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忠辉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四代哲学 - 唐忠辉首页
污染只服权力而不服法律制度
2017-01-04
字号:
    ——《一天之内根除污染》连载54

    污染只服权力而不服法律制度,其实,这是一个常识。有无数的事例来证明,只不过是人类一无所知而已。

    在法律制度下治理污染,如果,污染服法律制度的话,法律制度所到之处污染皆无,而现实是,在法律制度下污染泛滥。所以,污染是不服法律制度的。那么,污染服什么呢?污染只服权力。谁的权力最大,污染就服谁。中央的权力最大,所以,污染只服中央工作组,一旦中央工作组来了,污染皆无,一旦中央工作组走了,污染依旧。

    所以,根据污染的这一特性,第四代哲学发明了对错民意裁决制度,把货真价实的裁决权交给了老百姓,所以,污染就会服老百姓而被人类一天之内根除。所以,根除污染的原理并不复杂。

    我们来看看污染是如何只服权力而不服法律制度的,请看报道:

    央视曝光九江彭泽瞒骗中央环保督查:你来我停,你走我生产

    央视财经微信公号12月3日报道,九江地处赣、鄂、皖、湘四省交界处,号称“三江之口,是长江、鄱阳湖、京九铁路三大经济开发带交叉点,九江的水质情况不仅仅影响到鄱阳湖,同时还直接威胁到长江的安全。但是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调查发现,这里水污染的问题令人触目惊心。

    为应付国家环保部督察 九江彭泽矶山工业园一夜之间“大换妆”

    2016年11月19日晚,记者在九江市彭泽矶山工业园采访发现整个园区被雾气和烟气所笼罩,白茫茫一片。记者乘坐的汽车刚进入园区不久,由于车窗是打开的,一股刺鼻的臭气瞬间扑面而来,令人窒息。尽管立刻关上了窗户,但十分钟之后,记者身体已经出现严重不适,眼睛发涩、嗓子发干、令人连连作呕。

    记者:这个都太呛了,能见度太差了,全是烟。

    彭泽县矶山化工园区建立于2003年,占地5000多亩,是江西省级工业园区。园区三面环山,一面毗邻长江,园区内集中了医药、农药、印染等28家化工企业,已投入生产的企业有20家,其中投入正式生产11家,试生产9家,有8家在建。记者车辆行驶在烟雾弥漫的路上,能见度很低,车灯打出去透过浓雾照射出去,还不到5米远的距离。

    那么,这些刺鼻难闻的味道是从哪里来的呢?记者围着园区寻找,在雾蒙蒙的夜幕中,发现一些光点时隐时现,走进一看,原来厂区内灯火通明,一派繁忙,设备运转时发出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厂区的上空,已经完全被滚滚的烟气所笼罩,臭气熏天。

    空气如此难闻,令人窒息,当地百姓告诉记者,这样的日子他们忍受多年。晚上烟雾缭绕,白天也是浓烟笼罩,天空上就像压了一块石头,让人透不过气。

    2016年11月20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矶山工业园区,眼前的情景却让记者大吃一惊。机器停转、轰隆隆的声音消失的无影无踪,昨晚嘈杂喧闹的厂区格外安静,浓烟滚滚的场面不见了,烟雾也没了,天空就像过滤了一样的干净。

    正当记者感到纳闷的时候,园区里出现了许多身着背心,清扫马路的工人,园区经过清洁焕然一新。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这样干净整洁的园区,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出于好奇,记者上前向清洁工人打听。

    园区保洁工人 :有检查的,明天 后天都有了 。

    打扫工业园区的工人告诉记者,他们也是临时接到通知的。因为连续两天有环保检查,所以,要求他们必须把整个园区打扫干净。

    随后的两天,记者每天都在矶山工业园区走访,我们所到之处,看见的是整洁的园区,井然有序的生产,即便有烟冒出,也是水蒸气一样白色的烟雾。

    一天前还是烟雾浓重、气味难闻,而仅仅一天后,这里的环境怎么突然变好了呢?2016年11月21日,记者在彭泽县环保局的网站上,看到了一篇题为《国家环保部环保督查问题整改汇报会》的报道,介绍了11月20日,国家环保部、江西省环保厅及九江市环保局组成的联合督察组,针对前期巡视组查处的问题进行了巡视。

    彭泽县委、政府领导在会上也做出了表态,文中写到,彭泽县委、政府以此次后督察为契机,再鼓干劲,再添措施,按照既定目标,将环保综合督察问题整改进行到底,不折不扣推动各项工作的落实,坚决打赢环保治理攻坚战。看来督察组一来,矶山工业园区的天是说变就变啊!

    你来我停 你走我立刻生产 九江部分企业公然欺瞒环保督察组

    11月19号晚上,矶山工业园区还是乌烟瘴气,仅仅过了一个晚上,不到10个小时,工业园区里就变了样。工厂停产,污染消失,按照工人们的说法,环保督察组要在11月21日、22日待两天,那么两天之后,又会出现什么变化吗?

    2016年11月24日,环保督察组走后的第二天,记者再次进入矶山工业园区,一进园区,眼前出现的场景继续让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大为震惊。彭泽矶山工业园区又重现浓烟滚滚、气味难闻的景象。

    一个写有兴达字样的烟囱,正在冒出滚滚浓烟,随着风势,在工业园区的上空形成一道宽达数十米的黑色烟雾带,向彭泽县城方向飘去。顺着黑色的烟带,记者找了这个名为彭泽兴达化工有限公司的企业,这是一家专门从事生产染料中间体,分散染料、油溶染料、酸性染料的企业,属于高污染企业。

    事实上,彭泽兴达化工有限公司是一个已经被中央环保督察组点名的企业。中央环保督察组进入江西后就接到了群众的举报,反映九江市彭泽县矶山工业园区彭泽兴达化工有限公司污水处理设施无法处理高浓度酸性废水,利用暗管偷排污水至长江。

    9月份,彭泽县针对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的事宜,对彭泽兴达化工有限公司进行了处理。主要内容有两项:第一、彭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中央环保督察组的意见;第二、对兴达化工有限公司环境违法违规行为下达了《责令限期改正决定书》,责令其全面停产整改,并立案查处,未经环保部门批准,不得投入生产。

    而在记者调查时发现,就是这个企业,在环保督察组刚刚离开两天之后,又在继续制造空气污染,这样污染严重的企业,当地环保部门究竟如何重新批准企业恢复生产,我们不得而知。

    除了兴达化工厂,一个写有久通字样的烟囱,也升腾起了滚滚的黄烟,黄色眼带在空中显得格外醒目。根据资料显示,久通碳素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专门从事生产金属冶炼用助燃剂的企业。两家企业的浓烟在空中遮天蔽日,真可谓肆无忌惮。

    记者驱车驶入矶山工业园区,越往园区中心地带行驶,空气中弥漫刺鼻的气味就越发浓烈。等进入一片烟雾弥漫的区域时,一股浓烈刺鼻的气味扑面袭来,令人窒息,瞬间就感到眼睛发涩,喉咙发痒。

    记者看到在这一条短短几百米的道路两侧,聚集了各类化工企业4、5家,如此的密集程度让人咋舌。记者刚驶出一个污染区,还没有来得及调整呼吸,臭鸡蛋味和硫磺味就接踵而至。

    事实上,在2016年8月10日,彭泽县环保局就针对彭泽兴达化工有限公司江西久通碳素有限公司等七家公司的环保问题约谈了负责人,要求被约谈企业加快环保整改进度。然而,约谈归约谈,国家环保局督察组前脚走,在约谈会上表态的彭泽兴达化工、江西久通碳素这两家公司立刻恢复生产。

    污水处理厂形同虚设 化工企业依然偷排

    彭泽化工园区污染问题由来已久。2015年彭泽化工园区被曝污染环境,园区化工企业紧挨村庄,不够安全距离却通过环评;污水处理设施形同虚设,工业污水直排长江,该县环保局园区分局局长刘某被停职。

    2016年6月,九江市常宇化工有限公司,因地面冲洗污水未进行有效收集,通过厂内雨水沟超标排放,被九江市环保局依法立案查处,并进行了行政处罚。7月份,中央环保督察组进入江西开展督察。然而,排污企业又开始与中央环保督察组玩起了捉迷藏。

    2016年11月7日,就在中央环保督察组结束江西督察过后的两个月,当地群众用手机拍摄到,已经被九江市环保局依法立案查处的常宇化工厂,又开始排污了。这个企业污水处理池的围墙下面杂草丛中,一个十分隐蔽的暗管,正在源源不断地冒出浑浊的污水,管口周围的杂草已经变得枯黄。

    根据资料显示九江常宇化工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主要以生产化工原料,间氨基酚、间苯二酚等染料中间体的公司,属于高污染企业。

    11月22日,按照群众的举报,记者来到了位于矶山工业园区的九江常宇化工厂,围墙内就是污水处理池,催化氧化塔就竖立在不远处。在化工厂南侧的围墙外,排污的管口隐藏在长满杂草的水潭里十分隐蔽,尽管记者赶到时,这个企业并没有排放污水,但是由于没有任何排水设施,一旦排放,污水只能肆意横流。

    在矶山工业园区调查时记者发现,一条长约2公里、宽5到10米不等的排水渠是山里的泄洪道,现在已经成为了园区的排污通道。

    记者沿着这条水渠走访,发现了4个没有任何标识的排污口,多家化工企业的工业废水就这样直接排到了沟渠内,水泥管排出的工业废水,浑浊泛黄,排污口周围的水面上漂浮着一层白色的泡沫,河道内的淤泥已经被染成深紫色,渠道内淤积了大量的污水,不停地散发着刺鼻的臭味。

    除此之外,当地村民还跟记者反映园区的企业不仅是明目张胆地向泄洪渠排放污水,还通过预埋暗管,将污水直接偷排到长江。

    2015年4月,有记者在矶山工业园区调查时所拍摄到一根根塑料管通向长江,墨汁一样的黑水直接排放到了江里,画面令人触目惊心。节目播出后当地政府对于涉案企业进行了立案查处,对环保负责人给予了免职。

    然而一年多时间过去了, 2016年11月20日晚,记者再次来到一年前被曝光的地方,穿过长满杂草的草滩,借助手电筒微弱光线,记者在江边依然发现了两根直径10多分的黑色塑料管,直通长江。

    根据资料显示,矶山化工园区的污水处理厂2012年7月份开工建设的,项目投资1.5亿元,本应于2013年10月份投入运营,可一直推迟了3年多,直到今年5月份才进行招标,投入使用。

    既然园区有了污水处理厂,通向各个厂区的污水管网也已经建成,为什么这些企业还要冒着风险私排呢?

    知情人士:他只要排到园区去,就要交钱的, 500块钱一吨,所以他宁愿偷排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在矶山工业园污水处理厂看到,刚刚花费巨资新建的污水处理厂,围墙已经坍塌,坍塌下来杂物堆积在下面的泄洪渠中。在污水处理厂护坡的下方,是一个直径50公分的排放口,从污水处理厂出来的工业废水,也同样被源源不断地排放到了泄洪渠中,这里同样没有配套的排水设施,被排出的废水就这样通过暗管排向了下游。

    这里的水,到底排到什么地方了呢?记者穿过园区的马路,来到一个标有九江华孚印的污水检测口,污水排放渠里存有大量的粪便,肮脏不堪、令人作呕。这个污水监测口正对着长江,这些从工业园区里排出的废水,将会沿着这条水渠,通过这个口子,夹杂着这些杂物和油污,直排长江。

    半小时观察:“督察蓝”如何变成“天天蓝”

    一天前乌烟瘴气,一天后晴空万里,彭泽县矶山化工园区的天真是神奇,说变就变。矶山化工园区的污染问题由来已久,随着一轮轮的整治行动,潮起潮落、阴晴不定。中央媒体曝光、环保局长停职、中央督察组巡查,都没有伤到彭泽县矶山化工园区半根毫毛,排污依旧、违法依旧,这里仿佛是法外之地,我们不知道彭泽县矶山化工园区究竟是谁家的天下!

    记者在园区几天的采访浓缩了一个规律:政府整治——企业停排——整治结束——排污照旧。破解这个污染循环关键在政府。11月20号,中央环保督查巡视彭泽,一夜之间,矶山化工园区晴空万里,所有企业偃旗息鼓,看来,彭泽县还是有能力让矶山化工园区的天变蓝的,关键是地方政府想不想让“督察蓝”变成“天天蓝”。

    11月17号,中央环保督察组向江西省委、省政府通报督察意见时指出:“江西环保部分工作不严不实,不作为、乱作为问题突出,存在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矛盾。”

    这里需要奉劝那些存在这些问题的部门和个人,扔掉幻想、抛去侥幸,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的发展理念已失去生存的土壤。11月24号今年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名单已经公布,今后督查将不会存在盲区、留有死角。(原题为《央视曝光:九江彭泽两张面孔瞒骗中央督查!肆意排污空气辣眼睛》)

    所以,我们根除污染根本就不考虑用法律制度,而是使用对错民意裁决制度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昨天终于《一天之内根除污染》完稿了,构思十年,写作一年,二十一万字,累死宝宝了。哈哈
    2017/1/5 6:29:5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zhangyanxia   lisha864   哇哈哈160   kingfire   yinuo0822   fsgj   圣空法师   dhstone   李建良私塾   悟-方志华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个人简历 唐忠辉 男 49岁 雅号第四代哲学  第四代哲学创始人 出版过《第四代哲学》《通俗哲学新思考》写作过《指出政治经济学的错误》《根除污染》等作品。个人邮箱:361466544@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