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经济安全 - 江涌首页
金融资本是社会矛盾的温床
2012-06-13
字号:

  提要:上周,央行宣布降息,新一轮的宏观调控开始。中国经济安全专家、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江涌在其新书《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吗》中指出,中国经济形势愈益复杂、宏观调 控难见成效、货币政策几近失灵的罪魁祸首是金融资本,国民经济本末倒置,越来越虚,金融资本是中国经济问题的渊薮,是社会矛盾的温床。

  国家治理应本末有序,本末倒置则乱象丛生。土地是财富之母,制造是财富之源;农业是立国之基,工业是强国之本。金融业与服务业并不创造财富,而是分配财富,转移财富。扶住农工, 节制资本,抑制金融,治国之要。只有让农工从业者的收益高于至少不低于金融从业者的收益,国民经济方能有相对稳定的基础,方能为宏观调控赢得有利的环境。在“刺绣纹不如依市门” ,金融收益长期而持续大于甚至远高于农工收益的前提下,期待国民经济稳定、持续、健康发展,期待宏观调控有明显成效,若不在统计上或宣传上做手脚,那纯属于缘木求鱼,异想天开。

  金融资本主义营造一种短视、泡沫文化,一种畸形价值观,想不劳而获甚至不择手段致富。当今中国,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患上了“暴富狂想症”,以钱赚钱,而且赚大钱、赚快钱逐渐成为主 流。“投机对象万千条,十亿神州尽在炒”。炒股、炒房、炒汇风风火火,炒油、炒金、炒粮热火朝天,即便如绿豆、黑豆、大蒜、普洱茶等普通商品,随便赋予一个概念(如绿豆养身), 其价格都会出现飙升,投机客都会因之癫狂。泡沫膨胀、投机盛行的祸首,在于经济自由主义的泛滥、金融资本的猖獗、匪夷所思的“增加财产性收入”的不当政策。

  金融市场动荡,汇率变动不居,使中国的制造环境不断恶化。虚拟经济越是繁荣,经济中的泡沫成分越大,市场对资源配置优化功能会被扭曲。实体经济是大众就业的主渠道,是社会财富的 主要来源,是科技创新的基础,是孕育企业家的摇篮。虚拟经济膨胀会淹没企业家精神,社会不事产业,弃实务虚,就业形势将更加严峻,中产阶层也就缺乏生长的土壤。金融投机猖獗,“ 博傻”游戏盛行。一个沉湎于股票市场、热衷于房地产投机、沉迷于网络游戏的国家与民族,肯定是没有前途与希望的。虚热实冷,泡沫纷纭,决非太平胜景,恰乃乱世之相,国家衰弱之先 兆。

  金融资本是中国经济问题的渊薮,是社会矛盾的温床。与华尔街金融资本不同的是,中国金融资本缺乏创新能力、金融欺诈的想象力以及掠食国际的竞争力,但是贪婪本性使其对华尔街的巨 额收益魂牵梦绕。于是,依附、服务于华尔街,与华尔街同舟共济,内呼外应,上下其手,一起深挖中国民族工业的墙角,攫取国家与社会财富,成为中国金融资本的“战略选择”。由此逐 渐成为华尔街劫掠中国的忠实“带路党”,明地里与狼共舞,挟洋自重;暗地里引狼入室,充当代理。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不惜牺牲掉国家大利。正是在“带路党”的协助下,华尔街、国 际金融资本像毛细血管一样深入到中国各类产业的肌体之中,而控制血液输送的心脏就是华尔街,是美联储。这便是中国经济形势愈益复杂、宏观调控难见成效、货币政策几近失灵的重要原 因。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使中国中产阶层迅速壮大,整个社会充满了积极向上的氛围。90年代股票市场的出现,财富迅速向食利者、金融家转移。进入21世纪,以加入WTO为标志,尤其是以中 美对话为契机,中国金融资本与华尔街携手共进,中国经济失衡由此加速,金融动荡由此开始。原本是经济的波动导致股市的涨跌,但是后来股市的涨跌引致经济的波动。在资产价格的潮涨 潮落中,中产阶层被迫成为“股东”与“房东”,而逐一被股市、房市所消灭。

  中国的金融家们反复向社会大众吹嘘可以免于勤劳、轻松致富,误导政府可以通过金融深化之路实现富国、强国的抱负。总之,有了金融资本的引领,中国必将走上“阳光普照的辽阔高地” 。然而,国际经验与教训一再表明,由金融资本速生的经济繁荣更多是脂肪堆积,而不是肌肉强健;是泡沫的五光十色,而不是金砖的熠熠生辉。实际上,在金融资本的引领下,中国正经历 “泡沫诞生”与“泡沫膨胀”,如今正处于“泡沫破灭”的边缘,等待中国的绝对不是“阳光普照的辽阔高地”,而是“阴云密布的沼泽地”,更有可能是无比黑暗的深渊。

  现代金融实际已是“第二国防”。金融和国防是衡量国家强大的标志,也是国家安全的两大柱石。金融已经成为国家博弈的工具。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核心。如此 重要的权柄、快捷生财的途径、国家博弈的工具却掌握在立场可疑、道德风险严重、能力差强人意的专业集团手中,成为金融利益集团的玩物与禁脔。决策者应当切实感知金融风险的急迫性 ,国际金融领域斗争的严峻性,牢牢掌握金融权柄的重要性,杜绝金融资本主义灾难在中国上演。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要做的不是仇恨、消灭资本,包括金融资本,而是善于利用、引导它们,为它们制造利润空间,化害为利,使之为社会创造财富、积累财富。
    2012/6/16 22:33:38
  • “与华尔街金融资本不同的是,中国金融资本缺乏创新能力、金融欺诈的想象力以及掠食国际的竞争力,但是贪婪本性使其对华尔街的巨 额收益魂牵梦绕。于是,依附、服务于华尔街,与华尔街同舟共济,内呼外应,上下其手,一起深挖中国民族工业的墙角,攫取国家与社会财富,成为中国金融资本的“战略选择”。由此逐 渐成为华尔街劫掠中国的忠实“带路党”,明地里与狼共舞,挟洋自重;暗地里引狼入室,充当代理。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不惜牺牲掉国家大利。正是在“带路党”的协助下,华尔街、国 际金融资本像毛细血管一样深入到中国各类产业的肌体之中,而控制血液输送的心脏就是华尔街,是美联储。”===江涌先生既然提出了问题,应该再提出具体的应对措施吧?不能泛泛而谈。
    2012/6/14 8:12:22
  • 金融在把所有“生产力”用完之前是不会退出舞台的。因此未来无论中国或西方都是金融第一,金融优先,金融决定一切。
    2012/6/13 23:46:25
  • 江先生提出的金融资本给国家带来伤害绝不是危言耸听,二十年来,我们的重大经济政策与美联储相呼应,08年美国的次贷危机完全是华尔街玩火自焚的应得下场,我们本应冷静对待,总结和吸取对方的教训,让我国已经炙热的虚拟经济败败火由邪门转入实体经济的正门,中央偏偏来个4万亿带动地方10多个亿挽救了GDP,却错失了抑制投机发展实体经济的良机!
    2012/6/13 22:35:22
  • 我赞同你的观点,个人觉得不应该让资本收益高于劳动收益,不能过度发展和依赖金融。工农才是国家之本!
    2012/6/13 22:34:04
  • 不仅要征收资本利得税,更应该改比例税制为累进税制,征收资本利得超额累进税,抑制资本投机和市场价格大起大落。
    2012/6/13 22:33:31
  • 我是一个教书先生,以前对政治、经济从不感兴趣。进入21世纪,偶然接触到国内像江先生这样的几位知名学者的文章与著作,眼界大开。自此再也不满足于学习教育方面的文章了,不知是何原因,有时对教育方面的文章、专著甚至持反感的心态。我觉得像江先生这样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肯定有很多很多。我们的国家一定会逐渐走上康庄大道的。像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致敬!
    2012/6/13 21:48:58
  • 江先生,你好!春节期间拜读你的大作《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吗》,受益匪浅。没想到今天在此又能读到你的文章,很高兴!
    2012/6/13 21:18:11
  • 应该研究怎么开征资本得利税了。
    2012/6/13 19:51:15
  • 给那些一线出卖劳力的一口饭吃就行呗,就给那么多食,再让他们之间为之互相争、斗,多美妙!
    2012/6/13 19:23:18
  • 今天搜狐网新闻:18个宝钢不及1淡水河谷。
    2012/6/13 17:17:23
  • 应开征资本利得税补助实业,特别是农业。
    2012/6/13 16:06:1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9年出,安徽无为人,经济学博士、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主要从事经济安全与世界经济理论研究,参加过多项国家重大课题研究,迄今境内外报刊上发表论文近百篇,经济学随笔一百五十余篇,著作五部。新著有《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吗》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