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家长批作业与教师“评价压力”和“减负”
2021-01-31
字号:
——并析教学超量增负与体育竞赛加训

【#家长批改作业的实质,是为升学而争先恐后导致的教学超量、增负;体育竞赛因冠军、亚军数量有限,要上名次,只能加大训练量,争取“更高、更快”、出线。但是,教育不是体育竞赛。体育竞赛并非人人都能、都必须参赛到底、争名次、得第一;而教育是培养每一个孩子的事业,是对每个孩子“必须”开展的。“体育竞赛”与教育,在“量”和“目的”上,有本质区别。如果只用“体育竞赛”方式来搞教育,会在“量”和“目标”上出问题。教育,不应是、不能只是“军备竞赛”、“体育竞赛”的赛场。#“家长批改作业”、教学超量背后的“制度原因”是教学部门将学校变为升学“赛场”;“家长批改作业”也有教师考绩压力所致,对学校、教师也须“减负”,应改进评价标准……】

一、“家长批改作业”引发思考,由此想到应该比较分析:教学超量与体育竞赛加训的异同

见媒体有报道,在抖音和其他一些渠道上,有一些家长在抵制教师让家长批改作业,并引起教育部门关注,以致教育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禁止教师让家长批改学生作业。

应该说,家长批改作业,其实质还是一种为升学而争先恐后,因此而导致的教学超量。

这不由让人从家长批改作业,想到为升学的教学超量,并联想到体育比赛为争夺冠军或好名次而加强训练、加大训练量。

或许,有必要对家长批改作业、教学超量与体育竞赛加大训练量,做若干比较分析。

——首先,可以简析一下体育竞赛的若干特点。应该说,体育竞赛,冠军、亚军数量有限,要排上名次,只能加大训练量,争取“更高、更快……”,这样才能“出线”。

不过,体育竞赛,并非人人都“必须”参赛争名次、得第一。作为参赛的运动员,也是经过多层反复选拔、训练且有相当运动天赋的“尖子”,是“选手”——经过选拔的、不多的、运动的“行家里手”。

而且,可能也不能不看到,即便是经过多层反复选拔、训练且有相当运动天赋的“选手”,经高强度训练,无论获得冠军与否,其身体也往往有超量训练带来的损伤……

——对比体育竞赛,我们可以看看教育与体育竞赛的相同和不同。

现在的升学,名次也是有限的,因此升学也就有了考试分数的比较和录取与淘汰。教育在这点上与体育竞赛是有相同。

然而,教育是培养每一个孩子的事业,是对每个孩子“必须”进行的知识、能力提高的学习训练。“体育竞赛”与教育,在“量”和“目标”上,是有本质区别的。

因此,如果只用“体育竞赛”的方式来搞教育,是会在“量”和“目的”上出问题。教育,不应是、不能只是“军备竞赛”、“体育竞赛”的赛场。

二、再说“家长批改作业”、教学超量背后的“制度原因”

据半月谈网11月25日报道,近期多地教育部门明确叫停家长批改作业。但有教师反映,教师让家长批改作业只是表面现象,背后还有制度性原因。——学生作业水平是学校考核教师工作质量的重要一项,错误当然越少越好,为了应付学校对教师的考核,老师们都尽量保证学生作业“全对”,因此才有家长参与“批改作业”。

有老师说“不仅不能打红叉,打勾还不能连笔,必须打直角勾,以体现批改作业的认真态度。如果碰到教学检查,全县那么多学校,其他学校都没查出问题,就因为你漏批、错批一个地方,你们学校在全区直接垫底,你在你们学校直接垫底,校领导会怎么治你?职称评审、职级工资、奖金等等,动辄‘一票否决’,老师们伤不起啊。”

这不由让人从“家长批改作业”,想到教师的压力,而这种压力,还来自教育管理部门的评价制度。正如经济发展中有“GDP”评价标准一样,教育管理部门也有类似的评定教师教学质量的标准。但是,这种标准如果不适当,也会使教育的真正目标——全面培养提高人的素质,受到干扰。

正如中央在“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中所指出的:“教育评价事关教育发展方向,有什么样的评价指挥棒,就有什么样的教学导向。”教育管理和实施教学的单位,对如何评价一所学校、一位教师教学水平高低的“评价体系”(含在这方面的有关的评判的具体政策),非常重要。如果教育管理部门,仅按能考取名牌中学、高校的数量评价学校和教师教学好坏;如果实施教学的学校,仅以教师所教学生学期考试、中考、高考的得分,来评定教师水平乃至以此来颁发教师的教学奖,那么学校、教师也会被考分乃至教师批改作业的考核所左右。各个学校、各位教师,也会在这个“评价体系”之下“争先恐后”,从而导致教学上的层层加码,……

当社会将考分高、能考取名牌中学、高校的数量,作为评价一个学校好坏的主要乃至唯一标志的时候,学校也就可能为了“考分高”,也不得不在教学上层层加码,也就没办法多考虑“这样教、这样学、布置这么多作业……”,对培养全面发展的下一代,有没有好处、有没有“必要”了。

其实,评价一个学校、一个老师的教学水平,除了考试、中考、高考的“绝对”得分,除了录取“重点”中学、高校的人数,恐怕还可以有其他许多“标准”。例如,在不同的地区,也可以看进校学生在原有水平上,在进一个学校后,于统一考试中进步程度的大小;也可以看一个教师在教学上,是否能将原来后进的学生的学习,有效的提高了,提高了多少?还可以看学校、教师在教学中,使学生德智体美劳综合素质的全面发展水平提高了多少?……

从这个意义上说,是不是也可以说,我们也要在学校、教师教学的评价制度、政策上,切实有所改进,也要在这方面为学校和教师“减负”?恐怕,也只有改变对学校、教师的一些评价制度、政策,才能更有利于把教育改革真正落到实处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