,处理好,就知足常乐。那么,这个阶段,就不能像年轻时候那样,在根本性或原则性或战略性的问题上煞费苦心,大动干戈了。也就是说,年轻时,条件具备,就不满足现状,主攻;年老时,条件不具备,就满足现状,主守。记得,张培合先生在《幸福其实很简单》一文中讲道,一个人要想拥有幸福就不要私欲膨胀,更不要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而是心态平和,顺其自然,常怀有一颗感恩的心,这就很容易得到幸福。只要你懂得知足就会永远知足,只要你懂得满足就会永远满足。世界上最大的灾祸莫过于不知足。所以,一个知足的人就是一个幸福快乐的人。你看,幸福其实很简单!

    546.有热心网友问,苗老师,学术研究,说白了就是做精神巨人,可以这么理解吗?我苗实回复道,学术研究有了一定成就,确实可以成就一个精神巨人出来。而且,这位精神巨人就是社会大众眼中的所谓大师。那么,什么是大师?就是一个人,长期读书研究创作,物质上实在得不了多少,精神上却很了不得。譬如,创作了许多作品,著述颇丰,千千万万读者从中受益。而且,一代又一代读者,都可以从中受益。更进一步讲,大师,大师,大师,就是在生活上平平淡淡,貌似常人,而在学术上辉煌灿烂,奇人一枚,而且他的所有贡献看不见,摸不着,纯粹是精神上的,形而上的,抽象的,但是又至关重要,不可或缺,无论是间接对物质文明。还是直接对精神文明。当然,热衷学术研究的人,都有大师气质。但是,真正有大师成就的人,却不多,甚至是凤毛麟角。可以说,成就大师,有三个层次。其一,教育立国,思想自由。也就是说,教育优先,是基本国策,常抓不懈。而且,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可以实现。其二,除了大的方面,政治开明,经济繁荣,社会和谐,文化多元,当然好的家境,不能没有。也就是说,家境好了,个人身心才能长期保持平衡,这样一来,学术研究容易突破,有深厚积淀。其三,多拜师,勤学艺,没有定力不行,没有耐力不行,没有悟性不行。也就是说,作为个人,要受得了“滴水穿石”之苦,才能“久久为功”,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师!

    547.金乾生先生指出,发表言论,有不同的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情绪化表达,受情绪支配,喜怒哀乐,都是情绪的宣泄。第二个层次是感性表达,跟着感觉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有感而发。第三个层次是常识与经验表达,风雨历练,日月积累,言之有物。第四个层次是知识表达,书面上学的,讲座上听的,有所收获,重复传播。第五个层次是科学层次,追根溯源,探幽究竟,揭示规律。第六个层次是哲学层次,多维立体观察,寻找变化规律,求证本质真理。理性的言论,大多在五六层次,国人的言论,大多在三四层次,网上的言论,大多在一二层次,所以姑且听之,姑且看之,不必认真,更不要被误导。我苗实认为,这段话分析得好,值得学习借鉴。不过,从我做研究接触到的情况看,主要有三个层次。而且,这三个层次并列平行,同等重要,没有可比性,无所谓孰优孰劣。其一,经验层次,以直觉体悟为手段,概括提炼指导人生,概括提炼指导哲学,概括提炼指导科学。其二,哲学层次,以哲学理论为手段,概括提炼指导人生,概括提炼指导哲学,概括提炼指导科学。其三,科学层次,以科学理论为手段,概括提炼指导人生,概括提炼指导哲学,概括提炼指导科学。或者说,在中国,学者搞研究,有三个参照系,经验参照系,哲学参照系,科学参照系。而且,这三个参照系有交叉,有混合,相辅相成,不可分割。可以说,我自己长期做研究,分析经济学与中国经济也好,分析学术与社会人生也好,一直都是如此,或以直觉体悟为手段,或以哲学理论为手段,或以科学理论为手段!

    548.据我长期观察,中国未来极有可能会继续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这一治国总纲,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弦易辙的邪路,而是会走中间道路,构筑混合体制,发扬光大特色社会主义。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全面深刻系统地观察理解中国,既要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分析或眼光,又要有西方经济学的分析或眼光,更要有传统文化的分析或眼光。也就是说,单纯地采用任何一种分析或眼光,都是盲人摸象,有失片面,难以奏效。更进一步讲,鉴于中国模式会是一种混合体制,作为经济学家,要全面深刻系统地认识中国,务必要采取混合的分析或眼光,既要深谙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又要深谙西方经济学,更要深谙传统文化。那么,深谙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可以充分理解基本制度;深谙西方经济学,可以充分理解改革开放;深谙传统文化,可以充分理解中间道路。下来,有人会问了,中国长期维持错综复杂之混合体制,随之经济学家的知识储备是不是也会出现错综复杂之混合?毫无疑问,会这样。当然,这也会延长经济学家由入门到成熟的学习研究时间,或许需要二十年左右。譬如,学习研究西方经济学,需要至少八年。然后,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需要至少三年。最后,学习研究传统文化,需要至少十年。但是,在西方,从经济学本科,到研究生毕业,也就十年左右,明显时间短了许多。老实讲,中国这个混合体制,理论创新就很难了,几乎不可能。毕竟,本质上是个矛盾体,譬如混合所有制!

    549.前面讲到,观察理解混合体制,中国经济学家必须有混合之知识结构,既要深谙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又要深谙西方经济学,更要深谙传统文化。也就是说,一个合格的中国经济学家,必须是二层小洋楼的知识结构,地基是传统文化,一层楼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二层楼是西方经济学,符合“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现实发展。当然,无论单纯采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分析或眼光,单纯采用西方经济学的分析或眼光,还是单纯采用传统文化的分析或眼光,都只能理解其中的部分元素,而三眼齐观,才能全面深刻系统地理解混合体制。需要强调的是,这个混合体制是基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  这个“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 之治国总纲的。但是,大家都知道,混合体制,不是终极体制,而是过渡体制,未来发展到一定阶段,必须深化改革开放,向现代意义上的市场体制转型。那么,此时中国的治国总纲也就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变成了“以改革开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随之,中国经济学家的二层小洋楼知识结构也有所调整,地基是西方经济学,一层楼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二层楼是传统文化。客观讲,这个变化相当大,难上加难,需要的时间会更长。毕竟,中国走向现代化,不仅仅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还有民主法治转型以及传统向现代的转型,里面还有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包括信息社会)的转型。所以,全面转型势必难上加难!

    550.昨天晚上,与父母聊天,说了许多。父亲说,在中国,家庭事业两不误的人,即家庭和谐事业发达的人,最成功,当然也最少。可以说,大多数人,都是顾此失彼,或者家庭和谐事业一般,或者家庭一般事业发达,或者家庭一般事业一般。而且,家庭和谐的标志是子女成才,光宗耀祖;事业发达的标志当然是大有作为,功成名就。母亲说,人要以勤为本,老实肯干,坚持不懈,才能有所收获。可以说,人上了岁数,毛病越多,越不能停。而且,越停毛病越多越严重,越是受不了。当然,整天干活忙着,血脉通畅,加速新陈代谢,身心反倒轻松自在,负担更少。我苗实认为,父亲的家庭事业论,有一定道理。确实,家庭事业兼顾好,对个人的要求挺高,达到的人还是少数。可以说,有的人是大老板,功成名就,子女却不争气;有的人几乎没有什么事业,子女却本事很大;有的人有一点事业,家庭也凑合,一般般。至于母亲的老有所为论,我没有大的意见。不过,希望父母多保重身体,地里活可以干一干,当然还是以雇工为主,不要过于劳累。其实,过个年,在农村,比较热闹,一个是子女从远方归来,见到父母欢欢喜喜,另一个亲戚朋友聚一聚,寒暄一番,有说有笑!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挣扎的90后   RRK456   隔夜喵粮   右小姐右小姐   zhongyinghuanqiu   chen   zhengyang   农非农家   qoituz564   nyu46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苗实(原名张春田,字苗实,号道邻),陕西之西府眉县人,著名学者,独立经济学家,国家转型研究院(筹)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被誉为中国最富争议的民间经济学家之一,著有《中国经济如是说》《学术人生沉思录》《林毅夫学术批评》《学者苗实自选集》和《苗大师真话实说》,编有《苗实现象争论》和《中国经济指南》一至十六册,皆可免费下载,欢迎阅读指点。1996年9月—2001年7月,在宝鸡文理学院,攻读物理学专业,大二开始利用闲暇进行经济学学习研究;2001年8月—2013年9月,在苗实研究室,私淑京城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从事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尤其专注于经济转型中的制度宏观与三农问题;2013年10月—2014年4月,在西北大学,师从著名经济学家白永秀教授,就区域经济问题进行专门研究,并担任陕西永秀经济管理研究院兼职研究员;2014年5月至今,在民间智库国家转型研究院(筹),继续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2009年9月以来,在经管之家(原人大经济论坛),草根网,天涯财经论坛,凯迪社区,新浪微博,易汇网,新浪杂谈,中华论坛,新浪博客,博客中国,中经论坛,凤凰博客,天涯博客,价值中国,经济学家论坛,精英博客,北美博客,和讯博客等多家网站发表大量文章,深受广大网民喜爱,名声大噪,轰动不断,在经济学界或财经评论界享有广泛声誉,在中国网络媒体具有较高知名度。经相关统计,苗实自发表文章以来的多部系列作品目前为止已经有12856人次下载,各种文章累计点击2000多万人次,收到回复6万多人次,专门评论文章41人次。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