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鞍钢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情分析 - 胡鞍钢首页
告别“想象的美国”、“虚构的美国”
2014-10-29
字号:
  (本文是胡鞍钢教授于2014年9月24日上午在“美国政党政治”学术研讨会暨《探访美国政党政治》新书发布会上的发言。本次会议由中国人民大学中外政治思想文化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重 阳金融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联合举办。)

  我今天讲的核心关键词,倒不是我的关键词,是毛泽东的关键词,就八个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今天还是从学者的视角对赵忆宁《探访美国政党政:美国两党精英访谈》一书(中 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年8月出版)作几点评价。

  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其实我们看一下这个书的主标题和副标题就是一个典型的我称之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成功案例。这就告诉我们,不管是做学术研究也好,还是做新闻报道,还是要深入虎穴,才能得 到真正的虎子。当然在这本书中,这个虎穴是指美国,这个虎子很显然针对美国政治或者说两党政治,这恰恰是我们所关心的话题,也是知之不多的话题。

  大家知道,实际上早在1930年毛泽东就讲过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一点大家比较熟悉,但是后面毛泽东还有相当多的话,恰恰被人们所忽略了。所以说我 也重复毛泽东是怎么说的,对照我们当今社会,当今的媒体,当今的网络。毛主席特别讲到:“许多的同志,都成天地闭着眼睛在那里瞎说,这是共产党员的耻辱,岂有共产党员而可以闭着 眼睛瞎说一顿的吗?要不得!要不得!注重调查!反对瞎说!”

  84年过去,我们今天随便看看一些媒体,或者看一些网络上,到处是许多所谓的专家、学者、记者、媒体人都“闭着眼睛在那里瞎说一顿!”当然这可能让人会感到“打击一切”,但是确实 我用了一个关键词是“许多”而不是“一切”。这是专家的耻辱、记者的耻辱。因此从这个命题来看,为什么我们要重申毛泽东“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核心的观点,以便我们能够恢 复历史记忆。

  那么,到底作为专家、学者、记者等各个方面,应该提倡什么样的专业和职业精神呢?我觉得需要回到毛泽东说的这段话,他是1937年提到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当时讲了这个话 ,这并不是毛泽东的话,他是这么说的:中国人有一句老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句话实际上讲了一个中国人追求真实的道理,只不过在这里毛泽东把它变成一个辩证唯物论、认识论和 历史唯物论,他的这句话对人们的实践是真理,对认识论也是真理,他把这些话上升到认识论的高度。我们不论是专家还是记者都在认识世界,特别是认识中国,也包括认识美国。我们就可 以回过头来看,赵忆宁《探访美国政党政治》一书应该是一个典型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精神和实践的范例。

  为什么这么说? 她刚才介绍了她去美国调研的全过程,在本书的后记中做了一个简要的介绍。因此我们看到,无论是作为中国的学者,还是作为中国的记者,如果我们都有这种精神,我想我 们就会实现一个什么概念呢?就是能够知己知彼,真正了解中国,又能真正了解美国。

  二、中美两边存在相当大的信息和知识的不对称性

  1978年12月15日,中美就签署了两国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协议,几天之后,12月22日发表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实际上中国的改革开放从一开始就与中国与美国建立外交关系是联系在一起 的。到今天为止,可以说我们所说的对外开放,当时本质上是向西方开放,再进一步说本质上是向美国开放。你现在回想一下,不是说新中国没有对外开放了,我们1949年已经向东方世界开 放,但不等于向世界开放,因此中国改革开放从一开始确实是邓小平的功劳,如果不是当时邓小平做出一定的政治上的妥协,建立中美关系和对外开放可能就推延下来了。从这个意义上看, 我们改革开放一路走下来,其实面临如何处理和美国的关系。

  从今天来看,中国已经是美国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而且中国和美国的经济一体化程度很高,现在我们是美国的第二大贸易体,美国是我们的第二大贸易体,很快就会超过加拿大,双边都成 为对方的第一大贸易体,更不要说现在在美国从中学到大学中文都是作为第二大外国语,排在西班牙语之后,这跟我二十年前去美国完全不一样。此外,可以看到,现在美国已成为我们除了 韩国之外的第二大留学生来源国,这个规模越来越大,我在清华大学,我教的英文课几乎都有美国学生,他们都看到中国的变化,他们也希望了解真实的中国。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就是中美两边存在相当大的信息不对称性、知识不对称性,当然本质是文化的差异。但在今天在极其开放的条件下,其实确实是需要我们多到美国做调查研究,多了解 一些实际的情况, 把这些调研作为一种真正的国际桥梁,沟通不同的信息,降低不对称性。

  三、许多媒体人和专家传递给公众的是“想象中的美国”、“书本中的美国”

  那么反过头来,我们做一些反省或者说讨论那些“瞎说八道”是有必要的。为什么是“瞎说八道”?我认为许多媒体人和专家,传递给读者和学生的是“想象中的美国”,包括我们讲授政治 学的专家,在我们最好的大学中讲授的基本上还是一个“想象中的美国”,而且形成一个对立面——“真实”的中国。他想象的美国是什么样的美国?第一发达,第二民主。中国呢?第一贫 穷,就是所谓一穷二白,第二专制。

  第二种类型,我们称之为“书本中的美国”。我这里也列出几本,是中国学者专门介绍美国政治和政党等方面的著作。为什么我说是“书本中的美国”?因为我也仔细看了这些著作,这些著 作所介绍的美国,基本上是从文献中来,到文献中去。我们讲“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去了“虎穴”了,但是还离那个核心、要害和中枢很远,没有到真正意义上的“虎穴”之中。至少 从专业研究的视角来看,缺乏深入的访谈,是凭文献写出来的美国。像我们现在学生做博士后,你不做访谈,不管是个案调查,还是多少方面的调查,你至少得有十个人以上的访谈,才有可 能大体上知道是什么样一个情况。甚至我们可以看到一些书,直接把美国两党网站的资料拷贝下来,作为书的一部分内容。这就有问题啦,这既缺乏专业精神,也不够职业化,你就自称“美 国通”,是靠什么通的呢?所谓“美国通”,我觉得需要到美国去。此外,这并不是说中国人没有到美国去,但是我们看到很多人包括专家、记者到美国去,大体上是走马观花,能够下马观 花就相当不错了。

  所以你要作对比,我们所说的美国问题专家就有问题了。首先来看,就是你能不能和对手有一个学术上的挑战和争论。你没有访谈没有深入了解,你就很难真正了解真实的美国,真实的美国 政治。王绍光教授去美国是三十多年前,他对本书评价说:“在政治学领域中摸爬滚打几十年,我自以为对美国政治是相当了解的。但这本书还是让我大开眼界,学到了不少一般所谓‘学术 ’著作和新闻报道中很少提及的东西。”为什么他这么说呢?他具有代表性,你到美国去比较容易,但是你要能够了解真实的美国政治精英是很难的。客观地说,中国人,即使是学者,也很 难接触到美国两党从联邦到州到县的 “党委书记”,全国委员会主席包括它的秘书长,相当于中共的党委书记了,赵忆宁直接去深入“虎穴”面对面访谈。真正深入到“虎穴”是很难的,这 与走马观花、下马观花是两回事,即使是长期在美国居住也是两回事。

  四、更深入全面地认识一个真实的美国

  这本书写起来是很不容易的,特别是基于几十万字的录音记录稿。当然赵忆宁要克服很多障碍,包括语言障碍,因为有些英文词说完以后有不同的含义,也包括文化上的障碍,还有很多方面 的障碍,不能克服这些障碍就无法深入“虎穴”。实际上我们也是通过读这本书,才更深入全面地认识一个真实的美国。我觉得,作为学者、记者,更应该强调或者说树立这种“不入虎穴, 焉得虎子”的求实精神、专研精神。

  我们就要问,既然是深入“虎穴”,获得哪些“虎子”呢?或者给我们提供了什么样的有价值的信息和知识呢?关于有价值,我自己是这么定义的,第一是由自己产生的信息,告诉别人不知 道的信息。第二是由自己产生的新知识,告诉别人还不大清楚的知识,不是重复旧知识、他人的知识。这本书基本上是做到了这两点,提供了我们所需要的新信息、新知识。第三点最重要的 可能是真知灼见,这本书有哪些真知灼见呢?我认为是有很多闪光之点,我只能信手拈来跟大家讲一讲其中的一些重要观点。

  比如说在本书第109页到110页,就是她在介绍美国的金钱政治,用了两个很重要的词,就是硬钱和软钱。这个硬钱在我们新闻报道过程中,不是说没有报道,奥巴马选举花了多少多少钱,谈 的都是硬钱,但是从来没有谈到软钱。我看到这一点就觉得非常有意义,就是后面还有相当大的软钱,这就是我们所理解的金钱政治,他不止是账面上,还是账外的,有直接的,还有间接的 。如果你不对内部人访谈,你怎么能真正搞清楚什么是金钱政治呢?

  我再举一个例,大家可以进一步讨论,比如从126页到127页,涉及到美国政党的政治目标和中心工作。我们可以看到什么呢?大家知道中国共产党党代会,它的政治目标是如何实现全面建成 小康社会这个核心目标,但是你去看美国两党的党代会,一看两党目标没有别的,就是“赢得选举”。我们党的中心工作是什么?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现代化为中心。霍华德(前美国民 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说得非常清楚,我们党的工作中心就是募钱、筹款。这给我们很重要的信息,为什么中国共产党政治不同于美国两党政治,而且美国两党都是一样的功能,一样的目标 。我写了一本书《中国道路与中国梦想》,以党的十八大代表的身份,在第一章记录了从党的十八大召开之前,一直到召开之中,以及召开之后整个的过程。同时也比较了在此之前召开的美 国两党的党代会是怎么召开的。如果那个时候我也有这本书,可能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就更深入了,当时我还只是通过文献的视角去讨论,去比较。所以对于我来讲,这个调研就是我们所看 到的那个虎子,我称之为“真知”。然后我们可以引用,讲授给我们的学生,包括外国学生,也包括美国学生。

  从这个角度来看呢,我觉得这本书确实做到了四个字,就是“实事求是”。因为实事求是它不止是一个思想路线,它还是一个工作方法,它也确实需要一种专业精神、职业精神来实事求是, 获得“真知”。使得我们能够真正地了解美国,了解真实的美国,而不是“想象的美国”,“虚构的美国”,“书本的美国”,唯此我们才有可能做到知己知彼,因为你不知彼很难知己。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胡鞍钢给我们介绍了做文章,做学问的方法和途径,这就是调查研究,这其实80多年前毛泽东就讲过了,只是后来的专家学者以为自己学问大,就开始了闭门造车,还不许别人说不,这就是当今中国学术界现状。
    2016/6/30 11:01:16
  • 公开的资本主义制度和挂羊头卖狗肉的资本主义制度,在本质上是一致的,都实行股份制、市场经济,在对待劳动者上都使用雇佣劳动制,劳动者是奴隶。其表面现象就是两极分化,生产过剩,危机四伏,用通货膨胀对劳动人民实行巧取豪夺。
    希望看看这本书,不知如何够得。
    2014/10/30 21:05:22
  • 回四十二楼:大谈【依法治国】的那些人是什么人?非官即富。实际上中国最需要治治的就是天天在开会这些人!基本上没有几个好东西!要么就是执法犯法,要么就是贪赃枉法。老兄,实话告诉你:中国离全面黑社会化这一天不远了。到时候,官僚要全部沦为资本家的家臣,警察要全部沦为资本家的打手。
    2014/10/30 16:51:55
  • 细眼:我是个头脑简单的人,这不,又中你计了!嘿嘿
    2014/10/30 16:27:01
  • 回三十八楼:说到《森林保护法》,广东某地,有本地村民举报,说有人在水源地附近没办手续,盗伐桉树,计有八百方,当地公安派出所【奋战数月】,终于把【犯罪嫌疑人】湖南桂阳人张XX【抓获】。你本地没有老板点头,湖南人敢拿着柴刀锯子到你广东砍树?真是黄狗吃屎,黑狗担当。黄狗犯罪,黑狗坐牢。
    2014/10/30 6:10:30
  • 回三十六楼黄松明:下情不能上达是事实,上面的人懒得到下面去理事也是事实。有的甚至和村干部串通一气,截留自肥。二008年湖南冰灾,我听说上面拔的救济粮还在半路就卖给养猪场了,根本没到灾民手上。各地捐的棉被衣服,村干部们把好的选完选尽,自己要不完就送给亲戚,然后把最差的送给五保户,至于上面拔的各种款项现金,根本到不了百姓手上。湖南某地泥石流,淹田数十亩,村民告到乡政府,数月后,受灾户每家领到救济面二百五十克,也就是五百克一箍的面条,分成两半,说出来让人难以置信。
    2014/10/30 5:15:59
  • 回14楼大浪淘沙网友: 依法治国,是一个伪命题。靠法律能治国吗?与法律对应的是犯罪。没有犯罪也就没有必要有法律了。犯罪与法律的关系是:犯罪之前,立法在后。只有在某种犯罪经常化,而且达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才需要制订法来给予治理。也就是说,当我们在某个方面立了法,就说明这方面的犯罪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了。如过去我们没有《森林保护法》,现在有了,就是说过去盗伐森林的情况不算严重,现在严重了,所以需要有一部专门的法了。还有《反网络诈骗法》,为什么过去没有,而现在出现了,就是因为过去根本就没有网络。所以没有网络诈骗,所以也就没有《反网络诈骗法》了。
      由此可见,法律只能是在犯罪出现以后再去治理,只是被动的治理,而不能防患于未然。法律的完善程度,是社会犯罪程度的晴雨表。完善法律的前提就是完善犯罪。
       这样怎么能治国呢?
    2014/10/30 3:25:39
  • 【管中窥豹--回归“家园”】 读胡鞍钢《告别“想象的美国”、“虚构的美国”》祈盼:

         请胡鞍钢老师在《草根网》讲讲,中国如何摆脱“美式教条”,平安式“软着陆”--回归社会主义美好家园的“丝路花雨”?     朱正阳 2014.10.30-2:12于  吉安QQZ
    2014/10/30 2:12:24
  • 美国两党政治的特点是公开竞选,某一个政党竞选胜利后成为执政党,就推行该党的政纲和执政理念,总统就提拔自己人当内阁官员。
    执政党和反对党有时候闹得不可开交,也会出现不光彩的事件,例如1972年的水门事件。在1972年的总统大选中,明明共和党已经占了上风,但还是派人到华盛顿水门大厦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办公室,安装窃听器并偷拍有关文件。事件暴光后已经成为美国总统尼克松被逼在1974年8月8日宣布辞职,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辞职的总统。
    有不同的意见就公开争论,就算闹得不可开交,也好过把争论压制不让人民知道。这正是我们要向美国学习的地方。
    中国最大的缺点是下情不能上达,上位者只关心自己的利益,下层的智慧不被重视和无法发展。以美国的国情来说,我也可以写出有关美国的书,但根本就没有机会出版。
    胡鞍钢先生说他在清华大学有不少美国学生,这些美国学生可能需要《汉语拼音》软件的英文版本,而我是开发了一个,但拿到深圳的出版社,他们要的是你向他们买书号的钱,其他的一概不予考虑。
    今天我路过深圳一家书店,挂在大门前的广告是书籍论斤卖,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一个人出版的好书可能很有价值,但如果众人都无法出书和卖书,中国的文化是无法顺利发展的。
    2014/10/29 23:13:28
  • 回三十二楼浪淘沙:你有一桩不明白,我也有一桩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当官的跳楼自杀的越来越来越多,我怀疑至少是有两个人以上的人把死者强力推下去的,然后就说是自杀,因为这种死法最容易消除罪证。哪里就这样前赴后继选择这种死法的?有疑问。这烂社会,公务员也不好当了,动辄得咎,死了如狗。
    2014/10/29 23:08:02
  • 胡鞍钢先生的集体总统制有新的发现吗?
    2014/10/29 22:55:13
  • 推荐大家看看连续剧《北平无战事》。国民党溃败众生相。网络视频免费播放。
    2014/10/29 22:26:3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3年生于辽宁省鞍山市,1969-1976年先后在黑龙江北大荒农场插队和华北地质队务工。1978-1988年先后在唐山工学院、北京科技大学、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获工学学士、工学硕士、工学博士学位。1991年赴美国耶鲁大学经济学系做博士后;1993年在美国Murray State University经济学系做访问学者;1997年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人文学院做客座研究员;1998年在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系做客座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国情分析室主任,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