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时语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王道霸道 - 于时语首页
我们生活在“有趣时代”
2017-01-10
字号:
    新年伊始,与其回顾旧岁,不如展望未来。

    当今世界,令人想到英语中有名的“中国式诅咒”:“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祝愿你生活在一个有趣的时代)”。这一说法的起源,是二战前英国首相张伯伦上台前不久 ,其兄长与友人的通信。有感于当时欧洲战争风云弥漫,张伯伦老哥声称中国人把上述句子用于诅咒。此事确否难考。有人将其附会于“宁为太平犬,不作乱世人”。我们只能说把“乱世” 称为“有趣时代”,代表了英国式幽默。今天用它来形容目前的世局,也十分恰当。

    当今“有趣时代”的最大特征,是人类社会的“碎片化”(fragmentation):所谓普世价值不断“贬值”,建立在特定道德体系上的某些“主义”也早就淡化,而基于族群、地域、教派 乃至社会身份地位等属性的狭隘诉求,逐渐上升为全球政治的主要题目。这样的碎片化之下,就是“文明冲突”,也向“亚文明冲突”退化,被国家利益、族群利益、社会阶层利益之间的冲 突取代。

    “有趣时代”的突出代表,无过于整个伊斯兰世界。虽然叙利亚内战有所缓和。但是大中东的“三十年战争”依然方兴未艾。不仅在逊尼、什叶两大教派之间,元旦凌晨伊斯坦布尔夜总 会屠杀案,如《大西洋月刊》网站指出,是“伊斯兰国”首次公开向土耳其主政的逊尼派伊斯兰政党叫板。

    阿拉伯世界内争愈演愈烈,生灵涂炭,而以色列却有恃无恐地大肆扩建殖民区。我有穆斯林友人挖苦说:满目疮痍的阿拉伯各国,或许要靠以色列主持一个新“马歇尔计划”方能重建。 伊斯兰恐怖主义和穆斯林难民潮,会迫使其他国家和社会建立有效的“防火墙”,限制伊斯兰“文明内战”的恶果外延。

    长期主导世界的西方文明也处于“有趣时代”,突出的是英国脱欧反映的欧盟缓慢崩解。欧洲社会丧失了对两次世界大战的痛苦记忆,而随着低教育劳工阶层的沉沦,再次出现民粹主义 高潮,国家和区域性利益压倒了欧洲大一统的理想。这里有当初华盛顿推动欧盟“大爆炸”式扩张的苦果,也有德意志“第四帝国”的阴影。

    说德法两国将会重新开战,过于危言耸听。欧盟边缘的离心趋势或许难以逆转,但是预言欧盟散伙未免过早。更可能的前景,是所谓“核心欧盟”和“双速欧洲”的出现。

    在可见的未来,俄罗斯是欧洲“碎片化”的大赢家,莫斯科因此得以强化对俄罗斯“境外邻域”的影响和控制。特别是在特朗普总统任内,波罗的海、乌克兰、格鲁吉亚的反俄势力难免 被华盛顿晾在干岸上。

    半个多世纪的全球老大美利坚,也进入了前所未有的“有趣时代”。社会分化和异化不断加剧下,政治钟摆向右振荡,下层白人民粹主义高涨,终于推动玩票政客特朗普入主白宫。特朗 普政府仍然具有太多的未知数,但是他当选后美国股市上升,尤其是金融和银行股票猛涨,预示资本仍然会是主要赢家,继续近几十年来,美国经济产出中劳工份额不断下降的大势。换言之 ,如绝大多数经济学家预言,特朗普无力回天,逆转全球化和科技革命下美国“劳力者”的下降轨迹。

    但是打着“为蓝领白人请命”大旗的特朗普,会奉美国经济利益第一为其“意识形态”。不仅保护主义政策势在必然,贸易战的前景也无法避免。中低端制造业遍布亚洲和南美已是既成 事实,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的战线会很长,但中国仍然会是其首要目标。

    处于经济和社会重要转型期的中国,于是也将进入一个“有趣时代”。中美贸易冲突会是未来的最大看点。两败俱伤的贸易战,说到底是一场国内民生苦痛忍受力的较量。北京的社会控 制力或许强于华盛顿,但是贸易对北京的重要性也更大。除了人民币贬值这一自损不小的重磅武器,北京的筹码数量和分量都不如华盛顿。

    在社会民智显著上升同时,北京强化社会控制,打击异议和“维权”人士,实际显示自信心的下降。港台地区“去中国化”趋势上升,更有可能成为膏肓之疾。固然世上难有“放之四海 而皆准”的政治模式,如《国家为什么失败》一书强调,长治久安的一个要素是参与和分享。西方之外,新加坡坚持国家总统在各族间轮换,以及俄罗斯国防部长是唐努乌梁海人,都是他山之石。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们生活在的有趣时代,实际上就是在一种是非、真假言不符实的错乱游戏中,动听的言词包裹着邪恶抛向人群,借着国家机器的力量贩卖私货,左右与被左右方不断的较量。
    2017/1/10 15:05:42
  • 社会的参与和分享,不是各种族的总统或国防部长职位的分享,那是各种族上层阶级的事。主要是要强调社会上各个阶层的参与和分享。
    美国金融精英主要是白种人,而在工厂工作的工人很多是白种人,但白种人的金融精英就无情地损害了白种人工人的利益,剥夺了白种人工人的社会参与和分享的权利。
    香港也是这种情况,香港的华人上层政治精英剥夺了华人中下阶层的政治参与的权利。而中央是受香港的上层政治精英所利用。
    读者可百度“黄松明”,看我的《香港民主普选之路》的电子书。
    2017/1/10 14:09:00
  • “如《国家为什么失败》一书强调,长治久安的一个要素是参与和分享”,从技术上说这构不成充分条件。
    还需要自我革新和改革的能力,政治能力和社会能力。福山说,美国内部无法通过任何实质性质的政治改革。这就是政治的腐朽和没落。
    为此,我觉得萨科齐倒是一位有勇气的政治人物。他一意孤行地推动福利和退休制度改革。
    2017/1/10 13:43:4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上海点金宝   liuye8855   qq2381178   春谷散人   pangdan   mm5200   胶林探索   simplybasic0512   七号草根   ychs64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新加坡联合早报特约政治评论员、知名国际问题专家。于时言言,于时语语。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