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前世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至简 - 汉前世首页
智齿传(上)
2013-10-14
字号:

  智齿传(0)

  三四年前,左下阻生智齿发作,横斜着长,顶坏了旁边的牙齿。后来动手术拔除了这颗牙齿,抢救并成功修复了旁边的牙齿。疗程长,开销大。这些天,右侧的智齿附近牙龈有些肿痛, 疑似也开始发作。右下智齿也是横斜着长的,因而也顶着旁边的牙而没能长出来。为防把旁边的牙顶坏,我准备先发制人,也动手术把它拔了,顺便把缺对向牙的右上智齿也拔了。去了三趟 医院,不同医生说法不一,又是拍片,说还要CT。我准备先消炎,节后下手摆脱没有用场光惹事的最后两颗智齿。

  人类一般有32颗牙齿。上下左右最边上,或说最里面的四颗就是智齿在牙齿的上下左右四个分区中,每区有8颗牙齿,最里面的三颗是磨牙。智齿是第三磨牙。智齿有这文气的名字是因为 这最晚长的牙齿一般要到20岁左右才开始萌生。这时的人已经学成,可算是“智慧”的人了。可实际上当人种有了智慧,多吃熟食,这第三磨牙的必要性渐失,智齿的生长遇上了麻烦。生长 智齿的基因失去选择的肯定,逐渐退化而俞渐混乱和无序。有的人四五十岁才长,有的终身不长。长也未必都长;长的也未必最终能长出。长的方向不对顶到旁边牙齿的就长不出;长不出的 叫阻生智齿。

  下面这些就是我的智齿惹出来的事。

  智齿传(1)

  在中国,就医是一大麻烦事,有时又不得已。上次另一侧智齿发作引发了严重的后果,这次一有苗头就赶紧去医院了。

  首先在一天下午不到两点钟的时候去了区牙防所。预检护士说已经没有门诊了。我问一天中什么大概时候就会没有门诊了。

  “这我怎么会知道?”护士回答。

  ……“你是头一天来上班吗?”

  “没有哇,我一直在这。”

  “那你总比我多知道一些吧。比如一般在几点到几点之间门诊会停。”

  “我怎么知道,每天来多少病人又不一定,周末会特别多一些。”

  “那你就告诉我周末什么情况,平时什么情况,或最早几点门诊会没有。你总能告诉我些情况的。”

  “最早早上八点一刻门诊就没有了。”

  “昨天呢?昨天什么情况?门诊几点开始,几点结束的?”

  “昨天七点一刻开始门诊,八点一刻就没了。”

  第二天我一早靠近八点拿到门诊预检。下午两点前去门诊前问预检护士(不是同一人)得到的答复是当时仍可门诊预检。那个护士说前面一天八点一刻结束的门诊(预检)多半是跟我抬杠 ,误导了我。

  智齿传(2)

  那天在牙防所碰了一鼻子灰以后,我去了地段医院。现在有政府扶持,地段医院在改善,服务也比较好。不用排队,在这初步诊断一下,先消个炎应该是不错的。

  一个比较年轻的男医生问过看过情况,说是因为我右上智齿缺对向齿长得过长,伤到周围的组织,去大医院拔掉就行了。他认为我右下智齿没问题,完全横着,不会像我担心的因横斜着 可能会用边缘的直角顶坏旁边的牙齿。并说我没多少炎症,可直接拔牙。这个医生给我的印象很好,比较诚恳。在这医院药都没开,其实门诊费也免了(政府贴的)。

  第二天我又去了牙防所,想拔掉上面的智齿,这无需手术,专业的牙防所应能胜任。

  我轮到的是一个中年男医生。由于我有理由认为这边更专业更有经验,就不想自下诊断,指定拔牙,而是打算只提症状,让这边的医生再判断一次。后来证明我失策了。

  跟这位医生没两句就感受到了他的不诚恳。真想换个医生又做不出来。重新挂号不知要排多久,外面好多人等着呢。常有这样的情况,你不信任眼前的医生,可也只好让他看着办,自己 保持点警觉吧。

  智齿传(3)

  我为什么一上来就认为碰上了差劲的医生呢?因为当医生问我有什么问题,我刚开口主述,无缘就被打断。这个医生对病人缺乏起码的耐心和尊重。别指望他有多少为病人服务的诚意。

  医生看了我有问题的部位。由于他和地段医院的意见不同,回家后我也好奇,借助手电和镜子自己看了。很明显,有一道被右上智齿咬伤的开口,附近泛白,可能有些溃疡。我记得那次 咬伤,没想到一直没好,会越来越重。

  这个医生为什么不建议拔掉上面的智齿,真不明白。他好像判断下面的智齿出问题。但这颗牙横着被旁边的牙挡着,除非也拔掉旁边的牙,否则就得手术拔除。而这看来至少超出了这位 医生的能力。

  看过情况后,这位医生拿出一根棉签,沾上碘酒,放在智齿旁边的牙齿(第二磨牙)之间让我咬,然后问我疼不疼。我当然了解那里的情况,那里的牙根牙神经没问题,知道这样咬不会 疼的。第一下咬不痛,我表示了,但让我再咬的时候,我确实感觉到了疼痛。我困惑了。再问我时我不好说不痛,但也不想说痛,怕误导这位医生。因为我知道那不是牙齿的问题。当我按要 求用力咬的时候,感觉到一硬物随着我的咬合刺到了我下面的牙龈。给我咬的只是牙签啊,我能咬到什么硬物呢?是医生不小心用什么工具的碰到我了吗?我给出不确定的回答。医生让我再 咬,又感觉到刺痛。但我知道这颗牙没问题,不肯说有痛。医生又放在里面的牙之间让我咬,又多次感觉到旁边牙龈的刺痛。这回我明说了:是有痛,但我觉着是你用什么硬物扎到我的牙龈 了,不是牙痛。医生一转身,什么也不说了,在病历上奋笔疾书起来。

  智齿传(4)

  医生让我去拍片。我本来觉着只要拔掉上面的智齿就行了,不过拍个片也好,也想看看埋在牙龈下面的右下智齿是怎么长的。从拍到的全齿片看,右下智齿确实是横斜着长的,未来有顶 坏旁边牙齿的可能。

  看过片后,医生给出诊断:右下智齿发炎要拔掉。先给我消炎,然后我要去牙科医院动手术拔这颗牙,还要先在那边拍CT。因为这颗牙靠近了神经管。有什么风险吗?动完手术会麻木, 要吊针等等。上边孤悬的智齿要拔吗?也要拔掉。

  现在炎症不重,可以马上拔上面的智齿吗?医生说也可以,并立即做起了准备。我问有什么风险,他说会肿得更厉害。我觉着这医生太不靠谱,说还是消了炎到牙科医院一起拔吧。

  这位医生一再用硬物扎刺我的牙龈是怎么回事?我只能这么理解,他是期待我回答有痛,他就可以据此判断右下智齿旁边的磨牙坏了,然后予以拔除。这颗拔了,就可以接着拔露出来的 智齿了。毕竟这是牙外科,拔牙是他该做的事。他难道会图谋我的好牙吗?我暂时没有其它说得通的解释。由于我没有配合喊痛,这位再刺刺旁边牙龈看我怎么回事,反被我说穿了。

  但愿是我把这位医生往坏处想了。但我真觉着可能是这样。这不是个别医生的问题,是管理有问题。我后边又遇到的情况佐证了这一点。

  智齿传(5)

  在取药处,发药的是一位上了年岁的妇女。她侧坐在那里,那神情,显然活得已经极不耐烦了。

  “请问是在这取药吗?”我希望说句话能把她的魂唤回来,结果徒然。从她的反应看,她不光对自己,对别人也是极不耐烦的。

  我递上两张单子,我知道她会取她该要的那张,我就不费心区分了。结果她两张都拿去,我想发药时该会还我一张吧。

  她扔到台子上两盒药,什么也没说,回复到一开始的那副对一切都已厌倦的神情。

  我拿上两盒药,觉着哪儿不对:“请问都好了吗?”

  “是啊。”她还是能开口说话的。

  我也是记性差,一时想不起那儿不对,回到家才发现开药的发票找不见。这女人没还给我。她是干这个的,我只能认为她这是有意的。晚些我甚至怀疑她有没有给我所有的药。不至于吧 。

  微博微信中都有教导,如果你不喜欢你的工作,就别做,否则就好好做。显然她不懂得这个。

  这家牙防所运营管理上一定有很大的问题。一个预检护士,一个外科医生,一个发药的护士,内心里对病人显然缺乏起码的善意。

  也不都有问题。第二次去遇到的预检护士,门诊收费的护士,外科叫号的护士都例行公事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拍的全齿片毕竟让我看清了右下智齿的状况(虽然据说到别的医院可能不会认这张片子,还得重拍)。那位外科医生关于近期别用右侧咀嚼的建议还是有益的。他给开的抗生素,由于牙龈 肿塞一直不见好转,我还真需要用上。他指引我去牙科医院,尽管我本也知道,毕竟还是职业的。虽然他可疑,我不敢完全信任,但在我小心与之交互的过程中,毕竟也履行了一些专业职责 。

  在中国,我们能享用的医疗服务很差,一如我们享用的其它服务。但我们实在也有赖于此。

  医生的收入为什么不与诊疗服务挂钩,而要通过卖药和仪器设备的使用来实现呢。这可能源于传统社会主义中的唯物主义对非物质价值的轻视。改一下有那么难吗?

  智齿传(6)

  昨天真是挺开心的,到牙科医院拔掉了右上的智齿。总体比较顺利,甚至诊疗过程还相当的愉悦。

  挂号是节前在网上完成的。由于在区牙防所看牙的经历相当糟糕,还是决定到牙科医院去拔牙。3、4年前在牙科医院通过手术拔除了另一侧的阻生智齿,很是成功。于是就翻查病历试图 找到当年的那个医生。可不知什么原因,病历记录下面的印章和签名不是同一个人。在牙科医院网站上找到了其中印章上的那个医生有专家门诊,然后成功在网上挂到了这位医生节后头一天8 到10点的号。

  如果不是网上预约挂号,你一大早到医院也未必能挂到专家的号。有了网上预约就不用太急了。我昨天早上8点钟到的牙科医院,这时挂号处已经基本不用排队。我通过社保卡完成了挂号 缴费,成为C医生的第21号就诊病人。

  在等候区我注意到C医生被提示为颌关节的专家,其他都标示为口腔外科。出于担心问过了护士台,还好,护士说口腔外科的医生都会拔牙。本来在网上挂号就有疑惑,C是位女医生,可 我清楚记得当年给我做拔牙手术的是位男医生,丝毫不记得在这家医院看过女医生。等下见到不知能否想起什么来。

  智齿传(7)

  根据叫号的屏幕,这个口腔诊区有三个专家门诊和其他一些普通门诊。普通门诊叫号的速度差不多是另两个专家的十倍。而C医生叫号的速度是另两个专家的两倍。这可以理解,颌关节的 诊疗想必比拔牙、修复牙要少费些时间。看来她的门诊在这确有不同。

  等待是国人看病的一大无奈,也是我们非不得已不愿去看病的原因之一。好在近来我不算怎么焦虑,还可以用手机上网打发部分的时间。没什么看的就随便刷刷微博吧。一个多小时后算 是轮到我了。

  一进到诊室,中间的通道到底就是C医生的18号诊台,由齐胸高的办公分隔围出一个独立的区域。跟我在别处看到过的比,这个区域真够大的,但里面站着三个白大褂,还是显得有些过于 热闹。我仔细看了,里面没有别的病人。这样的诊疗无需常设的护士,更何况两名。我猜另外两名年轻的白大褂是见习医生。

  一个有经验的医生帮带其他的新医生,多么温馨的医务场面啊。我以前也遇到过;这种时候他们对病人的态度会比较好。

  我走近并看清了中间那位中年或刚进中年的女医生。我细看了一下,觉不出见过她,还是不明白她的印章为什么会与另一个医生的签名两度一道出现在我病历上的两段诊疗记录的后面。

  “你好,你是C医生吗?

  智齿传(8)

  自然是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这个C医生,我第一眼确定没有见过的印象,是张陌生的面孔,同时觉着她长得挺好看,这本身也会给人一份愉悦。她有着典型的女性身高,面容温润,言语轻 缓,给人很舒服的感觉,多么好的医生形象,可谓完美。

  在后来的交流当中我曾又一刻仔细关注了一下她的长相。未经装饰,面色中开始有了中年人的暗沉,已经不够细腻均匀了。她没有那种慑人的美或漂亮,但就是很耐看。这不只是来自略 带一丝笑容的温和;她的美来自面容的整体。长宽比正好,定是遵循了美学教科书的规范。五官端正,以致缺乏明显的特征。事实上,后来我一离开诊室,就已很难唤起她的样子。在这完美 的硬件架构上,她脸上敷上的那层肌肤的厚度也恰到好处。想必她年轻时侯该是清秀而不消瘦的,此刻则是温润而不圆润。她的面容之美平凡可亲,加上她言语举止的轻柔,让人觉着温暖而 舒适,堪为医生这个职业代言。

  当然,我是来看病的,不是来看相的。我要跟她谈的是我的牙齿。吸取节前在牙防所的教训,我已想好了一套开场的说辞,准备根据自己的了解,在诊疗过程中施加一定的控制。

  “我是通过网上预约的,我来是要看我的两颗牙齿,上面……”

  “啊?你是来看牙的啊?”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祖籍江南。生长于东北。就学(物理专业)并工作(现)于上海。【草根虽浅,叶指长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