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外师造化 - 苗实首页
现代达摩独自悟(五十四)
2017-02-11
字号:
    531.有资深网友问,苗老师,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经济学家都是那么平庸,很难有突出表现?第二个问题,在中国,纯粹的经济学家不吃香,反倒是依附权力的经济学家吃香,为什么?第三个问题,改革开放后,市场经济已经有了一定发展,为什么难以深化下去?我苗实回复道,第一个问题,确实,在思想大一统的国情下,中国经济学家没有特点,没有突破,没有创意,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至于为什么,我想大家极有可能都知道,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如果深入探讨,势必会涉及到党的政策与路线问题,而一旦涉及到党的政策与路线问题,就不是简简单单的学术问题,立马上升到政治问题。那么,既然会如此上纲上线,显然就很难把探讨彻底进行下去了,只能刚开头就煞了尾。所以,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在中国很难实现,当然中国经济学家搞创新,就成了无源之水。第二个问题,中国过去是计划经济,权力至上,现在虽然逐渐向市场经济转型了,也有了一定成效,但是权力的作用还很大,甚至比资本的作用还大。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不少经济学家为了体现自己的价值,就只能千方百计去依附权力。毕竟,这样一来,可以获取不菲的资源。显然,纯粹的经济学家至少要与权力保持距离,肯定没有依附权力的经济学家那么吃香了。第三个问题,中国是集中决策的传统国家,尽管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但是还没有完全适应现代市场经济的发展。毕竟,现代市场经济本质上是分散决策。而且,现代市场经济除了有工具性外,还有相当强的制度性。也就是说,中国要完成从传统向现代转型,只利用市场经济还远远不够,必须有深层次的制度变革。但是,在中国,制度变革很难深入。所以,现代市场经济,在中国难以深化!

    532.有热心网友问,苗老师,了解中国,可以选取哪几个维度?我苗实回复道,至少有六个维度:第一个维度是传统中国,也就是说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有许多不同的朝代,各种各样的文化,五十六个民族,即便到了21世纪的今天,传统还在不同领域或大或小地发挥着作用,不可忽视;第二个维度是现代中国,也就是说现在是全球化时代,中国必须解放思想,与时俱进,融入其中,学习借鉴人类一切先进文明成果,进行制度变革,管理更新,技术引进,文化交流,只有不断改革开放,引入新鲜血液,中国才能焕发生机,欣欣向荣;第三个维度是计划中国,也就是说中国有计划经济的惯性,大政府,全民所有制,集体所有制,仍旧存在着,甚至极有可能一直会保持下去,当然会有演变,但是本质不会变,这也不能忽视;第四个维度是市场中国,也就是说改革开放后,中国不断进行市场化改革,在中国经济中市场经济的作用越来越明显,而且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相信将来会有所突破,梦想成真;第五个维度是农村中国,也就是说虽然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经济长足发展了,但是别忘了广大农村,别忘了落后农业,别忘了贫困农民,农村软硬基础设施还不到位,农业还没有完全实现机械化,农民生活还有很大困难;第六个维度是城市中国,也就是说从城市发展来看,包括首都各直辖市省会,成绩喜人,突飞猛进,交通医疗教育养老,法律文化休闲娱乐,都不错!

    533.早上,浏览微信,多留意了一下“26位清朝状元书法精品”的帖子。可以说,我有两点看法,不一定成熟,但是乐意分享给广大读者。其一,写书法,和做学问一样,需要长期训练,下得了苦工夫。而且,要得法,笔画布局出来以后,富有美感,让人看着舒服。大家都知道,在经济学上讲优化资源配置,写书法的话,就是优化笔画布局,把虚实粗细,快慢远近,轻重大小,上下左右,前后内外,等等,各种关系处理好。平时一有空,父亲就喜欢写书法,有一定的功力。而且,他写起来,很会运腕,灵活自如,行云流水。他经常说,心境好,才能笔法好,而笔法好,心境才能更好,如此一来,自然就会:痴迷不舍,乐在其中。其二,清朝那会考状元,有的20多岁考中,有的30多岁考中,有的40多岁考中。可以说,这些状元之间,年龄相差很大,与此同时也想象得出,他们各自经受的曲折大不一样。由此可见,成功因人而异,有的人,家境好,够聪明,执行力强,运气也好,需要时间就短一点;有的人,家境不好,显愚钝,执行力弱,运气也差,需要的时间就长一点。也许,属于后者这种情况的,还有许许多多人会名落孙山,永远都不可能达到考中状元这种成功。但是,许许多多名落孙山的人,还可以有其他成功,只要不放弃努力,肯定会有其他成功。只不过,做不成官了,可以去经商做生意,可以去当医生治病救人,可以去做学问著书立说,等等。说白了,只要不荒废,继续奋斗,总可以功到自然成,尽管活法会不同!

    534.有热心网友问,苗老师,听说您练习书法,想成为书法家吗?再一个,过去六七年,您一直坚持创作,请问发生这一切,是计划中的吗?第三个问题,识时务者为俊杰,您怎样理解。我苗实回复道,第一个问题,练习书法,是顺其自然,喜欢就继续练,否则就读书研究创作,我从来没有成为书法家的欲望。记得,小学三年级开始,练过一段时间。接着,高中毕业后,1995年前后又练过一段时间。现在,有空了,就练一练。但是,练归练,始终还是拿不出手。也许,假以时日,会有所突破。总之,书法于我,没有能够像学习研究那样持之以恒,而是时断时续,尽管也有这方面的兴趣。第二个问题,过去七年多时间,我平均每天写800字,积累下来,有二百多万字了。可以说,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也就是初中学会写作到2009年9月,一直就处于加强知识储备的阶段,就是有零星写作,也只是练笔。当然,真正创作,还是在2009年9月以后,才奋笔疾书,一发而不可收拾。老实讲,这不是计划中的事情,而是听从内心的需要,边走边看,一路在创作而已。在高中到大学阶段,我确实喜欢做计划。但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实际上完成得也很不理想。所以,闭门读书期间,就很少做计划了,反而效果更好。第三个问题,从国内小气候出发,识时务者为俊杰,当然就是听党话跟党走。但是,作为知识分子,这样做,极有可能就大打折扣,难以体现自身学道守道传道的宗旨。那么,从国际大气候出发,识时务者为俊杰,当然就是解放思想,与时俱进了。与此同时,也更能体现自身传道守道传道的宗旨。那么,何去何从,完全取决于知识分子自身的选择,无所谓孰优孰劣。毕竟,现在是自由多元的开放社会,尊重个人为要,不能去苛责谁!

    535.有热心网友问,苗老师,您在经济学与中国经济方面以及学术与社会人生方面,持续创作已经有二百多万字六本书,请问我们作为更为年轻一代,也就是80后90后,能够做到吗?我苗实回复道,只要对经济学与中国经济及学术与社会人生有兴趣去耐心琢磨,独立思考,长此以往,持之以恒,每个人都可以做到我这样。当然,没有兴趣,没有耐心,没有定力,甚至不愿意持续去独立思考,这肯定不行。可以说,无论是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的体会与经验,还是学术与社会人生的体会与经验,每个人(当然是对这两个领域有兴趣有研究的人)都会有。而且,这其中,只有善于独立思考分析又善于遣词造句去表达的人,才能将其准确概括甚至精妙提炼为让社会大众感到富有启迪的语言,并开卷有益。说白了,经济学家也好,作家也好,他们并不是神,是经历了百炼成钢的正常人,每个人要真心坚持像他们那样去做,假以时日,功夫不负有心人,肯定也能做得到。常言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那么,做一件事,突破一个方向,甚至是撰写一系列书,等等,只要认准了,肯吃苦,不半途而废,坚持做下去,一步一步,循序渐进,总有完成的一天。坦白讲,二十年前,我没有创作甚至是著书立说的打算。但是,我热衷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并有成为经济学家的朦胧意识。那么,在2001年大学毕业后,我就毅然决然放弃了高中物理教师的铁饭碗,开始闭门读书,继续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坚持了八年,到2009年9月,有了足够的知识储备,才真正开始创作,结果一旦痴迷上奋笔疾书,就一发而不可收拾,在以后的七年多时间里,突飞猛进,成绩喜人,取得了大发展,真可谓滴水穿石,久久为功!

    536.有资深网友问,苗老师,您前面提到,真正用心了,谁都可以著书立说。但是,会写作的人何止千万,但是,能成为林语堂或梁实秋那样的人却很少很少。同理,懂经济学的人何止千万,但是,能成为吴敬琏或张维迎那样的人却很少很少,怎么看?我苗实回复道,除了前面提到的,没有兴趣,没有耐心,没有定力,甚至不愿意持续去独立思考,这肯定不行。在这里,我再补充几点。其一,会写作的人,确实很多很多。但是,大多没有成为作家的志向,当然剩下很少很少有志向的人,才会成为作家。同理,懂经济学的人,确实很多很多。但是,大多没有成为经济学家的志向,当然剩下很少很少有志向的人,才会成为经济学家。所以说,有志者事竟成,否则就难成。其二,有志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要能够承担起成名成家的代价,这个环节至关重要。譬如,所在家庭大量的各种付出,包括物质上和精神上。当然,还有个人自身大量的各种付出,同样包括物质上和精神上。所以,家境不好的话,成名成家显然难度就加大了;个人身体条件不好的话,成名成家的希望就小了。需要强调的是,无论是家庭,还是个人,只有永不放弃,锲而不舍,才能功到自然成。其三,从更为宏大的层面出发,解放思想,与时俱进,与国家和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也就是位卑不敢忘忧国,体察人民疾苦,敢说真话实话,这样有情怀,有担当,才能真正成名成家。说白了,成名成家,就是为了国家和人民去艰苦奋斗,肯定要超越个人,乃至小家庭。所以,作家也好,经济学家也好,与大时代共鸣,识时务者为俊杰!

    537.有热心网友问,苗老师,您走的是成名成家的道路,自然有自己的一份幸福自在,那么认识的同龄人,他们都有怎样的发展?我苗实回复道,志向或追求不同,走的道路自然就不同。那么,有的人在农村,做点小生意,现在有房有车,孩子已经结婚了,或成为了大学生;有的人在学校,已经是校长,教书育人,桃李芬芳,一批又一批学生已经成才了;有的人在医院,已经是主任医师,悬壶济世,救死扶伤,妙手回春,造福一方;有的人在官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已经是处级干部,交际广,能量很大;有的人在商场,已经是大企业家,资产千万,甚至是上亿,活跃一方经济。当然,不论身在何处,虽命运有别,但是各有各的幸福自在。也就是说,到四十多岁的这个年龄阶段,多多少少或大大小小都可以说已经是功成名就了。毕竟,已经有至少二十年的奋斗了,成绩肯定都有了。当然,由于职业不同,没有可比性,也就无所谓谁强谁弱了,起点是平等的,结果还是平等的。更进一步讲,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这句话相当有哲理,现实性同样相当强,二十年前,没有这个经历,还是将信将疑,现在彻底明白了,显然也没有任何怀疑了,一个人,只要肯吃苦,无论在哪里扎根,假以时日,都可以春华秋实,硕果累累。所以,干事业,无论大小,都是天道酬勤,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538.在新浪微博,昵称叫念父的人说,每年的春节前后是同学聚会的高峰,但是真正的有钱人和穷人都不去同学会,每年固定发起、参加同学会的最后都是相同的一群人。同学会筛掉了飞得过于高的、走得过于远的、混得过于惨的、性格过于强的……剩下一伙彼此过得差不多、活在同一坐标系里的同学。每年固定约见相互确认“原来你过得还是这个样儿”,便可继续相亲相爱,同时安心地继续过自己或许是主流或许是随大流的人生。我苗实认为,同学,有各个阶段的,小学的,中学的,大学的,远的有三十多年没见面,近的有十几年没见面,大家分开后一路走来,相互之间有相同的志趣的人,几乎不存在了。再一个,见面了,免不了相互比较,这个长了,那个短了,谁有钱了,谁当官了,俗里俗气,反倒心里起波澜,搞得不舒服了。第三个问题,就是喝酒,一旦有了气氛,不会喝的,也被硬劝了好几杯,甚至醉酒了,苦不堪言,碍于面子,只能忍着。当然,我也不主张两种人去参加同学会,一种是性格孤僻或超凡脱俗的人,另一种是不喜热闹或独来独往的人。可以说,前一种人,极有可能有自己的境界,眼光独特,欣赏也与常人不一样,曲高和寡,知音难觅;后一种人,喜欢安安静静,自由自在,向来自足于独处,没有呼朋唤友的生活习惯。当然,喜欢交际的同学极有可能不理解,但是这极个别怪人或异人毕竟是客观存在,尽量能包容还是要多包容,给他们自由活动的空间!

    539.前面讲了,中国经济学家为什么那么平庸,网友又问,为什么平庸到格局就是那么小?我苗实回复道,总体讲,中国还不够自由,还不够开放,还不够多元,虽然引入了市场经济,但是计划经济还有所保留。也就是说,改革不彻底,旧体制还在发挥作用。而且,这个旧体制就像笼子一样,罩住了一切,包括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等。说白了,政治是笼子里的政治,经济是笼子里的经济,社会是笼子里的社会,文化是笼子里的文化。当然,中国经济学家也不例外,就是笼子里的经济学家。这样一来,中国经济学家的思想显然难以真正自由,难以真正开放,难以真正多元,什么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在中国自然就没有办法实现了。客观讲,改革开放前的中国经济学家,比改革开放已经进行了三十多年的现在,还平庸格局更小,假以时日,如果深化改革富有成效的话,我坚信未来的中国经济学家比现在,格局肯定要大得多,思想会更为自由开放多元。在知乎上,网友坤天有这样的描述:改革开放之初,陈云为了帮助人们正确理解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的辩证关系,提出了鸟与笼的著名比喻。形象一点说就是中国的经济应该像一只鸟,可以飞,但不可无控制,无限度地自由飞翔,要把它装在一个笼子里,计划就是这个笼子。这样鸟还是可以假装飞一飞的,但飞不远。至于谁是做这个鸟笼的,鸟笼有多大,做的好不好,这个鸟笼的主人是谁,为什么鸟在笼子里比在蓝天里翱翔更好,语焉不详,不言自明。直到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怒吼一声“谁不改革谁下台”,鸟笼经济的说法才渐渐淡化,中国的改革开放才重新走上轨道,才有了今天中国的局面。今天回首望去,其实鸟笼经济的说法自有其内在道理。长期以来,中国经济这只鸟是被人攥在手里,动也不能动的,放进鸟笼,让它有点自由空间已经是历史进步了,虽然极其有限,不能适应国家发展和国际竞争的需要。所以,邓小平和鸟笼经济的主人都是改革开放的推进者,差别在改革开放的速度,方式和最终方向上!

    540.1845年,美国学者梭罗,只带了一把斧头,到瓦尔登湖边建了一间小木屋,独居了2年零2个月,以验证自己所悟出的人生真谛:“一个人,只要满足了基本生活所需,不再戚戚于声名,不再汲汲于富贵,便可以更从容、更充实地享受人生。”体验结果,正如他所说:一个人,放下得越多,越富有。而后,他写出了著名的《瓦尔登湖》:“我们每一天努力忙碌、用力生活,却总在不知不觉间遗失了什么。面对不断膨胀的物欲,我们需要的是一颗能静下来的心。多余的财富只能够购买多余的东西,人的灵魂必需的东西,是不需要花钱购买的。”我苗实认为,市场经济条件下,挣钱养家是大潮流。而且,天经地义,理所当然。但是,社会是自由开放多元的,对极个别怪人或异人,也应该有所包容,允许他们不脚踏实地以挣钱养家为主要目标,而是仰望星空独立去读书研究创作,为民请命,真话实说。更进一步讲,当下的中国,不仅仅需要面对现实并服从现实的人,去为个人和小家庭奋斗不息,而且需要超越个人和小家庭,整天忧国忧民的理想主义者,他们仰望星空,高谈阔论,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当然,这些人就是怪人或异人,虽然身处物欲横流的社会,但是自始至终听从内心的呼唤,不为物欲所左右,甚至完全摆脱了物欲的羁绊,安心学问,甘坐冷板凳,数十年如一日,读书研究创作,著书立说,造福天下。也许,这一批又一批怪人或异人,放下的越多,最终得到的越多,当然也越是富有。而且,他们的富有,极有可能精神层面更多一些!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世界王振今   澳龙华潘   banmu   bbb162   abcgao123   ophthalmotomy   桃李不言   民间思想者   wuchenliu   gjz0377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苗实(原名张春田,字苗实,号道邻),陕西之西府眉县人,著名学者,独立经济学家,国家转型研究院(筹)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被誉为中国最富争议的民间经济学家之一,著有《中国经济如是说》《学术人生沉思录》《林毅夫学术批评》《学者苗实自选集》和《苗大师真话实说》,编有《苗实现象争论》和《中国经济指南》一至十六册,皆可免费下载,欢迎阅读指点。1996年9月—2001年7月,在宝鸡文理学院,攻读物理学专业,大二开始利用闲暇进行经济学学习研究;2001年8月—2013年9月,在苗实研究室,私淑京城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从事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尤其专注于经济转型中的制度宏观与三农问题;2013年10月—2014年4月,在西北大学,师从著名经济学家白永秀教授,就区域经济问题进行专门研究,并担任陕西永秀经济管理研究院兼职研究员;2014年5月至今,在民间智库国家转型研究院(筹),继续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2009年9月以来,在经管之家(原人大经济论坛),草根网,天涯财经论坛,凯迪社区,新浪微博,易汇网,新浪杂谈,中华论坛,新浪博客,博客中国,中经论坛,凤凰博客,天涯博客,价值中国,经济学家论坛,精英博客,北美博客,和讯博客等多家网站发表大量文章,深受广大网民喜爱,名声大噪,轰动不断,在经济学界或财经评论界享有广泛声誉,在中国网络媒体具有较高知名度。经相关统计,苗实自发表文章以来的多部系列作品目前为止已经有12856人次下载,各种文章累计点击2000多万人次,收到回复6万多人次,专门评论文章41人次。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