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从体育的“标”、“的”偏离想到教育
2016-11-28
字号:
    ——并议教育的具体“目标”与根本“目的”偏离的现实及怎么办

    一、体育竞赛“标”、“的”(即:眼前具体“目标”与根本“目的”)有偏离、背离现象

    开展体育运动的目的是什么?无疑是:“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而就体育竞赛来说,奥林匹克格言是:“更快、更高、更强” Faster,Higher,Stronger, 这是鼓励运动员要继续不断的参加运动、努力求进步与追求自我的突破。那么,体育竞赛的目的,又是什么?应该还是与体育运动的目的是一致的:即通过运动竞赛,提高人们对体育运动的关注、兴趣和认识,从而“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

    但是,也不得不看到和承认:实际上,过度的体育锻炼不但不能延年益寿,反而使人多伤、多病、早衰、短寿。例如,适合马拉松运动的人很少很少!很多体格优越、万里挑一的运动员都承受不了这项运动。据统计,长跑和马拉松运动员死于心血管疾病的比例占77.5%。1956年奥运会万米冠军、苏联功勋运动员库茨死于心脏病,很多非常杰出的著名长跑运动员都在不到50岁时死于心脏病,尽管他们的心脏原本也特别优秀。就是其他以体育竞赛为职业的运动员,为了“更快、更高、更强”而高强度训练,有的虽然在赛场上无比风光,乃至夺得冠军,但赛后往往一身伤病,体质只是“曾强”。这就出现了“冠军”的“目标”与“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运动初衷、根本“目的”偏离、背离的现象。

    是不是可说,这是体育竞赛运动的悖论?——眼前具体“目标”与根本“目的”互相矛盾,前者偏离乃至背离后者了。或许可以、应该说,这是发展到今天的人类文明,应该认识到并在体育运动、体育竞赛运动的制度上,要改革、改进、避免的吧!

    二、教育的目标与目的偏离乃至背离的现实

    从体育竞赛“标”、“的”即眼前具体“目标”与根本“目的”的偏离,人们其实还可以想到,今天中国的教育,似乎也有类似现象。教育的目标与目的,也存在偏离、背离的悖论与现实。

    我们可以看到,见于媒体的颇多怪现象和无奈的描述:

    “孩子们常常做家庭作业到晚上11点,一边做题一边打着瞌睡;知名高校毕业的家长们帮孩子做题,做不出时,就上网搜索答案”。

    在空气质量指数亮红灯的傍晚,常常看到穿着校服、戴着口罩的孩子在操场、公园里练长跑。“因为长跑也是中考的内容之一,如果体育少了两分三分,做题做得要死。”

    “少考一分,放在杭州可能就是全市差1000名;放在上海、北京,可能意味着落后两千多名。”“这样的教育体制,就是要把孩子训练成一个运动员”。

    从常常不绝于耳的大量此类现象的例证中可以发现:教育,在这里也出现了与体育竞赛类似的现象,教育的眼前具体“目标”,与教育的初衷、教育的根本“目的”,偏离乃至背离了!

    毫无疑问,教育的“目的”,当然是全面提高人的素质、水平、能力。而教育在现实中,却在实际上几乎成为了一场“教育竞技比赛”。其主要“目标”,几乎只是瞄准高校及其招生。这受到广泛的争议和批评。人们质疑:招生选拔是否足够科学?大学能否全面考察学生的综合能力,真正选拔到在特长、兴趣方面适合学校的人才?为什么“现在的学生聪明、视野开阔,接受新生事物快,但科研创新的动力却明显不足”?为什么大学培养出来的学生总是被批评好奇心、想象力与批判思维不够?是什么“把人先天的好奇心和想象力‘扼杀’了”?乃至有钱学森之问 ?

    三、教育应该怎么办?

    人们是不是要思考,现在我们面临的教育的问题(其实已经可以“简化”为:“高校应怎样选拔、培养什么样的学生?”的问题了),是不是可能就出在我们的教育也和体育比赛一样了,进入了仅看量化的考分(竞赛成绩)并“唯此为大”,只就此“一比高低”的漩涡之中了?

    近日看到一篇文字说到,文史大家吕思勉给钱穆讲历史地理两门课程。他上地理课,必带一上海商务印书馆所印中国大地图。先将各页拆开,讲一省,择取一图,在小黑板上画一十字形,然后绘出此省之边界线,说明此一省之位置。再在界内绘出山脉及河流湖泽。说明山水自然地理后,再加注都市城镇关卡及交通道路等。一次考试,出了四道题,每题25分。钱穆尤其喜欢有关吉林省长白山地势军情的第三题,一时兴起,刷刷写了很多,不料考试时间已过,整张试卷仅答一题。吕思勉在办公室阅卷时,有几个同学隔窗偷看,见他看到钱穆一卷时,在卷后加了许多批语,写完一张,又写了一张。这些考卷本不发给学生,只批分数,因此不需加批语。而吕思勉手握一支铅笔奋笔疾书,写字太久铅笔需再削。最后不知其批语写了多少。而钱穆仅凭这一道题就得了75分。

    据说,今日西方国家学校教课,不注重死记硬背,从小学生即考问世界观与价值观,动辄就要回答世界和平问题,以便形成人生底色和健康品格。其实这一举措在我国早有如此。有一例可以佐证。钱穆有一位徐姓数学老师,性格怪异,人称“徐疯子”。有一次月考,这位徐老师出了四道题,其中一题为1-?-?-?-?……等于多少。钱穆思考了半天,忽然想到《庄子·天下篇》中有“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之语,遂将答案写为“0……1”,徐老师认为这个答案正确。他跟学生们说,试试你们的聪明而已,答不中也没什么关系。但能把哲学问题转化成数学问题来考学生,并对答案持开放态度。因此,著文者问:这样的老师如今还有几人?

    这里的记载,发人深思。

    可见,要提高教育质量、提高学生的水平靠什么?靠谁?——首先要靠有高水平的教师。

    而且,在怎样选拔(招生)的前面,也还要更加关注乃至先解决:教什么?什么水平的教?学生“应知应会”什么?怎样衡量教的成果?等等问题。

    而在选拔制度方法上,仅看量化的考分并“唯此为大”,只就此“一比高低”,难免使得招生选拔落入与体育竞赛相同的“窠臼”:你只看考分(竞赛成绩),那就都一股脑儿钻到考分的牛角尖中去了,也就难免“目标”与“目的”偏离、背离!

    虽然,现在高校的招生选拔,不搞——仅看量化的考分并“唯此为大”,只就此“一比高低”——是很难。但是,不改革、改进也是不行了。

    这里以为,或许可能需要从三个层面来考虑改革与改进:

    一是,把量化与非量化结合起来。二是,对基本常识作量化的硬性考核,而对综合能力、科研创新能力、想象力与批判思维能力、好奇心等,作既有量化也有非量化的考核,并将两者结合起来。三是,为避免录取中的人情、走后门等现象,对非量化考核的评定结果和理由(可含题目、答卷和评定缘由等),做必要的公开,以“阳光”、“透明”制约录取中可能会出现的“黑箱”(以往可能难于做到真正“透明监督”可追溯,而在现代科技、互联网条件下的今天,其实已经提供了透明、公开的现实可能性)。录取则依据量化、非量化的各方面的评定结果来认定。

    写到这里,笔者还想说:本篇起言于体育竞赛的问题,但相较于体育竞赛的改革,教育的改革可能更需要、更迫切。因为前者参加的人数虽然也不少,但后者则关乎我们的所有后生们,关乎国家与民族的未来。因此,本篇主要还是为了教育的改革,而鼓与呼!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中国教育的这个问题,可能不是局中人全未醒,也不是装睡。而主要可能是没有好办法。也需唤醒,并须有好办法,还要获得广泛认可,以促实行(因为利和惰,会使既便有可行办法,也不能落实)。我此文提如下三点一一
    要从三个层面来考虑改革与改进:
    一是,把量化与非量化结合起来。二是,对基本常识作量化的硬性考核,而对综合能力、科研创新能力、想象力与批判思维能力、好奇心等,作既有量化也有非量化的考核,并将两者结合起来。三是,为避免录取中的人情、走后门等现象,对非量化考核的评定结果和理由(可含题目、答卷和评定缘由等),做必要的公开,以“阳光”、“透明”制约录取中可能会出现的“黑箱”(以往可能难于做到真正“透明监督”可追溯,而在现代科技、互联网条件下的今天,其实已经提供了透明、公开的现实可能性)
    2016/11/29 9:23:13
  • 教育应该培养战士,科学家而不是培养愚昧,反骨仔,靠嘴吃饭的废物,有毛用。
    2016/11/29 7:42:32
  • 很多体格优越、万里挑一的运动员都承受不了这项运动。据统计,长跑和马拉松运动员死于心血管疾病的比例占77.5%。1956年奥运会万米冠军、苏联功勋运动员库茨死于心脏病,很多非常杰出的著名长跑运动员都在不到50岁时死于心脏病www.xueyuanpai.net www.gu6e.com www.qdvacuum.com www.wxjy568.com
    2016/11/28 16:08:1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正能量RJ   xpyxpy   纪梅8888   小牛鼻子   小合6666   逸管家集团   臻汇选1858   yuyunfeng风   木卫二1   songlixin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文磬,62岁。南京财经大学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主任,学生处、总务处、校产处负责人。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社会管理文,为国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