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锦清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走出书斋 - 曹锦清首页
如何研究中国
2010-08-23
字号:

  逝者如斯,忽已临花甲之年。诸生从我历年的讲演、访谈和文章中选出若干汇为一集。出版还是不出版?问题虽没有哈姆雷特那么严重,但于我却犹豫着实半年有余。这些被我遗忘许久的访谈、讲演稿重新结集出版,有无必要,对读者是否有欠尊重?我不确定。于是诸生邀来出版社的朋友,说此一问题最好交由出版社来判断。

  诸生将文集分为三部分:一谈研究方法,二谈传统文化的当代意义,三是理解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的 “三农”问题。经他们这一分类,我也对近几年的思考重心有了新的认识。

  远在上世纪80年代晚期,针对知识分子集中关注的“应该”,我们转向“是什么”和“为什么”的问题,于是强调以实证为方法,后来才发现,“应该”的背后是“普世说”。而“普世说”背后是“以西方为中心”的方法论。我们应该向西方学习,这是没有疑问的。但研究中国问题,不“应该”以“西方为中心”,而“应该”以“中国为中心”。其实,早在上世纪40年代毛泽东就已经解决了这个难题。他说研究中国,要以“中国为中心”,并用 “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解决了“古-今”和“中-外”矛盾的长期纠缠。但在改革开放、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当代中国学术界,“古-今”和“中-西”却重新成为一个更大的问题。当然,“方法论”背后说到底是个民族自信问题。幸赖改革开放三十年经济上所取得的辉煌,才多少医治了我们民族近代百年心理上的卑怯,让我们获得了些许平视西方的自信。凭借这份自信,我们或许也将摆脱对自己传统文化的怨恨与鄙视,它不该替晚清的腐败、积贫积弱及挨打屈辱承担全部的罪责。事实上,指向民族未来的现代化进程中的每一步成功,都会给我们民族增添一份自信,而每一份自信都会给我们的悠久历史与文化增添一份自尊,并从中领回对当代的重要启示。所谓文化创新,究其实就是中西两大文化在更高意义上的融合过程。至于“三农”问题,我以为中央2004年提出的“两个趋势”及随后提出的“二元结构”的两个论断最为重要。

  近些年来,我发表得很少,究其原因,倒不是出于懒惰,相反,每有机会我便要到祖国各地去走走看看。平日处书斋,读书每有会意,也欣然命笔,颇得“五柳先生”之意。之所以少有文章发表,实出于我对“复杂性”怀有日益增强的敬畏之情。所谓“市场化、工业化、城市化、全球化与信息化”已经将社会生活“世界化”得扑朔迷离。学科日益分化,本以为可以分工协作来“摸象”,然而我们只见学术界概念飞舞,真实的大象竟不知逸向何处丛林。处急剧转型之世,名不指实已到了令一切思者深感无奈之境地,禅宗家云,“言语道断,心行处灭”,实非虚语。民族因现代化进程而日获自信,面对日趋复杂的世界我却只有迷惑。早年希望“认识中国”的轻狂,到如今只剩下卑谦的无奈。虽时时有人请我写点说点什么,几年也结成此一文集,然其间有无摸到“大象”,实不敢妄下断言。

  当然,敬畏“复杂性”并非陷入不可知论的充分理由,六根未净的我也未达至高僧“语默”的境界。思想既要执行认识的职能,就须信仰复杂世界的可知性,于是我还得观察,还得思索,还得努力写点什么。此中,唯愿己“不知老之将至”。

  (《如何研究中国》,曹锦清着,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美利坚共和国的衰落》(下)
    http://www.56.com/u59/v_NTM4ODExMjg.html

    可以自己在网上搜,这一个是目前找到的有中文字幕的。
    不用这么小心说话的, 这跟故意或小人猖狂是两码事。 即使有错也很正常,这才叫学习嘛。 能发现错误或有人指出错误,大好事一件哦。
    2010/8/24 22:09:42
  •      补贴一个视频地址,也让自己悟一悟:

    http://www.tudou.com/playlist/playindex.do?lid=3092094&iid=20317716&cid=21
    2010/8/23 23:45:59
  • 续一:
         “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确实有点虚。 把脱离大多数人民群众当前现状的修身养性作为普遍法则,那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语言文字是人文思想传承的载体,是人类自然生活实践经验的积累, 言不尽意不可避免,但要的是后来人读懂文字背后的意思,意会之。犹太人还有先知加以指点,西方的牧师也部分扮演了这类角色,我们倒好,各人自己悟吧。  连基本的基础教育都搞得马马虎虎了。  教育居然可以成为敛财的工具, 所谓产业化。 一群王八蛋!

        我听到的后生可畏的意思是这样的: 一个人前面的人生没有什么成就不用怕,谁知道后面会不会取得更大的成绩呢? 所以不宜妄自菲薄。

    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
    2010/8/23 23:25:58
  •       博主题目提出问题,内容补充了一个问号,构成一个完整的句子。
        “我们应该向西方学习”应该改为:我们应该向西方学习什么? 学习西方严密求证,认真求实的唯物线性逻辑思维,这是我们比较欠缺的,而具体的技术内容只是其中的一个个小小例子而已。

         什么叫中国?研究的是什么?如何研究中国?
         中国是个名称,狭义地讲,是个国家地名,本质上讲是大多数的中国人以及由这些世世代代中国人构成的人文精神。  我们要研究大多数的中国人,他们在做什么,想什么,他们是什么现状,有什么快乐和痛苦以及危难艰辛。描述少数人的荣华富贵甚嚣尘上,但最终又能如何?不过过眼云烟。  
        我们的拿来主义都拿了末,没有取到本,倒是越来越忘了本了。
        “善者因之,其次利导之,其次教诲之,其次整齐之,最下者与之争”,我们把治国搞成了做生意,而且就是做生意的层次也是越来越往下走了。  十多亿的中国人如果力往一处使,产生的力量将不可想象,但如果一起使坏呢? 所以要带领中国人民走什么路是一件高风险的工作,偏一点方向都可能成灾成难, 特别是那种拔苗助长式的“整齐之”。

      
    2010/8/23 23:25:36
  • 我们的党其实有许多宝贵的各种经验,更有古今中外那么多世事非非可供参考。重要的是我们利用好了没有?!
       如同最近的楼房空置率数据结论的不能得出!----我们感到很可笑。
      因为:只要我们真正想为民办实事,我们就没有过不了的火焰山!
    --------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2010/8/23 20:36:05
  • 草根致敬!先生之言甚湛,解构中国之“复杂性”在于求国情之下的道与法,此虽为永恒主题,古往今来,能人贤士,无不以此为毕生追求,然总有为求己利混淆视听者让本已复杂的局面更加复杂,望先生多言,以求拨乱反正,澄清脉络!
    2010/8/23 18:11:57
  • 再加信仰缺失。
    2010/8/23 11:24:37
  • 对2楼评论补充一点,特色公式中加上开门揖盗。
    2010/8/23 11:11:05
  • 借博主宝地发表一点意见:
    中国30年的发展,是以资本嗜血,牺牲公平为代价的。中国不同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特点,是有强大的特权阶层以及官商勾结。越来越多的城市工人从统治阶级阵营中被抛弃,成为被剥削者。农民的地位则稍好一些,但一家一户的承包经营也面临继续发展的瓶颈。
    改革开放不能变(除非想早点死)。但是应当看到改革开放中的偏差。
    所谓的中国模式,就是集权统治加特权阶层加官商勾结加弱肉强食。
    当今胡温政府,是亲民的政府,准确地说是亲民的领袖。问题也出在这里。领袖的道德水准掩盖了目前制度的死穴。特权阶层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当今领袖的道德修养。我们也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人们的道德修养上。必须谋求制度的改变。
    革除特权,斩断官商勾结的链条,建立公平竞争的机制,这是中国继续改革首先要做的事情。
    身为共产党人,如果不为民众着想,不如猪狗。
    2010/8/23 10:23:06
  • 第一次读先生的文章,感觉先生是一个严谨的负责任的人,单就这一点,就值得学习。
    2010/8/23 9:16:1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49年生,8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86年在华东师范大学获硕士学位。曾任教于上海市城建学院,现为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学院教授。著作有《现代西方人生哲学》、《平等论》、《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合著)、《中国单位现象研究》、《黄河边的中国》、《中国七问》等。其中《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一书是他与同事花了4年时间,在浙北的一个乡村进行实地调查的基础上著成,该书曾获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