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前世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至简 - 汉前世首页
读门罗(下)
2013-10-24
字号:

  读门罗(7)

  到了第二个分标题段,叙事改成第三人称了,并且内容突然又集中了起来。门罗的短篇故事头二十页好像专门是要考验人的,散漫得很,然后她才会抛出些东西。在第一段,我记下了约16个人名(其中有两个我怀疑是同一个,估计译者都被搞糊涂了);在这第二段只关乎其中的三个人。故事的发展出乎意料并令人惊异。

  其中的吸引人之处,我头遍在此匆匆掠过的时候根本感受不到。又怎么可能感受得到呢?那时的态度自己也知道只能确认后面都是由汉字写成的(汉译本),偶尔读一两句已经拼凑不出有意义的信息了。

  南希,那个写日记的小姑娘,跟她未婚夫的表弟,奥利,很处得来。南希常调笑奥利对本地乡下的事的无知,并对他可能有的来自大地方的优越感有芥蒂。南希有过一个不起眼的女朋友,叫泰莎。泰莎在一次大病后有了特异功能,附近的人常到她这儿来求问遗落的东西或走失的人畜在哪里。南希带奥利去见泰莎;奥利很惊异。小地方?别小看。

  其后南希忙于自己的婚礼,与另外两人再无联系。直到南希了解到后来奥利多次去过泰莎那里,写了篇文章登报。此后泰莎家门庭若市。于是南希给奥利写信,对他只顾出文,打扰了泰莎,并没有知会自己颇有不满,也怀疑他同样没有知会泰莎。奥利回信说觉着南希忙于婚礼无暇顾及其它,而自己为的是科学,已联系美国学者准备带走泰莎开展研究。

  接着南希给泰莎也去了信,提醒她离开自己的家乡和熟悉的生活成为别人的研究对象不是什么好事,也警示她奥利这个人虽不算坏,可有人爱上他可就糟了,即便跟他合作也得小心,认为他是个不好琢磨的人。南希还提到以前总是自己去看泰莎,最后几乎是求着她来看看自己。(知道别人的生活热闹起来,像是还把自己忘了,南希这是嫉妒了吧。有产前忧郁吗?)

  泰莎的回信很简单:奥利没有瞒着自己。她俩已结婚。自己说不定就要去美国了。此前南希曾经有意撮合过奥利与金尼,但好像没有过撮合他俩的意思,可能想不到奥利能看上泰莎。

  不管后面的发展能否让人满意,此刻我觉着这个故事很好玩,庆幸没有错过。

  读门罗(8)

  在第三段,已是几十年后,南希接到封信,受邀到美国的一家医院去探望泰莎。这家医院以收容有精神问题的人为主,但因为不正规即将关闭。南希不可能接回泰莎,因为威尔夫也有精神问题在家需要照料,但当然要去看望一下。

  泰莎在那里受到照料并兼做糕点师。泰莎的言谈倒还正常。她说在那里受到过针刺、电击和煤气的治疗,说自己脑子里有个“空洞”,被问及过去的超能力则轻描淡写地说那只是把戏,还说奥利已经死了,并绘声绘色地谈及奥利悲惨的死状。关于奥利的死,泰莎一点也不知道,也没听作为表哥的丈夫说过,遂怀疑那是否是泰莎的臆想。泰莎回答说,要是奥利没死,自己怎么会落在那个地方呢。

  南希则告诉泰莎威尔夫的精神问题,并提及自己有三个孩子都成人成家了,临走则答应会给她写信的。但实际上没能兑现。

  到了第四段,又几年过去,威尔夫已死去。南希在温哥华邂逅实际上仍活着的奥利。两人聚餐、喝咖啡,聊了很多。南希内心怀着不屑却大谈自己各处旅游的情况(想必是威尔夫死后吧)。奥利则讲了自己做过的许许多多营生。南希自觉不太欣赏奥利所流露出的混世流气。可这就是她难得有的一直挂念的人,尽管不知挂念他的是什么。(另一个有所挂念的金尼在未婚的中年变得隐秘、柔顺和慷慨大方,死前终于透露出自己皈依了佛教。)

  好不容易谈到泰莎,奥利说跟她没有正式结婚,但又说对她那样的女人并无分别。说对泰莎的特异功能的研究一番折腾下来也没有定论,再加上后来经济萧条,研究经费出问题,各方离弃了他们,当成骗子一般。然后他们凭她的超能力游走江湖,其实更多靠的是魔术、把戏之类。后来她病了,死了。对于她的死与葬,奥利同样描绘得有声有色。

  然后奥利开车送南希去她的旅馆,在那里她有两张床的房间。奥利说可以找他相识的人或在车上混。南希犹豫是否该邀他同住,当然未必有特别的用意(当年羞于此,眼下何必讨不雅呢);奥利却先说不了。

  后来南希仍想弄清楚那两口子的事,就又给医院去了信,医院却不复存在了。再给奥利去信,却因收件人搬离而被退回。南希不忍重读自己写出的信,想必一定是说太多了。

  读门罗(9)

  最后一段,门罗的老“毛病”又犯了,用谜面一样的文字暗示奥利、泰莎两人最后的关系。(顺便也提及一下门罗的另一个老“毛病”。在开篇,拿很多无序而又无关的东西考验读者。记得我当功课在读第一段时建立起了16人的索引吧。其实这只是关乎两对夫妻的故事。)

  门罗有意给出了一个不足以见底的谜面,实际上给读者留下了作业自己去填补。我把最后一段读了两遍,然后放弃从中求解的念头,知道门罗不会给足信息。

  我们可以想见这样一对夫妻游走江湖的艰辛,特别是泰莎所面临的压力。她的精神状态有可担忧之处。根据最后一段中的暗示,奥利暗自准备把泰莎送往相应的机构。可就在这时,泰莎猛然发现自己的特异功能又显现了。她兴高采烈地告诉了奥利。她从来没有为自己的这一独特禀赋如此激动过。

  也许她感受到了自己可怕的未来,也许她的超能力只有在某种精神压力下才会出现,也许她看透了丈夫心中的龌蹉。也许有个有决断力的人,是威尔夫吗?拉着她去回归自我,离开即将湮灭的事实婚姻。

  回想在第二段的结尾,两对新婚夫妻似都很有愿景。可后面的结局徒令人难过。作者是在感慨现实的无奈吗?也许我没有读懂门罗。

  真的就在我写到这儿的时候,当我第三或第四次在结尾处看到威尔夫名字,仍不禁闷,在这儿提到他的名字干什么?终于,我突然心中一惊——他们俩当年该是有事儿(在那小地方,威尔夫是个什么病都看的医生)。这不,后来他们俩都疯了。

  门罗是不是也太狠了。

  读门罗(10)

  我们回头检视一下《法力》这个篇名。在读的过程中,会以为那说的是泰莎的法力。现在看来,门罗想说的是天眼的法力(泰莎的,该叫魔力)。

  看看谁的结局最惨。是泰莎。为什么?因为她最不应该。南希是她小时候唯一不嫌她,愿跟她做朋友的。可她却跟人家马上要成婚的男友……接下来是威尔夫,跟谁也别跟自己未婚妻的女友啊。再下来是奥利。联系研究就行了。闪婚?太功利了吧。南希最无辜,结局相对也是最好的。但也是不幸。谁叫你……你跟威尔夫那算是爱吗?

  “法力”不仅有,还是精准的。

  金尼!金尼呢?跟威尔夫……?真是法力无边呀。

  我得承认,如果不是写这篇评论,还真看不到这么多。

  你可以不那么同意门罗对法力的威力表达出的这种看法。但她写小说真的很有想法,设计精妙。如果说在《逃离》的最后抛出的悬念只是让人震惊的话,在《法力》中设的迷则着实让人着迷。而她在开篇中对读者的考验,现在看来也纯是一种女人味,却浸在小说的结构中。

  我开始相信在封底中看到的评论中的话,门罗的文学生命将延续得比她大多数的同时代人都长。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祖籍江南。生长于东北。就学(物理专业)并工作(现)于上海。【草根虽浅,叶指长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