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传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吐故纳新 - 李传斌首页
人口控制与经济调控
2012-03-01
字号:

  当前我国有这样一种现象,就是退休老人的养老金比在企业尤其是私企工作的年轻人的工资还要高,而且这种差距还有扩大的趋势。这不仅奇怪而且危险。老人没有养育子女的压力,也无购买房屋、 车子的需求,他们退休以后收入理应减少。但减少多少比较好?是否应该减少?好像我们还没有仔细研究过。特别是国家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职员的养老金,基本上可以说是高得有点离谱了。

  我们知道,老人要靠年轻人劳动来养活。如果国家通过调控把事情反过来,这事就办砸了。目前我国处于工业经济时期,资本也通过大量的基本建设刚刚积累起来,所以这种情况所隐含的问题暂时还 没有显现出来。但是随着工业经济向知识经济转型,随着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和国家税制的调整,这种局面可能不能再维持。

  工业经济和知识经济之最大不同,可能不在知识经济能创造出比工业经济更大的财富,而在于知识经济可能会让更多的人失去工作。所以担心今后三十年内年轻人将无法养活太多的老人可能是多余的 。当我们的人口老龄化来临之时,我们已经没有多少劳动密集型企业来维持整个社会,太多的年轻人反而成为老人的累赘,而随着国家收入的减少,老人又会变为国家的拖累,同时老人过多的占有社 会资源,又反过来抑制了低收入年轻人的生育愿望。如果像欧洲那样,一个人需要干到六十七岁才退休,而他的孙子可能都已经到了需要就业的年龄了,可是整个社会的岗位却还没有被那些老人让出 来。所以欧洲才会出现年轻人失业率比总体失业率高得多的奇怪局面。

  所以如果我们做得不好,不但不能让我们的后代赡养老人,反而会造就一批啃老族。

  因此那些叫嚷着要废除计划生育政策的人应该冷静想一想,中国人口维持在四亿人左右才最合理,而且这一天越早到来对我们越有利。从出生方面看:我国目前尚未生育的年轻人数目占到总人口的 25%,这部分人如果生育一胎,可使我国总人口迅速增长1亿左右。此外还有占总人口20%左右的1~14岁未成年人,这些人可在占总人口25%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生人达到退休年龄时,成长成为我 国的劳动主力军。即除去无生育愿望的人,大约有2亿人会在10年以后逐步达到育龄期。

  死亡方面:1949年到期1970年出生的人为3亿人左右,这部分人平均每年生下0.15亿人,其增长量基本维持到1990年,1990年以后是每年增长0.1亿。如果这部分人从2029年开始老掉,每年老掉的 数量也应是0.15亿或稍少一点。根据上一段落育龄人口数量的分析,10年以后,即2022~2032年的年增长人数会稍有回升,因为1949~1980年出生高峰时出生那部分人的孙子辈子女开始要做父母 了,死亡和出生人数基本相当。从2032年开始出生人口会快速减少,而1949~1980年多胎出生的老人全部老掉要到2059年。就是说,我们担心的劳动力和需要赡养人员之间的缺口不到三十年。国人应 该有挺过这一困难时期的勇气。

  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成功,将会有大量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落后国家,伴随着产业转移的是大量国内资本的外流和就业机会的流失。资本外流的同时也意味着政府税收要减少,但是生活在国内的老 人们却要保持正常的生活,每月要到社会保障局领取养老金。然而企业转移了,政府怎么办,政府到哪去收钱替老人们养老?会不会又像美国和欧洲那样借钱度日?

  那么是不是可以减少流转税征收而增加对于富人的税收呢?这可能是个好办法。但是这也可能导致更多企业向外国迁移。然而根据马克思经济学原理我们知道,工人没有活干就不会有收入,而资本家 手中的钱却可以在他们不做任何事的情况下养活他们一辈子甚至几代人。当世界经济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中,如果政府不向资本征税,那么那些因为产业升级或产业转移而失业的普通工人就没有活路 。所以那些信奉完全市场化的精英们应该警醒,绝对的市场化只有资本的发展,却很难有工人的富裕和社会和谐的出现!

  可能有人不同意我国的落后产业会向落后国家转移这个观点,认为高端产业可以和落后产能企业共同生存在同一国度。但是随着劳动人口相对减少,高端产业对于工人薪水的拉高,人民币的持续升值 ,美国对中国的安全威胁加剧,以及可供利用的国内矿藏资源的不断减少甚至枯竭,这种趋势可能无法避免。要留住这些企业,或许落后的西部暂时还行,而且政府可以减或免税,即针对低端但又有 生存必要的企业减税,而对高端产业课以相对重税。然而在目前以新自由主义为指针的资本主义体系中,减税也未必让工人富起来。在我国只讲宏观干预而不提微观调控的背景下,缩小贫富差距的愿 意也同样会落空!

  新自由主义是欧美等发达国家的垄断资本家们为了在经济上吞并落后国家,把这些国家变为经济上的殖民地而炮制出来的怪胎。可是我们中的某些所谓精英却竭尽为其鼓吹之能事,为其呐喊助威。这 是十分危险的。

  有人说,就目前而言,美国、欧洲,甚至整个世界面临的问题是需求不振,从而导致产出不足。在这样一个大萧条的背景下,穷人并非没有基本生活保障,而是与富人之间形成了比较劣势。西方已经 形成一套社会救济体系,而中国同样不差。中国的城乡二元化体制虽然倍受指责,但是当沿海那些出口企业纷纷倒闭之时,那些具有工人和农民双重身份的农民工们却能平静地回到乡下安渡“穷年”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生活。世界的本来模样原本就是这样的。增长总有一天会停下来。你不能指望新修的公路立刻坏掉,也不能指望新买的电脑马上烂。当全球的公路、铁路、桥梁都修筑起来,资本 家手中那些以货币计量的财富就会形成对普通工人的空前压力。工人做一天活才有一天吃,而资本家手中的“财富”却越来越多。

  穷人不仅仅是要一口饭吃,一件衣穿,而是要更多的公共服务,要自我价值实现和精神满足,要教育和医疗公平,要尊严,要高端服务,要出国旅游,要真正兑现带薪休假等等。

  所以“需求不振和产出不足”的说法并不准确。表面看来没有错,但是下细一想问题很大。这是站在资本角度的对于全球经济现状的评估,是为了机器不断运转,从而能让资本大把赚钱的谎言。单纯 靠投资拉动需求,其效果注定不会长久。因为每一次投资或每一轮资本的周转都只能解决工人在劳动期间或之后不久的吃饭穿衣问题,带来的更大问题是更多的利润被资本方占有了,更多的财富被吸 附到资本中。

  重新回到人口问题和政府对于经济的调控上来。如果为了就业而把劳动密集型企业留在国内,留在西部,那么政府就不得不实行减免税政策,甚至给予补贴。可是这样做一部分原因可能只是为了解决 因为放宽人口控制而多生出来的那些人的就业问题,而对国家来说其实并无收益,而且反而倒贴。实际上这些靠简单劳动而生存的年轻人根本无法为养老体制做出贡献,如果实行减免税,他们反而拖 累了国家和老人们。与其这样,不如继续维持人口控制政策到2030年再有限放开。因为这个阶段正好错过建国后第一次人口增长高峰时出生的那一批人的末孙子辈出生的高峰。

  我们仍然强调国家对于经济干预的重要性。假设二十年后,我们预测的情形没有出现,知识经济没有到来,或即使到来了我们也还是需要大量劳动力,不然几亿老人将无法安度晚年。那么那时再启动 延迟老人“退休”计划也不迟。在让所有老人都能在六十岁拿到养老金的前提下,鼓励那些愿意再挣一份收入的老人进入企业。这才是我们的正确选择。

  实在不行,那也只有向富人加征一定比例的所得税了。这一点各方都应有一定思想准备。企业家必须要有自己的社会担当,他们应该明白,自己手中的财富也是工人为他们创造的,是社会财富的一部 分。

  只要能够抵挡得住既得利益集团的金钱诱惑,我国政府对于经济的宏观调控能力也是很强的,虽然时不时会出现一些问题,但目前总体还不错。关键是对企业的微观调控。这是一个敏感话题,同时也 是一个大难题,弄得不好就会有人说共产党又要打土豪。但是这件事我们又必须做。为什么我们可以制定《公司法》,却订不出《工资条例》?为什么可以通过《婚姻法》、《继承法》调整个人之间 的关系,就不能订出一个《工资条例》来调整企业内部劳资之间的关系?如果要继续坚持不做微观调控,那就只有不断向外扩张一路可走了。但地球只有这么大,扩张到最后资本家的机器还是只有停 下来。

  只有让工作的人收入高于退休老人的养老金,这个社会才算回归到正常状态。不然老人拿养老金为儿子买米、买菜,为孙子、末孙子交学费的现象就会越来越严重。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为什么没有安乐死法案??有了安乐死法案,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了~~~~~人有选择生的权利,同样也拥有选择死的权利!人们不能够选择体面的,无痛苦的死,而只能够无望而痛苦的挣扎,是残忍的,是对人道主义的无情践踏!!
    2012/3/1 23:51:48
  • 根本问题还不是老中青的矛盾,根本问题还是体制内外的矛盾,以及养老保险现收现花的庞氏行为和人口走势的矛盾。
    2012/3/1 13:03:32
  • 中国很多政策是食洋不化
    2012/3/1 10:59:0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醉麻草。生于天府之国,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曾为教师,做过编辑。现为私企合作者。写长篇小说,关心政治,关注民生,致力于社会管理研究和世界未来之研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