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锦清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走出书斋 - 曹锦清首页
中国式愤怒:市场异化VS.社会反抗
2013-06-26
字号:

  愤怒感是转型的孪生物

  近年来,中国社会的愤怒感逐渐上升,这既表现为日常生活中的各种摩擦,也表现为规模不等的社会冲突事件。

  社会的愤怒感高涨,是转型社会共有的特点。英国在19世纪中叶狄更斯的时代,美国在19世纪下半叶的“镀金时代”,社会整体上都很愤怒。

  大凡一个国家,快速进入市场化、工业化、城市化,社会结构必然剧烈调整,新的社会阶层产生,原来的精英阶层衰落,或趋于边缘化。

  在社会结构的调整中,一定会涉及大量的利益调整。在这个过程中,利益和成本的分配在各个阶层之间并不均匀,在分配中处于有利地位的阶层,就上升成为精英阶层;处于不利地位的阶层,还有被迫承担巨大成本的阶层,就急剧衰落。

  所以,民众对这种时代的感觉,就是狄更斯所谓的“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那些自觉处于“最好的时代”的人,不会刻意发出表示满意的声音;那些自觉处于“最坏的时代”的人,却会尽量大声抗议,于是强烈的愤怒感就成为时代的主要声音。

  在中国这样的后发国家中,社会转型被压缩到一两代人之间。民众脱离了原来的生活方式,进入全新的生活方式,在心理上需要有一个调适的过程。同时,现代社会的信息流动量很大,大量负面的信息被报道,这也增加了民众的迷茫和焦虑。从传播上看,负面信息很容易被社会大众接受,与社会大众的认知互相强化。

  社会的这种愤怒感总会寻找指责对象。在西方国家的转型过程中,贵族的落伍、商人的狡诈、资本的冷酷、市场的无序,是主要的鞭笞对象。而在当下中国,政府权力很大,指责权力腐败就容易获得赞同。在此氛围中,所有现存的问题都容易指向体制问题,也很容易得出简单的结论,认为体制问题解决了,一切社会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这种观点掩盖了很多复杂的现实问题,但由于其对象唯一、逻辑直接、结论明确,在舆论中就有巨大的传播和影响力。集中承受了社会愤怒情绪的各级政府,由此背负了巨大的压力。

  在市场化的转型中,安全感的下降也刺激了社会的愤怒感。市场经济促进了物质水平的改善,在经济上的匮乏得到缓解后,民众开始怀念起计划经济时代的安全感。

  在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体制下,民众没有太大的自由,物质上也很匮乏,但安全感是有保证的。要在经济上重返计划经济时代的主张,大部分人都不会接受,但是计划经济时代的观念会一直有影响。在市场经济中,食品不安全、环境不安全、经济不安全都有可能成为威胁。并且,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渗透,财产关系深入到各个角落,人际关系、家庭关系也趋于不稳定,基于夫妻关系的核心家庭稳定性也在下降。婚姻关系中的财产纠纷被大量报道,进一步导致了不安全感的泛滥。

  然而,尽管社会的愤怒情绪似乎遍地燎原,却无法以此准确衡量民众的政治意愿,也不会转换为实际的行动。因为在社会转型的过程中,民众的实际经济、社会地位在迅速变动,但其对于社会秩序、道德的认知,是自幼形成的,且很难改变。尽管这些观念并不和目前经济、社会状况相适应,却依旧主导着人们的价值规范。

  中国在一两代人之间快速转型,这一问题就显得更加突出。事实上,很多转型时期的受益者,对当下的现实也十分不满,但如果与转型前对比,其对当下的满意度又是很高的。这一现象,普遍存在于当前中国的社会中。由此可见,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当下高涨的愤怒感会逐渐获得某种程度的消解。

  市场的异化VS.社会的反抗

  在现代社会中,愤怒感不仅与快速转型有关,还可追溯到市场化的现代经济体系,尤其是市场的异化作用。

  在所有制和市场的关系中,市场是更为根本的力量。事实上,市场经济不仅是一种资源配置手段,也会自动寻找与之相适应的所有制形式。各种形式的公有制,都必须向以个人为单位的所有制让步。因为公有制会导致交易发生摩擦,成本上升;而个人所有制可以减少摩擦,降低交易成本。原来模糊的公有制都逐步私有化,这不是偶然的。

  在市场经济中,人们希望维持共同体的最后一个单位家庭,保持家庭关系的稳定性;希望维持权力的公有性,禁止权力寻租;希望维持人类情感的独立性,不让市场侵蚀友谊和价值观。但是在市场力量的驱动下,友谊、人际关系事实上都可以交换。只要能在市场上交换,就会出现价格,就可以用来兑现,某种形式的私有化就不可避免。因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具有经济属性,很难建立起纯粹的信任关系。

  当然,作为一种本能,人类要顽强地保持某些领域不被私有化,但这种努力收效甚微。即使是价值领域,照样会出现私有化趋势。传统社会的知识诉求是“文以载道”,但在现代社会,知识是有产权的。这意味着市场化的原则进入了知识和价值领域,所有知识都被按照市场原则进行改造,知识分子的独立地位也出现动摇,再难获得普遍的信任。

  在市场经济中,利己主义、机会主义是不受谴责的,但是损人利己是被禁止的。如果市场公开承认利己主义是基本动力,就只能依靠法律来防止损人利己。但是,在法律约束的背后,道德依据已经消失了。法律的宗旨只是让利己主义的交易能维持下去,以合理的利己主义保证长期利益最大化。

  从历史上看,道德一般都和某种利他意识和自我克制有关系。这种利他可能指向任何一个共同体,比如家庭、部族、国家乃至全人类。“克己复礼”是所有道德的核心,古代宗教无不有这个特点。但是,“克己复礼”能成为市场经济的道德原则吗?显然是不可能了。所以,市场经济中的法律,只是各个利益主体之间的边界约定,而无关道德。

  在西方近代的市场化过程中,马克思就发现人的异化是不可避免的。当市场把人都变成冷冰冰的交易主体,进而向所有领域侵入时,人类自身也不可忍受了。人类希望有稳定的家庭、人际关系,保持权力和思想的独立性。当道德领域遭到冲击之后,对道德领域的诉求就蓬勃发展起来,但这只是一种诉求,而不可能在社会生活的实践中大规模复活,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共同体的存在,是道德存在的先决条件。而高度私有化的现代社会,只能依靠法律来确定所有利己主体之间的边界,维持社会秩序。所以严复把小密尔的《自由论》,翻译成《群己权界论》。东西方都经历了这个过程,市场经济的发展将瓦解一切温情脉脉的田园诗关系。但这个旧世界被粉碎后,人类又难以忍受,所以会有各种顽强的抗议,这是人类最深层的精神抗议。

  市场经济是配置资源的有效手段,也是每时每刻改造人类社会的手段。与此同时,人类的抗议和愤怒感也会一直继续下去。在市场经济中,这种矛盾会一直持续下去。

  当然,现代社会可能会出现许多新的志愿者共同体,互相抱团取暖,但这种共同体都比较松弛。重建共同体就是通过某种活动,将利己的主体集合起来。在美国这个高度市场化的国家,这种志愿者团体就特别多。而在中国,农民工被卷入市场进入城市后,也不是被肢解成一盘散沙,农村里的礼俗人情关系也同时进入城市,甚至得到强化。所以农民工不是一个一个进城的,而是一网一网进城的。

  这种双向运动,在世界历史上多次出现。市场经济不止是资源配置的手段,还每时每刻在改造社会。但是面对市场对社会的侵蚀,人类总会坚持顽强的抗议,过度的市场化一定会引起反向的社会运动。

  中国迄今为止都是大规模的市场化单向运动,反向的社会运动才刚刚开始发展,而社会的愤怒感是这一过程的晴雨表。

  (本文系根据对作者的采访整理)

  来源:观察者网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毛泽东做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他贪了吗?没有!不但没有,他还为中国革命贡献出了六位直系亲人的生命以及最后他的夫人都在监狱中自杀了……他最后得到了什么?
    毛泽东时代的官员同样的也没有贪!
    ----------------------------
    就你丫这些言论就足以让人笑掉大牙!!!
    2013/6/27 9:04:07
  • 央企&军企都是党企,这跟温仔转出平安的股份是两码事,懂吗?!
    2013/6/27 8:58:53
  • 你丫芸芸众生才是个又傻又天真的傻波伊!
    康华实业公司是邓仔个人的吗?保利科技公司是王军个人的吗?中国有色金属进出口总公司是吴建常个人的吗?扯淡的粪青!
    2013/6/27 8:49:44
  • 毛泽东主席把绝大多数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限制了少数人的利益,少数人愤怒,邓为了保住少数人的利益,把大多数人的利益至于少数人之下,大多数人愤怒,毛邓革命的目的各不相同,毛泽东的目的旗帜鲜明,邓的目的是迂廻战略,大多数人的愤怒也就在此起彼伏中爆发了。
    2013/6/26 21:45:38
  • To:[11楼] 评论人: 芸芸众生
    推翻了康华实业公司的邓仔,保利科技公司的王军,中国有色金属进出口总公司的吴建常你我百姓就富裕了,扯淡!(换上来的新人会更贪,苹果偷税,巴菲特连税都不上!)
    2013/6/26 20:33:48
  • 有共同所有,才会有美好未耒。无共同所有的共同富裕就是个不可能实现的梦幻追求。
    2013/6/26 19:27:31
  • 芸芸众生的材料是可信的,劳动人民掉入了共同富裕的陷阱。我们是怎样被引入这一陷阱的?不改制,人民大众是否还要陷入2020年全面小康的陷阱?!
    2013/6/26 19:18:53
  • 市场配置一切,人类无法进化。
    2013/6/26 12:25:37
  • 回8楼网友。对吴文,有个网友评论说:“这么说吧,民主可以套,宪政可以搞,但是国内的养老,教育,医疗,要有一个基本的保证,没有这些基础,搞民主就是卖国,买国民的利益。。。”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说也罢。
    2013/6/26 11:44:32
  • [6楼] 评论人: 大浪淘沙

    经你推荐,我去看了一遍吴文。吴是一个右派,一个严肃的右派,因此,尽管我与他立场不同,却也尊重他。
    2013/6/26 11:03:36
  • TO5楼,
          博主的分析还是有一定道理的。社会各阶层有利益冲突,处于底层的群体有更多的理由不满和抗争。但社会也需要维稳器,不能让社会冲突发展为社会崩溃。博主的文章也可以看作是在炎热的夏天众人烦燥热血贲张之际浇一瓢凉水以降降温吧。否则,象厦门纵火、上海杀人之类的恶性案件将频发,对中下层民众无疑是灾难。
    2013/6/26 10:45:51
  • 刚看到一篇文章,似为政治体制改革的风向标。吴稼祥:对国内形势的最新看法
    2013/6/26 10:07:2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49年生,8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86年在华东师范大学获硕士学位。曾任教于上海市城建学院,现为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学院教授。著作有《现代西方人生哲学》、《平等论》、《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合著)、《中国单位现象研究》、《黄河边的中国》、《中国七问》等。其中《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一书是他与同事花了4年时间,在浙北的一个乡村进行实地调查的基础上著成,该书曾获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