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百年告别 - 温铁军首页
浪费型消费很普遍 粮食安全难追责
2014-02-26
字号:

  联合国指出,全世界的食物生产三分之一左右是浪费的,严重的饥饿问题源于制度的不合理。温铁军教授认为:粮食是问题但不是粮食的问题,农民没有粮食生产的积极性,市民过分浪费型的消费意味着市民没有承担粮食安全的责任,中央政府成为粮食问题的唯一一个责任主体。粮价的提高或许将成为节约粮食的有效办法,其实这又恰恰不是真正的民意,往往是被绑架了的说法。

  温铁军做客凤凰卫视2月21日《新闻今日谈》,以下为文字实录:

  按您刚才的说法,今天在国际上粮食安全的问题已经不由供需决定了,那么回到中国是否也不由供需决定了?但是我们为什么一直还在说我们要增产增产,我们不增产大家就是吃不饱饭了?

  温铁军:这个里边有很多值得讨论的地方,如果你们注意,比如央视最近一段时间老放一种公益广告,他在告诉大家如果我们不浪费粮食,我们还能再多养活3亿多人,如果看我们现在人口13.6亿,未来最高的人口也就是15.6亿,就是你顶多再增加2亿人,而你现在浪费掉的就是3亿多,浪费了3亿多人的粮食,就意味着我们其实不必再大规模的去投,特别是不必那种化学化的方式,化学农药拼命的扔,把环境污染了。

  梁茵:而且我们现在要提高粮食产量,我们甚至有的专家提出需要靠转基因产品来解决大家的口粮问题,似乎看起来这都不需要。

  温铁军:那些我们理解是因为现在大家都知道是我们的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上以国家投资为主,投资拉动发展,当然各个部门都希望都从国家的投资盘子里边多分一块,当然你越是问题严重的,你拿到的投资越多,这点我们都理解,但是中国的粮食安全问题真的并不仅仅在于如何增加生产,你如果看联合国他们所组织的50多个国家的农业专家所做的研究,他们已经明确指出现在不是中国了,全世界的食物生产三分之一左右是浪费的,就是按照人均健康所需求的那个卡路里来算帐。

  他们认为之所以还存在相当严重的饥饿问题,在于制度不合理,那我们大家也都知道制度不合理是需要改革来解决的,当然联合国是很难上世界上所有的一些制度不合理的地方去做改革的,但是他指出我们现在是,他这个说法跟我们现在的说法差不多,就是这种消费主义的高浪费的粮食消费,是不是真的就是应该我们必须保证的所谓安全的那个需求线,这是个应该大家首先讨论的问题,这里边背后什么呢,就是市民该不该对粮食安全承担一定的责任,如果我们说国家拼命的去补贴,然后大规模投入去生产,然后把污染环境这种方式生产出的粮食去满足一种高浪费的消费,这种安全难道是我们必须保证的吗,我觉得至少是应该可以讨论的吧。

  其次我们再看,粮食安全的责任主体到底是谁,90年代我当时1995年、1994年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叫粮食是问题但不是粮食的问题,为什么说不是粮食的问题呢,因为说老实话,粮食的生产主体是谁,农民,但农民现在真的有粮食生产积极性吗,农民是保证粮食安全的责任主体吗,那如果说市民过分浪费消费主义的浪费型的粮食消费,意味着市民并没有承担粮食安全的责任,那农民也不是承担粮食安全责任的主体,如果生产者和消费者都不承担责任,那接着中间这段政府承担责任吗?哪个产区的地方政府和哪个销区的地方政府当发生大规模灾害的时候,他是真的去抗灾的,他是真的是担心粮食减产的,对他来说对不起,责任主体不是他。

  所以我们说现在从90年代,因为我们没有把粮食问题讨论清楚,当时所推进的一套粮食体制建设导致最后的结果是只有一个责任主体,那就是中央,因此中国变成,中央政府承担全部生产者地方政府消费者所有这些都没责任,中央政府承担了全部责任,他变成无限责任政府。

  那这个无限责任政府能管的了生产者消费者和中间这个地方政府吗,那因此你看到每当发生大灾的时候,往往以前就是温家宝到地里边去说几句话,然后加上个媒体,所以我们说谁在抗旱呢,总理加媒体,只有这两个人在抗旱,其他的都不抗旱,大灾之年没人负责任。

  所以我们说现在的粮食问题所谓安全。

  梁茵:但是粮价要高了,大家也让中央负责任,你为什么让我买不起粮食了,让我吃不上饭了。

  温铁军:其实这又恰恰不是真正的民意,往往是被绑架了的说法,你们如果大家都知道你们到日本到韩国他也不是没有穷人,那你到欧洲也不是没有穷人,还有大量的失业下岗的,但是人家是什么呢,你到日本你甚至说我觉得吃不起饭,然后我们回来的人笑话日本,说他吃猫食,他的粮价是国际市场的6倍,他迫使你不得不节约。

  我们生要补贴出一个浪费型的消费,有意思吗,你是那种国家吗,那你到欧洲去看看,我们中国人到欧洲也觉得我们吃不起饭,为什么呢,也是欧洲的食品价格很高,都是用食品价格相对,他们在谈判中是绝不让步的,不让步的原因是,对不起,粮食真的是安全是生命线,所以我才一定要形成一个合理消费,那我们这头我刚才说了,消费者不承担责任,你这边生产者也不承担责任,最后变成一个责任主体,其实这一个责任主体也很难承担责任,这是粮食安全最大的问题,甚至是本质性的问题。

  梁茵:当在外面饭馆,一碗米饭才只要一块钱和两块钱的时候,确确实实,可能跟几十块钱的菜一相比,这一碗米饭要了不吃扔掉一点都不可惜。

  温铁军:所以你看我们现在为什么浪费型的消费,现在是一个全国普遍现象,吃半碗扔半碗这还算好的,很多人就点了以后根本连动都没动就扔了。

  来源:凤凰卫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粮价没有正常价格,范围内是非卖品.东南亚米价才几毛钱,(高铁换大米的,不过泰国提价.)三季米没本地珍珠米好吃.东北大米个大又圆,口感也不错.
    2014/3/3 17:21:49
  • 20楼] 评论人: tonygu 这使我想起前些日子王石所说的我们这种当年形成的文化环境,可以集体贫穷,但不允许个别人太富裕!还有如今很多人的买房其实就是花两三代人积蓄买一个虚荣心,而不是真正的理性消费,提高生活质量!以及目前的这种实际很不正常的粮价问题!一边空喊提高农民生活水平(农民以种粮为生,如果不能解决基本的物质需求,即这种严重的不正常的粮价问题,如何提高生活质量?仅是基本的吃饭温饱罢了!其他的需求靠种粮能解决啥?),但粮价相比其他工业和服务业产品又一直压着不让提价,同时各个城市早已出现大量的粮食浪费现象!其实这也是一种长期的滞后性的管理理念所致!
    2014/3/3 15:19:43
  • 这种结构我们这回子谈也不是先发,智囊们筹划也好几年了,没有落下去自有他的原因.
    2014/3/3 14:52:32
  • 18楼] 评论人: tonygu 这是以少数、部分地区的不完善绑架多数的善、社会的正常治理!这种思维是不对的!就如不能因为有个别人的生活困难而使所有的产品免费!社会永远有弱势群体!不能因为部分弱势群体的存在而使社会正常的秩序裹足不前!
    2014/3/3 14:16:12
  • 看广州弃婴岛,就可以知道这部分人群的存在,不一定覆盖全面.
    2014/3/3 13:57:39
  • 20%中只要有一个人处理不好就是灾难性的.广州就发生过新市民贫困引起的历史性事件.
    2014/3/3 13:51:06
  • 5楼] 评论人: tonygu 不能因为城市那不到20%人员的困难群体而任由剩余那80%的人员浪费粮食!那些困难群体可以通过适当提高救助金的方式来保障!
    2014/3/3 13:43:10
  • 续:

    以上推荐的农业发展方法,看起来是有规划的,不少的专家可能会误认为又回到计划经济了。但是,我们可以放眼看看所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崛起过程,看看当今有哪个实行自由市场的国家的经济实现成功崛起过程,会不需要政府的长远规划和不断优化经济发展的游戏规则的(比如:欧美日等国家)。然而,在当今的现实生活中,每个家庭都有它的计划,每个企业都有它的发展计划,每个组织都有它的发展计划,每个国家的经济建设是不可能没有长远规划的、是不可能象脚踩西瓜皮一样滑到哪里算哪里的,就如我国的一五、二五、N五等五年规划一样。而计划有计划的优点,市场有市场的优点,计划和市场永远都是互补的关系、而绝对不是对立的关系;假设市场离开了政府,就必然会象脱缰的野马一样失去方向、或是象大海里飞速航行突然失去舵手的轮船一样;全球的市场永远都是自私自利的,市场是根本不可能作出对国家和人民都最为有利的各种决策,唯有一国的中央政府才能作出对国家和对人民都最为有利的各种决策。工业的发展和城市的建设是需要政府长远规划的,农业的发展一样需要政府的长远规划,其它的各行各业的发展一样需要长远规划,任由自给自足的农民兄弟去建设现代农业是非常不现实的、是必然会迷失农业发展方向和失去长远目标的。我们要想早日实现全面小康和共同富裕的宏伟目标,要想大量地减少农民的数量、增加农民和广大群众的收入、大力地推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健康快速发展等,就必须尽快地规划好农业和各行各业的建设。

    随着农业和农村生产的不断向前发展和广大农民不断脱贫致富,必然要投入大量的建筑材料,大量的机械设备和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等。而且广大农民致富之后,也自然要改善生活条件和居住条件,购买更多的家庭必需品和外出旅游度假等正常消费。以上这些有效的内需和消费,必定可以强劲地推动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地健康增长,从而给所有各行各业的老板、广大商家、广大知识分子、广大三农学家和经济学、各级政府和全体各族人民带来滚滚财源,并大力促进国民经济增长的良性循环和大力推动我国早日实现安全崛起。
    2014/2/28 22:30:26
  • 续:

    上面通过以特产苦丁茶为例分析大埔县的特产之后,广大经济学家就一定不难理解苦丁茶生产销售是如此,蜜柚和单枞茶特产一样是如此,其它千百万种的特产农产品也一样如此。一个大埔的特产如此,那么全国两千多个县的特产也一样如此;全国的两千多个县必然会分别成为各种农产品的生产基地,比如某县为普洱茶生产基地、某县为铁观音生产基地、某县为肉牛生产基地、某县为苹果生产基地之一、某县为雪梨生产基地之一等等,两千多个县无须一一举来。大埔县的特产既然可以使当地农民致富,可以带动当地的工业和各行各业的发展,可以给当地政府和国家大大地增加财政收入,从而促进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同样道理,其它两千多个县的名优特产一样会像大埔县的特产一样,使当地的广大农民致富的同时带动各行各业的发展壮大,从而大力促进各行各业人民收入的良性循环,如此等等。

    由以上分析可知,要让广大农民实现早日脱贫致富并不难,关键要广大专家学者早日找到适合我国国情的农业发展方法。在科学技术和生产工具等等,都如此高度发达的今天,如果方法得当的话,让广大农民和广大人民实现脱贫致富,只须一二十年就足够了;否则的话,再多用一个世纪的时间,也无法使广大人民群众实现脱贫致富!我国的广大农民,不但科学文化素质普遍较低,而且没有资本和技术,加上又不懂经营、不懂市场、不懂销售、不懂科研成果的转化等等,但是这些都不可怕,以上举例论证的农业发展模式必然可以成功地顺利解决这些问题。
    2014/2/28 22:28:14
  • 续:

    广大茶农和苦丁茶公司,永远都是合作伙伴关系。土地永远只能承包给广大茶农、或只能在茶农之间进行转承包,苦丁茶公司不得承包土地或买下土地。公司除了负责产品的收购、加工和销售外,还要帮助茶农解决好产品的质量问题、品质的改良、生产技术的改进和科研成果的转化等等。广大茶农只须放心地生产出更多更好的苦丁茶来,把生产放在当地,把销路放眼某一区域或全国甚至出口创汇。而在科学技术和生产运输工具等等都如此发达的今天,加上各地的物流业又非常发达,远距离运送商品的成本已经降到了非常低的水平,不少生活必需品都可以实现全国基本同价,因此,根本无须担心大量的特产运不出去销售的问题。

    将大埔县的苦丁茶产业做大之后,不但可以大力推动当地各行各业的发展壮大,而且也可以大大地增加当地政府和国家的收入。广大茶农从事苦丁茶的种植,自然是农业和农村生产的大力发展,而公司进行加工销售苦丁茶产品自然是工业的发展,并且还会以特产规模的几倍或几十倍地带动当地的所有各行各业的发展。仅仅苦丁茶一个产业的规模都不小,2万户的茶农,每户平均年收入19.2万元,苦丁茶一年的产值就是20000*19.2万=38.4亿元,再加上苦丁茶公司对产品进行包装、加工、深加工从而转变成各种各样的产品之后,那么38.4亿元的农业产品很可能变成了上百亿元甚至更高价值的工业产品。上百亿元的工业产品销售出去之后,将为大埔县政府和国家增加不少的税收,况且还有蜜柚和单枞茶两个特产呢?并且这些特产还会以本身规模的几倍或几十倍地带动当地各行各业发展,同时为大埔县政府和国家增加大量的税收。
    2014/2/28 22:27:28
  • 续:

    广大茶农最为担心的当然是产品的销路问题和价格的持续稳定。十几年以来,苦丁茶的价钱高的时候卖到二百多元1斤,价钱低的时候卖到十多元1斤或甚至于没人要,严重地伤害了广大茶农和广大商家的利益。要想彻底解决这些问题并不难,一是要科学合理规划好各县的特产生产,让各县都只努力推广各自的特产,决不模仿生产它县的特产,唯有这样,才能确保各种特产始终保持供求基本平衡,从而确保价格的持久稳定和科学合理;二是要让实力雄厚的企业(最好是上市公司,因为全世界的上市公司表面上是私有,但实质上却是集体所有或是全民所有)来参与特产的经营,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广大农民的产品销售问题。而公司的名称则可以直接用本县的名字加上特产的名字,比如用“大埔县苦丁茶公司”,这样的公司名称不但好让人民容易记住,而且也非常有象征意义。

    茶农生产出来的苦丁茶完全可以让公司来收购,价格由物价部门进行合理定价。公司收回来的苦丁茶首先会把等级分出来,外观较好的上等品可以直包装上市或出口创汇,外观较差的下等品可以用来生产各种茶饮料或加工成各种绿色食品。销路完全无须茶农担心,公司有的是实力,无论什么高级人才都雇用得起,经大埔县苦丁茶公司包装好的苦丁茶和各种苦丁茶制成品,都必然成为大埔县苦丁茶公司的荣誉产品和大埔县著名商品,并且迅速通过公司的强大销售网络,顺利地进入全国各地的大超市和各批发中心,让广大消费者放心地购买和享用。
    2014/2/28 22:26:11
  • 续:

    假如经过各类专家周密评估市场的供求关系之后,确定让大埔县的其中2万户左右的农民来生产苦丁茶,并且让每户首期先平均种植6亩左右的苦丁茶,就可以满足市场的基本需求。大埔县山地丘陵多平地少,有不少耕地都属于丘陵和山地型,由于许多耕地都不适合用机械化来生产粮食,在确保不影响全国粮食供应安全的前提下,这些不适合机械化种粮的耕地将被规划确定为当地的特产用地。由于苦丁茶树比较高大,所以,用山地丘陵和不适合机械化种粮的耕地来种植是很好的,并且一点都不影响产量和品质。因此,这些不适合机械化种粮的耕地和山地丘陵,将科学合理地承包给广大茶农用于生产苦丁茶。

    当广大茶农不再为基本生活费用所操心之后,自然会更加有心情去管好茶园。农民花多一些时间和精力去管好茶树,不担可以不断地提高品质和产量,而且也可以大大的节约成本。比如,本来可以用化学肥料来实现苦丁茶高产的,但为了提高茶的品质和质量安全,广大茶农都会尽量选用有机肥和选用人工除虫,而尽量少用农药化肥或甚至于不用这些有严重污染的东西,这样不但节约了苦丁茶的生产成本,而且还大大地提高了苦丁茶的质量安全,真正做到让广大消费者的安心享用。为此,广大茶农就可以大大地节约成本,使苦丁茶的生产变成几乎只须投入劳动力就可以了,从而使利润大大地提高。
    2014/2/28 22:25:2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理事长兼院长。著名的三农问题专家。在中国农业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曾到过美国多所大学讲学交流。长期从事三农问题研究,一直坚持用“脚”做学问。先后任职于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曾获国务院农研中心、原国家体改委、国家科委等中央五单位联合颁发的“农村改革十周年优秀论文奖”、农业部农研中心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等多项奖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