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贝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科教兴国 - 张贝克首页
亲历我们是如何抹杀创新力的
2010-10-04
字号:

  最近带小贝去参加课外兴趣课。这学期除了幼儿园之外,主要让她参加陶艺和绘画两个兴趣班,每周一次。

  这是绘画班的第一堂课。老师拿出一幅事先准备好的画让小朋友们欣赏。这是荷兰蒙德里安的代表作《黄红蓝黑的构图》,就是一幅用不同大小矩形的黄红蓝黑色块组成的平面图。

  这是一幅名作,许多美术课本都是以它作为介绍构图的技巧和色彩的平衡与和谐。然而,老师首先向小朋友们介绍了蒙德里安的生平,以及这幅图的名字。天晓得对于一个三岁的小孩来讲,别说记住蒙德里安这种外国名字,就是“构图”两个字也不晓得啥意思。

  接下来,老师发给小朋友们一人一块画板和颜料。要求在家长的帮助下,让小朋友们模仿这幅画,先在白纸上画出各种相交的线条,形成空白块。然后再自己挑选不同的颜色来将它们涂满。

  让我感到惊奇的是,班上有一个两岁零九个月的小女孩团团,居然能够在一张白纸上非常规整地画上直线。要知道,对这个年龄的小孩子而言,是非常不容易的。而且,接下来的事情就更神奇了。在那个妈妈的一步步点拨下,团团居然非常认真地用不同的颜料大致地模仿出了黄红蓝黑的构图。简直太神奇了。团团妈妈掩饰不住的高兴和骄傲,老师也是围在团团的身边不停地指导。

  小贝呢?打一开始就不认真听老师讲课,轮到自己画画的时候,她也不按照老师的要求非要画长长的直线,而是用一些她觉得好看的短线,甚至是弧线交叉来进行色块的划分。我一开始想纠正她,但稍微尝试了一下我就放弃了。因为我女儿是出了名的犟,另外我也想看看她到底想画什么?

  等到涂颜料的时候,小贝更是充分发挥了调皮捣蛋的天性。她把各种颜料混在一起随心所欲,一会儿涂涂这个,一会儿抹抹那个。对于色块的边界,她也是大概照顾一下,并不十分在意。所以,每一个色块的界线都是模糊不清的。我一看就彻底放弃了。看着旁边团团这么漂亮的作品,我心想算了,本来也没想把女儿培养成画家。就让她自己玩吧。

  中间,老师也过来稍微指导了一下。但看她着急的样子,显然也是觉得无措。小贝还在开心地捣蛋。我抬起头,目光越过身边的团团,看到远处一个小男孩,将所有的颜料全混在一起,将整张白纸全涂成了一种颜色,还在不停地乐。他的妈妈跟我一样,显然也是拧不过她儿子,在那里尴尬地笑着。我心想,还好。还有一个不如咱女儿的。

  来上兴趣班时,我就不停地暗示自己,不要给女儿任何的学习压力,只能给予正面的积极支持。所以,我在心里鄙视了一下自己后,低头一看。突然,我惊呆了!就在刚才这一走神之间,小贝居然用各种颜色画出了一幅非常具有抽象意义的画。的确,色块缤纷凌乱,颜色乌七麻黑,甚至是显得脏兮兮。但是,之前她随意画上去的弧线,现在显然变成了整幅的点睛之笔。这不再是一幅呆板的构图,而是一幅极具动感的水彩画。什么色彩平衡,什么色块的构图,这些美术的技巧,在小孩子眼里压根就是屁。小贝只是觉得这样好看,这是始于天性。所以,她就用笔画出来她心里的画面。虽然小手还没有力,颜色混合得不漂亮。但是这种原始自然的美,能够让人沉浸去联想。

  看着小贝的画,虽然动感十足,却让人心情非常地平静。所以当老师要求每一位小朋友和家长一起给画起个名字的时候,我脱口而出“宁静”。可是小贝可理解不了什么是宁静,她看了半天,跟我说,应该叫“帆船”。果然,小家伙是在想像海和船。大人的思想和小孩的思想总是不同的。她是完全没有局限,从来不考虑为什么不可以。

  我突然想,是不是我自己的女儿就是觉得好。明明她是瞎涂,我却看出什么道道来。估计也是自己想像吧。这时候,我看到画面上还有许多地方是空白的,没有涂上颜色。于是,我就问小贝,老师说要把画上都涂上颜料,你还有许多地方空的,要不要再涂上别的颜色。小贝想了想,说“不要”。这时候,我才真正相信,小家伙是在作画,而不是在乱涂。因为,如果把那些空白的地方全涂上,这幅画就一点儿灵气都没有了。

  我的大脑一下子嗡了一声,太兴奋了。最后,老师把所有小朋友的画都摆在教室面前,让大家相互欣赏。团团的画最为工整漂亮,小贝的画最不符合构图。但是,我心里非常高兴。因为小贝坚持自己的想法,尝试了各种颜色,她是在画她自己的画。即使不成功,也获得了经验。而团团一直在她妈妈和老师的各项指令,以及标准画的影响下画画。她其实已经不是在作画,而是在画一幅美术。

  当人们过多地强调技巧时,拼命地学习前人总结的经验,而从不亲身去体会地话,事实上就已经放弃了独立思考的权利。久而久之,也就失去了创新的能力。一味地服从和跟从,最终就变成了我们这一代人。这大概就是美术与绘画的区别吧。

  送小贝回家的路上,我在想,作为一个老师,我们是不是也应该从中吸取点儿什么?

  我跟小贝她妈说,这个班不是教绘画的,而是教美术的。这个班是教不出大师的,只会教出不错的画工。

  说到这里,我也突然联想到,大学的本质不就是要培养学生自己的思想吗?独立地思维能力,正是我们这代人最缺失的东西!

  回家后,我又进一步思考,为什么会这样?我甚至臆想,如果我来办一个教小孩子绘画的班应该怎么教?我在想,我应该如何引导,如何让小孩子去体会,去感受,去找到和自己心灵最共鸣的一部分。突然,我猛然打住!不行,这样的班我肯定办不下去。因为,不会有多少家长愿意把小孩送到这样的班里来。每一位家长将孩子送到诗文班,是希望他(她)能背出多少首唐诗宋词!将孩子送到音乐班,是希望他(她)能用乐器演奏多少首曲子!将孩子送到书法班,是希望他(她)能练出多好的一笔字来!等等…

  原来,每一位家长送孩子学艺都是带着目的的。为了监督学校,家长们采用的方法就是要看到成果。如果学艺的,只是让小孩子体会了各种艺术形式的美,却没有看到实质的成果,那么家长们是不会同意把孩子放在这样的学校的。因为,他们知道,将来各种考试里头,是不考你能不能作出好的曲子,而是要问你什么叫G大调,莫扎特生于哪一年的!

  想到这里,我恍然大悟。这大概就是众人所说的教育的功利性吧。

  我们过多地强调了知识性这一部分,却忽略了运用知识的能力。因为知识是否能重复很容易通过考试来得到验证。而运用知识的能力却很难考核。尤其是艺术类这种东西,更是不容易。理工科的一般技能可以较为容易地考核,但是当我们培养大师级水平时,更像是在培养艺术家。这种情况下,是不能靠模仿和记忆来达到学习目的的。必须要用“悟”。而悟字关键就要让其自由地尝试,自己的发挥。创新才有可能!

  这就是为什么听话的孩子学习成绩好,却能力低下的原因吧!因为,过多地模仿和服从,已经大都使他们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毕竟,社会可不是考试这么简单!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博主写身边事,俺也说个。
       几年前曾经和一个在中国留学(一年)的日本中文系大二的女生偶然接触,在30分钟的自由交谈中,虽然其中英双语都略显生涩,但那种对政治、社会、人生、中日关系的侃侃而谈、(一些)见解的独到,尊敬的倾听,从容认真、没有丝毫扭捏的态度和神情让我惊叹,这是大二的学生吗?我不想和国内的大学生做硬性比较,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日本学生具有很高的素质,日本大学生都是这样吗?(之后接触的另一个没上大学而来中国淘金的女孩确实在“见解”方面差了些。)如果是这样,日本为何能强盛、安定和团结的答案中有关“人”的奥秘是可以窥视一斑的。再深入想一想,人的塑造,根在教育。共识和认同不在于教育中的硬性灌输,而让他们学会自主学习,学会比较,学会“易”思维,学会合理运用感性、理性和灵性。
    2010/10/6 13:13:45
  • 不知道破坏就没有创新,不知道尝试就没有创造。有知识不一定懂常识与人情,有了涂鸦的教育就没了主见与思想。这是教育的悲哀。谢谢张老师的文章。
    2010/10/5 0:05:32
  • 如果整个社会都是充满了功利性,如何要求我们的下一代有创造力?
    这是不是我们教育体制的悲哀?
    这是不是我们整个社会的悲哀?
    2010/10/4 23:52:28
  •       谢谢提供了这么一种现实中的交流体会,对创新教育的思索。
    2010/10/4 12:33:27
  • 创造力的扼杀只是我国教育问题的一个方面。关于教育的问题,非非毛博主前两天有一篇文章说的很到位,可以一读。
    2010/10/4 11:44:2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6年生于浙江湖州,北京化工大学教授,中国系统仿真学会科普与教育工作委员会秘书长,中国自动化学会故障诊断委员会委员。研究方向为石油化工工业的安全技术,关注工程教育领域和本土科技创新问题。常自称奋青,意为愤怒之余还要务实奋斗。相信只有科教才能兴国,喜欢行动胜于言论。对于科研的态度是应当把技术转化为产品放在第一位,市场实际占有率比获奖和文章更有说服力。正直、勇敢和务实是我们必须要传递给下一代学生的精神。非常喜欢草根网,希望借这块宝地,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
所著博文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商业用途,请与我联系:zhangbk@mail.buct.edu.cn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