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外师造化 - 苗实首页
林毅夫学术批评(二十七)
2017-01-19
字号:

55.苗实:读读庄子,感慨良多

撰写林毅夫学术批评,时间不长也不短,已经四年多了。可以说,我苗实的林毅夫学术批评系列文章,有些人格外重视,有些人不屑一顾,当然中间还有些人没有表明态度。那么,格外重视的这些人,无非就是看到了我苗实的苦心钻研,坚持不懈,百折不挠,永不放弃,精神可嘉,难能可贵,道出了深化改革开放过程中,确确实实存在的问题,以及中国经济极有可能出现的种种偏差。相反,不屑一顾的那些人,无非就是我苗实不是名校毕业,只是宝文理物理系毕业;不是经济学博士,只是自学成才;不是教授博导,只是民间学者;不是体制内领导,只是体制外小百姓;不是政府企业座上宾,只是深居书斋苦读人;不是光环环绕,只是真人真面。更进一步讲,从我苗实从事林毅夫学术批评这件事,就可以看出,不乏世俗人等,不乏世俗面目,不乏世俗言行,当然世俗之下,真正的学问,远远没有,名校的外壳来得重要,经济学博士的外壳来得重要,教授博导的外壳来得重要,体制内领导的外壳来得重要,政府企业座上宾的外壳来得重要,以及光环环绕的外壳来得重要,着实良可浩叹!另外,这里需要强调的,下面引用的《《庄子告诉我们:树与人是平等的》》一文,篇幅比较长,所以我苗实人为随意把它分成三段,为什么要全文转载在这里,就是为了便于大家学习理解,并更进一步去从中借鉴。当然,我苗实自己没有做归纳总结的原因是,担心那样做,会歪曲甚至是有损文意,造成大的妨碍,希望大家用心琢磨,仔细领会,受教之余,海涵再三。

记得天津日报上,有一篇刘隆有先生的文章,相当有意思,题目是《庄子告诉我们:树与人是平等的》,内容如下:又是一年春草绿,又是全民植树忙。案头正在阅读的《庄子》中有关树的精彩论述,自然引起特别注意,其间尤以树与人平等的主张,让人感慨良多。庄子认为,茫茫天地间,物种繁多,多得数也数不清,人仅是其间一种。万物平等,人不是、也不应以万物灵长自居,狭隘地从自身利益出发,蛮横地以对自己“有用”、“无用”为标准去认识和对待其他物种。在《庄子》一书中,他用了很大篇幅,以树与人的关系为例,阐释这种主张。友人惠子告诉庄子:“吾有大树,人谓之樗。其大本臃肿而不中绳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立之涂,匠者不顾。”惠子的意思是说他家有株大臭椿,主干疙里疙瘩,枝干曲曲弯弯,不合木工需要,啥用也没有,长在路旁,过往木匠谁也不愿看一眼。庄子劝他,“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漠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庄子·逍遥游》)在庄子看来,大臭椿之材,不能用于建筑和做器具,看似无用,但若将其树之于广袤的旷野,不加伤害,任其蓬勃,那么,它既可改善和美化环境,让人们得以在美好的环境中逍遥无为;它还可供人们审美,让人们获得精神上的愉悦,诗意地栖居,看似无用,实有更大用处,是一般看似“有用”而实为小用的树木所无法比拟的,只是庸常之人看不到、不会用罢了。“大林丘山之善于人也,亦神者不胜。”(《庄子·外物》)树木繁茂的广阔山林对人的好处,就是因为人们平时处于狭窄空间久了精神受不住,需要到广大天地让精神畅游,而大山和森林正是人们精神畅游的最佳生态、审美活动的广阔平台。看不到一些特殊树种的有用,乃至大用,确乎目光短浅,庸常之人都这样。那么,善于发现这些树种的有用和大用,就一定是智者吗?也不一定。一次,庄子带着学生在山中旅行,看到一株好大的树,枝叶十分茂盛,但“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问原因,曰:“无所可用。”想到常见的“有用”木材的命运,庄子情不自禁地叹道:“此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庄子·山木》)和惠子家的大臭椿树因“无用”而“不夭斧斤”(《庄子·逍遥游》),得以蓬勃生长一样,山中这株大树也因其“不材”而逃脱伐木者的光顾,自然生长。可见,被人类判定为“有用”,实是其他物种的一大灾难。庄子还考察过宋国的荆氏。那地方本来最宜楸树、柏树、桑树生长,但荆氏的这些树都是“未终其天年而中道之夭于斧斤”。因为这些树的木材对人特有用,在荆氏又长得格外好,所以树干才长到一把、两把能握住,就被砍去作了拴猴子的木桩;长到三围、四围粗,则被砍去作了高大屋子的栋梁;长到七八围粗,又被砍去做成贵族和富商的棺材。“此材之患也!”这都是被人当作有用之材而导致的祸患啊!身为漆园吏,庄子更亲眼看到,“漆可用,故割之”(《庄子·人间世》),漆树就是因为对人太有用,终生反复被割,不能像大臭椿一样自由生长。山间的木材,园中的桂树,以及其他对人“有用”之物,莫不如此。所以一些聪明的物种,不得不故意显出“无用”,以逃避人类的伤害,求得生存和发展,这都是被人逼的呀!

看来,人实在不该以“有用”、“无用”去看待天地间别的物种。有个姓石的木匠给庄子讲过这样的感悟。石木匠有次去齐国,途经一个叫曲辕的地方,看见一株被当地人奉为社神的栎树,真大呀!树阴能为几千头牛遮凉,树干粗达百围,高出山顶几丈才长树枝,可以作船的树枝就有十几条。人们像赶集一样跑去看稀奇。石木匠却不屑一顾,只管走路。他的徒弟挤在人群中大饱眼福后,追上来问石木匠:自从我拿起斧子跟您学艺以来,还没见过这么大这么好的树,先生却不愿停下看一眼,是什么原因呢?石木匠不耐烦地打断徒弟的话:算了,不要说了。那是根“散木”啊!毫无用处——“以为舟则沉,以为棺椁则速腐,以为器则速毁,以为门户则液樠,以为柱则蠹,是不材之木也。无所可用,故能若是之寿。”石木匠回到家里,梦见栎树问他:你厌弃我无用,你是拿什么同我相比呢?拿我同有用的文木相比吗?那些山楂、梨子、柑橘之类,“实熟则剥,剥则辱:大枝折,小枝泄。”这些结果实的树木,果子一成熟,人就要来采摘,大枝被折断,小枝被扭掉。“此以其能苦其生者也!故不终其天年而中道夭。”它们这是因为自己的才能伤害了自己的生存啊!所以不能尽享天年而半路夭折。有用害生,世间物种物体,“莫不若是”。汲取这惨痛的教训,“予求无所可用久矣。”没有求得“无用”之前,差点被人整死。“乃今得之,为予大用。”一旦得到这“无用”,就成了我自由生存,蓬勃兴旺的“大用”,而且还因这“无用”,被当地人尊奉为社神。“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假设我仍像你所希望的“文木”一样对你们人类“有用”,我能活到今天,且长得如此高高大大,身份尊贵吗?说到这里,栎树已是怒不可遏,厉声质问道:“若与予也皆物也,奈何哉其相物也?而几死之散人,又怎知散木!”(《庄子·人间世》)你和我都是“物”,为什么要以你判断“有用”、“无用”的标准来诽谤我?你这个该死的“散人”,又哪里懂得什么是“散木”!树木本有自己天赋的生存权利和发展自由,本无待人类对其做何判断和利用,好多树木却因对人有用而受人类残害,有的只好以“无用”而求“为予大用”。但是,人并不就高贵得不得了,人与树同样是物,为什么要相互看作有用、无用之物呢?人有什么资格要求和自己同样是物的其他物种对人有用呢?石破天惊,振聋发聩!“若与予也皆物也,奈何哉其相物也?”物与人争平等,庄子之前未曾听说过,庄子之后2300年间,似乎也只是近年来才被一些精英人物渐渐提及。佛曰:众生平等。庄子则更进一步:众物平等。大家彼此彼此,天赋物权,一律平等。既是如此,物,难道能由人类按照对自己“有用”、“无用”的标准随意支配,肆意杀伐吗?人压根儿就没有这个权利!不过,话又说回来,物与物之间,固然不能相互强求“有用”,但放开眼界看去,物与物之间又无不相互有用,只是人们通常看不到,或仅仅看到小用,而看不到大用。所以,正如前面已经提及的,真正的智者,既要自觉地尊重万物,不强求于物;也要善于发现物与物之间的相互为用,相互大用,从而努力促进物物互利,和谐发展,在自身得到大发展的同时,尽量为他物的发展创造更大的利惠。

庄子在《人间世》中,借贤人南伯子綦之口,道出了这种观点。南伯子綦到宋国都城商丘旅游,看到一株与众不同的大树,好家伙,一千辆四匹马拉的大车都能歇在它的树阴下。不禁惊道:这是棵什么树呀?一定有特殊的材质!抬头看它的树枝,弯弯扭扭不能做栋梁;低头看它的树干,木质疏松无法作棺材;舔一下树叶,嘴就受伤溃烂;闻一下气味,昏沉多日不得醒。南伯子綦如见知音,脱口赞道:果真是大智若愚的“不材之木”呀!怪不得能长这么大。“嗟乎!神人以此不材。”嗨!神人就是学它们这样以“不材”而修炼成神的呀。的确,看表面,商丘大木,还有栎树、惠子家的大臭椿,啥器具都不能做,但当它们以这种“不材”躲过人类的砍伐,茁壮蓬勃于天地间,遂皆有大阴凉和大景观。栎树“其大蔽数千牛,絜之百围,其高临山十仞而后有枝”,“观者如市”。商丘大木之阴,更可庇护“结驷千乘”。其阴凉,其壮伟,带给人们的乘凉避雨和观赏审美价值,以及改善自然环境的作用,远远大于其他“有用”之木“为舟”、“为器”、“为柱”、“为棺椁”、“为门户”、“为栋梁”的作用和价值。“神人”向它们取法以无用求大用,即包括了这两个方面:独善和兼济。当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受到威胁时,则韬光养晦,尽量避害:“穷则独善其身”;当自己的大才奇才有了用武之机,则拯世救民,万难不辞:“达则兼济天下”。按照孟子的解释,“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孟子·尽心下》)大臭椿、栎树和商丘大木的生存方式和价值取向,已经达到了令“神人”向往和效法的境界,此乃生命最高境界也。但不管怎么说,“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庄子·人间世》),逼得聪慧的树种不得不以“无用”避难和谋求自身的生存发展,毕竟是一种悲剧,而这天地间的大悲剧,则是由人类的无知造成的!了解了庄子的这些观点,也许会使我们在植树造林中,视野更开阔些,襟怀更博大些,收效更切实些。人类的偏执得到纠正,春天,会因此而更加和谐壮美!

末了,我苗实借用别人的网络段子来结尾:人活着,谁都不用瞧不起谁。三年河东,三年河西,潮起潮又落。家财万贯,买不了太阳不下山;身无分文,不一定日后没江山。遇到有钱的别嫉妒;遇到贫穷的别耻笑;遇到善良的别欺负;遇到可怜的多帮助。遇到讲义气的拿命袒护;遇到耍心眼的远离即可。真诚,是做人之本。永远不要瞧不起别人,一定要低调,一定要善良!

[写于2017-01-03]

56.苗实:高度警惕改革疲劳症蔓延

我苗实认为,首先,真正做一件事情,决心意愿魄力至关重要,甚至比如何去做都重要。毕竟,没有决心意愿魄力,什么也不会发生,就谈不上如何去做。而且,只有决心意愿魄力足够强,如何去做并不特别困难。当下中国,改革的方案千条万条,多得数都数不清。但是,到了深水区和攻坚期以后,改革开放难以推进,甚至早已经停滞不前了。至于为什么,大家极有可能都清楚,不用在这里多说。其次,现在的氛围越来越不妙,貌似提改革谈开放,逐渐成了禁忌。而且,即便提到,也不敢大张旗鼓,只能轻描淡写。可以说,真是搞不明白,改革开放本来是基本国策,过去那么有激情,热火朝天,轰轰烈烈,势不可挡,前程似锦,而现在变成不像样子,如同花儿一样,蔫了谢了。最后,由于敢于直言的人越来越少,而明哲保身的人越来越多,再加上决策层中锐意改革的人并不多,甚至不占主流,凤毛麟角,导致改革疲劳症是越来越严重。而且,执行改革的关键性部门,对改革的畏难情绪越来越多,多到改革开放无法深化下去。过去,我一直在研究改革转型问题,自然看重深化改革开放。但是,乐意参与这个相关讨论的人是越来越少。也许,失望了,寒心了,就远离了。有什么办法?没有什么好办法,人心散了就散了,只能顺其自然。算了,就谈到这里,下来大家可以欣赏从网上收集到的更深入的观点,一个是胡祖六先生四年前网易财经《意见中国---网易经济学家访谈录》栏目专访时的独到见解,另一个是百度百科网友贡献编辑的“改革疲劳症”词条里的重要观点。

记得,胡祖六先生在2012年说过,这几年一直在说这个行政许可证、行政许可法,减少审批批文,但是政府的批文有增无减,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复杂。而且不像过去一样,过去还是愿意担当风险,哪怕不是很清楚,还为了社会发展、经济发展就给你批了。现在的政府官员整体的心态越来越保守,想想只要有风险的话什么都不做,因为他不做事就是没风险的。所以就是说比任何一个时候,我觉得,就说现在改革的那种动力,那种激情已经都消失了,现在政府的这里面都是一种改革疲劳症,一就是说很多很多的这种不该管的事情都在管,而且管得越来越多。当然我对政府并没有失去信心,我就觉得只要中国政府坚持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政治承诺,有远见、有智慧、有勇气,那中华民族的这种固有的创业的潜能就能够充分的释放出来,所以中国就能够继续保持高速的,可持续的成长,能够让中国重新尽快地屹立于世界先进民族之林,我觉得是完全、完全可以,在我们这一代人,特别是你们这一代人,完全会实现的。

另据据百度百科介绍,改革疲劳症,是在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出现的一种疲劳懈怠现象,“改革疲劳症”主要表现在:一是对改革的质疑在增加;二是改革的动力在减弱;三是对改革的畏难情绪在增加。“改革疲劳症”对今后的改革和发展极为不利,必须引起高度警惕。{1}在中国这样一个具有几千年悠久历史文明、正在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大国进行改革是一项挑战性和探索性极强的事业,难免会产生一些问题。当前有那么一些人抓住这些问题开始质疑“市场化改革”,他们认为资源环境问题、腐败问题、贫富差距问题、国有资产流失问题、“上学难、看病难、买房难”问题等都是“市场化改革”带来的,因此必须纠正和停止这种改革。质疑者有质疑的视角和理由,我们不能一味指责他们,而要正视这种质疑。对改革质疑的增加警示我们要认真总结改革的经验和教训,进一步完善改革的方式,提高改革的科学性和公正性。{2}在改革开放初期,由于贫穷和选择自由的严重缺乏,改革的积极性很高,改革的共识较多,改革的动力很足。但随着我国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综合国力的增强,一些人似乎感觉经济社会发展已进入到一个“自动前行”的阶段,改不改革无所谓,改革已远不如以前那么迫切了。殊不知,当前的发展成效恰恰是过去的改革累积带来的。但我们必须正视这种在高速发展时期人们对改革重要性和迫切性的淡化,重新凝聚改革的动力。{3}过去三十年的改革我们采取了“先易后难”、“先外围后中心”、“循序渐进”的策略。这种策略产生了两种结果:一方面结成了改革的“广泛统一战线”,减少了改革的阻力;另一方面将容易改的改了,将较难的“硬骨头”留了下来。改革已进入“深水区”,不能再“舍难就易”了,必须啃“硬骨头”了。在这种新形势下,有的人开始出现畏难情绪,开始躲避改革,总想“再等一等”。这是“改革疲劳症”的典型表现!

[写于2017-01-04]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苗实(原名张春田,字苗实,号道邻),陕西之西府眉县人,著名学者,独立经济学家,国家转型研究院(筹)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被誉为中国最富争议的民间经济学家之一,著有《中国经济如是说》《学术人生沉思录》《林毅夫学术批评》《学者苗实自选集》和《苗大师真话实说》,编有《苗实现象争论》和《中国经济指南》一至十六册,皆可免费下载,欢迎阅读指点。1996年9月—2001年7月,在宝鸡文理学院,攻读物理学专业,大二开始利用闲暇进行经济学学习研究;2001年8月—2013年9月,在苗实研究室,私淑京城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从事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尤其专注于经济转型中的制度宏观与三农问题;2013年10月—2014年4月,在西北大学,师从著名经济学家白永秀教授,就区域经济问题进行专门研究,并担任陕西永秀经济管理研究院兼职研究员;2014年5月至今,在民间智库国家转型研究院(筹),继续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2009年9月以来,在经管之家(原人大经济论坛),草根网,天涯财经论坛,凯迪社区,新浪微博,易汇网,新浪杂谈,中华论坛,新浪博客,博客中国,中经论坛,凤凰博客,天涯博客,价值中国,经济学家论坛,精英博客,北美博客,和讯博客等多家网站发表大量文章,深受广大网民喜爱,名声大噪,轰动不断,在经济学界或财经评论界享有广泛声誉,在中国网络媒体具有较高知名度。经相关统计,苗实自发表文章以来的多部系列作品目前为止已经有12856人次下载,各种文章累计点击2000多万人次,收到回复6万多人次,专门评论文章41人次。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