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众时评 - 郭松民首页
靠“局长一号令”能给学生减负吗?
2007-10-31
字号:

  成都市青羊区教育局日前颁布“局长一号令”,要求全区小学、初中学生书包重量限制在学生体重的10%以内,并明确规定,如果查到学生书包超重严重的现象,区教育局将追究校长的责任(10月29日《华西都市报》)。

  看了这条新闻,我心里油然产生了一丝感动:真不简单呀,现在的政府对小孩子都体贴到这个份上了?与此同时,我脑海里也浮现出这样一幅滑稽的画面:在校门口,放着一架体重秤和一架专门称书包的电子秤,还有一位老师手执计算器,在将学生和书包一一过秤之后,再计算百分比……,这个颁布“一号令”的局长真是太有才了。

  不能怀疑局长颁布这个“一号令”的好意,但这个“一号令”能不能起到为学生减负的效果,我却深感怀疑。在我看来,这个命令与其说体现了局长为学生减负的诚意,还不如说是暴露局长对权力的迷信:以为自己手中的指挥棒能够像哈利.波特手中的魔法棒一样,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只须一道命令,再大的难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人们常说,权力容易使人傲慢,但权力也常常会使人变得愚蠢,执掌权柄的人,往往会为权力所腐蚀,而搞不清楚自己手中的权力能够改变什么,不能改变什么。

  实际上,这些年来,由于社会大众要求为学生减负的呼声日渐高涨,教育系统已经出台很多减负的办法:各级都成立了“减负领导小组”,宣布要明确领导职责,组织减负专项监督,还公布减负举报电话。在有的城市,甚至明确规定,在义务教育阶段,不得举行与入学挂钩的考试,不得张榜公布考试成绩,不得推销教辅材料等。整体来看,教育行政部门在这个问题上,可谓是不厌其烦,三令五申。但无论怎样花样翻新,却都没有跳出依赖行政命令来解决问题的窠臼。

  不过,虽然针对减负的“攻坚战”打了一年又一年,至今还是烽火不断,硝烟四起,但“坚”却就是一直攻不下来:那些沉甸甸的书包,仍然压在学生的肩头。这个“局长一号令”就事论事,不见得比以前那些招数高明,我们又如何敢相信它就真的能够为学生减负呢?

  中国学生的负担过重,最关键原因,就在于目前的中国教育,是一种以考试为惟一手段的层层选拔“精英”的教育,一个孩子未来能不能成为“精英”,就是要看他能不能考上大学,尤其能不能考上名牌大学。由于这种选拔“精英”的教育和中国家长们望子成龙的传统心理积淀暗合,因此引起了全社会的共鸣,并长期高烧不退。这个游戏规则如果不能被根本改变,则任何希图通过行政命令来解决学生负担过重的办法,都只能说是隔靴搔痒,就像下令一条漂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的小舢板保持平稳一样可笑——大海都不平稳,小舢板又如何平稳呢?

  但这道“局长一号令”的出现还有意义的,它的出现本身就凸显了社会在面对学生负担过重时的既焦虑又无奈的心理,也证明了学生负担过重实在是已经积弊过深,不易根除,同时也提醒我们,学生负担过重,是当前不合理的教育目标、制度、观念在学生身上的集中体现,除非我们能够直抵大本大源,否则任何修修补补的解决办法都将无济于事,反而会给人留下一种无实事求是之心,有哗众取宠之意的感觉。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原空军航空兵部队飞行员,法学硕士。2003年获《南方周末》和搜狐网站联合举办的“2003全国首届时评比赛一等奖”,2005年获“第十五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 QQ:103798780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