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庭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预言专家 - 张庭宾首页
中美日应建立“稳定货币联盟”制衡欧元
2007-10-31
字号:


  在此美元已被欧元逼到悬崖边的时刻,美国决策层应该清醒了——对美国利益的最大挑战者来自于“欧元+黄金”的结盟。此刻,美国最为明智的抉择是,放弃武力解决伊朗核问题,从伊拉克撤军,消解不断高攀的财政赤字,从根本上重塑美元信心。同时,与人民币和日元建立相对稳定的货币联盟

  上周五,“新王者”欧元将“老君主”美元一步步逼向悬崖边缘。这对将巨额外汇储备多半压在美元身上的人民币、日元并不是好消息。

  盘面惊心动魄,在1.4348历史高点之上,欧元气势如虹,连续八次创出新高,直冲1.4394。与此同时,黄金也在771美元/盎司的28年高点之上屡创新高,几乎以当日最高点的785美元收盘。

  从盘面分析,加速上冲的力量不像来自欧元阵营,在尾盘1.4390附近,能看出有一股力量在不断压制欧元,而黄金却快速上冲。这从一个侧面印证了上期本人专栏文章的推测:黄金价值实现主机制形成——欧元势力抛出欧元购美元,再以美元买入黄金。

  阻击欧元上涨为何反不是美元呢?9月17日,在美联储作出非常糟糕的减息0.5%的决定之后,近日,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再次减息,“强势美元”政策实际已遭彻底抛弃——事实将不断证明这是非常错误的。

  就像笔者所警告的,试图放弃强势美元以换得流动性,帮助华尔街摆脱次债危机,实为饮鸩止渴,而且发作周期越来越短,因为美元持续下跌将导致更多的资本逃出美元区,将极大地恶化美元流动性,并最终引发美元巨大的金融衍生体系的崩塌。上周,华尔街巨头美林再次证明了这一点,其三季度巨亏79亿美元的财报击碎了“强势美元”最后的幻想。

  更糟糕的是,美元力量正朝错误的方向上迈出新的步伐。

  一、在没有欧洲和日本支持,俄罗斯反对的情况下,10月25日,美国单方面宣布对包括伊朗国防部在内的20多个伊朗政府机构、银行和个人实施制裁。

  二、在此前后,保尔森向中国施压,称中国政府允许人民币升值的步伐非常缓慢。

  显然,美国仍在继续“自己生病他人吃药”的错误惯性思维。早在2005年12月30日,笔者在《2006危与机:美国悬念与中国速度》一文中就已指出:美国经济未来可能像格林斯潘警告的那样“停滞或更糟糕”。问题是,它会发生在两年之内还是两年之后呢?而假如“市场狮子”突然发现,美联储的驯狮人比以前弱小了很多,而自己比以前强大得多,它会不会提前扑上来?”

  现在它正扑上来,而美国也如笔者所担心的那样,“因畏惧自我手术之痛而‘饮鸩止渴’,对内部的问题继续寻找外部解决”。

  一是威逼人民币大幅升值,以转嫁危机;二是袭击伊朗核设施,以控制石油支持美元。笔者在该文中强调:如果美国强逼人民币大幅升值,那么他们很可能会引爆美国金融危机的导火索,因为中国廉价商品降低美国通胀率的贡献将“反噬”美国,美国利率的提升将引发房地产泡沫的幻灭。更须警惕的危险是,美国意图袭击伊朗核设施引发的新一轮石油危机。这同样将加速美国的通货膨胀,并戳破美国“格林斯潘繁荣周期”衍生的泡沫。

  遗憾的是,美国迄今仍一意孤行。时至今日,美元全面危机一触即发,现在可能是它幡然悔悟,改弦更张的最后机会了。

  无论是袭击伊朗核设施,还是逼迫人民币大幅升值,美国均是未获其益先受其害。而且其代价都是美国所支付不起的。美国袭击伊朗无非为控制石油以支持美元,但问题是石油在地下——美国必须派出地面部队——那意味着陷入比伊拉克更糟糕的游击战中。另一方面,当今中美经济高度互补相互依存,在中国制造一场货币和资产价格大起大伏的金融危机,对美国的损害极大。而两者的最终受益者都是欧元——美元的最大对手。

  在此美元已被欧元逼到悬崖边的时刻,美国决策层应该清醒了——对美国利益的最大挑战者来自于“欧元+黄金”的结盟。换言之,如果美国不以此为主要矛盾进行针对性反击,则欧元挟“黄金天子”以令“货币诸侯”的日子不远了。

  此刻,美国最为明智的抉择是,放弃武力解决伊朗核问题,从伊拉克撤军,消解不断高攀的财政赤字,从根本上重塑美元信心。同时,与人民币和日元建立相对稳定的货币联盟,以三种货币收益率基本持平为核心,尽可能稳定美中日三国的宏观环境,为重建美元强势地位赢得时间。

  现在,假如人民币大幅升值,并不能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反而导致美元更快坠落,以美元为交易货币的金融系统将加速崩溃。换言之,在其未能达成以人民币危机为壑的目标之前,美元已先行崩溃,而美元崩溃后,人民币又将深受其害。

  在过去几年中,由于中国有关方面未能抓住机遇,大规模增加黄金和 石油储备,也未能有效增持欧元,美元占据了外汇储备的大部分,因而我们基本丧失了人民币在此轮货币大洗牌中的主动权,日本的情况也类似。所以,与美元结成“货币稳定同盟”,已成两国无奈而现实的出路。

  坦率地说,试图在短期内说服美国,使其主动与中国、日本结成“货币稳定同盟”的可能性也不大,但它在付出更大代价后,或许会被迫走到这一步。

  倘若如此,为什么现在三方不能更积极主动一些呢?(文章代表个人观点,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0年6月生,安徽灵璧人。1992年7月毕业于吉林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先后任《工人日报》驻安徽、《南方周末》驻上海记者。2001年初,《21世纪经济报道》创刊时加盟,先后领衔创办了管理、财富、商业和商业评论版块,历任评论管理部主任、商业管理财富部主任,编委等职。2004年10月至今,任《第一财经日报》财经新闻中心编委、副总编。联系邮箱ZTB6666@TOM.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