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仁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超权货币 - 廖仁平首页
中国混合经济高效性分析
2021-03-30
字号:

    前言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以来,中国既不走绝对公有制计划经济老路,也不走绝对私有制市场经济邪路,而是坚持以国有计划经济为主兼容集体个体等私有市场主体等多种所有制的经济体制,实践摸索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混合经济模式。此模式四十多年来给中国带来了很高的经济增长成果,积累公共资产现净值约1300万亿元人民币,其有效性被世界各国所惊讶并作为当今世界经济奇迹之一被广泛研究,其内在先进性迄今仍未完全弄清,其理论升华空间仍很大。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相关价值补偿研究成果表明,“市场-公益”有机混合经济远比单纯市场经济或单纯计划经济更高效…

    1、中国国企高效转化相对过剩积累公益资产

    相对于市场经济中的相对过剩而言,因公益经济可以充分且高效地凝结剩余劳动将其转化为公共资产,在实物产出方面,公益经济具备很高效率。此是传统市场论者们常常有意忽视的地方。

    市场主体之相对过剩库存性实物商品,须在下周期中首先考虑出清换成货币,它是实业投资再生产的重大障碍之一,但这种障碍是市场内在机制本身的特征之一,根本无法有效化解。

    国有公益经济中,根本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过剩,所有投入均在公益建设过程中自然而然地高效转化成了公共资产。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企员工们(包括大量加入各类工程建设的农民工们)的剩余劳动(假定相关投入与上缴的利税基本相抵)凝结成了中国当下1300万亿人民币价值量的净公共实物资产[1]的事实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显然,此1300万亿人民币价值量的资产作为公共资产时十分有利于中国经济可持续,但若它是市场主体之库存,则必然成为万分严重的相对过剩性灾难。

    科技的进步,导致必要劳动时间的迅速缩短,对应的就是剩余劳动时间的相对增加。市场主体面对科技进步常常因相对过剩更加严重而无法赚到钱而导致市场失灵;而公益经济却可以在科技进步时顺理成章地以同样的投入产出更多的公共品造福社会。

    市场经济之效益中的货币利润观念根本不适合评估公益经济的效率或效益。公益经济的效率效益高,原因在于其交易成本低、技术开发成本低以及生产规模大而稳定等;公益经济的效率高主要指的是其剩余劳动凝结成实物性公益资产的效率高,公益经济的效益高,主要指的是它的社会正外部性效用很大。

    2、“价值补偿”与“储备需求”

    中国混合经济为何可以积累巨量公益资产同时还能推动市场主体持续繁荣?最主要的秘密是“价值补偿”和“储备需求”都相对比较充分。“价值补偿”让市场主体合理赢利货币利润而可持续,“储备需求”高效转化各类相对过剩完成公益资产积累任务。

    “价值补偿”一般意义指货币购买市场主体相对过剩实物利润商品使之实现货币赢利[2], “储备需求”主要指的是公共资产储备[3],它是为相对过剩商品提供价值储藏的一种社会公共需求…

    凯恩斯赤字基建政策等是资本主义社会中危机时救急用的消极被动式“储备需求”;中国混合经济中国企货币利润亏损性建设的大量基础设施等则是社会主义常态化的积极主动式“储备需求”…资本主义危机救急消极被动式“储备需求”目的仍是为资本的持续增值服务,社会主义常态化积极主动式“储备需求”目的则是为持续提升国家生产力水平服务。

    目前看,无论是资本主义危机救急消极被动式“储备需求”还是社会主义常态化积极主动式“储备需求”,理论上都是不彻底的,实践权宜成份较重,但确实有效果。资本主义危机救急消极被动式“储备需求”是短期的暂时的,所以不如社会主义常态化积极主动式“储备需求”效果好,具体表现之一就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积累储备了1300万亿人民币价值量的公共资产,而欧美等自由主义市场经济体同期不但没多少新增量公共资产储备且其原存量基础公共设施等的陈旧老化还很严重。

    传统价值补偿用的货币本质上都是债务货币。源于国债地方债企业债居民债的货币当然是债务货币;外汇稍复杂些,顺差国的外汇看似非债务货币实则对应逆差国的债务货币,全球综合看仍是债务货币。债务货币型价值补偿是现行债务法币体系的自然结果。债务货币价值补偿的结果是债务累积,当债务累积至明斯基危机时刻时,其价值补偿的边际效用急剧下降以至于无效。也即是说债务货币进行的价值补偿的有效边界就是明斯基时刻。债务货币价值补偿边际效用递减律决定了当今债务金融中,债务增量一般大于GDP增量,具体表现之一是M2增量大于GDP增量。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社会主义常态化积极主动式“储备需求”为中国积累储备了1300万亿人民币价值量的公共资产,此巨大成就为世界所羡慕,它也是中国经济奇迹之谜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其债务货币价值补偿过程中的债务累积也达到了较高程度,M2持续增大的同时,中国经济却不得不因其沉重负担而走向低增长新常态,其系统性金融风险概率大增…传统的债务货币金融还能为中国混合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繁荣助力吗?

    新宏观主义研究成果表明,打破债务货币价值补偿局限的金融措施是及时引入“非债货币”与传统债务货币一同进行价值补偿和储备需求操作…

    3、新宏观主义之“非债货币价值补偿”及其储备需求

    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中倡导的“价值补偿”指的是主权货币购买市场主体相对过剩商品使之实现货币赢利,此主权货币是非债务性的,“非债货币价值补偿”相对于传统的“债务货币价值补偿”更高效更可持续。

    “非债货币价值补偿”并非要取代传统“债务货币价值补偿”而是与之协同,此既能保持传统债务货币价值补偿的有效功能又可以建立起市场主体合理赢利货币常态化制度机制,可以大大降低金融系统性风险概率。

    新宏观主义一句话精髓“主权货币购买公益商品的同时,为市场主体实物利润的价值实现提供常态化外生性货币源泉。”中,清晰可见主权货币购买公益商品,既补偿了市场主体的实物利润价值(价值补偿),又为公益储备提供了商品源保障。

    因为市场主体的产销过程动态连续,所以价值补偿亦是动态连续的,主权货币动态连续购买公益商品,既动态连续地货币化补偿了实物利润,让投资方的货币利润有了常态化补偿机制,同时又自动地源源不断地为公益经济输入各种有用的商品,市场经济与公益经济二者间因此而完美地联接起来了。可以形象地说是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这座“桥梁”联接了公益经济与市场经济,从此公益经济市场经济间不存在任何矛盾冲突,它们间协同互补联接成了一种新的“市场-公益”二元经济系统。

    在这种“市场-公益”新二元有机混合经济系统中,公益经济以公益产出(实物产出)为主要目的,不以赢利货币为目的,不与市场主体争抢货币利润源(公益经济领域就业者得到的主权货币性收入或财政补贴性收入反而是市场主体的消费源利润源);市场主体可以放手充分发挥能动性多生产,尽可能多地提供各种有效供给,不用再担心实物利润无法货币化实现了,其实物利润部分的货币价值补偿可直接由主权货币购买实现…此过程中一般市场主体得到货币利润,国家得到实物财富用于公益消费或投资,二者协同增长成为常态…

    公益经济的发展空间非常广大。绿化、环保、国土整理、公共卫生,国民义务教育、养老托幼、社区安保、专利技术储备等都有非常广泛的发展空间,是“剩余资本”用武的好地方。“储备信托基金RTF ”[4]可高效募集国民存量储蓄投入公益储备建设,非债主权货币支付基金利息等。此既增加公益产出,又消除热钱炒作,同时还可提供大量公益工作岗位保障就业繁荣市场,多赢!这是一种十分宝贵的常态化帕累托改进机制,经济系统中这种基于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的常态化帕累托改进简称为“新宏观改进”[5]。

    4、中国崛起不能简单归因于体制或文明

    “中国崛起已经震撼了世界。而我长期从事宏观经济学研究,在美国接触过很多从事经济学与金融学研究的专家和学者,他们却觉得中国崛起仍然是一个谜。的确,按照目前流行的西方经济学理论,中国在它特有的政治体制下不可能崛起。如果出现高增长,也是短暂的,一定会崩溃。因为中国不具备西方文明的政治基础。这样的观点一直存在,经常出现在媒体和学者的研究中。而我自己的研究发现,中国崛起之所以成为一个谜,是因为整个西方经济学理论--不论是古典经济学、新古典经济学,还是新制度经济学--没能真正把工业化的机制解释清楚。他们就连发生在200多年前的英国工业革命也没解释清楚,目前仍然在争论,因此无法解释中国经济也就不奇怪了。我们极其需要新的经济学理论…”[6]

    5、市场原教旨主义行不通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种“混合经济”模式,在一般商品市场推行市场化,战略要素市场则坚持政府的战略管控,这个市场包括货币、土地,以及一些战略资源。实际上中国模式在经济方面,很大程度上是发展管理,已经远远超过了凯恩斯主义,而凯恩斯主义实际上只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模式不是十全十美,却很有竞争力。比如现在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发展得非常好,其根本原因是我们的移动网络建设非常到位,偏远地区也能接收到良好的信号,以及高铁、高速公路、村村通公路、发达的物流系统等,而这些大部分都是国家做的。这是“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互相配合的成果。”[7]

    6、国企亏损与中国经济奇迹

    具有很大公益成份的大型国企如中国铁路总公司,屡见其货币利润亏损报道,市场原教者们谓之“僵尸”企业急欲私有化之…殊不知正是这种大型国企货币利润亏损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混合经济的优越性…货币利润角度看,中国铁路总公司是亏损的,但它却为中国积累了巨额铁路资产并为中国国民们提供了大量的相对廉价的铁路运输服务,所以从实物财富角度看,中国是大大地赚了…所有国民必需的各种民生产业或国家安全产业等方面的大型公益性国企,与中国铁路总公司的性质一样,表面看货币利润都是亏损的,但这种亏损是基于国民们已经获得大量公益商品基础上的账面货币亏损,且正因为有了这些货币亏损,才有了中国民营企业或其它市场主体的欣欣向荣!因为民营企业或其它市场主体的货币利润本身就源于这种亏损!没有大型国企的货币亏损就不可能有其它市场主体的货币赢利(现行债务货币管理机制下的市场竞争,货币利润零和,大型国企大量赢利货币必是其它市场主体的噩梦!),同时其它市场主体的相对过剩也无法顺利地转换成公益品为国民分享!

    中国的经济改革并没有完全照搬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理论,而是根据中国政治经济实际,以公有国企为主,多种所制企业共同努力促进经济发展。此过程中,大型公益性国企在促进国家工业化保证就业及民生安全等方面起到了支柱作用并为一般市场主体提供了良好的市场环境…国企在承担大量社会责任的同时为国民们提供了大量公益性正外部性,并制度性强制约束垄断国企货币利润亏损性经营,为一般市场主体提供了货币赢利空间(货币利润零和规律),这实际上已经不自觉地部分地践行了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这种不自觉地践行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的中国经济改革实践具有它的历史特殊性、必然性和局限性,增量主权货币通过国债、地方债、企业债和个人消费债等方式实现了其价值补偿市场主体实物利润的功能。

    与中国铁路总公司亏损相反的实践如中国的教育和医疗市场化改革。这两个部门因有一定程度垄断特征,高收费大处方等唯利是图的市场化方法使之很快货币赢利…但仔细分析此种货币赢利的得失可知,得利者是少数利益集团,广大国民在付出更大代价的同时并没有享受到多少实际的福利,如普遍的教育产业化导致的教育水平下降,大处方过度治疗下的医患关系恶化等现象…同时,由于这两大块民生必需消费消耗了国民大量的消费货币从而直接减少了其它商品消费,进而让其它市场主体货币赢利更加艰难…

    中国四十年来改革开放过程中,传统“债务货币价值补偿”完成价值补偿的总货币数量由对应的外汇顺差数量、国债数量、地方债数量、企业债和国民消费净债数量等几个部分组成,其中,公益性大型国企亏损的货币利润量是企业债务的重要组成部分,正是这些巨量债务在积累了大量公益资产的同时,补偿了其它市场主体的价值缺口,使其货币利润得到实现,因此可以说,中国的各类大型公益性国企的货币利润亏损对中国经济奇迹有重大贡献!

    7、混合经济活力维护及其金融管理

    “市场-公益”二元混合经济系统的活力源于其特有的“新宏观改进”机制。此机制活力常青的关键在于“价值补偿”和“储备需求”都要充分到位,即既要保障市场主体宏观货币合理赢利还要充分高效凝结所有经济要素转换成公益资产储备,相关金融管理须与此协同。

    理论上讲,当传统债务金融不再能继续为价值补偿提供足够动能时(债务累积至明斯基危机状态),及时引进非债务性主权货币进行价值补偿是最有效最经济的措施。实践中用不着非要等到传统债务货币价值补偿边际效用降至零才启动非债货币价值补偿而是当债务累积到影响经济可持续正常增长时就宜及时启动非债货币价值补偿…

    关于如何具体操作非债货币价值补偿同时进行公益储备发展壮大公益经济,新宏观主义相关研究已经有诸多科学表述[8~12],此不细论。

    8、混合经济普适性简析

    当今世界各国,真正施行绝对纯粹市场经济或绝对纯粹计划经济者很少,市场竞争经济与公益计划经济不同比重混合才是绝大多数国家经济的真实存在状态。如果人类能理性地对待各国间意识形态差异,则“市场-公益”二元有机混合经济在当今人类发展阶段具有很强的普适性,因其特有的“新宏观改进”机制的存在,几乎所有国家都可以理论自觉地应用此新经济模式更高效率地发展壮大自己国家的经济,不同之处仅仅在于不同国家间市场经济与公益经济的比重仍会在相当长时期内保持各不相同…

    地球是人类共有的家园,命运共同体共同富裕才是人类文明的正确方向。私有市场竞争等仅仅是人类发展的一个阶段而已,此阶段继续存在的重要基础之一是人类创造物质财富主要依赖个体积极性发挥作用;当智造时代逐渐普及,大数据指导下的计划经济可以是高效的,个体主观能动性对实物财富创造的作用将显著下降,个体积极性发挥作用的主要空间必从物质财富创造转移到精神财富的创造,市场竞争的必要性将越来越小,公益性计划合作共赢共享经济成份会越来越大…

    9、结语

    市场与计划各有优劣各有适宜的政治经济生态条件且一定条件时存在互补可能。纯粹市场经济的最大问题是很难有效解决相对过剩,市场失灵是其矛盾集中爆发时的典型表现;纯粹计划经济最大问题是活力不足信息传导迟缓,政府失灵是其矛盾集中爆发时的典型表现…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特有的“新宏观改进”机制,可以充分降低市场失灵与政府失灵的发生概率,可以兼顾市场创富效率与公益保公平和谐的功能,可以有效转化市场相对过剩为公益资产储备,可以十分合理地解释中国混合经济奇迹的内在机理…总之,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相关系列研究成果已经表明,基于价值补偿和储备需求形成的“市场-公益”有机混合经济系统远比单纯市场经济或计划经济更高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廖仁平,1962年生于四川,1983年毕业于成都科技大学化学系,现在新疆卫生部门从事科教管理工作。本人天生对经济学敏感,大学期间即开始关注并自学经济学相关知识,2009年开始陆续就货币价值锚理论、财富仓库理论、社会系统悖论理论发表博客文章百余篇。联系邮箱:liaorenpingxjcdc@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