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之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历史方向 - 江之诚首页
人类信史是文化基石
2017-02-02
字号:
    奇正:

    关于历史的系列材料好啊,另想请教刘博几个问题:

    史学已经有了相当的积累成果,但为什么没有聚合所有成果编撰一部统一的《中华文明史》和《世界文明史》,并让其得以在中国、世界传播呢?

    为什么任老来不及编完“中华大典”,除了课题本身的庞杂外,是不是和“学术私有化”及相关激励机制有关?

    为什么没有更具最新的历史学术成果,对大中小学的历史教材进行必要的更新,以体现出中华主体性培育民族自豪感?反而在教材中“去民族化-去革命化-殖民化”越来越明显?

    历史、学术、传播基本脱节的体制问题,为什么一直得不到根本的解决?

    请刘博主不吝赐教。

    秋石客还是有种的,来草根网擂台上走一走,摆明了不惧你LCL,你还能再躲吗?不过,结果如何?斤两成色如何?要看秋石客的精神产品的质量了,千万要想好了再来,到时后不要怪别 人没有提醒你啊。

    草根网擂台的外号叫做“扒内裤T台”,多少江湖成名英雄最后到裸奔状态!

    流波:

    奇正相生博主,本来正本清源中华文明文化的重任应当是国家力量--然与没文明文化的韩国要以国家力量搅乱文明史目的是抢夺中华文明相反的是中国这几十年来却是继续在“西方中心 论”和“黄河中心论”中固步自封,画地为牢,相反一些学术自私者借所谓的学术严谨打击文明文化向真本的突破,因此要国家层面编写这方面的教科书几乎是零期望--这就是今天的现实。

    至于“中华大典”还在编攥中,是中性点的,按计划应当在2015年基本完成,2018年出齐吧。

    因为今天是多为崇洋媚外没“文化”尤其是没“中华文化”的文人掌控这些文化历史领域,政治立场还真的不好说,所以在教材中“去民族化-去革命化-殖民化”越来越明显。

    至于体制问题,改后体制问题是越来越向不健康的方向发展,文化、教育界一样。

    至于文化产业投入产出分析及可行性报告即文化产业模式计划书都是可以在充足的调研的基础上完成的。

    奇正:

    历史、教材都是意识形态精神战争的基础性工程,而且是一本万利的高利润投入。

    在霉里奸宇观全球掌控和文化产业市场化资本化的体制下,国家层面不组织力量,是很难翻盘的。

    关键是认识不到文化建设的巨大的经济效益!也即即便用经济利润标准衡量,文化产业都是战略性超额利润的产业,韩国可以作为佐证。

    针对:因为今天是多为崇洋媚外没“文化”尤其是没“中华文化”的文人掌控这些文化历史领域,政治立场还真的不好说,所以在教材中“去民族化-去革命化-殖民化”越来越明显。

    奇正:

    除了政治立场、客观西化、出版发行渠道资本垄断、文化管理体制因素、霉里奸渗透外,多数文化人的“个人利基文本学术”是祸害根源,也即老非言之“自私精英”+西式儒生是微观根 源。

    现在的意识形态战争都是表面的浪花,历史、教育才是精神战争的深层海洋。 这里面的核心规律就不展开了,其实很简单。

    现在学校培养出来的都是缺陷人。

    主流从教师、媒介渠道、文化管理人员、学术、文艺、主持人、记者等基本上西化明显缺乏中华文化根基,这样本质上这帮人就是拿中国钱替霉里奸干活,真是号称中华智慧的悲剧。

    流波:

    更为让人吃惊的是,今天的大多数读书就是为“钱途”,人文科学要取得成果是要寂寞又难发财的,而一些妄图分裂国家、不希望中华复兴者却乘机进入了央视、社科院等文化历史重要 领域,中国现在的一些东西真的很悬!

    奇正:

    一本权威的《中华文明史》和《世界历史》真得那么难吗?

    而西方的历史基本上都是其任意打扮的伪历史,都是西方中心论的意识形态产品。

    针对:人文科学要取得成果是要寂寞又难发财的。

    奇正:

    这里的利润概念不是项目利润概念,而是整个文化产业和经济体系整合生成的总利润概念,关键是国家层面组织支撑,尤其在先期投入、打破渠道资本垄断和国际国内传播方面。

    而所谓的单纯“产业化-市场化”结局必然是“资本化-殖民化”,这又是蟑螂以“微观西经逻辑”武断代替“宏观-中观”政治经济逻辑。

    现在马云疯狂收购线上线下“文化产业”,下一步必然落在霉里奸手里,他这是找死的节奏。

    流波:

    现在是习在台面上,他还是有点传统文化情节和爱国情节的,但他的认识也许还是走不出传统的樊篱,更不要说在教科书上下功夫了,所以“新文明文化史观”的宣传只是个开始,任重 道远,坚持不懈!

    不过,这两本书我会写的!

    奇正:

    好啊,写好后,好好策划战略整合传播方案在国际国内传播,这就是精神战争之洲际导弹级武器。

    这个和他关系有,但是关键是下面没有系统性解决方案,其看不到明确的前景,如此很难决策。

    不认可就直接进“五七干校”搞封闭式“群众路线与实践教育活动”,或者让他们市场化生存。

    不服,也可以公开论战。输了再去。

    等你的大作完成后,可以这样假设: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序言:学术序言:中国社科院院长负责;

    政治序言:由中央党校校长负责;

    第一、作为大中小学历史教材基础资料,大学以上就直接作为教材;

    第二、所有中国的图书馆送5本、所有中小学阅览室送5本、新华书店总发行、在飞机场、火车站、汽车站最显著位置摆上;

    第三、搞很多地下版在飞机场、火车站、汽车站继续摆上;

    第四、线上、线下持续推广计划,周期2年,分阶段进行,你进行演讲、签名、视频在所有网战广泛流布。

    第五、国外,立马翻译成各种语言,摆在孔子学院作为赠品,同时发布全球。

    第六、对你刘博进行各种虚虚实实的持续炒作。

    第六、制作对应的视频版精神产品,以政策性强制在中国所有的公交、楼宇、超市等分众视频媒体传播。

    第七、在国内国际搞中华历史和世界正史高端国际研讨会。

    第八、然后你刘博就名利双收,但是利润和国家按比例分成。

    第九、你由草根网博主升级为草根学术委员成员……

    以上框架经过精密计划后精确操作。

    怎样?能不行吗?

    差点把湾湾港贼忘了。

    香港,作为必考科目,即便是计算机博士学位,也要考历史,否则不予证书。 湾湾,作为地下书流传。或者可以考虑“湾湾版”,作为两岸谈判的必谈项

    目,完不成就别谈了。

    不要“考”了,需要整体性专业性包装,直接命名《中华文明史》和《世界正史》。

    他不是很重视意识形态战争吗?

    但是光有意识形态战争是远远不够的,也即和霉里奸的精神战争在战略模式上就很难打。

    你今天列出的书看过少数基本,但是在包装等专业性操作方面很乱,如王大有兄弟的,封面感觉象地摊算命书,非学术性著作。当然,这只是技术性问题。 没想到,在历史方面的基础性 著作有这么多,整合在一起完全能出好这两本基本学术书。

    为什么不去做?

    一波过后,你就适时推出系列“书”,继续新一轮战略整合推广。

    流波:

    记得当时《源》书的名称为《皇皇中华》,但出版社硬生生要改名,说这个名太张扬了,并且在北京奥运会前不能出版--所以为2008年11月出版。

    奇正:

    这主要不是出版社,而是文化政策导致的。

    总之,历史系列,要经过整体性战略策划和专业推广计划,一旦打出,如绵绵不绝之黄河之水,淹尽霉里奸及汉奸的虾兵蟹将们。

    等他们反应过来,立马开始第二波攻击。

    同时,在其他项目领域如哲学、文艺战线逐步推进,稳步扩大人民正义文化阵线。

    在编撰正史前,需要“人民正义和人类正义”的“历史哲学”,确定历史的框架、价值评判标准、立场等,确立历史学“照妖镜”,树立历史学的“道义-真理”制高点。

    直接把西方中心论伪历史整体性否定,剥夺其理论合法性。

    奠定中华文明史和世界历史的理论合法性。

    为具体地、技术地驳拒西方中心论伪历史奠定理论基础。

    历史哲学和正史是一个统一的完整系列!

    流波:

    八年回到内地,是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中期,中国大陆正向西化的道路上急

    奔,而1999年中国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使中国的爱国主义思潮更加激荡。

    奇正:

    除了历史哲学外,仍然需要根据历史哲学为理论基础的“历史评论”,持续不断节奏灵活地在学术和传播体系中维持存在。

    以不断强化公众的正向记忆。要有欧阳博主炒作“注目礼”的力度、频率、韧性。

    刘博主如能在一个相当的时间内,让你的中华文明史有效推广到60%的中国人、华人和20%的人类范围,则功莫大焉!

    欧阳为己,并作为伪成功学给霉里奸张目;你为公,并作为中国人民精神战争的先锋。

    一个地下,一个天上!不可同日而语!

    【奇正评论集萃之叁零伍】2014/7/1,评流波《八年前对秋石客们所谓新认识的辨析》。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十多天没来得及上草根网,昨日浏览了全部草根互动后,风行九天转载的《一个寂寞的战略家——毛泽东在1958 来源:经世通鉴》是一大亮点,让俺对毛爷的伟大又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谢了!
    2017/2/15 9:33:28
  • 回68楼风行九天:   任何对历史评价的极端立场,都可以理解。但唯有一种情形,令人深思:他也许终生都未必会从心底为“人民”做一件事,但唯有在评论历史时,一定会诘问,毛(或其他任何历史人物)怎可无视人民的利益?这也许是他为“人民”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
         ===========================
       为人民谋利益。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之所以复杂,是人民利益有两种。一种是眼前利益,一种是长远利益。一种是具体的个人利益,一种是大家的整体利益。在长远利益与眼前利益,集体利益与个人利益之间。前者比后者重要的多。毛主席为人民谋利益。主要就是表现在谋的说整体的,长远的利益。他用20多年的时间。修建的8万多座水库,建立了完整的水利设施;用群众运动的形式,建立起了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人们的生活不是那么富裕,那个时代的人,是吃苦了。而给他们的后人留下了完整的国民经济的体系。这一巨大的社会财富。 是多么样的宝贵。如果没有这个体系。人们能有今天所谓的改革的成就吗?人们都说:喝水不忘打井人。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现在的人。喝着前人打的井里的水。乘着前人栽的树下的凉。再来笑话前人。是不是有些不讲良心。
      他一生艰苦朴素,与人民同甘共苦。与现在那些动辄为人民服务的旗号。而自己先富起来的那些人相比较。是不是有天壤之别。
    2017/2/13 2:35:52
  • 任何对历史评价的极端立场,都可以理解。但唯有一种情形,令人深思:他也许终生都未必会从心底为“人民”做一件事,但唯有在评论历史时,一定会诘问,毛(或其他任何历史人物)怎可无视人民的利益?这也许是他为“人民”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多数人也许会以为在地球上,唯一设有失重环境的是航天局模拟训练空间,但在历史领域,失重是不需要训练的。对这样的情形,我一向是俯首帖耳、低眉顺眼。

      善意提醒一句,极端立场可适用于评论,却不太适于应对实际问题。原因可能是:撼灵魂易,撼利益难;而且,持极端立场通常会制约想象力。这丝毫没有低估的意思,而是因为在中国基层的面前,整个世界都显得缺乏想象力。

      本人一向天资愚钝,年幼时读鲁迅文章无异于灾难的N次方,但今年无意中重读了《呐喊》的序言后,才由衷的明白,不将此文收录于语文教科书乃是故意对我等的惩罚。

      “凡有一人的主张,得了赞和,是促其前进的,得了反对,是促其奋斗的,独有叫喊于生人中,而生人并无反应,既非赞同,也无反对,如置身毫无边际的荒原,无可措手的了,这是怎样的悲哀呵,我于是以我所感到者为寂寞。这寂寞又一天天的长大起来,如大毒蛇,缠住了我的灵魂了。”
    2017/2/12 9:09:19
  • 在历史的岔口中,各有选择:台蒋继续做着反攻大陆的迷梦;美继续用生意去反对主义,换来的却是撕裂自己社会的越战;赫鲁晓夫异常高傲的从中国撤走苏联专家后,却在古巴危机中,在肯尼迪的威慑前,在全世界的关注下,向美国低下了头。他虽扫清了所有苏联人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但这个人,不值得崇拜。

      炮击金门是难以见之于历史教科书的,在官修党史二卷里也只是有所提及。最终,一部神秘莫测的《毛传》(中央文献出版社版)带给了我无尽的惊喜。对部分特殊历史的过分聚焦,总以丧失体察历史的复杂性为代价,这不是观者的寂寞,是历史的寂寞。

      我曾看到过某国外领导人评价毛,说他让国家获得了远远超越经济实力之上的战略地位。我当时其实是不大相信的。但看着他此刻的对手们,突然感觉,那个时代终于以不思进取的态度惊人的向下跌落。在一个二流的时代,他却非要干超一流的事,必定是孤独的;但并不是他在那个时代里孤独,而是那个时代让他孤独。一个人孤独久了,自然会寂寞。

      我自以为,今天年轻人个性之真正独立,应首先体现于对自己国家历史的反思与重新认识。人云亦云的事,想来也是没意思。不知道为什么对,为什么错也还不难理解;怕的是不知道哪一步对,哪一步错。

          我偶尔在想,对某一段共和国史彻底的否定与彻底的漠视将是新一轮的造神运动,它的结果是:当我们的后代偶尔回顾一下历史,就如同我刚开始看炮击金门一样,会觉得充满荒诞与离奇。那时,我们这群写玄幻小说的恐怕都要改行写神话小说了。
    2017/2/12 9:08:33
  • 此战彰显了我们有走自己的路的实力和决心。这种决心感染了毛的所有同事,他们竟然在这一年,第一次集体(有点肉麻的)对他表达了敬佩。我素以为信马列者,是不服任何人的,只服从主义。对于一般人而言,拥有一帮不服人只服主义的同事,是灾难;对于毛而言,反之。

      摸着石头过河,就意味着探索是有成本的,能否承受这一成本成为探索本身的关键。与炮击金门同一年发生的经济运动及之后发生的政治运动,让这场微不足道的、没有造成任何实质冲突的解放军单方面行为,早早离开了历史的聚光灯。这,似乎说明了历史的一种态度:成本显然太高了。

      那些探索道路上的后果,让我辈至今仍有剜心之痛;对于错误的批评,理应照单全收;对于未来,唯有闷头实干。可我同样也在意另一件事:即便第二步、第三步或是之后所有步子全都迈错了,但这第一步是否值得铭记?

      可第一步的长期寂寞也是有成本的。在经济建设时期时,这种成本常常不被纳入盈利的计算范围。但其一旦惊醒,我们会更加惊醒:原来她的成本竟然这么高昂?好在,当一号首长视察福建时,又专门去了平潭,此地当年正是炮击的一线。

          当毛的袍泽带着对战略家的理解集体淡出历史后,这个词的寂寞终于弥漫至我们的思维。当2014年APEC峰会召开时,一些声音沉溺于对罕见蓝天的调侃,但恐怕我们还需要一些声音发出对历史蓝天的关注:“一带一路”从来就不是什么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她的雄心是恢复中国之所以为中国的历史。
    2017/2/12 9:07:29
  • 六、五百年来谁著史

      大历史的开头,总是一些小玩闹。1958年的炮击金门作为一次精准摸清各方战略意图的行动,配得上神乎其技四个字。但这次莫名其妙的战略行动,一直享受着历史的寂寞。这并不是因为没人知道,而是没人准确知道。毕竟,在当时没人能弄明白毛泽东究竟要打什么牌。

      只能说,战略行动从来都是围绕国家的核心利益进行,这场炮击你可以理解为统一台湾的前奏;可以理解为对美国干涉内政的反击;甚至还可以理解为对苏联作出的一种独立暗示。

      炮击金门的部署、进程、结果都集中指向了独立自主,独立自主事实上也成为了炮击金门最显著的意义。但这一意义首先颠覆的就是建国以来“一边倒”的国策,这在当时非资即社、非你即我的冷战环境下,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这么简单。

      一些实力较弱的小国为争取独立自主的奋斗历程总令人击节赞叹,但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国家,独立自主不可能成为追求目标,而是必须得以实现。一旦独立自主成为新常态以后,领导人必须同时探索一条适合自己的路。1956年八大以来,中共中央明确提出走一条区别于苏联的社会主义道路。走自己的路,就着意味对既有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战略的全面调整,炮击金门正是新路线下的第一步战略行动。

      我无法准确定义战略家,但在今天中国的语境下,她竟然简单的混同于军事家。可正是战略家的长期缺席,才会冒出层出不穷的“军事家”(非特指)。等到交手的时候才发现,还没有摸底,这是真正的冒险家。摸底是制定政策的依据、是牢牢握紧主动权的关键。面对美台的桌面上的挑衅和苏联桌面下的插足,我们正是通过敢于在战争边缘发动炮击,才掌握了以“战”促和的主动权,由此,也为我们赢得了进行经济建设的宝贵时间。
    2017/2/12 9:06:17
  • 一个厚道到不能再厚道的赫同学跃然于纸上;一个中国人民所熟悉的略带农民式狡黠的毛同学也跃然纸上。以至于一年后,老赫可怜兮兮的向毛抱怨为啥整这么大的幺蛾子都不事前通知苏联时,大家对他的同情指数瞬间爆表。

      一面是大棱哥,一面是厚道哥,不知道他是咋对立统一起来的。

      俺肯定得讲两句。一是9月5日,在老赫恐吓老艾之前,周恩来总理向苏方承诺,中国炮击金门、马祖,如果打出乱子,中国自己承担后果,不会拖苏联下水。“这使赫鲁晓夫放了心”;二是老赫的那句抱怨。

      中共不惧美方是否护航,在赫予以口惠之前就敢于独力承担责任的做法,折射出苏方领导层战略思维的极端幼稚。

      我方炮击金门,最大的受益者根本就是苏联:1.确定了美国的战略重心只在欧洲;2.美国注意力回到台海,中东势必空虚,苏联大可乘势布局中东;3.台海、中东一搅和,美方双拳难敌六手,部署在欧洲的力量迟早会削弱。

      面对这种天上掉馅饼的战略机遇,假如你是老赫的话,现在肯定正忙着在背后撺掇老大:赶紧解放台湾呗,没说的,哥们我出武器装备!但此刻,他却在指责中国打乱了苏联建设平安和谐宇宙的计划(连“你打你的,我打我的”都不会,你是没学过《毛选》吧)!

      没有斯大林那两下子,指责的逻辑却同前任如出一辙。还记得这句吧:走十月革命的道路,按照各国的民族特点进行工作。毛同学用一副商量的口气并不等于这事可以商量,更别提炮打金门这种事。

      俺自己写着的时候,也劝自己不要太刻薄。万一人家就是对内和平过渡、对外和平竞争的和平奖种子选手呢?但问题是,在那个大背景下,关键不是和平还是不和平,而是你去找它和平还是让它来找你和平。哼哼,到1962年,他就用实际行动阐明他的和平观到底是什么货色了。

      赫也许是真心实意的想为苏联人民做土豆烧牛肉的好厨子。但他在如此不平凡的岗位上却做出如此平凡(俺没说窝囊)的业绩,他粗壮的背影,最多也就是留在中国的高中历史教科书了。

      苏联新一届领导班子对华的真实底牌,也终于被毛同学所掌握。只是一贯有点寒心。

          他望着台下的留苏学生,鼓起了所有希望: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一起动手,人人振奋,移风易俗,改造我们的国家。
    2017/2/10 22:04:50
  • 在斯大林去世后,阵营内最有威信的毛(朝鲜战争我们就是没赢)以谦恭的姿态出现,扎扎实实的为团结而努力,赢得各党代表由衷的认可,据参会的杨尚昆日记中的记载:“今天主席出现在纪念会上,大受欢迎。主席一出场,全体即起立致敬。下午大会时,主席第一个讲话,全场起立。讲话中不断的鼓掌,讲完了全场又起立,为纪念会致最高敬意的表现。其余各兄弟党代表讲话,都是鼓掌而没有起立。”

      但毛在所有发言中,一再强调社会主义阵营内,要以苏联为首,要尊重苏联革命经验。
      恐怕他此刻内心中的不安旁人难以体察,尤其是在赫提出要办一个指导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刊物并成立一个统一的组织之后,事情清楚的表明:这位新进掌握苏联最高权力的领导人还很不成熟,偏偏此人对掌握社会主义阵营的最高领导权还异常迫切。唯一让毛欣慰的是,此次会议在召开过程中,各党秉持了平等相处、以理服人的交往方式,老子党转变为兄弟党看起来也不是不可能。人笨点不要紧,态度好点就行,咱要求不高。

      但历史不会止步于此。

      熟悉中苏关系史的同学,都知道一个很有名的说法,即中苏关系的破裂正是始于金门炮击,而毛应负不可推卸的责任。

      前文说到在炮击前毛突然去见人一事。这个人就是赫鲁晓夫。7月31日到8月3日,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秘密访京。

      此事的缘起,是毛泽东就苏方提出的建立“共同核潜艇舰队”及“长波电台”一事大发雷霆,大使尤金在惊恐不安中请赫亲自前来解决问题。赫来后,马上收回上述建议,然而值得玩味的是,毛一句未提及炮击金门之事。

      所谓秘密,是指赫来时并无任何仪式及新闻报道。有意思的是,当赫走时,毛却主张用尽可能大的排场送行,并发表公报:中苏“双方就目前国际形势下两国所面临的在亚洲方面和欧洲方面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充分地交换了意见,并且对于反对侵略和维护和平所应采取的措施达成了完全一致的协议”。所以,那个有名的说法认为,毛利用赫做掩护,迷惑美国人,让美国误以为炮击金门是中苏商定好的计划。听着真的很有道理。

          毛不把赫放在眼里也就算了,更令人啧啧称赞的是,当美国对中国核讹诈的时候,老赫也吓唬了一下老艾:中国有着忠实的朋友,这些朋友在中国遭到侵略时会随时援助它。
    2017/2/10 21:48:20
  • 他又啰嗦道:“如果这个文件提出讨论,大家意见不一致,不能通过,帝国主义一定会大肆宣传,所以,需要考虑是否不提出为好。”

      赫同学的厚嘴唇上下一碰:“各国共产党都同意在会议上通过这样一个文件,而且哥穆尔卡(波兰那大哥)已表示同意在文件上签字”。毛同学您就甭瞎操心了,哥们心里有数着呢。

      结果,除了被哥穆尔卡狠狠打脸,还能有什么花?哥:波兰党提出了四个有原则性的修正意见,有一个被采纳了,还有三个存在分歧。

      11月15日,毛泽东只得出马亲自与哥穆尔卡进行会谈,会谈从下午6点30持续到晚上10点,在毛的斡旋下,双方达成共识。
      16日,宣言通过。
      19日,除南斯拉夫以外,12个社会主义国家代表团在宣言上签了字。“这是自共产国际解散以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的重大事件。”

      如果你打算在政治学上下些功夫,俺建议你思考一下老大提出的两个问题后(赫有所忽略的)再看下文。

      1.苏共的和平过渡理论,堪称是吃自己饭、砸自己锅的杰出代表。大哥您是靠无产阶级革命上台掌权的,您现在又嚷嚷可以和平过渡,您是想大声对世界呼喊:革命无用呦!俺们走的是冤枉路呦!

      毛:一般来说,在资本主义国家是存在着两种可能性的。第一,是和平过渡的可能性。我们提出这种可能性,表示我们并不提倡战争,并不提倡要用暴力来推翻政府。第二种可能性就是如果资产阶级要用暴力来镇压无产阶级,要发动内战来反对无产阶级,那么无产阶级就将被迫以内战来回答。这样就使无产阶级一只手争取和平过渡,另一只手准备对付资产阶级的暴力镇压,不致没有准备而推迟了革命。这两个可能性要同时提出(取法乎上,仅得其中;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老赫犯的是道统上的错误,但这个错误不太方便由一个其他共产党的领导人来指出。所以,毛同学被迫用法统的道理来曲线说明。没文化,真可怕。

      2.您都告别革命了,您还能告诉我您和社会民主党的根本区别在哪么?把自己混同于被统战对象,这事您还真做得出啊。

      总结: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这大哥活的就这么潇洒。

          忽然间有点想念老斯。
    2017/2/10 21:44:12
  • 五  赫鲁晓夫就是个棱(请念二声)子

      1957年11月2日,毛同学率领中国党政代表团乘专机飞往莫斯科,参加十月革命四十周年庆祝活动(只有看了本人在“毛泽东真正的对手是谁?“下答案的朋友才知道这一句话的信息量)。《毛传》表示,这是老大第二次出国,也是最后一次出国。

      这会不是白开的,因为这年10月4日苏联成功发射了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风刮出了龙卷风。赫鲁晓夫同学认为是时候召开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的代表会议了。

      这会不是那么好开的,你知道我党开会最重的是啥么?是参会人员共同认可的宣言(或报告)。但赫同学强行处理波匈问题的做法,为大会蒙上了一层阴影。

      好在有毛同学。

      10月28日,苏共中央将其起草的会议宣言草案送至毛及中共中央。毛对宣言大体同意,但认为有几个不大的问题需要讨论。

      一是和平过渡问题。苏共二十大后提出,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可以通过非暴力的途径,取得议会中的“稳定的多数”(呵呵)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
      二是对社会民主党的估计。
      三是在宣言中,似乎可以不必提到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和莫洛托夫的名字(1957年6月,苏共中央作出该三位是反党集团的决议)。理由是:有反党集团,是一件不愉快的事。既然不愉快,是否就不提他们的名字了,只提反党集团。不提名字,一般干部和群众容易接受。

      谁知赫同学大嘴一张,就是那一贯的苏联牌自来水,“我们同意你们提出的意见,比如,不要提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和莫洛托夫的名字,把文件搞短一些等”(他倒是懂得选择性忽略)。

          又被浇的冰冰凉的毛同学沉了沉,满怀善意的提示:咱要不做两手准备?一是写一份大家都能接受的公报,如团结、和平、反对战争、支持民族解放,如果有可能,写上“走十月革命的道路,按照各国的民族特点进行工作(注意这句话)”;二是把现在的文件修改缩短,让大家讨论。
    2017/2/10 21:35:05
  • “我们的方针是孤立美国。他只有走路一条,不走只有被动。要告诉台湾,我们在华沙根本不谈台湾问题,只谈要美国人走路。蒋不要怕我们同美国人一起整他。”

          “他(指蒋)的军队可以保存,我不压迫他裁兵,不要他简政,让他搞三民主义,反共在他那里反,但不要派飞机、派特务来捣乱。他不来白色特务,我也不去红色特务。”
          “(台湾继续)照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生活)。”

          毛泽东的这些话经周总理总结为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一纲四目”,并通过张治中转达台湾。
          一纲:只要台湾归回祖国,其他一切问题由蒋决定;四目:1.台湾归回祖国后,除外交必须统一于中央外,所有军政大权人事安排均由蒋决定;2.所有军政及建设费用,不足之数,悉由中央拨付;3.台湾之社会改革,可以从缓,待条件成熟,以蒋意见为准;4.双方互不派人进行破坏对方团结之事(这些话真的好熟啊)。

          尽管你现在不信,但我们真的只想和平,真的只想和平统一,真的只想搞经济建设。

          假如你以为故事到这就结束了,那么俺还得说,对不住,这事远远不止这么简单。看累了吧,其实俺写的更累。编小说真的不那么容易。嗯。
    2017/2/9 20:02:29
  • 一拍两响。毛同学从杜勒斯痛戳蒋介石的声明中,发觉美国意图让蒋军撤守金门、马祖并同大陆进行“永久停火”谈判,以划台湾海峡而治,彻底定格“一中一台”。一旦如此,台湾问题的解决将遥遥无期。

          要缓解美对蒋的压力(你看他签防御条约时那样),就得让国军见太阳。否则,蒋介石一旦真拍屁股走人,那就真玩砸了。

          只要让蒋介石守住金门,美国将不得不继续履行《共同防御条约》。美军抽不出身,又不能因为金门和中国宣战。她被迫陷入了自己编织的“绞索”中(大家以后没事都少吹牛)。那么,是进是退的主动权就始终在我方手中。

          只有让美国陷入绞索,才能逼其回到谈判桌;只有美国和我们坐到谈判桌前,才能让全世界明白:台湾问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问题。

          当它在谈判桌前对你爱答不理,打算一拖解决台湾问题时;当它二话不说硬要同我们的一个省签防御条约时;当它发现你心怀不满后直接炫起了核武器时;当它无所顾忌的派第七舰队在你的领海自由游弋时,中国历史上民族尊严最强的一群元帅陷入痛苦的集体沉默,一路南征北战无坚不摧的他们在此刻饱尝刻骨之痛。因为,他们的对手相信:真理,只在大炮的射程范围之内。
          面对这样的对手,他们的领袖决定同样用大炮给它上一堂真理课。他在炮击前作出了最为凶悍的誓言:“同美国闹成僵局二十年,一定要美国梳妆打扮后送上门来”。不知此时的副总统尼克松是否在狂打喷嚏,但毛泽东就是用绝不妥协的姿态提前六年兑现了对战友的承诺。

          不管真心还是假意,蒋介石一直都拄着美国这根拐杖。一场炮击,令全台认识到拐杖是靠不住的。蒋被迫做出了政治上独立于美国的姿态。
          可美国连金马都不愿协防,又怎么会帮他反攻大陆,他在台的执政陷入了空前的危机。被剥的无依无靠、干干净净的他,不论怎么不愿接受,想往前走只有和平统一一条路。

          “只要蒋氏父子能抵制美国,我们可以同他合作。我们赞成蒋介石保住金、马的方针,如蒋撤退金、马,大势已去,人心动摇,很可能垮。只要不同美国搞在一起,台、澎、金、马都可由蒋管,可管多少年,但要通航。”
    2017/2/9 19:59:2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cgl4661   cuixiangying   zxghf   腾帮微容张谋   和光同尘   z1561367230   1qaz2   正能量RJ   xpyxpy   纪梅8888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秉修道之心持人民立场具历史自觉之草根思想者、战略者和践行者。本博客内容除特殊注明外均为笔者原创,欢迎转载但请注明来源和作者,更欢迎网友就共同话题进行深入探讨,邮件地址:zckjia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