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学研究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团体博客 - 地方学研究首页
用智库引导发展
2017-01-24
字号:
    现在许多地区经济取得了迅速的发展,而经济的发展必然对社会、文化、思潮等产生极大的影响。特别是在城市化过程中,如何协调城乡的发展,城市的规划如何既符合现代潮流又能够适宜人居,城市如何解决发展中出现的交通堵塞、垃圾处理、污水处理等问题,这在以前,一般是通过城市的相关部门与分管领导,再加上外地的经验来解决的。具体是不是最优的,或者说百年工程,在决策的时候往往都说是,但事实的情况却是,领导一换,规划不算,随着领导与机构的变更,往往又要来一次新的规划与建设。这样不但造成了极大的浪费,而且也会引起许多公民的反感。利用智库来制定建设与规划目标就不一样了。智库是很多人才的集合体。智,不仅仅是智慧,也是思想、人文与知识;库,不单单是汇集,而且也是包容与融合,是高级人才的聚落。据《21世纪经济报道》文章,如何成为思想库?在中国,已经成为国内一些研究机构的理想与追求。思想库,不是纯粹的学术机构,而是以公共政策的研究分析为己任、以影响公共政策决策和选择为目标的非盈利性、非官方性的公益性公共研究组织。美国思想库五花八门、数量众多,一般认为有 1600余家。但其中确实对公共决策发挥影响的大约有 300余家。兰德公司名列其首位。刘亚伟在《环球时报》发表文章说,智库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一个国家的政府或各种利益集团当好参谋,思考过去,面向未来,找到失误的症结,探索创新的途径。由于智库在经费和思路上不受一贯趋于保守政府的约束,它们敢于思考,善于提问,勤于调研,常常能高瞻远瞩,提出对一个国家的政策或策略具有重大影响的建议和方针。中国现在不但面临人才短缺问题,而且政策性、盈利性及观点的偏颇性都构成对智库追求者的打击。智库一般汇集了许多方面、许多人的思想与智慧,而且这些人往往是相关方面出类拔萃的人才,所以利用智库为决策服务,不但可以避免决策失误,还可以使建设与规划更加本土化、人文化、合理化。另外许多企业开始走出国门,或者是动辄投资几亿几十亿的大项目,这除了做专题的调研与委托专门的设计研究院考察外,利用智库进行投资也是很好的途径。

    我们国家这几年十分重视智库建设。有人说中国社会科学院是国家的智库,另外在 2009年 3月 20日北京成立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以下简称国经中心),前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当选为理事长。这家中心据说就是一家高级智库。还有长策智库,其研究领域包括医疗改革、教育改革、气候变化、环境治理、基础设施与城市发展、公共卫生、政府监管等领域。许多大学教授是这家智库的特约研究员,对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课题进行研究并发表意见。另外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志纲工作室、中国智库网、中国金融智库网等也是智库组织,进行相关智库方面的研究工作。

    布鲁金斯学会作为美国历史最为悠久的智库,其足迹遍布美国自上世纪初以来各个时代的重要经济、政治变革。美国的其他智库如兰德公司、卡内基基金会等也是有名的智库。他们的许多研究课题不但有着重大影响,有的甚至推动了美国政治与思想界的变革。我们现在的智库还是以政府主办为主,随着经济的发展,这种情况将逐步改变。政府机关应该成为服务型、节约型、人本型的机关,本身不允许有大量的附属机关存在,另外自己人给自己出谋划策,既不科学,也不符合许多政府的管理要义。大量民间智库的出现,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民间的许多人才既可以发挥作用,又能通过平等、独立的运作,实现双方经济、信息、文化上的收益,促成许多政府办不好,也不好出面办理的事情协调办理。现在的问题不是智库的如何运作的问题,而是如何放开让民间智库运作的问题。只要把思路打开,民间的智库将会像潮水一样涌现出来。刘亚伟在《环球时报》的文章也指出,要借鉴美国经验,建立美国式智库。由于法律的缺陷、政治的盘算、经费的不足和对言论自由度的限制,中国目前可以说还没有一家类似美国的布鲁金斯学会和传统基金会这样的智库。美国有政府资助民间管理的智库,有完全靠民间募捐和企业赞助的智库,也有半官方的智库,但是无论资金来自哪里,没有一家智库会以政府马首是瞻。

    在具体的运作上,智库既能以非政府组织、企业、课题组的形式运作,也能依托大学、科研院所、社科院等机构进行运作。只要汇集了人才与信息资料这两个关键要素,成果就会源源不断涌现出来。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不是经费短缺,而是智库的独立运作问题。不独立的组织提供的观点与项目建议就缺乏公正性,也缺乏与政府、企业做生意的公平基础。政府官员的选拔与政绩的提升,往往来自于经济的发展,而不是来自于民意,这对智库的发展也是一个不利的趋向。政府部门的许多建议,现在往往是来自身边人,而不是智库这样的机构,也是一个问题。由于缺乏制衡与批判,现在基本是内部人控制,这就意味着要取得政府的生意,必须与政府处好关系,而不是提供出多好的建议,这使智库建议的独立性受到干扰。

    兰德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詹姆士·汤姆森在回答《21世纪经济报道》时说:当今,在美国有许多机构称他们自己为“思想库”,但这些机构之间的差别很大,已经不再有某一个共同的特点来描述他们了。就兰德公司而言,首先我们是为客户提供帮助他们制定政策或进行决策的研究机构,我们称之为政策分析机构。其次,我们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基于合同的生意关系。目前,兰德公司 65%的收入来源于美国的联邦政府,也就是说兰德公司 65%的生意来自美国联邦政府,剩余 35%的生意分布在许多不同的客户间,诸如美国的州政府,外国政府,私营公司,提供资助的基金会等等。最后,那就是兰德公司是一个独立于政府之外的机构,这一点对其他许多“思想库”也成立,人们有需求,我们提供给他们所需要的研究产品。有时我们也替政府着想,认为他们会需要什么,然后向政府提出项目建议,政府来认可。我的意思是说政府不拥有我们,政府也不向我们提供补贴,政府和我们做生意。对此我还要再讲一点,这一点很重要,这与独立性有关,我们兰德公司是不采取任何的政治立场。尽管兰德公司的雇员可能属于民主党、共和党、自由派或保守派党等等,但是兰德公司作为一个机构不属于任何党派。而布鲁金斯学会的运作也是如此。

    现在要建立智库并做好研究,就要利用现在的条件与基础,创造性地开展工作。一是要有大量的研究人员,这些研究人员可以是现有相关机构工作人员,也可以招聘之后培训的人员,充实的研究人员是研究工作开展的前提。二是要根据现有的研究人员与资料信息,对不同的项目、不同的预算、不同的解决问题方案进行分析,从新的模型、方法、数据开始,提供独立或公正的政策建议与项目建议。三是要与政府、企业、非政府组织、大学、研究机构等建立服务关系,这种关系要靠合同来建立,靠信誉来维持,靠质量来生存,发展软科学与软文化,推动智库的发展壮大。我们现在虽然在许多方面还不具备智库发展的条件,但随着政治、经济、文化、社会、思想的发展,公民社会的建立,以及政府模式与考核的改变,民间研究机构的活跃,这一天正在逐步向我们走近,智库机构也会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作者:张冷习,博源集团报刊编辑,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委员

    原载《鄂尔多斯学研究》2010年第3期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上海点金宝   liuye8855   qq2381178   春谷散人   pangdan   mm5200   胶林探索   simplybasic0512   七号草根   ychs64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据有关资料,我国目前已经提出专名的地方学有北京学、上海学、香港学、澳门学、台北学、闽南学、晋学、武汉学、南京学、西安学、青岛学、开封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扬州学、泉州学、洛阳学、三峡学、广州学、杭州学等。中国地方学方兴未艾,以后还会出现很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需要各个地方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展现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发挥整体正能量。我们应该努力使更多的人们,能够静下心来,深入思考问题。提高全民素质,使更多的人们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或许就是地方学研究的宗旨。联系邮箱:baohaishan1960@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