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疯来锋语 - 张志坤首页
关于“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几个断想
2017-01-10
字号:
    中国正在进行声势浩大的反腐败,对此已世人皆知;但是,如果进一步问,这场反腐败反到什么时候或什么程度才能或者才算告一段落,对此则言人人殊。笔者以为,这的确是一个仁者 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其中,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机制,大概就是反腐败工作的总体目标。仔细思考“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这九个字,实感其中神机渊深,只能做点滴 片段之思。

    片段之一: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系统追求

    由“不敢”、“不能”、“不想”这样三个“不”,构成了中国反腐败的系统追求,覆盖了所有的一切人为动机——敢不敢、能不能、想不想,可谓全面而完备。果真实现了这样的目标 ,当今中国的严重的腐败就将基本祛除,还中国政治以清白的任务就将基本达成。中国历史就将因此进入一个清廉为民的时代。而众所周知的是,这样的时代在长达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上凤毛 麟角,即使有,也为时短暂、稍纵即逝。放眼全球,当今世界有二百多个国度,而真的的能达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之境界者吗,着实并没有几个。所以,实现这样的目标,还意味 着中国已经在政治上走在了世界的前列,这样表述,并非危言耸听。

    片段之二:三项内涵也许并非可以并列

    “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这一系统目标包括三项内涵,分别是“不敢”、“不能”、“不想”。做到第一项,需要政策性的保障,即采取强有的政策举措,形成强大的震慑,使之望 而生惧,不敢越雷池一步;实现第二项,需要制度性的保障,即编织制度的笼子,使那些有腐败意图的人无处下手无从得逞。这项内涵排在第一项内涵后面,意味着即使仍有一些在震慑面前 仍然不顾死活铤而走险的人,也不可能腐败,因为他们已经被关在制度的笼子里了,大家都是笼子里的鸟儿,谁也别想飞出去;实现第三项,需要的思想性的保障。这一点至关重要,俗话说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念”,如果有一个执意要偷东西的贼总是惦念着要偷窃,经验就是防不胜防,防得了一时防不了长远,观念是要去掉其心中的“贼”,而“不想腐”就是要去掉这个 心中的“贼”,只要大家心中都树立了“不想腐”的坚定信念,一切都好办了,什么政策震慑、制度保障之类,就统统归于形同虚设、可有可无了,所以,这大概是反腐败的最高境界。

    这样看来,上述三项内涵并非可以等列齐观。

    一是它们之间在层次上有高低。政策震慑是最低层面的,属于指标之策。制度保障是深层面的,属于向治本挺近。思想纯粹属于人心层面的,是彻底根除,这三者一个比一个高,最后一 层达到了化境;

    二是各项内涵难易程度不同。政策震慑相对容易,制度保障难度相对较大,而最难的则是人心。古往今来,治理的最高境界就是人心,最难的也是人心,如果能做到“直指人心、见性成 佛”,天下就没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的了;

    三是各项目所需要的时间也很不相同。第一项短期就可见效,第二项需要假以时日,第三项则前路漫漫,总有点可望而不可即。

    片段之三:其中还有的若干疑问与不解

    尽管现如今人们对“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都耳熟能详,可以信口拈来,但笔者思维愚钝,就中仍然还有诸多疑惑与不解:

    一是现在的震慑已经足够吗?

    众所周知,十八大以来的反腐败打掉了一系列老虎,拍到了无数只苍蝇,中国党和政府打虎拍蝇的成果举世瞩目,谁也不能否认,由此而产生的震慑也无法否认。但现在的问题有二,其 一,打掉的居腐败分子的多数还是少数,折中一点的回答只能是发现一个查出一个,这意味着,潜伏隐蔽下来的相当不少,这些人冬眠了蛰伏了;其二,打虎拍蝇,“打”也的确“打”了, “拍”也的确是“拍”了,可其中一个也没有“打死”、“拍死”,这样的政策,能形成足够的震慑吗?会不会有“老虎”或“苍蝇”因此还偷着乐?当然,据说在这个领域取消死刑是国际 潮流与“国际社会”的要求,中国如果不这样做,“国际社会”就不向中国引渡嫌犯,但这是否有顾此失彼之嫌呢?总之,一般老百姓对于无论如何腐败都不砍脑袋的做法颇有微词,也颇不 以为然。所以,震慑够不够的问题值得探讨。

    二是制度的笼子可能没有漏洞吗?

    所谓制度,不过是人类社会的一种契约,作为一种契约,制度的灵活在于认可与认同度,任何一种制度,如果人们的认可与认同度高,那么这种制度的效率与效力就高,反之,就要沦为 摆设,就要形同虚设。任何制度,不管多么严密完美,如果有人刻意要钻它的空子,就总有空子可钻,退一步说,即使没有空子,也可以人为地搞出空子来,并最终摧毁之。所谓“千里之堤 毁于蚁穴”也折射出这样一个道理。所以,制度反腐也是有局限性的,不能腐只是相对而言,“能”与“不能”无非就是“魔”“道”之间的博弈,而这种博弈则永无穷期。

    三是祛除腐败的心中之贼,谈何容易!

    众所周知,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就是利益交换,而现如今的中国就是比较原始粗放的市场市场经济,因而利益交换的原则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也渗透到人们的思想深处。在这样 的背景下,想要一部分人在心中以崇高的思想信念代替利益交换关系意识,既难做到,更难衡量:因为并没有任何一种标尺或者指标评价体系来分辨谁做到谁没有做到。简单是说,关于“不 想腐”,谁真的“不想”,谁是“假不想”,又有谁时刻“在想”,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儿,对此坐而论道可以,实际操作难办。并且明明知道大部分做不到,能做到的只是很少数的圣徒 ,但也许这些很少数的圣徒恰恰不幸地要沦落为“剩徒”,因为这些人大体都是不会搞关系,不善拉关系套近乎的耿直辈。总之,在利益交换时代让一部分人利益交换关系失灵,可谓难矣!

    基于上述理解,所以笔者认为,人称反腐败要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机制,窃以为,这不仅仅是机制的问题,这是“仁以为己任”,任重而道远,没有一场深刻的政治 大革命,恐非等闲可以企及。目前正在中国深入发展的反腐败,会在此基础上发育发生成为一场政治大革命吗?笔者当然希望是这样。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在和平时期搞建设,最重要是聚人心,而不是搞财富。财富易得,而人心难聚。财富与腐败是难兄难弟,难解难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实际上是让一部分有权势的人先富起来,多么地荒唐!现在反腐败就像是双方博弈,你有一千条措施,我就有一万条对策,腐败怎能穷尽?要聚人心,就必须改变人心思富的路线,回到为人民服务的正确路线上来。
    2017/1/10 20:00:21
  • 不能腐-需要严密的制度,使官员没有腐败的机会;不敢腐-需要严厉的打击和惩处,使官员怯于法律威慑不敢去腐败;不想腐-需要给官员一定的待遇,让他们可以体面做人,能养家糊口,不想去冒险腐败!
    2017/1/10 19:01:16
  • 为官不求崇高,就只会平庸。而平庸的官员,要么懒政,要么投机,要么腐败。在私有制社会,会制造无数平庸的官员,官民对立,腐败横行,弱肉强食,一盘散沙,外敌入侵往往一触即溃;在公有制社会,大多数人会追求崇高,思想纯粹,以公为荣,以私为耻,腐败份子无可乘之机,无藏身之地,国家强大,天下无敌。
    2017/1/10 17:45:56
  • 只要人性有恶念,腐败永不会绝迹,就如人体内大肠杆菌,不可绝迹。免疫永远要强,制度就是疫苗,只要活着,就绝不可放松,否则死亡的阴影,时刻笼罩。腐必败,腐朽的东西必湮灭。人之所以活着,就是因为,他的免疫系统没有腐败,否则就是艾滋病。
    2017/1/10 17:42:02
  • 猫爱吃鱼是本性,是私;如果在猫的面前放一堆鱼,并警告猫不要偷吃鱼,可能吗?你把鱼拿走,猫就没有吃鱼的机会,猫怕失去鱼,又不愿吃干饭,那个委屈是不好受的,但久而久之,心中那个私也就放下了,猫也就不再想鱼吃了,再没有非份之想了,于是就老老实实、勤勤恳恳地工作。
    2017/1/10 16:59:12
  • 既然是腐败份子,他就已滑到党和人民的对立面,是剥削阶级,是人民的敌人,而且是最危险的敌人。他不仅败坏社会风气,而且损坏国家机器,还严重损害党的威信。如果把腐败份子定性为人民的公敌,就可以对之进行严惩,发现一个杀一个,发现一批杀一批,让腐败份子没有藏身之地,惶惶不可终日,就会把腐败份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社会风气就会根本好转,国家机器就会正常运转,党在群众中的威信也会回来。
    2017/1/10 16:36:45
  • “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为什么一定是并列而不可以是递进关系呢?
    2017/1/10 16:23:07
  • 楼下的chen先生认为只有消灭私有制才能消灭腐败。问题是私有制你能百分之百的消灭吗?其二是腐败是私有制引起的吗?如果腐败是私有制引起的,那么毛时代公有程度那么高,群众对官员的监督程度那么强,为什么腐败大潮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和发展了呢?可见,说腐败是私有制引起的,是本末倒置。腐败,是人的非分的物欲与占有欲,及不劳而获,少劳多获的思想念头造成的。跟所有制并没有绝对的联系。不要说你消灭禁绝不了私有制,就是百分之一百的消灭禁绝了,腐败思想与念头还是会盘桓在脑海里,伺机而动。

    要是把腐败完全归咎于所有制,那么你要消灭腐败,就得再次搞大革命,把所有生产资料全部夺回来。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第二是夺回来后,还是会存在代理制的问题。有代理制就一定存在黑箱操作的可能,完全处于什么“劳动群众”的监控之下,仍旧是一种幻想。还有,别把什么“劳动群众”“无产阶级”想的那么高尚,那么大公无私,那都是理论家的想象。

    还有一个问题,所谓消灭腐败,只是少数理想主义的知识分子的理想。对于大多数群众来讲,需要的是生活富足一点,日子好过一点。他们是能够容忍一些腐败存在的。但是范围程度上应当有所控制。就算消灭私有制能够消灭腐败,但却可能造成生活上的不便与贫乏。对于他们来说,后者更糟糕。

    要总结的就是,私有制是消灭不了的,但要控制。腐败也是消灭不了的,但也要控制。对于执政党来说,腐败必须严加控制。但是,不可能通过什么“消灭私有制”的途径去消灭腐败。不要动不动就要“消灭”什么。这是西式思维。大规模的消灭什么,一定会引起另一种有益因素的消失。
    2017/1/10 15:47:03
  • 还要向境界更高的以腐为耻而“不想腐”的层级迈进。
    2017/1/10 9:44:5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属于普通一族,草根是也。但正所谓“在行恨行”,本人对教育的研究不是很深,相反却对国际政治、战略问题情有独钟,几年来撰写了大量文章,尽抒杞人忧天之俗情,浑不知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这大概也折射出了当代中国社会的一种新面貌,即:当今中国今虽则处在市场经济下欲望澎湃的时代,但来自于基层老百姓之爱国、忧国与强国的呼声及冲动依然强烈,这必将形成一种巨大地政治力量,造成巨大地战略威慑。正是因为这样的考虑,所以本人乐此不疲,只管耕耘,不计收获,冀以愚者之千虑,俾达人之一得而已。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