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外师造化 - 苗实首页
现代达摩独自悟(五十二)
2017-02-09
字号:
    511.有资深网友问,苗老师,如果用几个“度”来刻画您的四部代表作,自己怎么说?再一个,您具体在什么时候就具备了基本的写作能力,为什么36岁这么晚才正式着手创作?我苗实回复道,《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是“广度”之作,既有理论剖析又有现实回应,既有制度宏观三农问题探讨又有经济学进一步反思,既有宏大的追问又有细微的解答;《林毅夫学术批评:中国经济大论战》,是“深度”之作,大的方面有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探究,小的方面有经济增长与经济周期的讨论,当然还涉及到经济体制改革与经济结构调整;《学术人生沉思录:读书人原来这样》,是“热度”之作,由于过去六七年我一直从事网络创作,引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轰动,而在这些轰动之下,自己当然很火,难免与千千万万网友互动交流就极其频繁,那么言语上的缠斗与厮杀更是少不了,这样一来,很自然或多或少就体现在本书中;《现代达摩独自悟:学思只说家常话》,是“力度”之作,经过多年练笔,慢慢走向成熟,无论是经济学与中国经济,还是社会人生,勉勉强强都可以做到自圆其说,当然学思活动更为客观理性,或许在本书的阅读中就会明显觉察到这一点。第二个问题,老实讲,中学阶段,我就已经具备了基本的写作能力。但是,为什么当时没有重点培养或大力发挥写作才能,其一,没有想通过写作成名成家,毕竟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会儿农村环境相对闭塞,保守传统占主流;其二,上好学考大学是大方向,这是主食,而写作不要说是副食,根本就没有任何位置;其三,1996年考上了宝鸡文理学院物理系以后,紧跟着又转到经济学专业,一心就在学习研究经济学与中国经济,无暇他顾。最后,苦熬到2009年9月,才有机会开始网络创作,一直坚持到现在!

    512.有资深网友问,苗老师有两个问题,自从您提出“六个保持距离”以来,一个是,有人指出,这就是与外界绝缘,或者说与世隔绝,自己怎么看?再一个,还有人指出,算了吧,就是想接触,人家也不会理,自己又怎么看?我苗实回复道,确实,自己提出了“六个保持距离”,即“与权力保持距离,与资本保持距离,与媒体保持距离,与群众保持距离,与权威保持距离,以及与我见保持距离”。而且,已经有比较长的时间了,与此同时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疑问与说法。第一个问题,我觉得有误解,太极端了。而且,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要与外界绝缘,或者说与世隔绝。毕竟,自己时时刻刻就在现实中活动往来,包括读书研究创作,调研考察经济发展情况,与各种朋友互动交流,浏览财经新闻,玩微博玩微信,等等,根本不可能与外界绝缘,或者说与世隔绝。所以,今天,我做一下修正,把“六个保持距离”重新调整为“六个保持距离不变,加强正常往来联系”,具体讲就是一方面强调独立性不变,“与权力保持距离,与资本保持距离,与媒体保持距离,与群众保持距离,与权威保持距离,以及与我见保持距离”;另一方面,积极从中学习,“与权力加强正常往来联系,与资本加强正常往来联系,与媒体加强正常往来联系,与群众加强正常往来联系,与权威加强正常往来联系,与我见加强正常往来联系”。第二个问题,客观讲,自己作为独立经济学家,极有可能存在那么一点点敏感性,就容易让某些人产生顾虑,甚至是不太乐意理会。但是,某些人还是极少数,而大多数人不会那样介意,仍然保持着各种往来联系,同呼吸共命运,一起力挺中国之改革转型发展,包括捍卫市场经济,为改革开放鼓呼,大胆建言献策等等!

    513.回顾近代历史,中国之改革开放来之不易,应该倍加珍惜才是。当然,最大的珍惜就是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解放思想,与时俱进,把改革开放不断深化下去。其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可以慢慢搞起来,甚至是发扬光大,只要符合邓小平“三个有利于”,没有什么不可以。其二,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可以讲。但是,要注意包容性,开放性,发展性,分享性。其三,任何时候都不能封闭僵化,务必要大胆学习借鉴一切人类之现代文明成果,壮大自己。其四,计划经济,包括文革,是一面镜子,可以照见曾经犯过的许多错误,从而吸取一系列重大教训。其五,从严治党,就是改善党的领导,更好为人民服务,当然简政放权让利,本质上也是改善党的领导,优化国家治理体系。其六,经济改革固然重要,但是政治改革和社会改革也要紧随其后,不能严重滞后,拖后腿。其七,思想自由,不是口头上讲讲就可以,而是要真正落到实处,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这样创新的格局才能打开。其八,市场化改革,说白了就是让老百姓分散决策,各人栽各人的摇钱树,努力过自己的好日子。毕竟,分散决策,有信息优势,与此同时把激励搞対。其九,政府的思维模式,一定要适应市场化改革,更多从事间接的宏观管理,不能一味用“集中决策,统一管理”的政府思维模式,在经济领域越俎代庖。其十,改革开放需要和平发展的世界大环境,当然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务必要多交朋友,广结善缘,合作共赢,和谐共处!

    514.昨天参加一个活动,我才正式确定新浪微博被阅读人次,已经达到至少2000万的规模。当然,再加上我在论坛,博客以及微信被阅读人次的至少1500万的规模。那么,我在整个网络的被阅读人次至少有3500万的规模,目前为止。当然,这个影响力,在经济学界这个小圈子里是相当可观的,但是放在全社会的大圈子里,就比较小了,确实还有待提高。其实,我搞网络创作,关键在提升服务水平,一方面全面及时有效掌握信息,包括阅读文献,奋笔疾书,创作出自认为有质量的好作品,另一方面把这个作品再加工,变成营养快餐,配送给每个最需要的读者。当然,有了网络这个大好平台,千千万万读者广泛分布在全国各地,甚至国外相关地区。在我们老家,就有许多养奶牛的农户,他们就是每天早上,把刚挤出来的新鲜牛奶,用车配送到需要的其他农户,波及不同的镇,甚至是邻县。很明显,作为生产牛奶的农户,谁服务周到,并得到消费者喜欢认可,谁的生意就兴旺。更进一步讲,网络创作也是一样的,作者的思想越有营养,就越能吸引到更多读者的关注,自然影响力也会越大,就我本人而言,供养这么多读者,必须真正负起责任来,多出健康向上的好作品,尽量不出垃圾霉变的坏作品。其实,广大读者中,有不少智者,他们个个都是活菩萨,对我谆谆教诲,多有提携,以便我好好学习,天天进步,解放思想,与时俱进,全面深刻系统阐述自己的进步思想,启迪人民更加觉醒,以更大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投身到改革开放这一伟大事业中去!

    515.北大教授王建国指出,大家都是绿草地上的牛,自己嘴上不带笼子一定会乱吃草选嫩草,却要求别人嘴上不带笼子而不乱吃草抢嫩草,这如何可能呢?没有制度约束(嘴上不带笼子),包括大人物在内,哪个不是乱吃草吃嫩草的牛呢?一个制度,只要不能有效约束自己,就不可能有效约束他人,那制度就一定是个坏制度。我苗实认为,这个观点直击要害,足以振聋发聩。可以说,在当下中国,就是缺乏有效的制度约束,政府不能有效约束监督自己,也不能有效约束监督他人(即市场和社会),导致腐败泛滥,市场乱为,社会混乱。更进一步讲,正是政府的权力没有能够关进笼子里,自身变坏了不说,市场和社会统统都变坏了,真可谓“一颗老鼠屎,害了一锅饭”。大家都知道,改革到了深水区和攻坚期,非啃硬骨头不可,说白了就是启动政治改革,切切实实把权力约束监督起来,变无限政府为有限政府,唯有如此,法治政府才能建立,进而市场有序,社会繁荣。记得,1986年6月邓小平同志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他发表讲话说,“提出只搞经济体制改革,不搞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也搞不通,因为首先遇到人的障碍。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每前进一步,都深深感到政治体制改革的必要性。不改革政治体制,就不能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不能使经济体制改革继续前进”。2012年03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答中外记者问时说,现在改革到了攻坚阶段,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每个有责任的党员和领导干部都应该有紧迫感。当然,我深知改革的难度,主要是任何一项改革必须有人民的觉醒、人民的支持、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在中国这样有13亿人口的大国,又必须从国情出发,循序渐进地建立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这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改革只能前进,不能停滞,更不能倒退,停滞和倒退都没有出路!

    516.有热心网友问,看到官员的“贵”,商人的“富”和明星的“火”,不免常有羡慕,难以静心,根本做不到“甘坐冷板凳”,去好好读书研究创作,所以就不是很乐意继续埋头做学问了,苗老师您怎么看?我苗实回复道,与其临渊慕鱼,不如退而结网,安分守己,把学问做好,才是正道。其一,官员的“贵”,商人的“富”和明星的“火”,都有巨大成本。而且,这个成本不是我们这些常人可以承受的,事实上根本承受不了。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当然,我们作为学人,这个小得多的成本,勉强还可以承受,那就顺其自然,安身立命,继续读书研究创作。其二,从个人的性格禀赋,阅历视野以及知识结构来讲,35岁前后就已经是确定了,也就是该干什么,大的方向已经彻底明确了,如果在这个基础上,要做大的改变,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记得,我在大学就读期间,开始就从物理学向经济学上转型,结果都很不容易,痛苦了好多年。其三,如果要折腾,从做学问向其他方向进军,我觉得有适合的背景或资源,或许可以尝试。但是,绝大多数学人肯定没有那个比做学问本身所拥有的背景或资源更好的背景或资源。所以,我认为,学人就适合搞研究,不适合心有旁骛,另起锅灶。过去,我们陕西省有个孙达人先生,自始至终热衷历史研究,连省级干部都不愿意做,干脆辞职,彻底回归大学,醉心学问了!

    517.学人,学人,就是心从静处淡,眼向冷中清,专门读书研究创作,进而著书立说,普度众生。而且,这就是学人的本来面目,或者说应该有的宿命,不是官员,不可能有官员的“贵”;不是商人,不可能有商人的“富”;不是明星,不可能有明星的“火”。其一,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当然做学问就是一个行当,这里汇聚的都是学人,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独立人格,自由思想,其中不少人,除了学人之间正常的学术交流,一般与外界打交道不多。其二,学人,就是一心读书,还有读论文,读网络,读世界,接着写,不断地写,一生下来,就是读读写写,一方面从中吸收各种有用信息,经过加工处理,一方面释放各种有用信息,教化大众。其三,学人是社会中相当有特色的一个群体,他们整天就是读书思考,然后收获思想,文章以及作品,同农民收获粮食,工人收获产品,不一样,一个是精神上,属于精神文明;一个是物质上,属于物质文明。其四,绝大多数学人,默默无闻,平平淡淡,没有什么特别风光,也没有什么社会影响,更没有什么政治地位,只有极个别学人头脑灵活,善于交际,与官员,商人,甚至是明星,来往密切,从而风生水起,一时显赫。其五,学人深居简出,门庭冷落,是常态,而四处活动,门庭若市,是非常态。其实,真正做学问,需要专心致志,自然深居简出,门庭冷落。毕竟,学人不是社会活动家,热衷各种交易。其六,学人就应该有学人卓尔不群的样子,踏踏实实,志在学问,既不能羡慕官员的“贵”,也不能羡慕商人的“富”,更不能羡慕明星的“火”,而应该执着于读书研究创作,用自己的思想或文章来报国为民!

    518.有资深网友问,苗老师,您有闭门读书多年的经历,那么请问闭门读书有什么益处?我苗实回复道,闭门读书毕竟不是在校读书,完全是在兴趣的驱使下自由自在地去读书研究创作。其一,没有强制性,一来没有老师强迫,二来没有必读书,三来没有必修课,四来没有什么考试,五来没有必须学习的时间,自己乐意学什么就学什么,自己乐意怎样学就怎样学,自己乐意什么时候学就什么时候学,等等,一切都是自愿的,发自内心的,积极主动的。其二,深居简出,门庭冷落,可以专心致志,最大化占有时间。而且,是最有效利用时间。与此同时,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读书研究创作。在这种情况下,充分利用的时间就极有可能是正常生活状态下一般学人的2倍到3倍。其三,集中精力,全力以赴,更容易做出成绩。展开讲,就是完全能够像臧克家先生笔下的闻一多先生所经历的一样,仰之弥高,越高,攀得越起劲,钻之弥坚,越坚,钻得越锲而不舍。而且,目不窥园,足不下楼,兀兀穷年,沥尽心血。当然,我的闭门读书,是在多年在校读书打下扎实的基本功以后,才循序渐进来进行的,或者说是在前一个在校之十年寒窗之后,才进行这个闭门之十年寒窗的。过去,我多次讲到自己闭门读书时,有不少人怀疑,但是真人不说假话,闭门读书的确是我的真实经历,没有丝毫虚假。至于有人担心,我这样把闭门读书独特经历,如实公布天下,会有年轻人仿效,这样一来就是误导年轻人了。其实,这是杞人忧天,发生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毕竟,当下社会,物欲横流,能够有这样的勇气,清心寡欲,静心学问,实属凤毛麟角。那么话又说回来,如果真有人仿效,泱泱中华多一个读书的好苗子,我看非但不是什么坏事,反而是大好事。需要强调的是,闭门读书并非儿戏,更不是作秀,而是真读书,没有足够毅力或韧劲,还是早早止步为好。所以,我当然不支持不顾条件去盲目地闭门读书!

    519.有资深网友问,苗老师,请您简答三个问题,第一个,您闭门读书这么久,试问在这个期间,有没有受到严重挫败而意欲退出的时候?第二个,您奋斗半生,阅历丰富,试问天底下,有没有必须学习借鉴的人物,或事情,或书籍,或理论,或观点?第三个,您似乎不太关注社会热点,即便是经济热点,关注也不多,试问学术担子真得足够重,从而分身乏术吗?我苗实回复道,第一个问题,我闭门读书时间确实比较长,从2001年8月一直到现在,中途动摇过三次,也就是受到严重挫败而意欲退出了。那么,第一次发生在2005年前后,第二次发生在2008年前后,第三次发生在2013年前后。当然,严格讲,只有2005年前后确实是受到严重挫败而意欲退出,其他两次只能说是确实动摇了而意欲退出。那么,为什么有三次想退出而最终没有退出呢?无他,还是没有比闭门读书更好的出路。第二个问题,当下这个开放社会,自由多元,我认为没有什么人物是必须学习借鉴,也没有什么事情是必须学习借鉴,更没有什么书籍是必须学习借鉴,当然也不存在什么理论或观点是必须学习借鉴。也就是说,任何人物,任何事情,任何书籍,任何理论,任何观点,都不可能唯一,都有许多替代品。毕竟,世界这么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而同类同群的人物,或事情,或书籍,或理论,或观点,太多了。所以,在人类文明到了现代这个阶段,越来越不会存在什么是可以独一无二了。第三个问题,由于精力有限,且学识有限,我确实不太关注社会热点,即便是经济热点,关注也不多。毕竟,我的视野大多集中在自己所思所想上,也就是自己的学术思考上,尽管在局外人看来是多么无足轻重。说白了,我就是一个相当自我的人,只是专心于自己所注重的学术,包括相当有限的中国经济问题和社会人生问题,对外部大千世界不是那么敏感,甚至反应迟钝!

    520.有热心网友问,苗老师,听说您读书很多很多,是真实情况吗?再一个,读书这么久,机会成本肯定相当大,您有过后悔吗?我苗实回复道,第一个问题,我确实是读了一些书,当然相对其他人,我是长期闭门读书,能够最大化占有时间。而且,是最有效利用时间,自然读书就显得多了点。老实讲,一方面,读大多书是浮光掠影,浅尝辄止,很是粗略,甚至有的就是翻个一两星期,就放在一边了,另一方面,读过的大多书,经过比较长时间积淀,能够留存在记忆中,并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的并不多。不然,一个是我的脑子就是再大,也装不下这么多知识,极有可能会爆炸,另一个仔细读这么多书,我的眼睛肯定也受不了,极有可能会瞎掉。更进一步讲,一个人,就是读书再多,甚至比我多十倍百倍,真实情况极有可能与我差不多,一方面大多书读得很是粗略,另一方面读过的大多书都忘掉了,毕竟脑力和眼力都不是无限的,而是相当有限的。所以,读书是一辈子的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要有长远阳光,前年读三五本,去年读三五本,今年读三五本,后年读三五本,年年读三五本,循序渐进,细嚼慢咽,效果会好得多,比集中精力猛读大量书。第二个问题,读书,是越读越甜的一个享受的过程,根本不会后悔。而且,就学人而言,读书既是基本的生活方式,也是基本的思维状态,更是基本的做人境界。说白了,读书,不是简简单单的经济现象,去用机会成本来粗暴衡量,而是好好做人,并为人师表,进而引领社会大众,同样去好好做人,这就是读书更为深沉的目的!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上海点金宝   liuye8855   qq2381178   春谷散人   pangdan   mm5200   胶林探索   simplybasic0512   七号草根   ychs64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苗实(原名张春田,字苗实,号道邻),陕西之西府眉县人,著名学者,独立经济学家,国家转型研究院(筹)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被誉为中国最富争议的民间经济学家之一,著有《中国经济如是说》《学术人生沉思录》《林毅夫学术批评》《学者苗实自选集》和《苗大师真话实说》,编有《苗实现象争论》和《中国经济指南》一至十六册,皆可免费下载,欢迎阅读指点。1996年9月—2001年7月,在宝鸡文理学院,攻读物理学专业,大二开始利用闲暇进行经济学学习研究;2001年8月—2013年9月,在苗实研究室,私淑京城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从事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尤其专注于经济转型中的制度宏观与三农问题;2013年10月—2014年4月,在西北大学,师从著名经济学家白永秀教授,就区域经济问题进行专门研究,并担任陕西永秀经济管理研究院兼职研究员;2014年5月至今,在民间智库国家转型研究院(筹),继续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2009年9月以来,在经管之家(原人大经济论坛),草根网,天涯财经论坛,凯迪社区,新浪微博,易汇网,新浪杂谈,中华论坛,新浪博客,博客中国,中经论坛,凤凰博客,天涯博客,价值中国,经济学家论坛,精英博客,北美博客,和讯博客等多家网站发表大量文章,深受广大网民喜爱,名声大噪,轰动不断,在经济学界或财经评论界享有广泛声誉,在中国网络媒体具有较高知名度。经相关统计,苗实自发表文章以来的多部系列作品目前为止已经有12856人次下载,各种文章累计点击2000多万人次,收到回复6万多人次,专门评论文章41人次。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