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而思之 - 鲍盛刚首页
历史远未终结,而是又转回去了
2016-12-19
字号:
    1991年。前苏联瓦解标志冷战的结束,它是以一种兴奋而非悲哀结束。但是,25年后我们正在发现或者说不得不反思,我们是否都误读了1991年所发生的事件。一,是俄罗斯误读了美国,认为冷战结束,世界新秩序将建立,俄罗斯将会进入永久的繁荣。但是,北约不断东扩粉碎了俄罗斯的梦幻,认识到前苏联的解体是20世纪世界地缘政治的最大悲剧。二,是美国误读了俄罗斯,认为民主能够轻而易举地将俄罗斯纳入西方阵营,但是目前美国却不得不又将俄罗斯从西方阵营中驱逐出去。三,是美国误读了中国,认为通过容纳中国可以推进中国的和平演变,但是目前却认为让中国加入WTO,是美国与西方的悲剧。四,是美国与西方国家误读了全球化,认为全球化就是民主化,市场化,而民主化与市场化就是世界的西方化和美国化,由此结果就是“历史的终结”。但是,现在的逻辑却变成了为了达到再西方化与再美国化,就要去民主化与市场化,而要去民主化与市场化,就要去全球化,去中国化,回归本土主义,孤立主义,民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把开启的大门重新关上。所以,历史不仅没有终结,而是又回到了开始。不仅又回到了开始,而且更是回到了过去。

    25年前,冷战结束标志世界秩序进入一个进步基于全人类利益的时代,在欧洲华约解散意味北约也完成了其使命,但是事实却是北约不仅没有解散,而是东扩。尽管美国口口声声讲北约东扩大不是针对俄罗斯,但是当北约军队进入新欧洲,美国导弹防御体系指向俄罗斯的时候,俄罗斯还会这样认为吗?对此美国国际问题研究学者米尔斯海默在一篇分析乌克兰危机的文章中写到,奥巴马总统决定硬抗俄罗斯,发动制裁、进一步支持乌克兰新政府,这是个严重错误。在美国与西方国家看来,一切都是普京的错,且普京的动机上不了台面,这是谬见。事实上此次危机的根源是北约东扩,所以由来已久,一直以来俄罗斯人极度厌恶北约扩张,眼见着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纷纷加入北约,但俄罗斯并未出手阻拦。2008年,北约宣布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将成为北约成员国”,俄罗斯立刻表明其底线。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不只是俄罗斯邻国那么简单,这两个国家就在俄罗斯的家门口。俄罗斯2008年8月的强硬回应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阻止格鲁吉亚加入北约和西方阵营。至于当前乌克兰危机,普京当然认为事态发展是对俄罗斯核心战略利益的直接威胁。谁能怪他?不管怎么说,美国一直甩不掉冷战的阴影,自1990年代以来便将俄罗斯视为潜在威胁,全然不顾后者抗议北约东扩、反对美国在东欧建立反导系统。但实际上,没有哪个美国和西方国家决策者站在普京的立场换位思考。

    与此相比,冷战后美国对华政策主要是接触战略,即将中国融入现有世界经济体系,认为通过市场化可以推动中国民主化的进程,进而达到和平演变中国的目的。同时认为打开中国市场,可以拉动美国的出口与就业,这是美国的如意算盘。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后来的发展出乎意料。由于大量外资的涌入,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平均增长率达到9.5%以上,是美国经济增长率的3倍。在加入WTO后,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和制造业大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和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与此相对,因为资本和产业的转移,美国和西方国家发展势头减弱,经济陷入衰退。无怪乎目前美国许多人认为美国对华接触战略是一个错误,让中国加入WTO更是美国和西方的一个悲剧。因为由此中国掏空了美国的制造业,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与饭碗。那么,怎么办呢?美国国际关系研究学者罗伯特·吉尔平曾分析道,衰退中的大国有三种战略可选择,一最激烈的做法是利用自己的军事力量排除新兴国家的经济挑战和军事威胁;二是后退到贸易保护中去,以削弱新兴国家的经济;三是采取使本国日趋衰退的经济振兴起来的政策措施。通常受到挑战的国家是把各种战略结合起来贯彻。目前,美国对华政策基本上遵循了这一原则,如美国重返亚太,就是遵循了第一条原则。美国组建TPP,将中国排挤出去,就是遵循了第二条原则。美国推动再工业化政策,就是遵循了第三条原则。而在后二条原则推行乏力的情况下,美国越来越趋于推行第一条原则,即在南海“横行”自由,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试图由此打乱中国和平崛起的进程,显然这是目前中美矛盾愈演愈烈,中美关系走向临界点的根源。

    目前,俄美矛盾与中美矛盾愈演愈烈,似乎都到了一个临界点,人们不仅担忧第二次冷战真的会到来,而且更担心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不难看出俄美矛盾与中美矛盾的起因是不同的,如果说俄美矛盾是源于地缘政治,是19世纪与20世纪之争,那么中美矛盾是源于地缘经济,更像是21世纪与20世纪之争。25年前冷战结束,西方主流观点认为国际政治发生了一场根本的转变,合作而不是安全竞争成为界定大国关系特征的词汇。当时美国总统克林顿在1992年曾经宣称:在这个崇尚自由而不是专制的世界里,对纯权力政治愤世嫉俗的盘算不可能成气候,它不适合新的时代。 21世纪的地缘政治必然是开明的利己主义和共同的价值观将驱使国家以更具建设性的方式界定自己的伟大,并将驱使我们以更具建设性的方式进行合作。 但是,短短25年后,俄美与中美关系正在从合作再次回到安全竞争,这不能不说是21世纪大国政治的悲剧。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剩余价值率不变原理
    用于解释实业利润率下降规律。
    模型:模型不考虑税收。某工厂是行业内最早一批实现自动化的工厂。
    (1)实现自动化前,工人100名,每月1万套产品,产值100万元,成本为80万元,其中,工资40万元,物料成本30万元,折旧成本10万元。利润20万元。剩余价值率为20/40=50%。利润率为20/80=25%。
    (2)只有第一批工厂实现自动化时,该工厂只有工人20名,每月1万套产品,产值 100万元,成本为60万元,其中,工资10万元,物料成本30万元,折旧成本20万元。利润40万元。剩余价值率为40/10=400%。利润率为40/60=33%。
    (3)行业普遍实现自动化时, 该工厂规模已扩大,工人100名,每月5万套产品,产值 325万元,成本为300万元,其中,工资50万元,物料成本150万元,折旧成本100万元。利润25万元。剩余价值率为25/50=50%。利润率为25/300=8%。
    分析:行业自动化的初期,率先自动化的工厂得到更高的利润率,剩余价值率很高,而到了后期,各家工厂都已经自动化,剩余价值率回归自动化前的水平,利润率反而低于自动化之前的水平。
    结论:自动化的结果是,在雇工减少的同时,利润率反而低于自动化前。原理是,剩余价值率总是顽固地回归原来的水平。
    2016/12/21 9:48:24
  • 西方的思想,无论是资本主义或者马克思主义,都认为人类历史是一条不断进步的直线。资本主义认为资本主义本身就是终点,因此有“历史的终结”一说。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终点是共产主义,和中国儒家思想的“大同世界”不谋而合。
    中国民间是有“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思想,但没有进一步谈论在“分分合合”的过程中发生战乱使老百姓倒霉。
    我以前本来是相信马克思主义,现在是一心想发展中国最古老的易经阴阳变化的思想。
    和西方的直线发展的思想不同,易经阴阳变化的思想是不断分化的发展过程,每一个“阴”或每一个“阳”都可以进一步发展新的“阴阳”。
    以美国提出的“全球化”来说,西方人认为这是一个进步,但实际上内部很复杂,有人得益,最明显的是“不事生产”的金融人得到最高的酬劳,要什么有什么;而本来每月拿工资每天工作的工厂工人,眼看着工厂倒闭,搬到中国或墨西哥使自己没有工作,但无可奈何。
    据说共和党的当选总统特朗普要为美国工人找回工作,使美国再伟大,美国再工业化等等,看看他提拔的内阁大官是一些什么人,有的像他自己的资本家,或者是金融人,或者是莫名其妙的人,有没有工会领袖呢?暂时还没有,以后可能也没有。
    在中国内部,也不是全部的人得益,有人强调人民公社拿工分的农民收入如何低微,当了农民工以后收入大大增加,但大家有没有计算骨肉分离的代价?至于当工厂生产线的工人或建筑工人,我是亲身经历过。
    未来的中国或美国都会发生变化,这是无止境的阴阳变化。我是要拿来和英美的哈佛牛津剑桥斯坦福斗,看我是否能够阴阳变化成为中国的工人阶级知识分子。
    2016/12/19 18:47:58
  • 如果说俄美与中美关系正在从合作再次回到安全竞争,这不能不是21世纪大国政治的悲剧的话,那么其根本的原因是美国冷战思维与霸权主义所导致的。由于美国的这种思维与霸道,对中国与俄罗斯特别是对中国的影响或阻碍是最大的。美国的两极对抗,一个是对新兴的或未来的,一个是对过去的结构性的,最终导致今天的许多矛盾与危机。但说到底,还是美帝国主义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逻辑。中国与俄罗斯的联合也将是必然的逻辑。
         可以想象,一旦这种平衡或逻辑关系和任何一方被动摇或改变,世界必然为之改变或发生剧烈的动荡。美国必衰落,中国与俄罗斯必然兴起。
    2016/12/19 16:54:0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56yidi   ABC之音   yangfw   浪尘2016   大禹治水   zhangyanxia   lisha864   哇哈哈160   kingfire   yinuo0822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现移居加拿大温哥华,在加拿大海外集团工作。联系邮箱:1349020677@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