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小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耀阳硕原 - 梁小江首页
治疗肢体痛症时的身体表现
2016-05-20
字号:
    本节各部分并无思路可循,乃按我思之所及而述,是《方》、《法》运用中的杂碎部分。但需交待的一些事。

    用词解释:

    突破:在《方》《法》运用一段时间后,痛的部位会逐渐缩小到某一个点,有轻度的酸软、痛。假以时日,这一个点会在《法》的运用时突然出现如挤出青春痘那瞬间的痛感,之后紧跟的是中度的痛感,约两分钟内痛感由一点向周围扩散开。而这一痛点就是被突破了。被突破的这一痛点内的毒邪也随即向外扩散并且入血,随后的几天应多打哈欠,以减少毒邪在头部的积聚,服郁甘汤化解毒邪,三黄片排出毒邪,龙血竭胶囊使毒邪不会过多积聚身体某处。

    进入:意识与感觉侵入到痛的位置。

    疗程:

    一、间歇用药:西医治病时由于使用的药物有毒性或副作用,要控制药物的摄入量,用药一定量后会停止用药一段时间,避免损害身体,因而有了疗程这东西。

    二、商业营销:为了使患者一次性购买一定量的产品。

    三:分期收割利益:为了不使患者惊恐于大笔的费用,冠以疗程的名义,分多次收割利益,达到最终的大额利润。

    我在用《方》、《法》治疗中划分的几个时期:

    前期:因意外腰部受创,当时认为并无大碍,涂抹一些药油了事,此后两年一直带痛工作,后到医院作透视始知问题严重:腰椎4 椎弓根陈旧性断裂,腰椎4 椎体向前1度滑脱(1/4),椎间盘向后突出,轻度压迫椎神经,腰3-5椎体骨质增生,韧带无钙化。多家医院均建议作多节腰椎固定手术(将三节活动最多的椎骨固定为一节),询问过有关系的专业意见后决定未做手术。遂向民间草药医生求治。但都只能短时间内有效止痛。其间因缘得见非凡,渐得指引,后确定自行治疗。

    初始期,由于前期遗症甚重,腰臀部和背部的部分位置都有痛,作拔火罐时全身都有青淤痕,尤其腰部感觉不到热水的烫,在此建议诸位欲用《方》《法》治疗的,先在当地找可行的医生(用中草药的)作前期治疗,即使只是短期(一两个月)有效止痛,也应作此治疗,治疗后拔火罐应该只剩下患处有青淤痕。我由于在腰臀背部位置有强痛的情况下使用《方》《法》,且当时对《方》《法》的认识不足,且未足量服药,且《方》中的多种配药(如三黄片)等均是治疗中逐步增加的,所以我的前期过得甚是痛苦,治疗中出现严重的“麦粒肿”,是眼科的诊断,上下四块眼皮红肿结脓,向4条红蚕,但身体其他地方(含视力)基本正常,但眼皮的治疗却花了一段长的时间(含医院门诊治疗),应是体内毒邪潜藏不深,且对身体危害不大,因此我称这种毒邪为“浮毒”。

    感觉中“浮毒”主要积聚与患部周围肌肉内,肌肉中血流充足,用中草药应能很容易地清除,只是我走漏了这一步而已。

    高(多)突破期:得“使四”以草药三敷三服终止了前期。且在第二敷时将意识与感觉注入椎弓根断裂部,在约半小时极度的酸、痛、痕(极度的痕)中坚持意识与感觉在患处的存在,这样享受约半小时后,酸、痛、痕锐止,且感觉亦同时在患处散失,再也无法集中和使用,随后睡觉去了。此后约半月的时间都无法集中意识和感觉进入患处,但断点的痛感亦暂时消失了。但断块在之后月余摇之有酸软感,再往后酸软感亦消失了,也摇不动了,应是成功接骨了。

    此后约4至6个月左右并未发现有痛感的地方,在我以为已经痊愈的时候,高(多)突破期才真正到来,高突破期名为高,但实际上是“次”痛苦的时期(“最”痛苦的是次高突破),在这一时期,身体状况会在突破后,毒邪释出时的差,与清除毒邪后的好。反复变化,且心理的变化有点滑稽:突破后,身体及精神变差时,我都会怀疑《方》《法》的有效性,但清除毒邪后,身体及精神转好,我会欣喜非常,几乎每次好转都误以为已经完全治好,但过一段时间后又有一痛处浮现。

    在高突破期,被突破的患处据感觉:多是在筋肉交接处或是肌肉间的滑膜。患处从出现至被突破的时间很短,基本上发现时即可被突破,而患处是以痛为基本表现。

    在高突破期患处释出的毒邪容易引起感冒(初期的不会感冒)是一种实热的表现,故名其为“实毒”。

    在此陈述一下我对感冒的一些见解(但未必正确)。感冒因热或湿热过盛而发生。以此推断:感冒能消耗体内的热、湿热物质,在治疗中可起加速治疗的作用。以上为我的推断,无任何值得信任的证据及数据!!但我确实试用过两次,方法是用感冒药(抗生素)把感冒病情控制在可工作的状态内(因我仍需工作,惨重!)且有意拖而不治好,4至7日后,感冒过去,感觉患部极易扭伤,服郁甘汤等数次后,这种易扭伤的感觉消失。

    次高突破期:在高突破期后的一段时间,虽然能集中意识与感觉,但却无法进入腰的患部,虽然感觉患部有(轻度)痛感,但似有一层防御在抵抗意识与感觉的进入,因此只能用意识与感觉在外层扫动,用推心音的方法似乎能缠上一些痛感。用意识将痛感轻柔地,不让它断开地牵引向腹部,就象要连根拔起一株小植物那样,不断牵引,反复如是,历时数日,那层防御会续渐被撕开,感觉与意识能逐渐进入(估计是)近骨的部位,次高突破期正式展开。定名为次高突破期是因为突破的时间间隔较长;虽说是次高,但实际是突破次数最多的一个时期,虽名为次高,但实际上是清除毒邪最多,也是最辛苦和痛苦的一个时期,期间释出的毒邪不会引起感冒,但会全身漫游,并会汇聚于穴位,主要是鸠尾(胸窝尖骨)。天突(颈下方凹陷处),太阳穴,及炎症多发的部位(我是烂牙的牙床)。

    聚于鸠尾、天突穴的毒邪会引起咳嗽,若作热咳治疗、即变寒咳,又作寒咳治,即变热咳,可用(取炭制克胶囊)(至蠢牌)及百廯夏塔热片(胶囊)做压制治疗。( 用 郁甘汤 ④ 估计效果更好,当时未有此方)。

    聚于太阳穴和头部的毒邪会引起头疼,一种抽住的绵长的痛,可多打哈欠及用郁甘汤③可治疗。

    聚于牙床的毒邪引起的当然就会引起牙疼。我在牙疼时曾并发过唾腺炎。可用郁甘汤③治。 ( 用 郁甘汤 ⑤ 估计效果更好,当时未有此方)

    还曾有毒邪聚于手指关节,引起指关节痛,可能是类风湿。且毒邪会感染曾经突破过,且已不痛的突破点,使该点复痛,但该点不需再突破,用郁甘汤③治,痛感几天就会消退。

    次高突破期的毒邪善走,善聚,故称这种毒邪为“潜毒”,由于它的善聚,所以在这段时期应在突破后保持每日二次服用(龙血蝎胶囊)减少它的聚集及降低血液的粘性。

    潜毒中包含一种被称为“虚火”的物质,应是引起牙疼的主凶,其主要表现为突破后大量释出,引起突破后的严重牙疼;在突破后的清理期,以《法》潜入突破后的患处进行清理时,当潜入一分钟左右,原来不痛的牙痛就会复痛,这时要停止用《法》,以免更多的毒邪释出。除非你先服了汤药。

    可能是由于突破点在近骨的韧带(韧带血流较少),突破后用《法》清理患处的时间会较长(记忆中高突破期不需要这么长的清理期,尤其是感冒后)

    在《法》中提到腰痛的主因是骨间韧带痉挛,在次高突破期中就能完全感受得到:在找到痛点,但未被突破时,患部有一种很酸软的、收紧的感觉,会影响睡眠,当用伸的方法试图拉开它时,他会自然的收得更紧,抗拒拉伸,因此遇到这种情形时,不要用伸,而是要放松,用感觉和意识使这处(长期)紧拉的筋肌放松。说详细点就是:意识与感觉进入患部,但不用力,一点点力也不要用,只是去感受。初时要进入这种状态不易,多加时日就能在摸索中掌握,且其作用不止于此,还能对某些器官或症状作强效的治理(如前列腺及眼睛)

    如果真是遇到患部酸软难眠的情况,我在腰部患处还用了一种方法:放松腰部,平躺在被单上,脚弯曲,用两脚掌夹住被单,手掌叉在大腿根部,在(腰部)患处已放松时,下半身完全不用力,双手叉在大腿跟部外则,肩和手缓慢加力向下压,若(腰部)患处放松的好,可感觉到患处“咯”的一声响,收紧的患处被拉开(一点点)。与我们平时把手指关节弄得“咯”响一样,只不过是部位不同罢了。在响过以后酸软就会消失,但在拉响时候会有痛感,同一个点能连续多天被拉响。但痛感会逐次减弱,有痛的拉响可视为突破,会有毒邪释出,拉响而不痛可视为清理,到拉不响的时候,这个患处就可看作突破和清理完成。同一关节可能在以后的治疗中再次被拉响,那应是更深层的一处患处。

    疏落突破期:这个突破期应是对深层韧带及一些很旧(青少年时期)的旧患进行突破的时期。这个时期的患处会在发现后经颇长的时间才能被突破,且突破后亦需颇长的时间进行清理,疏落突破期的一个明显表现是出现风湿症状,在雨天到来前能比天文台更准确的探测到,所以雨天或是气压低的时间辛苦一点,晴天身体颇好,(若是近期无突破的话)。

    由风湿症状出现的特点上可知:突破的最好时机是春天或雨天。

    这个时期突破释出的毒邪对身体及精神影响不是很大(不明显)。既无感冒,亦无严重的牙疼,且腰部平时已不痛,只是在突破时有点痛。但似乎影响了神经系统,我在这一段时期出现视物重影的状况(即使单眼亦如是)。

    有可能是人们常说的四(十)曚,因我未试过所以不敢确认。但视力确有一点下降。也可能是毒邪影响视神经,使视像发生谐震。由于这一时期的毒邪作用并不明显,但又确实存在,所以在未清楚它的毒向的情况下,称这种毒为“隐毒”。

    另外,我在这个时期曾出现过突然觉得身体进入了突破后的毒邪释出期。身体不适,但又没有感觉到突破过程的出现,估计是某些没有感觉神经的部位发生的突破。  还有青少年时期的旧患被突破:一个是肌肉注射时针药扎到股骨造成的;还有一个是一个怡笑大方的原因造成,在大腿骨(与臀接触)的球形骨头部,经历了颇长的突破前期,在睡眠中突破,且引发腿抽筋,清理期也长。

    在此对抽筋发生时的应对方法作一点提示。抽筋发生时,必须放弃一切的无谓的、或是所有的挣扎,务必把抽筋的部位放松,完全的放松,不管当时有多辛苦,只要放松!其他的一切都要抛弃(呼吸除外,且要稳住呼吸)

    束拉响期

    上个春天至今个春天这年余的时间,基本上无出现过大的突破,但是小的突破(含不察觉的突破)可能因肌体的复原而频繁发生。

    这一时期的治疗,我称其为:(集)束拉响期。束是指多处(点)的意思,在这个时期腰部患处部位在伸懒腰时基本都可拉响。而且不需要双手叉腿,且同时会拉响多个点,故此称其为“束拉响期”,随着时间的推移,拉响的点在患部中心及近旁变动,这个时期的拉响应是小的患处的拉响(筋的拉响)极小会有痛感,更多的是拉响后酸软消失的快感(轻度的)。

    这个时期患部释出的毒邪却是一个颇大的问题,前期服“郁甘汤②③”和郁荆酒可使性能力回复到自然的设计水平。但在此时期却无此效果,这个时期释出的毒邪会使(男性)性器勃起的时间变短,或硬一下立即变软,由于这原因,我称这个时期的毒邪为“软毒”,这种毒不但使性器软,有时在工作时会觉得往日有力的双手也有软感。

    2013.4.17

    后突破期

    当春天过去大半的时候,雨水将要来的前期,患处的酸累有所减轻,且性能力亦回到自然的设计水平,此时的性状况表现为欲望低,能力正常。

    春夏之交,患部(L4)出现了一次(一下)在伸懒腰时短暂的完全的拉开现象,这是在次高突破期之外的治疗中从未试过的,之前在伸懒腰时总有一股不受意识控制的力在“锁紧”着该部位,这次“锁紧”的力短暂消失了一下。“拉开”患部的“锁紧”是伸懒腰的重任之一。但这次瞬间拉开后,几乎整个夏天,再无拉开过,到了秋天(农历七至九月)又能 轻度拉开了,每次拉开时感觉有些少不同,从初秋的“似是”拉开了,到深秋的“确信拉开”但拉开的感觉都不如春夏之交那次的确实。但拉开的间隔时间却是越来越短,感觉也越来越明显,但拉开的那一瞬间的时间都在3秒以内。超出这一时间后意识和感觉就无法驻留患部,但由每次拉开的间隔时间不断缩短足以证明治疗的效果理想。

    2013.10.23

    在光棍节当晚意识与感觉抓住了L4患部的痛感,不松开,(就像抓住一株小植物需拔出它的根一样)配合身体轻微的蠕动,把患部的痛尽力,但轻柔地边摇动边抽引向腹部,到痛感减弱,过程历时约30分钟,稍作休息后,意识与感觉仍能再次进入患部,此后数日随时都可以感觉L4的痛处,但痛感明显在消减,另:在光棍节前10天左右,在我右手的手腕背部,曾患过腱鞘囊肿(已切除)的部位发生了一次突破,与以前的突破一样,释出了毒邪,手也出现了发软的情况,间服郁甘汤  及郁甘汤②后迅速好转,且手术后出现的一小块硬肉也消失了,手术留下的刀痕,及硬肉的亮块也不明显了。

    这一时期出现的毒邪仍和束拉响期一样是软毒,且整个夏天情绪都不高,到了秋天随着拉开的出现,精神状态也随着起伏。在光棍节突破后的数天,患部虽然仍有痛,但精神确却颇好。

    进入冬季,拉响仍在每天进行着。一天午饭时,饮用了“郁荆酒”。午睡中鸠尾穴意外地发生了突破。虽然无痛感,但是释出的毒邪很快就扩散到心窝的周围,随即出现很悲伤的情绪,脑中一下子涌现大量的自己过去的错误和失败的事情。整个思想就像要崩溃一样,大悲一会后,为了调顺胸部的压抑感,自然地进入了深呼吸的状态,情绪缓慢地趋向平复,但整个下午及晚间都是情绪低落,服郁甘汤后睡去,次日回复常态。

    可能由于天气变冷,空气干燥,及鸠尾突破后毒邪的释出引发了颇严重的夜咳,被恼怒的夫人,带到医院以肺炎(寒咳)医治。在静脉注射进行约10分钟后,把肺部吸满空气,然后闭气,把意识与感觉潜入胸部,随即在鸠尾穴与背部平行的脊骨部找到一条连着的有轻度痛感的链接组织,用意识与感觉缓慢地扫动它(呼气,吸气,闭气加扫动),约十多分钟后,这条连接着的痛断开(是痛感的断开)随后对余下的有痛感的部位,及其他有痛感的部位继续用意识与感觉进行扫动,到注射完毕,已很艰难找到胸中有痛的地方,当晚应无夜咳,其后的十数天都在服医生开的药,但由于自己不断在腰部拉出毒邪,因此也一直未能止咳,其间并无服用自己的药。

    2013.12.19

    下笔时间一下跨到了写这段文字的2015年7月30日,在这年半多的时间里,身体出现的症状并不多,但在约两个月前,非凡所示下了药,服后却觉得非凡是每次都在我受够了煎熬,然后非凡才示下药方,因我觉得,该药应在束拉响期就开始使用,在后突破期正式使用,该药就是——百癣夏塔热片(胶囊)。药是迟到的,但这年半里发生的事还是要简单叙述一下:2014年的小暑大暑天气特别的热,胸口的鸠尾穴显示出它聚咳毒的能力,主要表现为一种小范围抽紧的感觉,如果试图拉开,就会发生咳嗽,是一种由天突穴下痕痒引发的咳,短速而有力。一次用手搓揉鸠尾穴时,毒邪散出,咳大作,到医院作胸部透视后,诊断为肺炎,使用滴注消炎  药,作用不佳,一段时间后,试用治哮喘的药,效果也不好,且身体有不适感觉。用非凡之前示下的药,效果也不怎样明显,直到使用百廯夏塔热片后才好一点,究其原因是腰部不断有毒邪释出造成。(应服 用 郁甘汤 ④ ,当时未有此方)

    在此期间到医院做了一次较大范围的身体检查,对腰部做了磁共震成像请看图片。

    2015.7.30

    2015年的咳一直延续到2016年农历年后到医院做了个支原体肺炎的血检,证实患上支原体肺炎,进行了一个加大的疗程治疗后再检查,呈阴性。但咳仍旧。在清明过后服用郁甘汤 ④ 才止住。但几天后出现牙痛,但无法分辨释出毒邪的部位,4月11日上午意外地有空闲时间,服 郁甘汤 ④后用感觉对身体逐处探查,发现与心窝对应的后背处,感觉进不去,随后将该部位靠在门框上,活动身体,对该部位进行挤压、牵拉,该部位逐步出现痛感,且痛感迅速增强,回忆中该部位的脊骨在一次抬重物时出现过发热的感觉,因过后并无异样,因而没理会。现在在平常的伸懒腰中自然地突破了,且引出了专治身体代谢物质引起的牙痛的  郁甘汤 ⑤

    2016、4、11、

    早上起床发觉右手手腕和中指二三节间有痛感,应是背部毒邪潜移所致,且烂牙处仍有痛。在近中午时服了一剂 郁甘汤 ⑤,到傍晚时中指已不觉有痛,手腕的痛已很弱,但烂牙仍觉凸起有痛,应是毒邪未清,且背部经按压仍有很强的淤痛 。

    2016、4、12、

    在整个已经过去的治疗中身体曾出现的异常状况

    ①血便:约有三四次大的突破后,察觉到便中、便后有血的现象:较重的:食物如常,但大便变成褐色,粘度大、有轻微腥味,有擦不完的现象;连续两三天,身体并无反常的不适。较轻的:在把腰部的痛感拉向腹部后,腹部随即气响作涨,随即排便,在排便后期会出现一次腹部绞痛后,排出水状物,原来腰部腹部的痛会锐减。这种水状排出的液体对肛门有热灼感。有时排出的不是水状物,但有血丝,是新鲜的血,量很少。由于在次日的排便颜色,形状,气味都出奇的正常,简直可以用“美”来形容,所以我不担心。

    ②蛋痛:一种真正意义的蛋痛。在患部向血液释出毒邪时,要是量多,蛋(睾丸)都会有坠痛感,此时应及时服郁甘汤②,并对蛋及小腹用意识作提升的抽,用意识把痛向上抽拉,用力要轻,可将毒邪抽拉离开蛋与小腹。有时眼睛也会遭毒邪入侵,产生热、涨、实的感觉。也可对眼睛作柔和的抽拉,效果都很明显。

    ③褐尿:2014年的秋冬之交,午睡后发现肾后部位的肌肉出现僵硬紧实的感觉,活动身体拉开后约两小时,出现褐尿,色浓如茶,排尿时前列腺及尿道有灼痛感。以手沾尿液无任何异样感觉,用鼻闻亦无任何气味。尿总量与平日基本相等,但排尿次数增加。

    由于尿液灼痛前列腺及尿道,认为是前列腺炎,求医服药后无明显好转,服药一天半后,自行加入郁甘汤治疗,效果较好,到第五天,尿色转淡,灼痛减轻,第六天正常,期间未见身体其他状态改变。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大禹治水   zhangyanxia   lisha864   哇哈哈160   kingfire   yinuo0822   fsgj   圣空法师   dhstone   李建良私塾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69年生,属鸡,市井之徒,有神论者。因腰部受伤,多方求医未如理想。因缘得非凡引领,在自己陌生的领域走了一程。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