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鞍钢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情分析 - 胡鞍钢首页
我读毛著五十年
2016-06-29
字号:
    2016年5月中旬,我和鄢一龙所著《中国国情与发展》一书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该书是我十多年来为清华大学本科生开设“中国国情与发展”课程的教材,这门课是让他们认识中国、分析中国的入门之课,也是引导他们与中国兴盛同行、终身受益之课。我以“毛泽东”为关键词检索了这部70余万字的书稿,获得了345条记录反馈(包括正文、引注和附录)。这一数字令我既感到惊讶,又在意料之中,因为我一直在学习伟人之书,与伟人对话,和伟人交流。而毛泽东,正是对我30年来从事国情研究、教书育人和智库建设影响最大的历史巨人。

    在我年幼的时候,最先读到的并不是毛泽东本人的著作,而是他人关于毛泽东的论述,如1949年人民出版社出版、萧三编述的《毛泽东同志的青少年时代》。尽管初读此书时我只有13岁(1966年),但这本薄薄的、只有百余页的竖排版图书仍然带给我极大的震撼,使我深深为书中的毛泽东形象所感染。之后,在我父母的影响下,我又很快读到了《毛泽东选集》四卷本。

    1969年9月,我同近10万名北京知青来到北大荒,成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一名农工。在这广袤的黑土地上,我度过了整整7个年头。这7年间,我通读了马列选集,特别是反复阅读了《毛泽东选集》四卷本——它不仅是我的政治课本、历史课本,也是我的语文课本、哲学课本,更是最深刻、最全面反映中国国情的生动教材。在今天知识爆炸、信息传递高度便捷的时代,人们很难体会到当时我们这代人对知识的渴望。在40多年前的北大荒上山下乡,在日复一日艰苦而繁重的农业生产劳动之余,一套四卷本的《毛泽东选集》对我而言是怎样丰饶的知识宝库!从社会阶级分析到农村调查研究,从中国革命到世界革命,从具体问题到普遍规律,从军队建设到党的建设、根据地建设乃至国家治理,《毛泽东选集》中的文章涉及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外交等各个方面,理论自成体系,思想深邃入里,语言鲜明活泼,其内容是如此蔚为大观,以至于一个注释所提供的信息都是重要的知识线索。

    也正因如此,我对《毛泽东选集》一直怀抱着强烈的兴趣和求知欲,可谓百读不厌,对其中许多经典篇目的内容也烂熟于心。对此,我将其形象地称之为“向伟人学习,与伟人对话”,正是在这样的学习与对话中,我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历史观以及后来的学术观,都逐渐清晰起来。如果说上山下乡使我认识了中国国情,艰苦的农业劳动塑造了我的意志,那么毛泽东著作则深刻地影响了我的志向和思想:它为我日后数十年专业专职从事中国国情研究提供了极其宝贵的“知识积累”和“思想财富”。

    1986年,我以在读博士研究生的身份加入了学部委员周立三先生领导的中科院国情分析研究小组,由此走上了我的国情研究之路,至今已有30年。细细想来,这是我不断向毛泽东学习的30年。毛泽东是真正的中国国情研究的开创者和大师,我也力图像他那样进行国情研究,这是全面地、多角度地,而不是片面地、单一地研究,是与中国实际紧密相结合的,为了人民福祉的研究。正因为如此,学习毛泽东著作、运用毛泽东思想,成为我从事国情研究的重要法宝。他的重要思想和重大创新,也成为国情研究诸多选题的直接来源,也是源源不竭的“知识红利”。如果说现代中国是一部“天书”,那么毛泽东著作无疑就是这部“天书”的“导读”,引导我不断开拓当代中国研究。

    1995年,受毛泽东1956年《论十大关系》一文的启发,我撰写了《努力探讨新十大关系》一文,并出版了以此文为引言的《胡鞍钢集——中国走向二十一世纪的十大关系》一书(黑龙江教育出版社)。2007年9月,我撰写的《中国政治经济史论(1949-1976)》一书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2012年夏,我的《中国政治经济史论(1977-1991)》书稿初稿完成;2013年6月,我撰写的《中国集体领导体制》一书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2014年,《中国政治经济史论(1949-1976)》和《中国集体领导体制》两书英文版分别由EnrichProfessionalPublishing和Springer出版。上述著作中一个十分重要的脉络,就是通过正确认识、准确理解毛泽东思想体系以及重大制度创新,从而正确认识、准确理解中国现代化道路与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体系。

    在学习毛泽东著作的同时,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是,如何看待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正如唐代柳宗元在《封建论》中说:“周之失,在于制;秦之失,在于政,不在制。”同样的道理,毛泽东的晚年失误也是“在于政,不在制”。我的解释是:毛泽东的失误不在于创新建立发展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而在于探索社会主义道路实践过程中的政策失误。毛泽东是现代中国伟大的创新者和探索者,在创新和探索的过程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错误。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前事之师,后世之鉴。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恰恰也是后来中国领导人所吸取的最重要的经验和教训,从而成为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创造发展奇迹的“知识财富”。

    正是在对毛泽东著作的不断学习、不断深化理解当中,我才能更加专业化、知识化地瞭望“中国道路”,归纳“中国理论”,总结“中国思想”,弘扬“中国智慧”。

    从毛泽东著作中汲取养分,不仅是我个人从事国情研究的重要方法,也是长期以来我培养国情研究人才所坚持的重要方法。在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博士后、博士生和硕士生分类培养的“小班制”框架下,我要求制定具体的理论学习计划,提倡多读、勤读、精读毛泽东著作、毛泽东思想研究成果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相关著作,理解毛泽东、邓小平等党的领导人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创造性发展;为更好地理解毛泽东思想,我还要求博士后、博士生和硕士生系统地学习马列经典原著,夯实理论基础,力求做到融会贯通、灵活运用,并坚持定期交流。在此基础上,要求他们进一步有针对性地选读中国和世界经济史、社会史、政治史、文明史等方面著作,扩大知识面,拓展研究思路,促使他们成为“红专结合”的优秀人才。更为重要的是,从毛泽东所讲的要读“无字之书”和“有字之书”的读书之精要出发,我始终要求国情研究院师生在学习研究中要“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在社会这个大课堂之中,找真问题,用真方法,做真研究。从实际成效来看,这一培养方式对清华国情研究院师生养成高度的理论自觉、文化自觉,形成不唯书、不唯上、不唯洋、只唯实的学风,为建构与中国道路相适应的中国学话语体系做出知识贡献,产生了十分有利的影响。

    毛泽东逝世至今已有四十年。但毛泽东所设想的“强国梦”正在成为现实,并且还将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道路上不断延续下去。毛泽东思想关于中国国情、中国革命、中国道路的深刻认识,还将推动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继续向前;其所闪耀的智慧之光,也将愈发绚丽夺目。

    斯人故去,斯文流芳,斯名永垂。毛泽东写下的多达两千余万字的“白纸黑字”(见《毛泽东全集》五十一卷本),是他留给中国共产党人和当代中国人民最宝贵的财富,也是留给全世界的宝贵财富。对我和我的学生来说,在日新月异的中国改革发展实践中观察真世界、研究真问题、探寻真办法,在整个学术生涯乃至整个人生旅程中不断去读“中国之书”“伟人之书”,向伟人学习、与伟人对话,循着毛泽东思想的正确指引,以扎扎实实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为马克思主义当代中国化作出知识贡献,就是对毛泽东最好的纪念。

    本文删节版发表于2016年6月14日《光明日报》书评版“我的一本哲学社会科学书”栏目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改革开放前的经济失误是政治经济学的过错,不能怪罪到某个人身上。
    2016/7/27 20:09:38
  • 你攻击智能系统全部采用划框子、戴帽子的办法,这是你的一贯作风,其实你也只学会了划框子,戴帽子,除了这些东西,你一无所有。至于你的那一套,鬼才也懒得与你过不去,草根舞台之大,没有叫你不去推广。你走你的阳关道,鬼才自有独木桥,再次声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老死不相往来。我们的争论到此结束,请你遵守这个约定!
    2016/7/11 19:27:23
  • 干净利落,我说的老转不是转型灯
    转型灯虽然是老乡,但看了看奇正你二人的语境我不赞成,非常反感。
    我批判车武军最后其承认【首先骂人、歪曲历史罔顾事实诋毁毛主席者是混账王八蛋(尽管其没有就”毛泽东不懂经济饿死人”这句标准美分恶说辞直接认错道歉)】可作证
    也正是基于车武军上述【最后承认】,现纯粹学术视角回复其395楼自我辩护的【智能经济】问题
    1:其智能经济【国家定价统购统销(回头路产品经济)】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价格机制优化资源配置)严重脱节,逆反十八大经济改革方向,脱离社会现实毫无理论价值。
    2:其智能经济【按GDP总量增发货币】证明车武军【根本不懂货币】。其说计划经济时期的”票证是货币”、其不知电子货币属纸币时代货币,是作证。(如此货币知识水平实际上无法研究现代人类经济)
    3:车武军认为马克思主义是取消货币,其不懂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内核是《共产党宣言》宣布的【消灭资本剥削劳动的权力】,金属货币时代社会新增双权货币(金银)只能直接资本化,所以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主张取消货币施行产品经济,
    4:纸币时代社会新增双权货币(央行基础货币)可以去资本化而能够实现直接民享(资本利润源历史性质变到了劳动人民手中),不取消货币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可以做到消灭资本剥削劳动的权力,即车武军思维水平无法理解的——李久生【纸币民享人本商品经济】理论
    2016/7/11 19:05:14
  • 小江子,小野种疯狗,俺有滴是耐心!——尼祈祷吧 看毛老人家保不保滴住 尼这头牲口。
    2016/7/11 14:07:34
  • 傻儿,你这招“黏贴缠斗术”的是从李博主那学的吧。不错,有长进。
    2016/7/11 13:59:23
  • 管理员先生:

    本网“奇正相生”评论员 自一年半前“出监”以来,
    稍有短时收敛之后,
    旋即旧病复发甚至变本加厉:“孔二”“邓二”满天飞,“装癌鬼”“尼玛逼痒”随便吐!

    请管理员先生 将这位肆无忌惮、毫无教养、低级下流的评论员 再次回炉收监!永世面壁!
    ——以净草根评论园地生态!
    2016/7/11 13:53:43
  • 这种除了毛主席 谁都敢反滴东西——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2016/7/11 13:53:27
  • 哈哈,车博主,
    俺就呐了闷儿了,莫非英明滴毛老人家培养出来滴都是 这种牲口?
    毛老人家 竟需要这种老疯狗、小野种狗崽子来保护?
    2016/7/11 13:52:18
  • 尤其是“儒教儒化学术”是毛泽东思想和中国人民的生死大敌,是故俺必须刨掉儒教的祖坟铲除儒化学术的基因和毒根,如此中国人民才能真正建立社会主义,不受二茬罪,走出周期律,并在客观上为你的智能经济系统奠定应用系统环境。

    至于俺的傻儿二孙,一个腐儒一个腐佛,现在阴魂不散,正好俺随机给他们剥皮,这正是他俩陷入癫狂的原因。

    至于此鬼把学理公义和个人攻击混一,那是故意混绕是非,转移斗争的焦点和方向,想趁机脱身并拉几个垫背的,其实以鬼才之聪明无需俺多言。
    2016/7/11 13:24:58
  • 鬼才啊,你也知道,毛主席是俺师傅,也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是中华道统所在,是故在草根网凡俺碰到看到有对毛主席不敬歪曲诽谤的言行,除非错漏掉俺至少会扔颗手榴弹。

    至于学术争论,凡“在理”依据事实逻辑的辨析轨道,激化点火花也属于正常。

    至于学术争论和个人攻击的边界,需要具体情况看由双方自个把握,第三方不便也无法介入。
    2016/7/11 13:15:03
  • 转型灯:
    ///哈哈 车博主,一定要擦亮眼睛!
    你去看看 我得罪小江子了没有?(从盛博主《掩耳盗铃还是实事求是》开始的)

    这头牲口本就是何老疯狗滴野种“小河儿疯狗仔子”,见谁都咬 以显其能!(你去看看是不是)//==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出头,这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总得要凭真才实学吧?依靠阴谋诡计骗得了一时骗得了一世吗?鬼才现在无心卷入他们这些是是非非当中,因为鬼才清楚自己的性格,说实话往往都是最伤人的。谢谢转兄对鬼才的信任!
    2016/7/11 12:30:46
  • 哈哈 车博主,一定要擦亮眼睛!
    你去看看 我得罪小江子了没有?(从盛博主《掩耳盗铃还是实事求是》开始的)

    这头牲口本就是何老疯狗滴野种“小河儿疯狗仔子”,见谁都咬 以显其能!(你去看看是不是)
    2016/7/11 12:20:5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3年生于辽宁省鞍山市,1969-1976年先后在黑龙江北大荒农场插队和华北地质队务工。1978-1988年先后在唐山工学院、北京科技大学、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获工学学士、工学硕士、工学博士学位。1991年赴美国耶鲁大学经济学系做博士后;1993年在美国Murray State University经济学系做访问学者;1997年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人文学院做客座研究员;1998年在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系做客座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国情分析室主任,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