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山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为了不惑 - 徐山首页
《老子》第二章“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文脉梳理
2021-02-03
字号:
[提  要]《老子》第二章“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一句的文脉一直没有理清。从《老子》一书的结构来看,前三章应连读,构成开篇的第一个大段落。从第一章老子思想的“道”为起点,老子对事物对立面的认识完成了重心转移,落实在了“无、无为”上,形成了和世俗完全不同的、相反的价值体系。经由推论链推导出“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并以“圣人处无为之事”的原则,分别在第二章和第三章论及对待万物时应顺应自然而不妄为以及应以无为治理社会。
[关键词] 《老子》;无;无为;推论;圣人之治



一、问题的提出

“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的句子出于《老子》第二章。以下是通行的王弼本《老子》第二章的内容: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较,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第二章)
有关“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的句子,今人高亨《老子正诂》认为:“‘是以’二字疑后人所加,……本章此前八句为老子之相对论,此后八句为老子之政治论。文意截然不相联,本无‘是以’二字,明矣。”[1]高亨看不出“是以”前后的文脉有何联系,故有此疑。陈鼓应《老子注译及评介》亦认为:“‘是以’后面的文字,疑是错简”。 [2] 郭店楚简《老子》甲本和帛书《老子》甲本乙本均有此章内容,诸句行文和王弼本《老子》相当,可见《老子》古本确实有“是以圣人……”句, 这样学者认为第二章有错简的可能性便排除了。尽管如此,《老子》第二章“是以”句的文脉仍需进一步理清。本文主要的问题是:第二章开头的“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的句子因何而起?在文脉的发展中有何作用?“故”后六句,关键点在哪里?“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是如何推导出来的?要回答这些问题,首先还要从《老子》首章的章旨入手。


二、《老子》第二章义承第一章

《老子》形成之初本不分章,西汉早期的马王堆3号墓出土的帛书《老子》乙本仍不分章。分章的出现是为了阅读的方便,如帛书《老子》甲本中为数不多的圆点符号,应含有分章的意味。北京大学所藏的西汉中期竹简本《老子》分七十七章,而通行的王弼本《老子》则分八十一章。
为了正确把握“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的含义以及第二章的文脉,《老子》第二章应和之前的第一章结合起来理解才能奏效。
“道可道,非常道”,作为《老子》首章首句,开篇第一字的“道”,正是老子思想的“道”,《老子》一书的任务,就是要全面阐述老子思想的“道”。[3] 下面来逐句讨论通行的王弼本《老子》首章诸句的含义:
“道可道,非常道”,义为(我老子思想)“道”(如果是)可以言说的,就不是永恒常在的“道”。亦即(我老子思想)“道”(事实上是)不可以言说的,是永恒常在的“道”。老子对自己的思想“道”的性质进行了定位,即不可言说、永恒常在,而老子“道”不可言说,主要是针对其虚空性质有感而发的。
“名可名,非常名”,义为(我老子思想用“道”命的)名(如果是)可以命名的,就不是永恒常在的名。亦即(我老子思想用“道3”命的)名(事实上)是不可命名的,是永恒常在的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义为(“道”的)“无”(这个词),(用来)命名天地的初始;(“道”的)“有”(这个词),(用来)命名万物的本原。这其中强调的不仅仅是“道”是“无”这样的虚空性质,而且“无”是本源性的、能产性的。可以这样说,“无”的概念是解开“道”内涵的门法所在。而老子“无-有”的概念,关注重点落在了“无”并加以充分肯定。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义为所以(“道”的)永恒常在的“无”,将用来观照“道”的微妙;(“道”的)永恒常在的“有”,将用来观照“道”有规律的运行。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义为这(“常无”和“常有”)两者,同出(于“道”)而名称有异,都可以说是幽深的。其中的“玄”呼应了篇首“道”不可言说的性质。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义为(“常无”和“常有)极其幽深,是(“道”的)一切微妙的门户。
这样《老子》首章以从“道(常道)”到“无(常无)、有(常有)”的演化顺序展开论述,至全章结尾处又点明了从“常无、常有”到“道”的可回溯的门径。
《老子》第二章在首章开篇论“道”解题的基础上,进而从“道”的性质中逻辑地推导出并阐明老子心目中理想的“圣人”应“处无为之事”。


三、《老子》第二章“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所包含的推论链

《老子》第二章中的“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的论点,显然和世俗观念大相径庭,因为在一般人看来,“事”就是有为的,不可能“处无为之事”;“教”要凭借语言的,不可能“行不言之教”。
《老子》第二章则用“天下皆知”、 “故有无相生”、“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三个递进层次展开论述:
第一层次的“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义为天下的人都知道美的事物为美,这说明已知(“美”的对立面)“恶”了;都知道善的东西为善,这说明已知(“善”的对立面)“不善”了。“美-恶”为一对反义词,而“善”的反义词亦作“恶”,如《老子》第二十章“善之于恶,相去若何?”由于“恶”一词在“美-恶”对举时已用过,为了避复,便不再以“善-恶”对举,而是直接在“善”前加上否定词“不”,这样“善-不善”便成为“善-恶”对立面的另一种表达形式。事物具有对立的两面性质,如“美-恶”,而且用否定形式亦成立,如“善-不善”,这些常识天下的人都知道,这种认识属于直观的现象层面上的,老子把这种认识水平列为第一层次或初级层次。
第二层次的“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较,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其中“故”作为推论标记,首先论及的“有无相生”,义为“有-无”这一对对立面相互产生,其话题焦点“有-无”承前面第一章所论及的“无(常无)、有(常有)”而来,其后又以排比句句式列出其他五种对立面“难-易、长-短、高-下、音-声、前-后”。“故”后六句,关键是第一句“有无相生”,对立面不仅仅是如同前面第一层次所说的具有相反相成的性质,而且还强调了对立面具有相互转化的性质。这种认识较之前面的第一层次又提高了一层。
第三层次的“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义为“所以(老子理想中的得道之人)圣人用‘无为’去处事,用‘不言’去教导 ”。“是以”作为进一步的推论标记,首次提出《老子》一书有关“无为”的重要论点。基于前述第一层次的共识,可知事物皆有对立的两面性质,这样处事既可以是世俗通常以为的那样应该是有为的,也可以是老子认为的那样是无为的,即老子的“处无为之事”并非杜撰之词,而是本应存在的。再基于前述第二层次的“有无相生”的论点,由于“道-无”的“无”是本源性的、能产性的,所以老子在对待对立面时,摒弃了世俗观念中着重点在“有”同时又忽略“无”、更不知“无”的本源性的思维方式,实现了重心转移,即强调“有-无”对立面中的“无”,赋予“无”的正面价值地位。老子用“道-无”的理论框架来统摄“为”所包含的“有为-无为”的对立面,将“无为”视为行动的最高境界。“圣人处无为之事”的主张,实际上包含了对非圣人的那种所谓“有为”(强作妄为)的否定。
“行不言之教”,在行文句式上属于对偶句的第二句。《老子》从首章开始就反复运用对偶句,而要义通常直接出现在对偶句的第一句,第二句则起到申说的作用,所以“行不言之教”可以看作是“处无为之事”的具体化表述。在世俗的眼光里,“言”和“教”为共现关系。而老子从“道”的虚空性质出发,不仅“道”不可言说,而“道”本身亦无声无言。《老子》在第十四章这样描述“道”:“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而第二十三章章首的“希言自然”,义承第二十二章“道”的话题,并将“不自见、不自是、不自伐、不自矜”高度概括为“希言”,这样第二十三章章首的“希言”义指“道”的“希言”。 [4]《老子》一书多处提到类似“希言”的观点,如第五章“多言数穷,不如守中”,又如第十七章“悠兮其贵言”。总之, “行不言之教”经由“道-无”理论模型的性质类比而来。
通过分析“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老子自洽的逻辑链推导过程,可知老子对事物对立面的认识完成了重心转移,落实在了“无、无为”上,形成了和世俗完全不同的、相反的价值体系。老子在第七十八章将自己这种思想理论的特征总结为“正言若反”,义为(老子认为是)正常的言论好像(与世俗价值)相反,即老子式的“正言”是在世俗价值的判断基础上加以否定而产生的。[5]


四、第二章中“圣人”以无为对待万物

《老子》第二章从“万物作焉而不辞(‘不辞’,帛书乙本作‘弗始’,当从)”到章末,论及“圣人处无为之事”的原则在具体对待万物时应顺应自然而不妄为。
“万物作焉而弗始”,义为万物兴起而不创造它们。其中的“始”,义承前面首章中的“无,名天地之始”。由于“道-无”产生了天地和万物,万物之始已由“道”所实现,所以圣人就无需对万物再有任何创始的想法,从而消除了以为人能创造万物、致使万物附属于人的自大念头。
“生而不有,为而不恃”,义为生养万物而不占有它们,对万物有所为而不依赖它们。万物独立于人而存在,圣人和万物的关系是平等的,不占有,不依赖。
“功成而弗居”,义为功成而不居功。这种“功”,指的是“圣人”以无为对待万物后取得的功业,前提是那些对待万物“始、有、恃”的不当想法均需消除。其实,万物由“道-无”而生,其“作焉”的自在自洽状态是后来圣人“功成”的根本保证,而“圣人”所应做的只是顺应万物的自然之性而已。
“夫唯弗居,是以不去”,义为正因为(圣人自己)不居功,所以他不离开功。圣人在主观上应以“不居功”的态度对待万物,其实这样的做法本身客观上就是有功。“是以不去”作为小结句,强调了以圣人以无为而不是有为(妄为)对待万物后的实际效果。


五、第三章义承第二章:“圣人”以无为治理社会

《老子》第三章义承第二章, 论及在“圣人处无为之事”的原则下,应以无为治理社会。以下是通行的王弼本《老子》第三章的内容:
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第二章)
“不尚贤”,河上公注:“贤,谓世俗之贤,辩口明文,离道行权,去质为文也。不尚者,不贵之以禄,不贵之以官。”社会中人民“争、为盗、心乱”,由名利贪欲而起。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圣人应从造成问题的对象以及人本身两方面入手,即一方面对那些造成问题的“贤、难得之货、可欲”对象搁置而不倡导,另一方面使民“虚其心(河上公注:‘除嗜欲,去烦乱’)”、“弱其志(河上公注:‘和柔谦让,不处权也’)”。
“常使民无知无欲”,王弼注:“守其真也。”在老子“道-无”思想框架中,“知、欲”导致了“有为”(妄为),而“无知”在《老子》一书中,则被赋予了老子式的正面价值。《老子》第七十一章章首:“知不知,上”,该句结合前面的第七十章的文脉,应理解为“以(我奉行的道的宗旨)无知为知,最好”。 [6]换言之,老子式的无为意义上的“无知”,非无知也,乃真知也;而世俗的有为意义上的所谓“知”,非知也,乃妄为之知也。
“使夫智者不敢为也”,因为“智者”较之于一般的百姓更会有“有为(妄为)”的可能,所以纵使“智者”有“有为”的可能,也要使“智者”不敢妄为。
“为无为,则无不治”,作为小结句,强调了社会需靠圣人的无为才会得到治理,同时也说明社会存在种种问题的症结与世俗的“有为(妄为)”有关。

六、小结

从《老子》一书的结构来看,前三章应连读,构成开篇的第一个大段落。第一章开门见山地论述老子思想的“道”,确立了核心概念“无”在老子思想框架中的地位。在第二章中首次论及的另一个核心概念“无为”,是从“道-无”为起点经由推论链推导出“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如果缺了第二章开始的那些推论链,“无为”概念的推出就显得突兀。接下来又以“圣人处无为之事”的原则,分别在第二章和第三章论及对待万物时应顺应自然而不妄为以及应以无为治理社会。《老子》前三章为全书的总纲,基本问题皆已触及,而后从第四章起直至书末则以论道为主线多侧面地反复申述之。


附注:
[1]高亨《老子正诂》, 古籍出版社,1956年,第6-7页。
[2]陈鼓应《老子注译及评介》,中华书局,1984年,第66页。
[3]徐山《<老子>“道可道,非常道”辨正》, 《弘道》2019年第3期。
[4]徐山《<老子>第二十三章“希言自然”文脉梳理》,《弘道》2015年第1期。
[5]参见徐山《以无知为知——<老子> “知不知”辨正》(《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 年7 月7 日)中“‘知不知’为‘正言若反’的表达形式”一节的内容。
[6]徐山《以无知为知——<老子> “知不知”辨正》,《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 年7 月7 日。


参考文献:
北京大学出土文献研究所  2012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二),上海古籍出版社。
陈鼓应  1984  《老子注译及评介》,中华书局。
段玉裁  1981  《说文解字注》,上海古籍出版社。
高  亨  1956  《老子正诂》, 古籍出版社。
高  明  1996  《帛书老子校注》,中华书局。 
彭裕商  吴毅强  2011  《郭店楚简老子集释》,巴蜀书社。
任继愈  2006  《老子绎读》,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奚  侗  2007  《老子集解》,上海古籍出版社。
徐  山  2015  《<老子>第二十三章“希言自然”文脉梳理》,《弘道》2015年第1期。
徐  山  2015  《以无知为知——<老子> “知不知”辨正》,《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 年7 月7 日。
徐  山  2017  《胎儿期记忆:人的精神文化原型的发现》,中国商业出版社。
徐  山  2019  《<老子>“道可道,非常道”辨正》, 《弘道》2019年第3期。
张松如  1987  《老子说解》,齐鲁书社。 
朱谦之  1984  《老子校释》,中华书局。


本文刊于《兰州学刊》2020年第12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徐山,1955年生,江苏省苏州市人。14岁下乡务农,后来又当过工人、英译。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文学硕士,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字学专业文学博士。现为苏州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1994年赴新加坡义安理工学院讲学,2001年赴日本帝冢山学院大学任客座教授。着作有:《雷神崇拜--中国文化源头探索》《汉语言的起源》《徐山训诂文字论集》《人的精神文化原型的发现》《古文字考丛》《为了不惑--徐山短诗1000首》《周易词义与结构分析》《文字训诂稿存》。邮箱:spr90125@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