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鸿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货币战争 - 宋鸿兵首页
新丝绸之路颠覆海权时代
2016-06-25
字号:
    一、地缘政治的核心目标是控制贸易通道

    中国在这场地缘政治博弈中,到底是谋求一个怎样的布局呢?我们先解释一下什么是“地缘政治”。传统意义上讲,就是地理加政治的简单概念,但是我觉得未来的地缘政治中,应该加入经济的元素,或者说从经济角度来看,地缘政治的核心目标就是为了控制贸易的通道,左右财富的流向。比如在叙利亚的问题上,由于其所处的地缘环境非常重要—它恰恰处在波斯湾的油气向欧洲供给的中转位置上,是整个中东地区南来北往的油气输送管线的枢纽部位,所以这个地区才会引发俄罗斯、美国、伊朗、沙特、土耳其等多国之间的激烈博弈。

    二、中国在地缘战略中的位置

    中国在地缘战略中的位置其实并不太妙,如果从经济模式来讲,中国的经济体系就好像是一个庞大的机器,需要不断地从世界“吃进”各种能源和原材料,然后“吐出”工业制成品,之后这些中国制造的商品再流入全球市场。

    这样来看,中国的经济模式实际上是两头都在外,即能源、原材料要靠外部世界供给,生产的商品也要依靠外部市场来消化。所以在这种两头在外的模式之下,哪一头出了问题,经济体系都会瘫痪。很多人说中国经济的规模现在接近世界老大了,实际上,在外向经济的模式下,规模越大,经济的脆弱性也就越强,当中国成为世界第一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中国经济的脆弱性也是世界第一。

    三、维持经济体系运转的两个“必要”

    在中国现有的模式下,要想保证经济体系的正常运转,有两个关键的工作必须做:一是必须确保能源和原材料的来源以及它的运输通道不出问题;第二是要保证通向世界市场的通道不出问题。

    我们先看能源输入的通道,中国有没有问题呢?问题很严重。这就是长期困扰中国的能源安全问题。因为中国的石油、天然气主要来自中东和非洲,海上运输必经马六甲海峡,而马六甲海峡是一个非常窄的水道,一旦发生战争被封锁的话,就会导致中国的能源进口出现问题。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那么中国经济的瘫痪是可以掐着秒表按小时来计算的,所以说,这条通道在战时是完全不安全的。即便是在和平时期,马六甲海峡的运力也已经达到了满负荷,再加上海盗猖獗,所以这条通道实际上已经不能承载中国的整体经济运转,如果主要能源通道就这么一条,那么中国经济的危险性巨大。这也就是为什么最近十年以来,中国下了那么多功夫找其他的通道,就是为了来分摊马六甲海峡的风险。

    四、“马六甲困境”的突破:四大能源战略通道

    环顾中国,除了海上通道以外,十年之内还搞了四个主要的能源战略通道。

    其中一条是西北通道,这条通道是2004年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合作建造的,2009年全线贯通,开始向中国输油,每年能向中国提供2000万吨石油。

    第二条是东北通道,这条通道是中国和俄罗斯签订的石油供应协议。当年的俄罗斯没有太把中国市场放在眼里,他们的眼睛总是往欧洲方向看,觉得那儿的市场大。但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整个欧美经济都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此时俄罗斯突然发现,如果他们的市场仅仅依靠欧洲,风险巨大,必须开拓中国市场。所以在那样一个特定的情况下,中国和俄罗斯采取了贷款换石油的交易方式,也就是由中国出钱,你帮我修管道,然后把石油运到我这儿来,这就是2008年达成的一个重要交易。

    这条管道从俄罗斯一直延伸到中国东北境内,到达大庆,每年能够向中国提供1500万吨石油。为什么要到大庆呢?因为大庆油田是中国最大的油田,而且开发时间比较早,1959年就已经被发现,至今已有半个多世纪。大庆油田最大的问题是产能的峰值已经过去,现在的产量在逐渐下滑,以前每年连续稳定产量5000万吨,现在已经下降到4000万吨。而且,在过去几十年中,经过不断的投资,大庆油田兴建了很多大型的炼油设备,如果产量还在减产的话,那么未来的炼油产能就会面临“断顿”的问题。所以,俄罗斯输送来的1500万吨石油正好可以补足原油量,这样大庆的炼油就不会受到影响。

    除了东北通道之外,中国还开通了一条西南大通道,从缅甸一直到中国的西南,途经昆明,最后抵达重庆。这条大通道最近刚刚打通,每年能够向中国提供2200万吨石油。我们可以这样算一下:西北一条,东北加上西南三条管道一共能够给中国每年提供5700万吨石油。

    5700万吨,这个数字听起来好像很大,但我们要先有一个概念,中国现在一年要消耗多少石油呢?5亿吨!其中3亿吨依赖进口,管道输入才有5700万吨,在整个的进口比例中,占比不到20%,所以80%的石油还得依靠马六甲,也就是说,马六甲困局虽然得到了缓解,但是还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这就要求中国必须找到新的通道,或者提升油管通过的能力,这样才能从根本上保?中国的能源安全。

    五、雾霾的根治—四大天然气通道

    中国的天然气布局,也是西北、东北、西南和东南四大通道,西北方向就是中国和中亚的天然气管道,这条管道已经全线贯通了,每年能够给中国提供33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中国现在一年消耗多少呢?1800亿立方米,其中进口600亿立方米,也就是说,1/3要靠进口。在进口数量中,西北管线占了一半以上,也就是说,从陆地上来的管道占到了一半。这说明天然气的供应以及安全性还是有保证的。另外一条就是东北线,东北线是与俄罗斯在2014年签订了两个大协议,现在正在施工。西南线就是中缅的天然气管道,今年刚刚贯通,但是供气量比较小,2014年的统计数据大概是30亿立方米,还不及西北线的1/10。其他的就是从东南海上走液化天然气运到中国,这条管线占了小半壁的江山。所以如果将中国的石油和天然气的大致布局作对比,可以看出天然气的通道还是比较可靠的,或者说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

    既然西北线是中国最重要的进气线,那么这条线是跟谁在合作呢?是土库曼斯坦。如果看地图的话,土库曼斯坦位于中国的西部,但是与中国并不直接接壤,它的油气管线通过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进入中国的新疆。在这条线路上实际上分成了ABCD四段,到目前为止,ABC三条线已经全线贯通了,每年大约可以给中国提供300多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这300多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满足了中国25个省的使用量,有5亿多人直接受益,甚至连香港烧的都是中亚过来的天然气。

    天然气有个非常大的好处就是,它属于真正的清洁能源,几乎没有什么污染。那么现在中国的年消费量是多少呢?是1800亿立方米左右。到2020年,中国的天然气消耗量预计要达到4000亿立方米,这是什么概念呢?这意味着会少烧5.3亿吨煤,所以对煤的替换作用非常巨大。中国现在一年烧37亿吨煤,雾霾问题之所以很难治理,就是因为我们的能源严重依靠煤,而只要烧煤,就会产生大量的硫、二氧化碳以及形成雾霾的种种颗粒。雾霾问题的根本原因是由于中国能源结构一次消费的煤占比过大造成的。未来如果中国能够大量使用中亚输送的天然气,雾霾问题就会得到根本性的好转。

    就目前来说,我们每年的天然气使用量是1800亿立方米,到2020年,要增加到4000亿,这中间还差2200亿,那么,缺少的天然气上哪儿去找呢?在2014年,中国首先与俄罗斯签订了两个大单,总共加在一起,俄罗斯将会陆续给中国每年提供68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这将大大缓解中国东北和西北的空气污染问题。

    其实,除了从俄罗斯进口大量的天然气之外,中国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商实际上是土库曼斯坦,到2020年之后,它仍然将是中国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商。现在的ABC三条线已经全线贯通,给中国提供了大量天然气,D线2016年全线贯通,ABCD几条线加在一起,将会向中国的供应8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可以说是个天文数字。这样一来,2020年之前中国天然气的新增量,俄罗斯和土库曼斯坦这两个国家就扛下了一半,所以这两个是大主顾。如果从地图上来看土库曼斯坦,它地处中亚,靠近里海,天然气储量在全世界排老四,存量是17万亿立方米。如果按照中国2014年进口6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来计算的话,土库曼斯坦一个国家能够满足中国280年的进口需求。当然了,它还不是最大的,俄罗斯是绝对老大,有48万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产储量,如果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中国天然气的进口,如果按照2014年的数据来计算,可以给中国提供800年。

    六、未来的新丝绸之路战略

    如果我们把天然气的四大国—俄罗斯、伊朗、卡塔尔、土库曼斯坦—加在一起,按照2014年中国的进口量来计算的话,它们可以给中国提供2000年的天然气,也就是从秦始皇时代开始,一直可以烧到现在。所以中国必须与这四个国家搞好关系,因为它们处在中国的上游,供应着天然气,可以说是天然的盟友。在中亚地区,里海和波斯湾是全球目前已经探明的天然气存储量最大的区域,中国的新丝绸之路战略要面向欧亚大陆腹地去发展。那里有中国急需的天然气、石油等能源。

    七、美国版“新丝绸之路”

    既然中国能看到这一点,那么其他国家也能看到这一点,比如美国早就发现土库曼斯坦的地理位置极其重要,所以在2011年就提出了美国版的“新丝绸之路”,就是以阿富汗作为中心,经略整个中亚地区。

    为什么要在阿富汗经略呢?因为阿富汗的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北边可以挡住俄罗斯势力南下印度洋的通道,同时还可阻断伊朗向东前进的道路,还会使中国向中亚发展去接近石油中心区的通道也被切断,所以美国把阿富汗当成了一个“防火墙”,主要目的是为了阻止中国、俄罗斯和伊朗这三大国在中东形成地缘的合力,如果这三个国家在中亚会合,那对美国的地缘挑战会非常巨大,这是美国坚决不想看到的。

    那么,美国的思路是什么呢?即在中亚地区以阿富汗为中点,把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向南导引,经过阿富汗、巴基斯坦,导引到印度,建设一条南北走向的油气大动脉。但是这对中国来说是非常不利的,原因很简单,土库曼斯坦虽然有很多天然气,但是它的开发能力是有限的,每年的生产加工能力只有这么大,中国已经插进去一根管子了,每年要吸走850亿立方米,印度如果也来个很大的“胃口”,也要吸这么多天然气,土库曼斯坦的生产就满足不了了。所以对中国来说,当然希望中亚的石油天然气管线全部是东西向,这对中国是最有利的,未来中国连一根管子就可以接入,这是中国最大的战略需求。但是美国偏不搞东西向,一定要搞南北向,就是因为美国要削弱中国获得天然气的能力,所以美国设计的线路从土库曼斯坦出发、经阿富汗、巴基斯坦,到达印度,这条南北走向的线路在国际上被称为TATI,即这四个国家的英文首字母。

    如果美国的这条线全线贯通,那将对这几个主要国家产生什么影响呢?首先,对中国非常不利。第二,对俄罗斯也极端不利,为什么呢?因为土库曼斯坦现在的油气管道是向中国供应的,剩余的天然气是向北并入俄罗斯的天然气管线网,这样俄罗斯就可以廉价从土库曼斯坦购买天然气,然后高价卖到欧洲,中间赚到很大的差价,但是如果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线往南走,那就意味着资源将会脱离俄罗斯的控制,这对俄罗斯当然是不利的。

    八、地缘博弈与经济利益

    美国这条管线的设计除了削弱中俄之外,还起到了另外两个作用,也非常巧妙。第一是拉拢印度,美国可以对印度说,我给你修了一条天然气管道,你可以得到急缺的能源,经济就可以发展得更加迅速,这样你就不要再跟中国和俄罗斯混了,跟我混吧—这就起到了瓦解金砖五国凝聚力的作用。第二个作用,就是把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绑在美国的反恐战车之上。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是什么关系呢?巴基斯坦是逊尼派,阿富汗的塔利班也是逊尼派,与沙特的逊尼派同盟。美国之前希望巴基斯坦出兵去打击塔利班,巴基斯坦没有太大的动力,道理很简单,因为大家都是逊尼派,这就好比“伊斯兰国”崛起之后,土耳其为什么不出兵去镇压呢?因为土耳其是逊尼派,“伊斯兰国”也是逊尼派,毕竟是一个体系的。所以,巴基斯坦以及土耳其,对塔利班也好,对“伊斯兰国”也好,都是出工不出力,反恐并不动真格的。美国希望这条管道贯穿之后,土库曼斯坦位于最上游,天然气的产出首先经过阿富汗,然后经过巴基斯坦,换句话说,阿富汗如果发生了乱子,那么巴基斯坦也得不到天然气,就会损失经济效益。因此,未来为了自身的利益,巴基斯坦反恐就会更积极一些。

    美国的这个策略非常高明,通过这条管线,第一,削弱了中国的天然气供应;第二,削弱俄罗斯对全球天然气的总体控制力,打击了普京的能源战略;第三,拉拢了印度;第四,把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捆绑在了一起,让巴基斯坦成为反恐的急先锋。

    但是这条管道到现在为止没有建成,原因是什么呢?就是因为阿富汗地区的塔利班太猖獗,美国十几年硬是没有搞定塔利班,管道没法修,所以印度和巴基斯坦这两个急缺能源供应的国家就等不及了,这条管道不通过来,他们就烧不上天然气,国家的经济发展就会受到很大制约。这样一来,就逼着他们找其他的出路,这就是世界天然气储备第二大国—伊朗。

    伊朗最大的天然气田是波斯湾中部的南帕尔斯气田,如果从伊朗的南帕尔斯修一条管道,走东西向,横穿巴基斯坦,然后再到印度,这条管线不仅是距离近,而且安全性强,完美地符合了巴基斯坦和印度的需求。但是由于它是东西走向,美国当然坚决反对。因为这条管子最后如果跟中国连在了一起,通过巴基斯坦连到了中国的喀什,地缘局面就会发生变化,伊朗、巴基斯坦、印度、中国及俄罗斯的利益就全部搅在一起了。为什么这事跟俄罗斯有关系?因为伊朗本身想修一条伊斯兰管道,把南帕尔斯的天然气通过伊拉克、叙利亚卖到欧洲去,如果这条线到了欧洲,那在欧洲就与俄罗斯形成了竞争,伊朗可是个强劲的对手。如果伊朗的天然气往东走,那俄罗斯会很高兴,相当于俄罗斯的天然气在欧洲市场上少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所以俄罗斯是非常支持这件事的。中国也支持,俄罗斯也支持。但这件事情是美国绝对不想看到的。这几个大国搅在一起,在中亚将会形成一个地缘合力,那美国还怎么领导中亚这些国家?它在阿富汗岂不成了一个非常孤立的据点?它就不能发挥地缘影响力了。因此,美国必须阻止伊朗、巴基斯坦和印度线搞的东西线。

    九、“五英”战吕布

    对中国而言,最理想的局面是在里海和波斯湾之间的所有天然气和石油管线都为东西向,这样的话,中国就可以很方便地将油气导入新疆,再从新疆通过西气东送的管线辐射内地,这是中国最希望看到的局面。但是美国坚持南北走向,削弱中国未来获得中亚天然气的能力。如果土库曼斯坦修南北走向的管线到达印度或者印度洋的话,那么大量的天然气资源将会通过印度洋被转卖到欧洲去,或者供应世界其他市场,中国就得不到这些资源了。这就好比一个水泵,它的产水能力是有限的,结果中国也插根管子,印度也要插根管子,其他国家都要插管子进去,大家都拼命吸,这个水泵产水量就会不足。

    所以在中亚的天然气和石油管线上,就形成了两大对立的阵营,中国、俄罗斯、伊朗、巴基斯坦、印度这五个国家站到了一条战线上,都想尽快地把横线,即伊朗到巴基斯坦、印度这条东西线修好。美国则是一对五,古时候说三英战吕布,现在是“五英”战吕布,美国坚持要搞南北走向的管线,双方争执不下。围绕着天然气管道的走向,在中亚爆发了一场大国之间能源战略的激烈博弈。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习总不怕事,还能反制,反制后还不出事,国内国外都是这样,这就是本事
    2016/9/23 17:31:58
  • 李嘉成,把全部的资产转移到了英国,他是怕,
    但是,转移到英国就不用怕了吗,他除非和英国大财团联姻,如果不如此,英国财团会把李的全部财产吃掉
    2016/9/23 17:21:20
  • 美国的致命弱点在股市,美国股市崩盘,美国经济就会崩盘。
    因为美国的金融杠杆是通过股票抵押进行贷款,美国股市一崩盘,银行贷款马上就变成坏帐。美国经济就完蛋了。
    而中国股市和经济没有很大关联,中国股市最低时,中国经济几乎没受影响。因为中国股票抵押贷款不多。所以中国股市崩盘,对中国经济没有影响。
    2016/9/22 15:37:12
  • 中华文明将引领海洋文明的升级换代!海洋文明将有“海盗游弋时代”进入到精耕细作的“海洋农耕时代”!就如同大陆上的游牧文化终将被升级到农耕文明一样。
    2016/7/5 22:26:22
  • 【海权时代】是个伪命题====所谓的的【海权时代】实质是掩盖着血腥霸权的【海盗时代】
    2016/6/28 10:21:34
  • 118楼onlyyu:
    我从来没有说胡温行的是假民主,我是说,胡温时代许诺给于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
    ----------------------------------
    海外孤魂你个二b:你丫倒是说说看你对美国社会知道了个啥?你丫知道个屁又参与个屁啊!
    你丫以为你投了你那一票就算参与美国了改变美国了?真让人笑掉大牙......
    (要是说索罗斯这次参与了英美我倒是相信,你个英美的屁民除了被蒙骗瞎起哄外,你丫真的啥也不是!)
    2016/6/28 9:27:10
  • 113楼海外孤魂:既然您缓过气儿来了,那就请回答114楼的问题。借此,也可以让我们欣赏一下您这位留美学者的水平。
        我在对回答您的113楼做准备。这样,可以两不误。
    2016/6/27 20:20:30
  • 海外孤魂别捧你那美国主子臭脚了、在台湾、南海整事、早晚收拾你们、你个民族败类、
    2016/6/27 20:19:44
  • 海外孤魂:
        本来,有关社会科学的一些基本问题,是想与您这位留美学者一起探讨的,比如探讨完“民主”问题后,下一个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人性”问题。其实,“人性”是一个比“民主”更深的问题,它是“民主”的基础。既然您在“民主”问题上卡壳了,那就将“人性”作为备选题供您回答。
        请您指教,如果用“人性”概念来解释的话,陈水扁、尼克松和克林顿,他们到底应该属于什么“性”?
    2016/6/27 20:09:34
  • “不管前任中共国家领导人胡温是不是假民主,最起码他们没有公权私用,没有像陈水扁一样把心思放在自己贪污上,而是为了国家的发展“
    bbfactor: 你听清楚了,蠢材。我从来没有说胡温行的是假民主,我是说,胡温时代许诺给于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他们肯定的普世观,在今天,被你们这班人视为资产阶级的假民主而批判扬弃,以至中国与台湾,与美国,与东亚国家的关系紧张。你就下课吧,在这边一再献丑,跟你对话都觉得丢人。                    ‘
    2016/6/27 20:02:05
  • 西方制度和政策没有好坏之分,只有走不走得下去,如果走不下去,就会寻求改变,只是西方文化的特点。
    50多年前,美国还普遍存在严重的歧视黑人现象,直到60年代实在走不下去了,才完全改变。现在美国的百姓持枪,造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但是一直改不了。同样西方选举现在一样给西方社会带来困惑,小布什,奥巴马,希拉里,床破,只是比较好的演员。等到选举制度走不下去了,就会改了。
    不要把西方的东西太当真。
    2016/6/27 10:48:14
  • 海外孤魂、让我们搞你们那套民主、你想搞乱我们啊、你个台独败类、不吃你那套、台独必打、
    2016/6/27 10:34:5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环球财经研究院院长。20世纪90年代初赴美留学,主修信息工程和教育学,获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硕士学位。长期关注和研究美国历史和世界金融史。曾在美国媒体游说公司、医疗业、电信业、信息安全、联邦政府和著名金融机构供职。近年来,作者曾担任美国最大的非银行类金融机构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的高级咨询顾问,主要从事房地产贷款自动审核系统设计,金融衍生工具的税务计算分析,MBS(资产抵押债券)的风险评估等方面的工作。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