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渝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上下求索 - 马渝生首页
空心村改造的十字路口
2014-09-19
字号:
  ——记一村四制下的一个旧村改造

  前我写了“破解‘三农’矛盾是社会稳定的压舱石”一文时,欲与贺雪峰同志商榷 “空心村”这一问题。今我以 “婺城区雅畈镇汪家村下新屋自然村旧村改造”的实例,来剖析空心村改造 中碰到的各种矛盾,希望上层关心三农问题的领导有所了解农村基层实况。

  下新屋自然村是汪家行政村所在地,今有162户402人。改革开放前是1---4共四个生产队的所在地,汪家行政村共363户961人,前共有10个生产队。

  四月份以来,汪家村二委在下新屋自然村开始展开旧村改造工程。向村民进行过摸底登记,登记同意改造的还是有一大部分村民的。于是先对八十多户旧宅面积进行丈量确认,当时村内有一 女士在本区设计院,她根据卫星定位图内找出的本自然村房屋平面图,经计算得出的面积,与村民手中房屋的原土地证面积进行实地丈量比较,都认为卫星定位图更准确,只要对一宅中有二 三兄弟分住的那种面积加以丈量区分。而土地证中有的因修建变动过而与原宅基面积不符,有的平面图因没有角度区分而有变形差异。后经当事各户认定后统一了意见,均以卫星定位图的面 积为准登记入册,证明村民们是理性的对待旧村改造的。

  但对旧宅拆除方案有不同意见,村民中有识之士认为应先绘制出新村规划图让村民讨论暴露矛盾,然后修改统一意见,起草签订与各当事村民的拆建合同,再展开改造旧村的工作。但村支部 书记坚持先展开拆除工作,并定下原第三第四生产队村民的主要集居区的旧宅首先开展。

  拆除旧宅时,许多原有的砖瓦、木料、水泥预制多孔板等建筑材料其实可利用来建临时安置房,一些老年人都住老宅,与儿女、孙辈的新建房分住的,进安置房更易集中管理,但这些意见不 能接受而把拆除中的废料即时清运掉。

  从运作方式上看来符合镇一级领导的思维。镇是以前公社所在地,区的国土规划等单位在镇一级有派出机构,对旧村改造中拆除旧宅无自由行使权,但对村民住宅新建的审批、批建的面积、 设计单位的定点及村道路污水管道等的设计施工都有决定权,都在权力控制范围内,所以对村领导来说只要配合其完成拆除旧宅工作,村主要领导也是这样安排工作的。退一步说,旧宅拆除 后后续工作即使跟不上去,有政策规定,宅基土地空置二年后可由集体组织收回;也有政策规定,农村退耕还田的土地面积可换取城市房地产开发的土地指标,都不存在失策之处。

  但这种思路在下新屋自然村的实际工作中对村民却行不通。旧村攺造中旧宅拆除后,载明四至的原旧宅土地证失去效用,重新安排后的各户宅基却没有土地证证明,不能保证以后的合法流转 。村领导又不肯与村民签订相关合同,没有契约的约束易发生强权或耍赖皮现象,使村民对宅基地没有安全感,担心以一些农户受损是为少数人受益的不公现象出现。村主要领导按自定价格 愿意购买村民的宅基,但买进与卖出不同价要赢利,村民又多不同意,感到自留宅基还能保值增值。因为当农民的清楚失去土地后单靠出卖劳动力是不能抗风险的,进中小私有企业打工,企 业自己的生存都有问题时,对雇工处置就更是翻脸不认人,何况它们只收年轻力壮的工人,有了岁数的谁要?

  汪家村前一村主任在任期内订过制度,由村民代表大会推举成立村财务监督小组,每年可定期检查村里的财务收支账、进行张榜公布,但这一制度随着他的离任而被取消。对现在的村级财务 因为不透明,村民缺乏信任感。

  在旧村改造中上级政府宣传一户一宅的理念,但如何实行一户一宅是个社会大问题,必须有配套政策支撑。一户多宅的形成有历史原因,农村的规划历史以来失去政府指导和管理,形成旧村 道路无法通车不适应经济发展。改革开放以来汪家村以种植为主曾发展过西瓜、茭白、毛芋等经济作物,山地上的桃李梨桔等水果,现在发展出不少苗木生产专业户,许多村民还到外村租耕 地种植,这些都离不开机械化运输。运输中因不能直达家门要增加二次搬运,住宅不仅是生活场所,更是产品进入交换的出发地,部分村民感到旧宅己阻碍生产的发展。国家与集体在这方面 的关心不够投入滞后,活跃于发展经济的村民只能依靠自力来改变居住和生产环境,让旧宅留给老一辈,自己另建新宅。这与城市或城郊多购置商铺住房为营商出租等寄生性食利不同,为生 产力发展是不同性质的问题。但是,也不能否认有的干部利用权力在宅基地面积上不断扩张,这就造成了处理一户多宅的难度。

  因此汪家村二委在旧村改造中对一户多宅问题釆取回避政策。

  在下新屋自然村的四个生产队里,目前实施旧宅拆除的主要是第三第四生产队村民的集居区内。除插在这范围内的个别家庭或已坍塌废弃的房子,另二个生产队其他的就没有安排进拆除范围 ,因为领导成员要回避在自己生产队内发生矛盾。而在拆的(除有些原本倒塌的)多数是一户一宅区,改造范围小增加了拆迁成本,就增加了对被拆户的利益侵占。

  下新屋自然村共160多户,有旧宅的在100户以上,已统计面积首先列入拆除范围的己有80多户,但目前拆除只有30多户就停下来了,还贴出公告在8月31日以后未拆的不纳入旧村改造范围。因 为没有公开规划图,谁家该拆谁家不该拆由村领导决定,被拆的没有赔偿费,并要捐出50%的宅基地用于旧村改造。不拆屋的同样可享受如道路之类的改造成果,但不要承担任何义务。而且 村领导对这些拆屋户,不肯与当事人签合同,让村民加深怀疑。像支部书记亲戚的房屋不列入拆除范围,还要挤占拆屋户的宅基地为他增设一条道路,却不用承担任何负担义务,当然使原有 拆屋打算的村民都改变想法加入不肯拆队伍。

  汪家村村民有勤劳俭朴的优良传统,旧村改造应该是大多数村民的愿望,但不能凝聚民心除村领导有不公之处外,主要原因还在实际生活中,地方政府执法对村民宅基地政策如变形金刚。中 国大陆和香港只是一国二制,独立行政。但汪家一个行政村的宅基地,却受一村四制的困扰,怎么会有凝聚力。

  上面已提及汪家村宅基地受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不同主导,在这里我再举个例:由新农建办公室指定的设计点绘制出的是按城市市场经济中的居宅小区设计理念,一排排各是等面积的房屋 。城市商品房只认钱不管人口;但农村宅基以人口定面积。村民每户人口不同享受不同面积,原有宅基面积不同归还面积也不一,只归还宅基还是可批建住宅、享受政策待遇也有异,还有村 民对原宅基地的恋旧感情等因素,都要逐户分析根据不同情况决定配置方案进行编制。村领导与新农建办公室要疏通,让设计人员对市场与计划的不同理念进行消化,因为离不开他们的编绘, 不然如村领导所说:下拨的资金我们还要不要了?

  另外还有二种主导力量:封建宗法思想和共产风还潮。

  在拆屋改造范围内有一马姓女士,四十几岁了,有二个小孩,丈夫和她自结婚以来都在女方生活。她村里唯一的住房是外祖辈的一座清代老宅继承给她的。虽自本村出生以来到现在从没有迁 出汪家村,但承包的耕地因与外村人结婚而被生产队收回,只能到城里打工。她那四十岁的弟弟一家在成家后没建过自己的房子,前二年也想办建房审批手续,但有关部门要他们同意拆掉姐 姐家的老宅子才能通过他的审批,他们只能答应。其实也知道,按合同法规定,在不平等的要挟条件下接受的协议是无效的。但封建宗法思想的回潮,妇女地位的低下,宪法在地方政府管辖 下都起不了保护妇女“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的居住权利。这次旧村改造,她的房屋在拆除范围,她的居住权有保障吗?一方面村领导不肯为拆屋与她签合同规 定双方的权和责,另一方面她夫妻在外面打工要维持家庭与二个小孩的开支,眼前也没有能力以自己经济力量去造新房,而拆除旧宅又不能补贴到一分钱。还要捐出一部分宅基给对面不参加 拆屋改造的书记亲戚增设道路。什么是改革,改革就是在权力意图下的利益再分配。

  农村中,妇女受的迫害最深,反抗也最激烈。另一林姓妇女,她势单力薄中宅基地还受家族内矛盾的压力,村里对宅基地处理政策不明晰,对她的思想工作没做通,以她的父亲留下的房屋是 危房,为安全必须拆除为由,村领导在召集的村干部与党员大会上,动员大家签名作执法依据。为什么成为危房呢?因这座木结构老宅原是三位兄弟共有的产业,为这次拆屋,空置着的其中 二份已把屋架的连接部位锯断并先行拆除了,留下的这一份当然是危房。

  她嫁到邻村己多年,因男方村里没有给她分配土地,本村她与母亲俩的耕地又被生产队收回,只有山地还在,她为了管理那少量山林一直保留母亲逝世后留给她的这个家、家具衣被生活用品 及对母亲的一切记忆。(父母不是法定婚姻,只是事实婚姻) 平常锁着的房屋没接到通知就被村领导派人敲门毁锁进去了,一些家具被人搬出屋外,有些少件物品因无人管理又有被他人顺手“ 捡”走的,还有的就被挖掘机彻底捣毁埋在废墟之内了,因当时此林姓妇女得知信息已赶到现场,正被村领导拽倒在地。受害人向派出所镇领导哭诉,无动与衷。

  林姓妇女的屋被捣毁后,8月31月村二委贴出公告,到当日拆旧屋搞一段落,未拆的不在旧村改造范围。但暗地又动员村民签名,到9月12日晚上,大多数村民持反对态度下,签来了11个户主 ,于是在13日清晨调入挖掘机运到马姓女士的老屋旁,一方面通知召开党员干部会,不通知马女士一家准备实施强行捣毁。12日晚上,知情者就暗中把此消息告诉在城里打工的马女士,第二 天,党员会上各人面前就分发到一份马女士给村里父老乡亲的信:

  “汪家村父老乡亲们:

  您们好!

  我是马XX,在汪家生汪家长大,直到现在四十多岁,已是二个孩子的妈妈。外婆祖上给我继承了一座老房子,使我一家四口在汪家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窝。现在为了生活和维持二个孩子在城 里打工,以后总要在汪家养老,一直感谢大家对我的关爱。

  听说汪家在旧村改造,要拆我的老屋(厨房厕所在我不知情中已拆),但村二委从四月份旧村改造开始至今九月份了,一直没有拿出旧村改造规划图给村民讨论;二来不肯和我等签订合同规 定出双方在拆屋改造中的权利和义务,他们坚持要暗箱操作不肯公开透明办事,拆谁的屋可以不通知。这和当年日本佬进村有什么不同!

  按相关政策规定,农村里把自己房屋卖掉的村民是不能再批屋基的,否则就一户多宅了。村书记是除新屋外还卖掉旧宅的;村主任也有屋基转卖给下新屋村民,除自己原有屋外又批了新屋基 ,村领导都一户多宅的。听说我们一户一宅的都要在拆屋后拿出50%的宅基捐助旧村改造,那村领导一户多宅的该怎样带头?

  听说即将召开的十八大四中全会的一个重要议题是讨论法治,现在提倡以法治国。人权最根本的是生存权,每个公民要有居住权保障私有财产安全,是宪法给我们的权利。听说村书记村主任 不提倡以法治国,动员一些汪家村民来签名代替执法依据,避开法院公安局,也就是按文革中的群众专政那一套。听说为拆林XX的屋已试过一次,汪家这么多党员没有一个站出坚持党性表示 反对的,我作为一名妇女都很为汪家的党员悲哀。听说村书记村主任又想用群众专政的办法对付我的老屋了,他俩坚持不签拆屋合同,坚持不让村改造规划图让村民知道,改造自己的村子为 什么不让我们讨论,要暗箱操作?希望大家支持我,为扞卫自己的权利而斗争。

  我想不到第一次和你们说说心里话是在这种场合上,真不好意思!

  马XX

  2014年9月13日”

  毕竟坚持正义的村民多,在这封信的召感下,同情之心让形势起了变化,挖掘机在众多村民面前没有开动,但相信嚣张的村领导不达目的是决不会就此罢休的。

  汪家村的宅基地对妇女如此,但它还有不讲价值规律的另一面。老年人只知道以前人民公社时代刮共产风时是不讲价值规律的,但现在一个从未被国家征用土地过的汪家村,目前已有四五座 住宅是办有国有土地使用证的。它不纳入农房审批的一户一宅范围,也没有向村集体征用过土地付过征用款,只要本户同意花钱疏通关系去买国有建房的名义,各自获得审批。地方政府既增 加了土地,当事人继续融合在本村本土与原有住宅土地指标无关,皆大欢喜。土地所有权、经营权、使用权受现实权力操控,所谓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宪法地位,在基层政府手下已名存实亡 。

  改革开放分田到户时,地方政府既不能亊先提醒土地承包政策是长期化的,也不可能提醒村集体要向各生产队调配一定数量耕地作预留宅基规划用地。当时以粮为纲,村边的耕地种粮要受家 禽家畜的侵害和生活垃圾的污染,村中各生产队在土地承包到户时,特别重视首先把这些耕地承包到户不留死角。后来对缺乏宅基地的行政村政府规划部门同意用耕地置换为宅基用地,范围 多在旧村四周规划修边,把一些耕地并进来,这新规划的宅基地就落实到少数村民耕地上。大多数村民建房要使用这规划内的土地,只能向对方走市场化道路,用一倍或几倍的耕地加现金补 贴来置换这份宅基地。村集体已转变为管理机构,除公益福利事项,与村民没有共同经营的利益捆绑,作为基础的生产队与村民个体生产经营的独立性已不沾边,不存在所谓“统分结合的双 层经营体制”,如旧社会的保甲制一样没有集体生产经营。耕地由生产队统一划分(承包)给村民各户,甚至无合同文本及承包期,村级对土地无权调配,要使用就走市场化道路。当年的集体 经济是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公社后来改为乡,现在乡镇成了县属的下级行政机构,原集体经济实体已瓦解不存在。

  人们都清楚如泰戈尔所说“静止便是死亡”,生产队原耕地“承包”到户的关系不动了,“集体经济组织”也就没生命了。最初几年女人出嫁后生产队要收回其承包的土地,认为是维护集体 利益;现在即使村民一家绝户了,汪家村也没有那个“集体”会来收回这份土地,视同遗产由族内近亲处置受领。对这种情况村领导、乡镇领导、法院都不曾有非议或另判之例。

  通过小岗村的“伟大”创举,农民已是单干户了,土地已在他们手中。现在村领导以旧村改造之名行宅基地从新分配之实,不让市场经济参于而要用行政强制手段,这样后果会怎样?

  空心村改造往何处去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空心村是改开后农村放弃人民公社集体化道路后结下的恶果,是农民被残酷剥夺的历史见证。在私有制主导下的空心村改造不过是弱肉强食的人间悲剧的又一次上演。
    2014/9/29 8:12:00
  • 这方面,以及国企,以前,乃至很多人始终没有明白市场、生产与政府(货币印发、市场监管、弱势援助)的关系
    如果这方面的关系都搞不清,一切事务均由政府大包大揽,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一片混乱!一片官僚及少数人得利,绝大多数实际做事的人遭殃!

    这方面要多看看 董时进及晏阳初当年的建议

    要搞明白产品流动、产品创造、产品监管、财富分配、政府职责之间的关系!
    2014/9/19 18:39:02
  • 政府权力全面参与市场行为的教训在78年前已经全面领教了!即使在某些个别地区有所谓的成功样本,也不过是政府行为刻意扶持的样本,不惜一切代价利用政府财政及各项经济优惠政策补贴的结果!如果没有上一级政府权力部门的支付与扶持,如果该村不是 处于交通要塞或者说位于经济发达的地区,那么村委会这种行为最后的结果将是什么?更何况在目前房地产市场已经基本处于饱和状态,计划生育的效果已经全面展开、人口不断下降的情况下,后果不是已经定了么?
    2014/9/19 10:30:0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43年出生于四川省重庆市。一周岁后丧母时已与临夏自治州的回族父亲(很久以后才知他参加地下工作)失去联系成为孤儿,由外婆带回浙江省金华抚养。一生教书为生的舅父因家庭成份和评上右派的政治原因,作者与舅父家属被一起下放金华农村,后历经农工商在社会底层坎坷一生。靠自学成材为金华市作家协会、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