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次山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凤凰之嘴 - 阮次山 首页
从中国人的角度看世界
2007-12-01
字号:

  凤凰卫视之主持人阮次山先生于北京贵宾楼饭店接受了新周刊专访。

       “年轻人如此冷漠、偏激和肤浅”

       《新周刊》:去年一年你都在各个大学演讲,你始终在推动一个“大国民运动”? 

  阮次山:我走遍了世界各个国家,我发现我们国民素质跟不上,我们缺乏文化的素质。我一直想利用我的休假,在各个大学演讲,把这个火种延续下去。我为什么想到大国民呢?那是“9.11”的时候,我连续做了9个小时的现场直播,有很多年轻的观众传e-mail给我,说美国人活该,美国人该死。我那天就很沮丧,我在节目中伤心地讲,我们的年轻人如此的冷漠、偏激和肤浅。他们在逃离的时候没有混乱和恐慌,让老弱先走。从那时开始,我觉得我们的社会需要一个精神的再教育。“文革”那一代没钱他要革命,我们现在钱有了,回过头来告诉我们的孩子,我们留下了些什么,留下了一堆钞票吗? 

  《新周刊》:哪个国家具有这种大国民的素质? 

  阮次山:全世界具有大国民素质的国家就是美国,它是从小市民开始,我的儿子、我的孙女都是。大国民风范第一个是爱国,哪一天你们到美国去,在街上在酒吧千万不要在美国人面前骂美国,他们会揍你,百试不爽。比如网站,我们的年轻人很容易在里面传播一些谣言,在美国不是的,国民有一种免疫力,网站里的那些谣言传不出来的。 

  《新周刊》:你觉得中国的年轻人在这点上最缺乏的是什么? 

  阮次山:比如进电梯,一堆人在里面,你面向何方?没有人教你。开门的时候一定有人顶住后面,看有没有人进来,香港人不懂。这些优雅是大国民风范的一个体现,还有宽容,我这一辈子有个哲学,所用的人如果不会感恩图报我是不用的。为什么呢?不感恩图报,表示这个人对他的朋友对他自己不忠诚。 

  《新周刊》:你对中国的愤青群体怎么看? 

  阮次山:我们的年轻人不够理性,容易被激怒,过度民族主义和过度爱国主义都不是正常的现象。改变这点,就是我正在做的工作。 

  《新周刊》:好像网络表达对社会的影响越来越大? 

  阮次山:这个世界不可能都是高端的东西,这种平民表达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中国的盘子太大了,中国太特殊了。我在复旦大学演讲,他们问我,我们什么时候能赶上美国,我说已经赶上了,我们年轻人的手机普及率比美国要高很多,所以可以出现超级女声。 

  “现在的中年人还没有大国民素质” 

  《新周刊》: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退休? 

  阮次山:我和凤凰卫视之间有个君子协定,做我喜欢做的,它给我一个空间,我儿子一直在鼓动我退休,但我觉得我对中国社会的贡献还不够,就算退休,我的大国民运动还是要搞。 

  《新周刊》:你永葆激情的秘诀是什么? 

  阮次山:我常常说一个人年过三十后没有梦想的话,你这个人就完了。我个人觉得我现在还有梦,这个梦就是大国民了,我希望看到中国的年轻人在20年以后能够比我们现在的中年人要好。我们现在的中年人还没有这种大国民素质。还有5 0岁的人看着外国人就笑,还有一种看着外国人不笑的,就表现出傲慢。 

  《新周刊》:培养一代人要三代人的努力? 

  阮次山:真的要三代人,这一代人制造的,等下一代人提出一些不同的点,再到他的下一代才能接近真相。 

  《新周刊》:在爱国的问题上,有一些学者说阮次山你爱国,怎么不拒绝加入美国国籍呢? 

  阮次山:这个说法是非常愚蠢的,我当初加入美国国籍是因为我在美国生活比较方便,我是台湾来的。我们中国的很多学者是不怎么样的,这些人就是我们要教育的一代人。我们中国的国策,按他们的讲法就不要做华侨的工作了,你只要是加入了外国籍,住在外国,就可以不要爱国了,可以这样吗? 

  “我又不能杀她” 

  《新周刊》:你现在职务是凤凰资讯台总编辑,工作上有没有感到压力? 

  阮次山:我个人的哲学是没有压力感,我永远是面对困难解决这个困难,所以我对压力的体会和别人不同。过去两个月我在美国跑了一圈,21天访问了25个人,我说我不觉得有压力啊。该访的该做的而已。我跟同事讲,从事新闻工作是自愿的,辛苦也是自愿的,所以很累。过去一个月我喉咙反反复复讲不出话来,你怪谁呢,这是工作,又没有人强迫你这样做。我心里没有压力,只有工作。 

  《新周刊》:《风云对话》这个节目开播4年了,你对这个节目的理解是什么? 

  阮次山:我觉得过去4年的《风云对话》有架桥沟通的功能,没有一个民间机构像我们那样,跟那么多国家高层和领导人物采访,让他畅所欲言。我站在中国人的角度来看,我们中国人要了解你那个国家,要问什么样的问题,要了解什么样的事情。我做什么桥梁呢?我做的就是把中国政府可能的信息告诉他们,我过去访问的都是做这个工作,现在欧洲国家、美国、亚洲国家,甚至阿拉伯国家,都把我当成他的朋友,把凤凰当成他的朋友。过去《风云对话》每一集、每一次访问外国的政界的人士,或多或少加深中国观众对他们的理解。 

  《新周刊》:你刚才谈到4年是个漫长的时间,为什么是漫长的时间? 

  阮次山:辛苦,真的很辛苦。为什么?跟这些外国政要联络采访,过程不是大家可以想象的。上次我们到菲律宾去,讲好的某年某月某日,我访他们的总统阿罗约。我带了一队人马过去了,到了那天打电话,说不行。为什么,她参加APEC 会议,布什拒绝见她,她心情不好。一个国家的总统,定好日子,我带了一队人马过来,她说不行,她心情不好,我又不能杀她。有时想想过去4年很感慨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新周刊》:在和各国政要对话的时候,你是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呢? 

  阮次山:讲老实话,这个需要经验,你一开口就知道他愿不愿意和你平起平坐。所以面对他们的时候,只要坐下来,就没有失败的采访。我常常耍的一招就是,他属下说只给我15分钟,我说好,我绝对有办法让他留到25分钟,只要他聊开心了。我提问题是有一点诡计,15分钟快到了,在14分钟时就会提出一个问题。他随便一讲就到20分钟了,等到快到2 0分钟时又会提出一个问题来,15分钟通常会揩油揩到25分钟。 

  《新周刊》:那你采访时也戴块表? 

  阮次山:我们有摄像,他们会提示我的。所以我采访那么多国家的政要,90%的都揩油了。 

  “80%的政要面对摄像机都会紧张” 

  《新周刊》:现在他们接受你的采访时可能是因为这是一个有名的栏目,那么第一次对话时你是不是有些难度? 

  阮次山:电视采访,不管多大的腕,面对摄像机也紧张,他们在接受采访之前都是很有准备的。比如说普京,一出来,我奇怪他脸这么白,原来是化的浓妆,英国首相布莱尔也是,结束后我跟他的新闻助理开玩笑,我说你们首相化妆技巧很好,看不出来。他说您不知道,我们首相每年化妆经费是17000英镑。80%的外国政要面对摄像机都会紧张。所以我和他们调整座位的时候就会开玩笑,我说,你不要理会这几个人,聊几次就亲切了。对于严肃的人,比如梅加瓦蒂,她一坐下来我就叫翻译开始翻译,我说夫人,你的样子和你的相片相比漂亮多了,哪个女人会拒绝这个问题呢?她就哈哈大笑,我说我居然可以看到如此璀璨的笑容,我知道我的访谈就成功了一半了,25分钟的访谈她最后都不想走了,我不能违反人家习俗,她要去祈祷,我就和她道别了。之后我老板说:你是第一个吃女总统豆腐的人。 

  《新周刊》:他们反过来影响你吗? 

  阮次山:跟这些政要接触有什么好处呢?就是你知道人家在这么高的位子是怎么想问题怎么看问题,我常常告诉我的学生,作为新闻工作者,自己的脑袋要像棉花一样吸收,他们对我影响也很大。我分析问题的时候常常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从他们的反应仔细思考,他为什么这么想?我很幸运,我和这些人接触,我的资讯在更新,我讲出来的评论也是别人不可能讲出来的。 

  “美国人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新周刊》:你小时候就想成为一个可以影响一个时代的人? 

  阮次山:我没讲过这句话,我并不想影响任何人,可是老天爷对我的厚爱,使我经历很多事。对于世界状况的掌握,我要回馈给中国人。在中国大陆长大的,在台湾长大的,在美国长大的,看问题都不一样。我不能独善其身,我要回馈,我常常想我的节目从中国的角度看问题,永远从中国的角度看问题,比如3月28日你真的以为美国会通过一个中国关税27%的决议吗?(注:美国对华商品征收27.5%的惩罚性关税之提案,已于3月28日宣布将表决时间由原定的3月31日推迟至9月29日)我在美国生活了30年,美国人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他讲的话你也不要太在乎,他咋呼你也不受他的影响,在商业社会里这些很正常。 

  《新周刊》:有没有你采访之后和政要建立了关系的? 

  阮次山:有很多,安南等。以色列从上到下我都访问了,我理解他们,这其中看出斗争的残酷,我访问阿拉法特时他几乎哭了。恐怖组织我不只是访哈马斯,他们也有人性的一面。访问多了,真是尝遍了人间百态。这些政客、领导人都有他内心的一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一个加入美国国籍的台湾的中国人的角度看世界--阮次山

    评论:汝已朽矣,泱泱大国,岂能任尔胡言乱语!
    2008/7/7 10:22:40
  • 是啊,我也承认中国人素质低,是低,但是是“一部分人”而不是“所有人”,中国人有必要把自己的同胞批驳的这样体无完肤吗?你们这样说自己的同胞是素质高的体现吗?有必要起内讧么?只会让别人想办法,自己却无动于衷求助与别人的人,你们怎么不在自己身上着原因?怎么不自己想办法从自己做起?你们配这样说别人吗?不要盯着别人的错误不放,你能说自己不犯错误吗?你们这么说,我觉得很过分!让我为中国居然有这么不爱国家爱人民的人而痛心!而羞耻!你们不配这么说!
    2008/7/6 12:17:09
  • 自己是中国人又贬低中国人你们什么意思啊,只会跟风这样算什么啊!
    2008/7/6 12:12:10
  • 阮次山是我喜欢的时事评论员。如果想是我国民素质提高,最快的办法是:开口年轻人的眼界。让他们看见一个真事的世界;而不是电视里的世界。但愿阮先生有好办法。。。。
    2008/6/13 19:18:41
  • 10楼的凭什么这么说,自己身为中国人,为什么说中国的进步是遥遥无期的呢,中国又不是不在进步...
    2008/5/3 14:59:30
  •      我很支持你的运动,很一意义!但是这条路还很漫长和艰难。也许你只算是一根火柴,你需要更多的星星之火!
        有句话很经典,我想在这里套用——阮先生就是一个苹果,其里面就是种子。但是有谁能说清楚这些种子里面能接出多少的苹果呢?
        
    2008/4/30 19:00:19
  • 阮先生所说的大国民是气度、知识、涵养的综合素质体现。冰冻三尺,非以日之寒,提高国民素质尤其是青少年的素质很紧迫,但需要很长的时间。
    2008/3/17 13:34:0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著名专栏作家,凤凰卫视资讯台总编辑、首席时事评论员。1946年生于广西,4岁随父经越南移居台湾。1974年毕业于台湾政治大学新闻系。两年后赴美,先拿了纽约圣约翰大学东亚研究硕士,1980年赴美国深造,获圣约翰大学东亚研究硕士学位及为纽约大学政治研究所博士班研究生。1981年到洛杉矶创办中文《国际日报》,历任副总编辑、总编辑。1986-1988年任洛杉矶《中报》副社长兼总编辑。1987年起,当专栏作家,同时给他开专栏的报纸刊物有9个。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