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振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象拼图 - 李振首页
“道”及人本而治国(上)
2012-01-05
字号:

  前言

  “道及人本而治国”的标题释义:遵循大“道”,恢复并保持由“道”发展而生的人之本态,这是治国安邦的根本途径。

  老聃和孔丘都身处春秋末期,(老子约公元前571~公元前471,孔丘 前551年~前479年4月11日),共同目睹了东周作为一部国家机器已经基本丧失了它应有的社会控制功能:宗法制度崩溃,君权旁落,礼崩乐坏,民怨沸腾。在面对这种社会转型时期的文化冲突与价值失范的局面,老子和孔子一样,力图以自己思想的力量来匡除时蔽,振国兴邦,救民于水火。

  第一个问题:“道”

  什么是“道”?

  老子在解释“道”的涵义时讲: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老子》 第一章)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老子》 第二十五章)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子》 第四十二章)

  “道”乃“夫莫之命而常自然”(《老子》 第五十一章);“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 第二十五章)

  在老子看来所谓(大)“道”就是先于世间万物所生,独立于时间空间以外的客观存在,它是绝对的真。这种绝对的真,已经为一切存在于时间与空间之内的世间万物安排好了它们最完美的运行规律。

  关于“道”的属性,除了它的完美性(“强为之名曰‘大’”)之外,老子还提出“道”看似虚无,但它本身蕴涵的创造力是无穷的。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挫其锐,解其分,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老子》 第四章)

  也就是说,“道”是先有内容后有形制,规律先于个体而生,个体只不过是“道”的载体。

  总之,是“道”建立了宇宙的秩序。

  道法自然的解释应该是:“道”确立了自然的法则。

  第二个问题:“道”及人本

  要理解“道”及人本的含义,就先得理解“道”与万物的关系,以及“道”与生命的关系。

  一、 “道”与万物的关系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子》第四十二章)

  对于“道生万物”的命题,我认为老子向我们描述了“道”的两个最基本的特性:

  其一,“道”的绝对的真 与 物的普世共性的关系;

  (普世共性就是“道”之真的绝对性的体现。绝对的真的“道”确立了“物”的存在的基本法则,所以凡“道”生之物“道”必然内在于此物,万物中的任何一物都内含了“道”,这便体现了物的普世共性。绝对的,真的,共性的。)

  其二,“道”的创造力所蕴涵的分化、演绎之能。

  (“道”的创造力所蕴涵的分化、演绎之能。在绝对性的基础上,“道”还能够提供相对性的可能,在共性之上创造的个性。相对的,假有的,个性的。)

  如果“道”只有绝对性,那么“道”生一,而不能由一再二,由二而三,三生万物了。所以,“道”生万物,说明“道”除了决定了物的存在的基本共性以外,它还有分化、演绎之能。所谓分化、演绎,就是在绝对的共性基础上发展出形式与特性各有不同的“范畴”、“类”、“个性”。

  (注释:范畴是指已经经过无数次实践的证明,并已经内化、积淀为人类思维成果,是人类思维成果高级形态中具有高度概括性、结构稳定的基本概念,范畴是反映事物本质属性和普遍联系的基本概念。在哲学中,范畴——κατηγορια——概念被用于对所有存在的最广义的分类。比如说时间,空间,等都是范畴。在分类学中,范畴是最高层次的类的统称。它既不同于学术界对于学问按照学科的分门别类,又有别于百科全书式的以自然和人类为中心的对知识的分类,范畴论是着眼于存在的本质区别的哲学分类系统,因而范畴论属于形而上学的本体论分支)。

  范畴可以被视作物的“本性”,在本性之下,还可以继续分化出更加具体的形式不同的“类”。

  每一类之下都具有万万千千独具“个性”的个体。

  而“范畴”、“类”、“个性”,这些体现的都是“相对性”,相对性也能被称为“二元对立”。二元对立就是“一生二”中的“二”,二元对立的“相对性”是客观且普遍存在的。正是相对性的客观存在才让绝对性的“道”可以继续衍生,直至“万物”。(二生三,“三”就是由相对所决定的“范畴”。三生万物,“万物”就是范畴下属的“类”,以及“类”下属的万万千千个性化的“个体”。)

  我们归纳、理解玄之又玄的“道”,就是得不断地探寻万物的绝对性与相对性:

  绝对性——“道”之深,

  相对性——“道”之广,

  相对性的总和——“道”之全。

  深、广、全的总合,才能够真正体现大“道”之大——“道”的完美与完整。

  二、 “道”与生命的关系

  在万物中,有一部分比较特殊,它们拥有“生命”。“道”与万物生长(能生长的物具有“生命”)的关系,除了“道”与万物的普遍关系之外,更多了一层生命的主观世界与“道”的客观之间的互动关系。

  《老子》五十一章:

  “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

  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然。故道生之,德畜之。长之育之,亭之毒之,养之覆之。

  生而不有,为而不恃, 长而不宰。是谓玄德。”

  对于这段老子所表述的“道”与生命的关系,李振给出了他的白话译文:

  客观的“道”是生命之源;主观的“德”是驾驭、选择生命发展轨迹宇的精神世界;“形”是承载道与德的躯形;“势”是影响生命质量的生存环境。道 德 形 势 这四个要素概括了所有生命存在的形态。在这生命形态四要素之中,又以道与德为尊为贵,因为,遵循于“道”的生命,既可以保持躯形的健壮,又可以维系生存环境的和谐平衡,而如何认识“道”、理解“道”、遵循“道”,就必须发挥精神世界——“德”的主观能动性。(“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

  主观的“德”与客观的“道”之间的最佳互动模式(如何实现德与道的既尊且贵),应该是:生命顺其自然。顺其自然的生命是从自然界中吸收各种养分使自身成长壮大,同时不断地自我调整以适应不断变化的生存环境,或调衡,或遏制,或壮大,或消亡,都以体现自然规律,实现人与物种,物种与物种在生态系统之间的平衡和谐为目的。(“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然。故道生之,德畜之。长之育之,亭之毒之,养之覆之。”)

  假如,客观的自然也拥有意识的话,那么它的意识模式应该是这样的——生万物而不占有万物,有为于万物而不自恃己能,使万物茁壮成长而不去干涉万物的自由选择。这样的意识体现出来的行为就是被我们称作为的隐而不显的自然规律。我们可以把这种自然的意识称为“玄德”。(“生而不有,为而不恃, 长而不宰。是谓玄德。”)

  在完成白话译文之后,李振提出了他的理解分析:正因为在生命的历程中,生命的主观精神世界会影响生命实践“道”的过程,所以,老子在这段文字中暗示了一种情况——如果对“道”的主观认知存在偏颇与不足,个体的生命的成长轨迹就可能会偏离“道”的完美,而不完美的生命个体又会成为影响其他生命的负面因素之一,进而可能影响其他生命的成长过程,使受影响的生命的天性遭受到后天的人为的扭曲或损失,以至失其本性,最终出现甲的生存与发展以乙的毁灭或限制作为代价的现象。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当然也不会例外,所以,明德归“道”、以德养“道”的“人本”回归的概念便在老子思想中孕育而生。

  三、“道”及人本,与人本的回归

  本文的题目是“道及人本而治国”。及,至也。人本,人之本态也。

  “道”及人本是“道”生万物的一种必然,这是老子的世界观。不过在老子的思想中,他可能最最关注的就是人如何保持“人本”,以及如何让已经偏离人本的“人”重新回归大“道”。

  要实现人本的保持与人本的回归,老子认为就必须“致虚极,守静笃”,芸芸众物才能“各复归其根”(《老子》 第十六章)。老子所倡导的“人本主义”主要体现在人的主观精神世界以及人的行为活动两大方面:

  首先,个人的主观精神世界的“德”与“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的“玄德”理当充分切合;

  其次,在个人的行为活动上,顺其自然——遵循而不违拗“道”于个体之内所固有的本性,保持而不泯灭个体的个性,并且,和谐相处而不刻意改变生存环境中其它元素的特性。

  德与玄德的切合,是人的主观精神在体验大“道”的客观真知;

  顺其自然,秉持个性,是人的活动行为在体现大“道”之全;

  遵循本性,是人的行为在实践大“道”之美。

  知行合一,知与行都能充分体现“道”的完美性与完整性,此乃明德归“道”、以德养“道”的“人本”主义之精髓。

  所以,能够得出如下结论:老子提倡的“人本”主义就是,遵“道”、明“玄德”,个人的修行体现在个人的德的修行,以及个人的行为的修行,德与玄德,行与道都能实现“知行合一”。因“知行合一”而实现个体的完美和完整,完美完整的个体能够组成完美的整体,最终体现出全体性的良好秩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道及人本而治国”的标题释义:遵循大“道”,恢复并保持由“道”发展而生的人之本态,这是治国安邦的根本途径。
    精妙!
    2015/3/21 16:36:46
  • 其实我一直觉得《易》啊,是一套“方法论”。
        我们可以说,道也好,上帝也好,这些“置顶”的 皆是各位思想大师思想认识中的“核心”,用我的解释就是他们“意识形态的核心”,俗称“世界观&价值观”的糅合——这个世界是由道而生的,或者说,这个世界是由上帝而存在的,符合道的,便符合道家的价值取向,符合上帝思想的,便符合上帝信徒的价值取向。
        而思想核心可以衍生出方法论(当然,也可以从方法论的归纳来推演思想的核心)。上帝创造世界,上帝怎么创造世界的呢?能回答这个问题就是回答了上帝的方法论。道生万物,道怎么生的万物呢?能回答这个问题 就是回答了道的方法论。
        我理解的《易》(“转换”),就是中国古典思想中的方法论的统称——道家也好 儒家也罢,他们都用了“易”的方法论来认识万物之“生”。那么这个“易”的方法论能不能被解释的更具体呢?周朝的人 尝试许多努力,比如用人事的变迁(经验的)与天地的运转(超验的)相互结合、对应来实现人的意识对“易”的方法论的统筹理解。当然 这种理解的努力必须有人开始去做出尝试,同时也得承认,这些最初的尝试很难做到一步到位的完全正确。
        那么中国的古典思想,到底是“易”的方法论主导了“道”/“仁”的核心认识的生成呢,还是应该理解为,以“道”/“仁”为核心,才能准确地去剖析易的方法论呢?这几乎就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千古难题了。哈哈! 不过我认为,关键是体现“有效”——运用于社会生活的方法论,能不能有效地去实现社会有序的目的?!起码,至今我们的社会离有序的目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2/10/18 18:37:59
  • 答复15楼“思想者1号”,先说一说康德之前的西方哲学传承。
    康德之前的西方哲学传承比老子之前的中国哲学传承要复杂的多(人物多,内容丰厚得多)。
    康德之前,我的归纳是大致有这么三派非常重要的西方哲学思想的传统存在。
        第一派,我认为就是希腊神话派。通过神话,西方人概括了他们对世界,对人类存在的认识。罗马神话,是希腊神话的变异。
        第二派,古希腊三巨头为代表的希腊古典派。哪三巨头?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当然,教科书会告诉我们几乎在他们的同时代,还有毕得格拉斯、阿基米德等等重要人物的共存。但我统统把他们归纳为希腊古典派。能称为古典的,往往都是经典,至今的哲学思辨,很难说已经超脱了三巨头三四千年前所提出的那些哲学问题,也很难说至今的哲学思辨可以很完满地来回答那些问题。
        第三派,《圣经》派。圣经派除了以“旧约”为经典外,也有后世的几个重要宗教学家的思想为其发展提供了卓越的贡献,比如圣奥古斯丁 和 托马斯 阿奎那。
        到了康德,他的哲思很有成效的结合了神话、古典与宗教思想 这三派思想的精髓,进而开启了人类认识自己的新境界。康德,是本人非常推崇的大家。
        相比之下,老子的“前任”就显得有点“单薄”了。老子的前任,也就有《山海经》这部经典的中国古代神话思想了吧。所以呢,我觉得把老子比作中国的苏格拉底式的大师更妥切  :)
    2012/10/18 17:21:34
  • 答“思想者1号”,上帝在西方思想中,祂与人是对立的,也就是说呢,上帝就是上帝,人就是人,人永远不会成为上帝(的尽善尽美)。 而在道家思想中,老庄相信,人可以回归大道,达到道的完美境界。 所以说,道的概念是不是就是上帝的概念,我认为呢,在理解上帝与人,道与人的关系上 中西方还是存在显著差异的。
    2012/10/18 10:57:41
  • 回复[10楼] 评论人“今天地”
    过招难免不敬,你招猛,我回狠,来来回回才是“不打不相识,不辨不见真”。辩论如有得罪,还请海涵!我先道个谦,有过则改,无过勉之。并且,在除夕之际,祝“今天地”新春快乐,更祝所有草根的友人,和草根的经营者,新年心想事成,龙年飞龙在天!

    现在“今天地”愿继续讨论的话,我可又要出招。(大概又会有得罪哦。)

    其一,你我都得“道”了吗?
    前评已叙,按“今天地”的解释:“站在道的角度上看一,一是流变的,而站在二的角度上看一,一确是恒定的。站在一的角度上看其他的一,都是非。只有得道,才能看清流变的一”。对于这段话,个人以为十分出彩,很是受教。
    但是,“今天地”前后还给出了:
    “一即lz此文说的共同价值观”,
    “……德是道生出来的一”,
    “国之本确是立一,现在的中国,有道没一……”等等关于什么是“一”的解释。
    如果承认这些“一”解释的都是有道理的,那么是否可以这么说,这里的“一”已经被看出了它(们)前前后后的“流变”。按照“站在道的角度上看一,一是流变的,而站在二的角度上看一,一确是恒定的。……只有得道,才能看清流变的一”的说法,是不是可以认为,解释这些“一”的人,以及阅读并理解了这些“一”的人统统站到了“道”的角度,或者统统得了“道”?
    很遗憾,我不认为自己得“道”。(老子也难说是不是得“道”中人。)但我却仿佛看明白了这些在流变的“一”。这里的矛盾,不吝赐教。

    其二,什么是“生”?
    纠结于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中的道、一二三,各指什么的同时,当然是不能忽视关于“生”之理解的。
    生与道 生与一 生与二 生与三 生与万物的关系是什么?《老子》用是用了同一个“生”字,而“生”的理,到底是不是同样的机理?并且“生”的机理又从何而来的呢?
    如果,道生一的“生”,与一生二的“生”的机理有所不同,那么这前后这些“生”是否存在内在的演化的关系呢?

    知道了航班的航线,能够确定航班的目的地,但知道航班的目的地,却不一定能够确定航线。显然,要经营好航空业,航班、航线、目的地 都不能有任何的偏差与偏颇的。要经营道学/国学,相信对“道、生、一二三 ”也得并解并释并举,不是吗?
    2012/1/22 17:14:34
  • “今天地”快来 快来。还要继续和你讨论呢。(下)

    如果说得更细节一点,那么就是“道生一”这个一到底怎么解释差异。我对道生一的“一”没有给出过很确切的解释,笼统的说就是“绝对性”。而“今天地”的解释有:“站在道的角度上看一,一是流变的,而站在二的角度上看一,一确是恒定的。站在一的角度上看其他的一,都是非。只有得道,才能看清流变的一,非一是一。得一者,天清地宁神灵君定国泰民安。一即lz此文说的共同价值观。”另有“道和德都必然是主观和客观的结合体。道可道,德是道生出来的一,主观和客观是一生出来的二,二是平等对立的辩证。”

    好了,分析至此,我认为这是各自看待“老子”的角度问题(并且在基本层面上的角度还是挺相似的),不足以上纲上线到“糟蹋了经典的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更何况,“今天地”是否知道,在中国传统老庄文化里面从来没有“糟蹋”二字,因为老庄看待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对”是一种自然状态 “错”还是一种自然状态,人的尸骨在抛在荒野被秃鹫啄食是被腐蚀,埋在地下被蛆虫蚕食也是被腐蚀,那何必土葬角度者一定要反对天葬的角度呢?

    我再次申明,关键不在怎么看“老子”的角度,关键是“老子”思想切入社会生活的角度。老子已经死了,而老子思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是活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希望我们的辩论,能让老子思想“活”下去,而不是谁赢谁输。(PS:特约评论员,你的意见呢?)
    2012/1/12 23:50:51
  • “今天地”快来 快来。还要继续和你讨论呢。(上)

    我细细观察了你的一些评论,并琢磨了你的“奥义”。
    你看哦(不知道你自己有没有发现)在你最先发起的“1楼”评论中,你没有反驳任何《“道”及人本而治国(上)》之中“道与万物的关系”那一段里面的内容。也就是在那一段里,我提出了我对 道、一、二、三 的最直接的理解。我说:道具有绝对性,而且道还具有分化演绎之能。范畴、类、个性,这些体现的都是‘相对性’,相对性也能被称为‘二元对立’。二元对立就是‘一生二’中的‘二’……”“绝对性——道之深,相对性——道之广,相对性的总和——道之全。深、广、全的总合,才能够真正体现大道之大——道的完美与完整。”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文章中的原话吧?

    作为“今天地”的你,在“1楼”中写道:“二是平等对立的辩证”。这和我讲到的“二元对立”,存在遣词上的差异外,有值得“吵来吵去”的地方吗?
    作为“今天地”的你,在某处评论中写又道:“站在道的角度上看一,一是流变的,而站在二的角度上看一,一确是恒定的。站在一的角度上看其他的一,都是非。只有得道,才能看清流变的一,非一是一。”这不就是在说谁对谁是绝对的,谁对谁又是相对的,这和我讲到的“道”之“绝对性”存在遣词上的差异外,有值得“吵来吵去”的地方吗?

    那么,“今天地”在1楼 的评论中在“指正”的是什么?是“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这段话的白话译文没有符合“今天地”的理解。为什么没有符合“今天地”的理解?因为在那段翻译中我直白的把“主观”“客观”这样的西方哲学术语给用在了道、德这两个老子思想的释义上面。而“今天地”是坚守最纯粹的中国风风格的草根评论员,从他/她的其它评论中可见端倪的:“现在专业的古代哲学思想研究,基本是用西方的方法在研究中国古代的东西。不合拍。”
    2012/1/12 23:50:21
  • 记得有文章说周总理少年时十分喜欢《道德经》并熟读之。一次与一位对《道德经》颇有研究的学者交谈时曾经问道:“《道德经》中最精彩的一句话是什么?”那位学者忙问:“是什么呀?”周说:“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

    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第一代共产党领导人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它在丛中笑。
    2012/1/10 21:12:05
  • “今天地”还是挺有意思的,“……把老子的“自然”二字解释清楚再来看老子”这种话表现了何等颠倒与纠结的先后次序啊?任何一个人不是先去看了《老子》,又怎么能够解释《老子》思想中的自然呢? 莫非道听途说,光看“今天地”的评论就可以理解“老子的自然”不成?哈哈,我想起码“今天地”也该拿出哪怕一篇文章,令大家信服他/她是真正理解自然、理解道、理解《老子》的。(即使极端不爱说话的老子本人不还写了500个字。)
    “今天地”,你好。我从来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能断言自己是真正了解《老子》的。如果你是老子的信徒,我尊重你的信仰,并且希望你的信仰能为人们(哪怕是你一个人)带来谦逊的涵养——虚怀若谷无疑是中国的老子之素养。
    2012/1/10 18:17:53
  • 首先,感谢所有关注了我的文章的朋友们。

    然后,答复“1楼”的今天地,你所谓“简单说一下,道和德都必然是主观和客观的结合体……”,我确有《论意识与物质的等一》一文,不是“简单说一下”,而是严谨地在论证 主观意识 与 客观物质 的关系。这篇《等一》的文章若以后有机会在草根网上发表,希望以此为契机,再来探讨探讨你所娓娓道来的“一、二、三”的问题。

    其三,关于老子思想。老子思想是不是自然科学的思想?显然,他不属于自然科学。那么,说得通俗点,老子思想是一种自然主义哲学,说得中国风一点,他是“玄学”。问题就在于,如果后人只是把老子思想牢牢钉在“玄学”之玄,那么老子思想既不能揭示自然科学的奥妙,也不能解释我们的社会生活的规律,这就可能大大浪费了老子这位智者的智慧。但是,如果我们换一种思路,不是盯着老子的“玄”,而是思考一下老子思想中的哲学社会科学的价值,结果会怎么样呢?《老子之道:道及人本而治国》的思路就是,要探寻在老子思想中他是如何构思他理想中的合理的社会,具有怎样的代表性?老子的社会认识与儒家对社会的认识又有哪些异同之处的联系?老子的社会认识对现实社会的发展与现状又有哪些启迪?

    老子不是上帝,不是宇宙大爆炸的原点,他的道学深深植根于他的社会实践的经验,所以我相信,“在老子的思想中,他可能最最关注的就是人如何保持人本,以及如何让已经偏离人本的‘人’重新回归大道(《道及人本而治国 上》)”这个社会问题。解读老子,是在解读社会。超验的“道”,从来不是经验的“人”所能完全渗悟的。
    2012/1/8 23:51:5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81年出生于上海。2007年毕业于长春理工大学,获文学学士学位。2008年起,任职于上海仪集仪表有限公司销售部。始终热衷于以条理性的框架来解读、了解那些有代表性的中国古典的社会学思想,并持续学习西方社会科学的学术理论,进而寻找自己思想中的核心世界观。最近半年陆续创作了:《孔孟之道:里仁、为礼,志在天下》、《老子之道:道及人本而治国》、《庄子之道:大宗师的逍遥游》、《佛家思想:彻底悲观者的极乐世界》等作品。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