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传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吐故纳新 - 李传斌首页
城乡一体化建设之人口与资源双向流动
2011-11-28
字号:

  农村城市化还是城乡一体化,这是一个涉及到改革方向的难题。如果城乡之间不能实现人口与资源的双向流动,我们这个经济体就是一个不健康的经济体。单从表面看,城乡一体化的问题其实主要就是人和房地产两大问题。我国城市化率已超过50%,二十年后还将达到70%。但2亿以上事实上已进入城市的农村人其实很难真正融入城市。首要的问题就是房子。这些农村人在乡下有房产,而在城里大多数只是租房户。有研究显示,我国目前农民工总数约为2.42亿(其中新生代农民工1.35亿人,占总量的55.9),而在城市购置了房产的农民工不超过总人数的5%。只有买了城市住房的农村人才享有和城市人一样的待遇,比如孩子上学,医疗,养老保险等。而更多的乡下人只是居住在城市,并不拥有城市户籍,因而也就不是我们所称的一般意义上的城市人,或者说因为他们不享有某些法律规定的权利,因而不能算是法律意义上的城市人。

  如不走城市化之路,而单纯搞城乡一体化,那么政府在资源配备过程中将会处于被动。但是单纯走城市化之路,我们的村庄和大量具有文化价值的古村落群又势必会被消灭。那么按照我们一般的思维来看,走一个中间路线或许就成必然。

  由于我国现阶段人口构成的特殊性,注定我们要采用由国家“包办”的模式来顺利渡过老龄化难关。这是一个渐进过程,也是一个痛苦过程。“包办”只是市场化条件下的统一规划和协调,而非大跃进式的总动员。但是我们不赞成民营资本进入机构养老体系,而必须以政府的民政部门为主导,经营性获利由全体老人共享,使用向农村老人倾斜。

  与此同时,我们还面对着一个庞大的新生农民工队伍。这些生于1980后和1990后的年轻人中的90%不会种地,并且大多数事实上生活和工作在城镇。城市化要解决的主要是这部分人的身份与待遇问题。

  第一,目前,我国的老龄人口已达1.77亿,并且每年以800万人的速度迅速增长,而城乡家庭中,只有老人而无子女陪伴或照顾的空巢家庭比率分别达到49.7%和38.3%。发达国家比例一般为70%~80%,所以我国的空巢比例还会上升。其中80岁以上的老人接近2000万,每年以5%的速度递增。也就是说,我国目前大约有4000万老年家庭为“空巢”,如果算上未达老龄但将会达到老龄的空巢家庭,城乡空巢家庭总数大约为7000万户。其中,1.35亿新生农民工和农村3000多万空巢家庭最值得关注。

  我们要达到城乡一体化的发展目标,就不能无视这一亿多新生农民工和因为他们外出务工而撇下的几千万个老人的存在。据调查,新生农民工几乎不会也不愿意做农活,哪怕失业也不愿回农村,逢年过节也只是回乡呆上几天,然后重新回到城市。这说明这些人已经在行为上不接受自己是农村人这个概念,但是由于各方面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们在城市只能做城市的“旁观者”,而事实上他们却是城市的建设者。

  要化解这一矛盾,就要由政府出资,修建一批公租房((也称廉租房。根据住户需要,可采取分期付款方式出售,付清购买款之前产权和国家共有。是否建经适房值得研究,一般不要修建经适房)让这些人拥有自己的住所。这样做不仅解决了新生农民工的住房难题,而且也消除了低薪的培养土壤,消除了城乡户籍差别带来的薪金歧视。

  第二,在修建公租房屋的同时,还要考虑现有城市家庭空巢现象可能因为部分老人加入机构养老而出现的空房现象,把城市空房和农村空房通盘考虑,避免因为过度建房而出现资源浪费。农村空房再利用的机会几乎为零,但是城市空房却可以转入旧房市场,或出租,或出售。然而因为体制原因,有相当多的农村进城打工者,还会因为在城里挣到钱而回乡下修建房屋。即便他们年轻时不会回乡居住,却仍会因为家里有老人,或考虑自己终会老去而“强迫”自己在乡下修新房。这实际上是一种浪费,而且一旦城乡一体化政策落到实处,这种浪费会更加令人痛惜。所以各地方政府应该加强管理,尽量限制农村新修房屋行为。

  第三,在做好第二点的基础上,尽快开展城市房屋空置率调查。据报道,一线城市深圳、北京、上海等地出现了大量空置房,其数量可能达到50%。其他城市的空置房率住建委和统计局等相关部门应尽快组成专门调查组展开调查。据目前经验,调查手法一般是走访物业公司,了解物业管理费收费情况,或利用供电局抄表系统对住房内是否有人居住进行综合分析,得出全国空置房达6000万套的结论。如果真如此,则这些房子可以解决2亿人的居住问题。注意这个数据和前面提到的城乡空巢家庭是两个概念。但是我们在后面谈到解决方案时会把两种情况通盘考虑,以便更加合理地分配和布局社会资源。

  根据分析,目前我国城市有住户约3亿套,按每两人或三人一套房子计算,或根据目前城乡共有新生劳动力约3亿人的情况来看,今后十年我国所需住房应为1.5亿套左右。根据西方经验,结合我国发展趋势看,这些新生劳动力有80%到90%会选择和父母分开居住。如果除去前面提到的6000万套空置房和城市部分富裕家庭父母替子女购买了房屋的部分,以及占老龄总人口10%左右的老人(根据民政部调查所得数据)进入机构养老后可能空出的房屋,同时考虑持续不断的大中学生出入社会和人口自然减少等情况,在今后十年内我国实际上需要新建房屋仅需几千万套。这说明我国住房建设已经进入后期,适当刹车已成必然!

  但是把这些房屋建成商品房投入市场销售,还是建成公租房以低租金出让给年轻人居住呢?答案是,二成建为商品房,八成建为公租房。或商品房一成,公租房九成。据了解,欧洲公房占全部住房的50%,美国20%,新加坡80%。如果以我国现有住房约3亿套的情况来看,今后十年近1亿的新房全部建为公房也达不到欧洲50%的水平。但我国贫富差距比较大,又是发展中国家,公房比例高一点,有利于实现社会公平和公正。而且,适度的公租房存量可以适应人口流动的需要。由于企业用工普通采用无固定期限或短期用工,这更利于企业管理和人才的自我完善与竞争。但这样的用工形式也导致了人员的流动性的增强,从成都流动到广州的工人不可能把自己的房子也带走。如果政府提供公租房,可以减少广大工人的后顾之忧。

  把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民营企业内部的职工宿舍建设剥离出来,由政府统一筹划,是不是一个好法子,可以讨论。这样也许可以减轻民营企业的经营压力,更利于资源利用的最优化和最大化。

  可是九成建成公房,怎样满足有商品房需求的人的购房要求呢?答案是通过税收等办法,让现有的空置房进入交易市场,加上在建房屋,完全可以满足今后一段时间的市场需求。因为根据市场规律,有购买能力的人实际上已经有了自己的住房,甚至有两套以上的住房,剩下的实际上是没有能力购买房产的穷人。必须采取法律手段与经济杠杆来推动那些空置房拥有者将房屋拿出来交易出租。当然这都是一个渐进过程,不能一蹴而就。否则就可能造成硬着陆。

  有人担心这样做就收不到土地出让金。可是实际上我们正处在经济转型期,是痛下决心寻找新的财政来源的时候了。目前全国土地出让金总收入约为2万亿。如果因为改革而使职工薪金提高,从而提高国内消费品市场购买力,又何愁收不到失去的这个2万亿?按照国际通行的平均薪金确定方法,我们如果确立了高于现在水平的最低工资标准,国民购买力必然提高,或可拉动内需达5-10万亿元人民币。何况,就算财政收入减少了,我们却获得了民心,收获了稳定,换取了产业升级和由此带来的市场竟争力提升。再则,经济转型本身就是一个痛苦抉择的过程,必须遵循市场“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规律。那些缺乏竞争力的企业自身都生存难保,纳税当然无从谈起。

  “马太效应”或“二八定律”很好地概括了人类社会展的规律,这是一个让人揪心却又不得不面对的情况。政府要做的就是既要顺应这一规律,又要适度调控财富合理分配。无论从历史还是从现实看,也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非洲还是南美,80%的财富总是被20%的掌控,80%的多数人只拥有20%的财富。盘点三十年来的改革与开放,在令人喜悦的同时也让人担心,邓小平曾说,如果改革造成两极分化,我们的改革就失败了。仔细想想造成两极分化的原因,然后通过理性分析,找出规律,制定措施,相信是可以化解这一矛盾的。

  过去三十年的改革,国家在基础设施建方面的投入是必要的也是必然的。但是基础设施建设在打好经济建设基础的同时也聚集了太多的财富到少数的手里去。这是造成贫富差距的第一个重要原因。既然是这样,那么现在修建公租房就是实现社会财富再分配,财富拥有反哺底层民众的最好表现。同时由于我国劳动力过剩,以及大量中小型企业无法联合起来,在出口贸易竞争中与西方购买者谈判价格时处于劣势,造成我们在出口经济中的被动。第三个原因是城乡二元化体制造成就业、教育等各方面的歧视性规定或限制。第四个原因是我们实行间接税为主直接税为辅的模式,使企业的蛋糕越做越大,职工的收入却越来越少。第五个原因是我国的知识产权制度保护乏力,造成企业产业升级动力不足,低附加值产业本身盈利能力有限,因而职工所得必然不高。第六个原因是银行运作规范没有改善,造成大量高利贷现象的产生,无法帮助中小企业走出资金困境,客观上限制了中小企业做大做强。

  具体怎么提高新生农民工的薪酬这是另一方面的问题,这里暂且不论。

  第四,城市公租房的布局与分配。由于市场的无序性和企业用工自主等特点,造成地区用工数量不同、合同签订期限有长有短及薪酬待遇有高有低等差距,致使政府在对企业进行监管和干预时难度加大。

  房地产是战略物质,管理与调控是好是坏,直接关系到一个国家的生存和发展。房屋大量空置对国家对个人都极为不利,需要由国家出台法律,通过税收、信息库建设、土地管理等政策严加控制。对长期将房屋长期闲置的房人要给予重税以严厉打击,提高房屋使用率。建立国家级的房屋信息库已刻不容缓。

  建设多少公租房或商品房,哪些地区多一点,哪些地区少一点,都需要政府发挥其行政和社会管理的重要职能,建立自下而上的信息搜集、反馈和共亨机制。东部地区集中了大量劳动密集型企业和大量劳动力,但是随着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劳动力开始向中部和西部转移,怎样布局房建,不是一县一市或一省能够知悉和决定的。同时人口增长趋势研究也很重要,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等数据研究也不是建设部门一家能做到的。因为信息搜集的过程与信息覆盖面是一个长期性的和全国性的多个部门的工作。但是具体的房建又是由各地方政府操作和完成,怎样整合信息资源显得尤为重要。

  另外,公租房建设是一个由市场决定数量与分布的渐进过程,切忌大跃进似的兵团作战。具体到劳动者个人的分配,应该是由个人申请,并提供劳动合同、社会保险入保证明或资料,入住公租房后,由相关部门通知入住者所在地政府,收回其在农村的承包地,划归村委会统一管理。民间自治组织村委会可成立经营组织合作社负责经营这些土地,这样可以使农村以家庭为单位的承包经营逐步过渡为集约化的农庄生产和经营。

  要缩小城乡收入差距,必须使人口和资本在城乡之间双向流动。农村合作社经营的农村土地随时向城里人开放,城里人或曾经就业后来又失业的农民工都可以到乡下或回乡下承包土地。国家的“农补”定在土地上而不定在人头上。而到目前为止,我国仍是从农村向城市的单向流动占主流,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几乎所有资源都流向城市,农村人种地一年的收获还不够一个孩子读幼儿园一个月的开销!

  所以建立一个城乡双向流动机制,建立一个与户籍无关的平衡城乡就业和薪酬的发展机制迫在眉睫。否则我们的改革就是失败,我们的社会就无法稳定。

  农村除了种粮之外,最大的优势就是空气清新,环境幽静,适合养老、健康疗养、休闲旅游或无污染的绿色技术转化为实业的投资。

  当前,在城市基本完成工业化,各种商务成本日益提高的背景下,城市的优势正在减弱。城市的钢筋混凝土森林和快节奏已让许多城市人感到空前的精神压力,他们有逃离城市的愿望。而在同等条件下,同样的投入获得的回报农村已经超过了城市。

  现在农村在政府的主导下,公路或电力基础设施建设已基本完成。燃气、自来水、地下排污、医院、学校等因分布太宽,投入太大而无法满足实际需要。所以相对集中的规划与建设是必要的。在现有公共设施基础上适当引入个人投资以发展休闲旅游等产业是推动城乡双向流动的重要一步,也是促进城市资源向农村流动的重要一步。而机构养老向农村转移,正是这一论述的重要实践。

  第五,未雨绸缪,提前构思和布局城市空巢老人的养老难题,不仅能使老人安度晚年,还能从宏观上控制住房建设总水平。据民政部调查,我们或有10%的老人希望进入养老机构安度晚年。但这只是根据我们现有养老机构硬件条件调查得出的数据,如果我们推出好的政策,提供更加舒适闲静的生活环境,这个比例还会提高。这样空出来的房屋就会更多,或许能够腾出2000万套或更多的住房。让这些住房进入旧房市场,或出售,或出租,可以减缓城市住房压力,而且通过全国性摸底调查,我们知道了自己的家底,通过国家层面总量控制,又能最大限度减少资源浪费,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即便因为守祖屋祖业的观念有老人不愿出售自己的房屋,让他们留给自己的子女居住,也同样是一件不错的事。

  养老分为居家养老和机构养老。本文对居家养老,以及对低保或孤寡老人的福利养老不做研究。但本文结束时,我们会看到,农村空巢老人无论进入机构养老,还是居家养老,都必定会从营利性养老制度中获得帮助。如果不计地区差异,每个县区大约有5000或更多的老人有住进养老院养老的愿望。由于大量农民工转入城市,而农民工在乡下的宅基地平均每人是70平方米左右。扣除城市用地,全国大约总体可腾地900万亩,除一部还耕之外,其余部分可作养老、旅游、休闲或商业之用,前提是结合当地民俗和文化特点,建造一批有民族特色的小镇或院落。所以把养老院建到农村或城市远郊,土地没有问题。如果国家能免除土地转让金、契税、印花税、城建税等税费,而通过让城市老人集资的方式来筹措房屋建造金费,加上民政部门的补贴,在每个县修建出一座或两座园林式和休闲观光式老人疗养场所,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建筑成本及经营。根据测算,单纯建筑成本包括钢材、水泥、玻璃、木材、人工等,加上利润,建筑商报价800元多一点就能狠赚一笔。享有退休金的老人只需集资两万块钱就能得到一套二十平方米的公寓式住宅,但只有使用权,没有产权,不能买卖、赠予或继承。在这个住宅里有厨房,卫生间兼浴室,老人可以自己做饭和洗衣服,也可在食堂或小卖部进餐,或请人料理吃穿、出行。走出住宅,有麻将、棋牌、健身、娱乐和种养基地,老人与老人交流谈心,也有自己的夕阳红和黄昏恋。养老院的名称叫公寓或山庄,依据国家相关法规进行管理,采取开放式经营方法,对外营业,顾客不仅限于老人,也不分长期短期,可接受避暑或游玩顾客。没有集资的老人每月交租金300元,另交100元物业服务费和清运费。生活能够自理并集资的老人每月交100元物业服务费和清运费。

  单家独户养老避免了集体吃住合味不合、喜静厌吵、吃饭休息时间难以统一等各种弊端,相信能吸引大量老人前来入住。如按每人每月平均赚200元计算,每个山庄每年的利润应在500万左右,用在农村养老事业上,也可算作是“以老养老”,也是实现资源向农村流动的重要实践。

  欢迎讨论和指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如果城乡之间不能实现人口与资源的双向流动,我们这个经济体就是一个不健康的经济体。
        换句话说,只有城乡之间实现人口与资源的双向流动,我们这个经济体才是一个健康的经济体。
    2012/4/27 15:35:58

  • 城乡两张皮,城乡两种“人”;同工不同酬,同城不同福……
    2011/12/16 10:17:26
  • 城乡一体化建设,提法很好。但具体办法,那些专家们开始瞎忙呢。主要是只管硬件,不视软件。集中办学,为了硬件达标,不管孩子们如何上学。现在校车事故多,不能搭便车,一些孩子只能请假在家。新农村建设,上楼养殖,没煤气,只能进城打工了。但进城后,你是农民工。这个词最有中国特色,过去叫临时工还是工人。现在把你彻底排斥在田野之中。
       一个城市出生的人,就不了业,到农村发展养殖,种地等等。照旧享受市民待遇。如果文化,名份,福利等等这些改变不了,不能统一。一切都是专家在瞎忙,在祸国殃民。
    2011/11/29 11:35:57
  • 农业问题是个大问题,农村劳动力越来越少,农业机械化信息化也越来越发达,中国部分已有了,但我没看到,大家很多人没看到,但会有的,也必须有的,有了它很多问题都会解决,很多事业就会有大的发展。
    2011/11/28 19:26:39
  • 我成长于城市,但我更向往富饶、安静、美丽、清新的乡村生活。
    2011/11/28 14:16:38
  • 有这样的烦恼和希望:

    烦恼:如果下一代都不愿意回到农村,那么谁来种植这些田地呢?人们都离开农村,又怎么来进行新农村建设呢?

    希望:让人们回到家乡,回到自己热爱的那片土地,让乡村的人们在自己的土地上也能获得发展。真正实现乡村和城市的平等。

      听,“水木年华”---清华大学,俩学子组合的歌声:
    让我们回到家乡,
    再回到她的身旁,
    用你的温柔善良,
    来抚慰她的忧伤。

    那年你踏上暮色他乡
    你以为那里有你的理想
    你看着周围陌生目光
    清晨醒来却没人在身旁
    ...
    ...
    你忍不住的哭出声响
    我多想回到家乡
    再回到她的身旁
    看她的温柔善良
    来抚慰我的心伤
    就让我回到家乡

    就让我回到家乡
    ...
    2011/11/28 13:59:0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醉麻草。生于天府之国,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曾为教师,做过编辑。现为私企合作者。写长篇小说,关心政治,关注民生,致力于社会管理研究和世界未来之研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