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敏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信息思想 - 张志敏首页
模式的革命才是真革命
2017-01-04
字号:
    我在天涯博客当中看到我的网佳康老师在回复一个网友的时候很有水平,下面我就把这段话给贴出来

    -------------------------------

    这些称呼都是按照生产资料归谁所有来定性的,不知你为什么在一个没有资本的社会非要定型出一个国家资本主义。不存在。到底是生产资料所有制决定根本制度还是分化(应该是分配)决定根本制度。不用混淆,我还没谈分配,又怎么混淆。我说不按投资,分红来计算,就是说,根本没有资又哪里来的资本主义。这更是你自己引申出来的,不是我混淆,是你跑题了。这样不好。还是说你的国家资本主义。

    -------------------------------

    确实,看问题是要看实质,决定社会性质的是利益分配模式,什么样的利益分配模式就有什么样性质的社会。但如今不少人连这个都搞不清楚,认为你社会需要资本去发展,那么这个社会就不是国家资本主义社会、和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有区别吗?这也太只看表面而不看里边、不去抓住问题的实质了。

    而佳康老师的另外一个回复也引起了我的关注,他是这样回复的

    这是一个人造迷局,无产阶级要是有了生产资料,那还叫无产阶级吗?同样:资产阶级要是没有了生产资料,那还叫资产阶级吗?

    首先中国在建国时,那叫战时共产主义,实行配给制。稳定后除了没收官僚买办外,对资本家实行赎买政策。

    这期间,国有,集体和合作(乡镇企业)并存,国有占绝对地位,这种更像社会主义,你可以想象国家社会主义,但不能用这个词。

    如果中国苏联是国家资本主义国家,那中国和苏联不是资本主义国家了吗?怎么出来的社会主义阵营,共产主义阵营。所谓的国家资本主义是后来想出来的。

    对此我回复说:

    你解释中国建国这段很是合理。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都是以生产资料界定的,后来毛主席觉得这样界定并不完全准确,因此用人的思想态度来界定,我觉得自然也是合理的。毛主席说的一个三代乞丐的人,后来当了干部,就不肯搞集体制,这种人就是资产阶级。欧文、恩格斯虽然是老板,但他们也是无产阶级的人。当然,一旦掌握了权力站在台上了,那就有太多的人热衷于维护自己的权力既得利益,实际上也就让他们成为了资产阶级了,当权者都会这样,所以真正的无产阶级真的很少。因为有许多人他们就是无产者,但是他们心向有产了,而这也是马列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最终都变成修正主义的根本。

    确实,我们现在看来,这界定人的阶级还真的是根据人的心态定的,有的人家贫,心却不穷、心向着资本主义,这样的人真的是非常多的。而许多有资产的也都心向着资产,有资产的心向无产阶级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凤毛麟角的。而那些被夺权的资产阶级,实际上他们有形的资产可以夺走,但是你夺不走他们那颗向往资产的心。以上的这些里里外外汇在一起,我们可以发现世界上真正的彻底革命的、无产阶级是凤毛麟角了,因为他们的力量的弱小甚至是没有,因此,历朝的革命也只是成为了改朝换代的革命而已。

    毛主席后来发现了队伍变质了、发现了上述的现象。可结果是:他又把助他成功格式化的那些小青年也给上山下乡了。人的心中无佛、存在着私心、贪欲,上了台,那这个台就把人造化成台人一体化了。因此最终也就让毛主席看清了根本之处在于人性问题,因此他也就把核心放在于让社会斗私批修上。但是,这样一来就和过去的宗教一样了,都走了一条改造人性的道路了,但是人性难改也就决定着毛主席的wg最终还是功亏一篑了。

    我这么一说也就让一些左派人士受不了,有一个网友因此说我形左实右了,这其实和天涯那个右派的网友一样陷入到了只看表面不看里边的毛病中去了。这些左派的网友说:就你这么说,那么你顺应时下的资本主义的自我革命去发展新的产业,那你也只是成为新的剥削阶级,还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剥削制度,这样你不就自相矛盾了吗?

    实际上我们需要的是看内在实质而不要看表面现象,因为那样是会让人迷了眼睛的。这粗一看,确实,你去主导一个新的模式,成为这个模式的既得利益者,那么你也没有摆脱既得利益者的实际,因此你不也和大家一样,没有能飞升渡劫成仙吗?他这样说,这也就是让大家觉得我不能上,那么你也不能上,大家都没有办法上。

    真的就一如他这样说的吗?还是让我们回到今日要说的核心上,利益的分配模式吧!如果利益的分配模式相同,那么他所说的自然是对的,但是如果利益分配模式不同呢?结果肯定是不同的。

    咱们中国有一个叫法不示众的成语故事,这个故事就是说,一旦大家都违法了,大家如此,那么法也就失去了作用了,这时就不能以法为大而是应该以大家为大,因为你把大家全都消灭了,那么也就什么也没有了。而我的信息化模式呢?实际上就是发展出一个让大家人人负责的模式出来,这样大家一起对于逆反这个模式的说不,这样我们也就充分利用了法不示众保护了这个模式了。而过去的马列革命实际上并没有达到让大家尽力去保护维护它,而是大家都和过去的人一样了,大家不是要维护无产阶级的利益而是要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了,这其实和过去的农民起义没有什么区别,这就是改朝换代,而这是马列革命无一变修的根本。毛主席也因为大家这样使得他的这派力量非常弱小。

    让我们把目光再放到现在,近20多年,谷歌发展出来了互联网的免费发展模式出来了,这个模式就是我卖广告而你免费应用我的应用,当然,需要费一点时间看广告。实际上这个免费的发展模式其实它就是共产主义的具体实践、是实现了按需分配了。如今我们应用谷歌的地图、搜索、语音打字软件、邮件等等这些应用的时候,这些也都能让我们获得按需分配了、实现了部分的共产主义了。而谷歌则借向我们展示广告向那些广告业者收费,而我们则享受到了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这个模式下,大家是这个全新的共产主义模式的既得利益者,这样子,谷歌就是想改变也改变不了了,因为法不示众嘛。而且由于谷歌这样的一个主导,因此大家也就跟风,这样我们也就享受到了互联网电子商务、金融、交通等等方面的便利了,我们在许多方面获得了免费的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生活了。这样子,最后连收费的微软也不得不把它的最新的电脑操作系统也给免费了。

    这种模式迫使大家都听从模式的,让我们看到让这个大家的利益得到最大化发展的发展模式了。这样子主导者又能够改变得了它吗?而大家的利益得到了最大化,那么实际上这也是自古以来都梦寐以求的一个理想社会呀!因此,我们去主导一个好的发展模式不好吗?我们只要把好的模式发展出来了,那么我们也不就走了过去了吗?过去我们是没有跨过去、没有让模式发展出来。对于这一点,谁也无法无否认,要不然现如今都已经是共产主义社会了。

    而我的发展模式自然是比免费的发展模式更加先进一步的,是让大家获利的一个模式,这样子在台上的也都成为了服务员了,大家不再向他们纳税了。这样子,这个台上就不再是风水宝地了,这样,这个过去能让人成为大老虎的地方也就不会再让人成为老虎了。而我要发展出这个让人获利的发展模式并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破壳而出,这绝对不能让主导者成为既得利益者的、成为资产阶级的,这就一如马列革命成功之前的马列革命党是真正的无产阶级的革命党,因为有一股极强的力量迫使它只能这样。要不然,革命就无法干下去了,而我的这个让人获利的发展模式发展成功以后,因为这是让人获利的,而不是向人收费的模式,因此主导者会住在金山银山堆中吗?因此我也就解决了革命成功以后,坐在金山银山当中的革命者和过去坐上的人一样、都成为一伙的现象了。

    我们这样去具体细看,你还会在像这位网友那样有这种思想吗?对,主导一个科学合理的健康长久的发展模式才是最根本、最核心的,而过去的马列革命是主张暴力夺权的,但是暴力上位,那么这种模式自身的构造,实际上和直接主导一个让人获利的模式比较起来,暴力夺权是需要二步走的,这样分段走和一步到位是有根本区别的。

    暴力夺权,而这个时候精通夺权业务者就会论功行赏、划分权力界限,这实际上和今后的精通建设模式者之间就存在着差别甚至是利益冲突了。这个问题苏联用肃反来解决,中国也存在这样一个问题,这实际上也是文革发生的原因之一。这是暴力夺权的一个弊端,其二:暴力能解决问题就让人依赖于暴力、命令去解决问题了,这样有权就能的思想也就扎根人心中了。这就导致苏联、中国等地,凡是走了这条道路的内部权力斗争一直就层出不穷了,暴力导致的内部之间和外部之间的恩怨就层出不穷了,这就让革命的精力被极大地消耗了。这样大家也就陷入到走权力模式的路子上了,在这个模式当中走不出来,那也就无法走第二步了,凡是权力模式下的也都走不出周期律。

    而现在我们一步到位,直接从建设入手,这就一如当年的资产阶级搞工业革命一样,同时我们就跳过了人的素质这一关了。封建社会的改朝换代的周期律的解决,它并不是从人的素质入手的解决的,而是技术发展出来以后,工业革命发展了,这样也就直接跨过了这一个坎了。

    对,大家不再从权力模式上入手而是发展出一个老百姓喜欢的模式,而百姓拥护这个模式,那么就比我们强力维系要好得多了,人民真心拥护的是铁桶的江山。就像现在的互联网免费模式一样,大家习惯了拥护它了,那么谁还敢逆向到收费,那么大家就会用脚来投反对票的,没有人民的拥护,那么收费的263等还存在吗?

    而且我们现在去主导这个发展模式,实际上我们就要尽力去服务好大家,让大家乐于运用、拥护我,我必须要做好服务员才行。而我的模式成功以后,大家也都只是服务员并不会因此发生身份的变更,因此就不可能出现打江山坐江山的这种发展局面出来。而这可是真正的革命者、无产阶级。没有了革命后的坐江山、荣华富贵,那么真正来我这里干活的,除了真正的革命者以外,还会有谁呢?这样凡是加入我们的都是高素质的人,因为我们今后绝了升官发财的道路了,因为这在理论上、实践上都不具有这种可能的。因此,这样我们也就根本不用怀疑加入我的人是素质不达标的人,这样加入我的越多,高素质的人越多,那么我就能避免过去所有的革命者所遭遇的难题了,因此这才是真正革命的试金石。

    至于指责我如此违背马列主义,那么我要问马列主义所追求的理想、目标、宗旨得以实现了,那你还计较于它的方式方法吗?拘泥于过去那个既定的路线吗?

    列宁就说过:只要目的达到了,那么让魔鬼背自己过河都是可以的。而列宁和毛主席也从来就没有拘泥过前辈给圈定的那一套,但后来的人却从来没有说他们就不是马列主义者,反而说他们创新发展了马列主义。马列主义从来就不是固定不变的、是在不断扬弃当中发展的。

    只要达到了目的,那么你用心算也是算、笔算也是算、珠算算也是算,现在用计算机算也是算,只要答案对了,那么你何必计较于何种方式算出来的呢?

    相信,如果是真正的共产党人是绝对不会这样计较的,只有假的才会这样去计较呢。再说如今的这个暴力革命说起来容易,可是我们就没有看到那一个敢这样去干的,而且这种事情在信息化的条件下,如果不是当局实在烂的不行,那是绝对没有成功的机会和希望的。毛主席在当年就预言在西欧的革命是无法和中国相比的、是很难发生的,事实上也是这样的。而这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文章可是指导中国革命成功的最主要的战略思想。在如今的信息化条件下,那是一张天网,能第一时间把火星给灭掉的,网络上的各种应用,比如说QQ、微信、邮件等等会被人应用关键词给弄的像滤网一样了,这是能把那些危险的分子给找出来的。这些人被重点盯防了,这样你还能组织暴力活动吗?当年美国政府出面都干不成功,上街的没有几个人,这弄得美国驻华大使狼狈不堪。

    如今我们走一条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合理合法的、自我革命的道路,那么它就没有任何的理由和力量去反对的。因为它自身也在一直不断地自我革命的,我不搞,那其他的张三、李四都会搞不断的革命的,因此如今的信息化自动化被搞得你追我赶,都造成了机器在3个产业里边全面替代人干活了,传统的工人在式微了,但这样一来,就和资本主义的中早期完全不同了。工人阶级的式微和因此导致的资本主义的消费经济被革命,这样的结果是很有利于我参与这种自我革命的,从而让它发展成为像当年的资产阶级去发展工业革命一样,这是会让我发展出第三次文明出来的,也只有如此,我们才能够立足于世界。

    时代在巨变,我们也只有宗旨、目标不变,在变当中应变了。如果我们在思想不能够适应变化、不能够达成共识,那我们也就会错过历史的发展机遇的。但是,历史的大势下总是向前的,谁也无法阻挡它的前进的步伐的。第三次文明必将和第二次文明一样发展出来的,我们只有抓住它才能够让我们因为适应了历史而能让我们和历史大潮合为一体,让我们因此有价值。让我们努力吧!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所有权,即人们对资源环境和生产资料占有的权力。所有权的占有,使得占有者同时拥有了对他人劳动的支配权以及由这种劳动产生的财富的占有权和分配权。占有权是根,分配权是叶。分配权附着在占有权上;没有占有权,就没有分配权。占有权以及它与生产分配等与此相关权力的关系,是本与末的关系,是人类进入私有制以来生产活动最基本的方式。所以,只改变分配而不改变所有制的一切设想,必然是舍本逐末。因此,私有制变革为公有制,才是解决人类当前一切问题最根本的办法和唯一方向。这个变革,只能在统治者不能再继续统治下去、被统治者不能再生存下去的时候发生。这两个条件必然是被私有制生产分配方式发展创造出来的。
    2017/1/7 23:06:37
  • 凡林GZB:资深评论员
    信息革命发生在世界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主导的历史时期。它以资本逐利为动力得以迅猛发展,使人类的需求和生产之间的距离不断趋于零。为克服实现需求的物流瓶颈,降低成本获取利益,生产的科学布局(如万达、果汁、鲜奶等饮料生产等)将纳入垄断资本或国家资本的视野;信息技术其它方面广泛促进生产能力和水平进一步提高等等,这些在生产上的重大发展,必然使一些中小企业破产或被兼并。完成一过程的主力只能是垄断资本和国家资本。当然也会有个别偶然的机会使某个人或某个小企业发达起来。但这并不影响大批中小企业破产或被兼并。信息技术在强烈的逐利驱动下,不仅促进了生产能力和水平的提高,同时也在悄然改变着人们的生产和交换方式。这不仅是现实的、已经发生了的事实,也是未来还将继续发生的事情。人类的这个历史的发展是每个稍有常识的人都看到和承认的事实。但有些事实人们并没看到,还有些事实人们不肯承认,即这些促进和改变,必然加速社会两极分化,必然使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与人类已经获得的生产能力和达到的水平不相适应,使社会各类矛盾、特别是阶级矛盾逐渐激化。习近平已经看到了。他在前不久纪念孙中山上的讲话就公开地说:我们已经面临“四个重大”,即:“重大挑战、重大风险、重大阻力、重大矛盾”。当然,这并不全是信息技术的功劳,但这的确是信息技术作了巨大贡献。

    。。。。。。。。。。。。
    这种发展态势,大多数的人都看出来了。因此,旧的生产关系已经严重阻碍社会发展了。这个社会要发展,必须变革这种旧的生产关系。从此,人类别无选择。否则,一切都将归零,人类就走向毁灭了。这是不符合所有人利益的。
    2017/1/7 16:22:03
  • chenzhuping:特别贡献
    张志敏老师以信息模式的革命即互联网为依据提出“模式的革命才是真革命”的观点,非常新颖而独到,给人很大启发,值得好好品味。不过,拿信息模式的革命或信息革命作为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是可以质疑的。因为【信息产品不是物质产品】,而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所基于的是物质生产,马克思说的革命是改变物质生产和分配关系,不是像互联网这样改变信息生产和分配关系。因此,不宜拿改变信息生产关系的互联网革命来同马克思改变物质生产关系的革命理论混为一谈。chenzhuping:特别贡献
    张志敏老师以信息模式的革命即互联网为依据提出“模式的革命才是真革命”的观点,非常新颖而独到,给人很大启发,值得好好品味。不过,拿信息模式的革命或信息革命作为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是可以质疑的。因为【信息产品不是物质产品】,而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所基于的是物质生产,马克思说的革命是改变物质生产和分配关系,不是像互联网这样改变信息生产和分配关系。因此,不宜拿改变信息生产关系的互联网革命来同马克思改变物质生产关系的革命理论混为一谈。

    。。。。。。。。。。
    在工业化时代,和农业化时代不同的就是工业代替了手工业,确实很简单,就比如现在的信息化和,工业化的区别一样,但是,如果不看到工业化背后的,做大蛋糕发展模式,那么我们就,只看到了表没有看到那里。
    工业文明不同于农业文明的根本就在于这个做大蛋糕的发展模式,也就是利用科技极端物质化让更多的人利用劳力来参与做大蛋糕,分享利益。
    信息文明,不同于工业文明的根本就是在于,一个完全不同的利益分配模式,如果我们忽略了它,我们就不好评判它。利用信息技术,建立起一个信息系统,了解大家的对社会的贡献行为价值,再给予人对应的利益,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最公平公正的,社会主义利益分配模式得以执行。
    在人类的第一次文明变更中,我们看到,首先有了资本主义主导工业化产业革命,通过这样的一个革命把老百姓,切身利益和,资本主义密切相关,因此,一旦到了,需要和旧的统治者争天下的时候旧的统治者根本就无法阻挡这一历史进程,工业文明在全世界,迅速发展出来了,根本就没有多大的抵抗力。
    同样的,当我们通过信息技术和信息化产业和老百姓的利益密切相关的时候,我们又何尝不能复制这样的历史历史进程呢?
    2017/1/7 16:17:57
  • 信息革命发生在世界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主导的历史时期。它以资本逐利为动力得以迅猛发展,使人类的需求和生产之间的距离不断趋于零。为克服实现需求的物流瓶颈,降低成本获取利益,生产的科学布局(如万达、果汁、鲜奶等饮料生产等)将纳入垄断资本或国家资本的视野;信息技术其它方面广泛促进生产能力和水平进一步提高等等,这些在生产上的重大发展,必然使一些中小企业破产或被兼并。完成一过程的主力只能是垄断资本和国家资本。当然也会有个别偶然的机会使某个人或某个小企业发达起来。但这并不影响大批中小企业破产或被兼并。信息技术在强烈的逐利驱动下,不仅促进了生产能力和水平的提高,同时也在悄然改变着人们的生产和交换方式。这不仅是现实的、已经发生了的事实,也是未来还将继续发生的事情。人类的这个历史的发展是每个稍有常识的人都看到和承认的事实。但有些事实人们并没看到,还有些事实人们不肯承认,即这些促进和改变,必然加速社会两极分化,必然使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与人类已经获得的生产能力和达到的水平不相适应,使社会各类矛盾、特别是阶级矛盾逐渐激化。习近平已经看到了。他在前不久纪念孙中山上的讲话就公开地说:我们已经面临“四个重大”,即:“重大挑战、重大风险、重大阻力、重大矛盾”。当然,这并不全是信息技术的功劳,但这的确是信息技术作了巨大贡献。
    2017/1/7 0:26:24
  • 张志敏老师以信息模式的革命即互联网为依据提出“模式的革命才是真革命”的观点,非常新颖而独到,给人很大启发,值得好好品味。不过,拿信息模式的革命或信息革命作为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是可以质疑的。因为【信息产品不是物质产品】,而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所基于的是物质生产,马克思说的革命是改变物质生产和分配关系,不是像互联网这样改变信息生产和分配关系。因此,不宜拿改变信息生产关系的互联网革命来同马克思改变物质生产关系的革命理论混为一谈。比如,信息具有的社会共享性或按需分配性(即张老师说的“共产主义”性)是天然的与生俱来的,而并不是包括互联网在内的信息革命的结果。事实上,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所有的文明信息(包括科学和人文)早已是人类免费共享的了。人们说“科学家都是最早进入共产主义的人”,也是这个意思。因此,信息和信息社会的“共产主义”性,本质上与互联网无关,互联网不过增强了这种“共产主义”性而已。又比如,信息不是物质也不是能量,而是人类的精神,因此,信息革命包括增强“共产主义性”的互联网革命,是人类的一种精神革命,而完全不是需要用物质和能量的暴力革命。但精神革命无需暴力,不等于物质生产关系领域的革命即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无需暴力,因此,对信息革命非暴力性的称赞,并不能贬低马克思主义暴力革命论的科学性。马克思说:“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改变物质生产关系的革命最终难免使用暴力。总之,按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改变物质生产关系的革命才是真革命,而互联网革命或信息革命可以为真革命服务,也可以为假革命服务,其本身无所谓真假。个人拙见,请张老师及网友批评指正。
    2017/1/4 17:25:3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张志敏,1972年秋生于江西省广丰县一农村,也就尽了个义务教育而已。2005年张志敏有关利益的思想的文章被《甘肃社会》收录在其6月份的综合版上,2009年起张志敏的信息化思想得以入《科学时报》(即现在的《中国科学报》),前后一共有八篇文章在这个地方发表。其中有一篇被《求是理论网》转载,有一篇入选为201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行测的考试题材,其他诸如《半月谈网》、《光明网》、《央广网》等有转载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